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女版龙傲天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第29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1
 
青梧给王紫鸾喂毒、药只是为了争取时间, 她也知道王紫鸾绝不会放过她和狱中的亲人,王紫鸾仗着慕容衍的宠爱在后宫一手遮天, 无论妃嫔还是宫人都不敢触怒于她。

青梧在冷宫中孤立无援,现在她只能向一个人求助了。

第二天, 来送柴米的小太监将东西扔在地上, 小檀见那柴是湿的、米是发霉的, 十分生气。

小太监眼睛一瞪辱骂道:“你以为你主子还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啊?呸,在爷爷眼里她连一条狗都不如!”

“现在有霉米吃就不错了, 等爷爷下次来, 说不定你们主仆吃的就是鹤顶红了!”

真是嚣张至极, 青梧冷着脸拔下头上的簪子, 抓住小太监的衣领将簪子抵在他的脖子上:“不许动!”

她故技重施,将一颗药丸喂进了小太监的嘴里:“本宫给你吃的是毒药,帮本宫去办一件事,办好了便把解药给你。”

小太监没想到青梧会来这么一招,吓得瑟瑟发抖:“皇后娘娘, 您消消气,刚才是奴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您说什么事, 奴才一定帮您办到!”

青梧冷笑了一声,道:“快到下朝的时辰了, 你去听找宸王,告诉他本宫有事与他相商,请他务必前来, 否则他一定会后悔的。”

小太监听青梧这么一说脸色有些犹豫,青梧手上用力,簪子都刺进他肉里了。

“别想着去找皇贵妃,你这条狗命她可没放在眼里,但你若不替本宫办事,明日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小太监鼻尖沁出冷汗,他也知道青梧说的是实话,皇贵妃身边有那么多心腹,他还排不上号,于是咬咬牙答应了:“娘娘放心,奴才一定替您把话带给宸王。”

听政殿外,小太监瞅准机会凑到宸王身边,将青梧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他,然而宸王看也没看他一眼,似笑非笑的出了宫门。

小太监摸不准他是什么态度,返回冷宫向青梧复命,话他已经带到了,可宸王来不来就不是他能决定的。

青梧并不着急,而是端了一杯水给他:“喝了吧,今日的解药已经放在里面了。”

小太监脸色一变:“今日?”

青梧哼了一声:“本宫可不相信你不会去找皇贵妃,以后每隔两日到冷宫来,本宫给你解药。”

小太监欲哭无泪,却只能由青梧摆弄,待他离开后,小檀担忧的问青梧:“娘娘,您从何处得来的毒、药?”

昨天给皇贵妃吃了一颗,今天又给这小太监吃了一颗,难道娘娘还有什么事瞒着她?

没想到青梧笑呵呵的说:“哪里有什么毒、药,我给他们喂的不过是从我鞋底抠下来的泥团子而已。”

“泥团子!”小檀简直不敢相信:“您真是太、太……”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转而又问:“那宸王真的会来吗?”

“放心吧,他一定会来的。”青梧十分笃定。

在小说中,宸王慕容擎是先帝最小的弟弟,年龄跟慕容衍差不多,他一直觊觎皇位却表现的无欲无求,整日访仙问道不理政务,连慕容衍都对他放松了警惕。

但其实他在暗中拉拢朝臣招兵买马,女主而‘死’后,慕容衍悲痛至极所以对朝政稍有放松。

宸王就瞅准这个时机起兵造反,但最终还是被慕容衍所杀,虽然他造反失败,却让国家元气大伤,由此可见他也是个枭雄。

青梧笃定宸王会跟她合作的原因就是他俩的目的是一致的,那就是要慕容衍死。

既然如此,他们里应外合成功的几率会更大,至于最终的利益该如何分配,那不是眼下该操心的事。

当天夜里,便有一蒙面的宫女来到冷宫,开门见山地问青梧有何事要跟宸王商议。

虽看不见这宫女的面容,但她身手不凡能在宫中自由来去,想来应该是宸王放在后宫的暗桩。

青梧也不绕圈子,直言道:“本宫想和宸王联手对付右相和皇贵妃。”

宫女眼中划过一抹嘲讽:“皇后娘娘,陛下厌弃了你,废了你也是迟早的事,你的母族即将大祸临头,连你父亲的门生都不敢为他求情,你凭什么以为王爷愿意淌这趟浑水?”

青梧面容从容,说起了另一件事:“上个月慕容衍处死了一个宫人,外人都以为是那宫人触怒了龙颜,但本宫却知道,那宫人是宸王安插的眼线,被慕容衍察觉到了异样才丧命的。”

“幸好宸王做事一向不留痕迹,否则一定会被慕容衍怀疑的。”

“你怎么会知道那宫人是王爷的人?”宫人心下一沉,看来这个懦弱的皇后并没有表面那么愚蠢。

青梧扬唇轻笑:“你别管本宫是怎么知道的,你只告诉宸王,本宫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他若愿意跟本宫联手,先扳倒右相和皇贵妃,再除掉慕容衍,等本宫诞下皇子继位后,他便是摄政王。”

“皇贵妃在后宫只手遮天,你如何能逃脱她的毒手?你又如何能确定你腹中怀的是皇子而非公主?”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看来这宫女不仅是宸王的眼线,还是他的心腹。

青梧淡淡道:“本宫自有活下去的法子,再说孩子,再等两三个月便可让御医把脉,那时就知道是男是女了。”

“这桩买卖划不划算就看宸王的考虑了,而且,想做摄政王的应该不止他一人吧。”

慕容衍虽然在夺嫡之争中胜出,但他的几个兄弟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臣服于他,青梧的意思便是,若宸王不愿意跟她合作,她还能去找赵王、周王。

而宸王才折了一根暗桩,慕容衍处于警觉中,他暂时不能做什么,不跟青梧合作,他就只能再等另外的机会了。

那宫女眼中闪过一抹幽光,屈膝福身:“奴婢会将此话转达给王爷的。”

说罢她就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宸王府,幕僚看着宸王将纸条放在烛火上点燃,灰烬飘落在地上,他忍不住开口:“王爷,您是怎么打算的?属下觉得咱们没有必要跟皇后联手。”

“右相和皇贵妃蛇鼠一窝,不如就放任他们祸乱朝政,到时候咱们再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岂不妙哉!”

宸王转动着扳指,垂眸微扬唇角:“本王记得初见皇后时她还是左相的掌上明珠,天真烂漫。”

“嫁给慕容衍之后二人相敬如宾、琴瑟和鸣,慕容衍宠爱王氏冷落六宫她也没有一句怨言,如今却说要跟本王联手杀了慕容衍。”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做妻子的居然想杀了丈夫,本王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一幕了。”

幕僚冷汗涔涔,暗道:为了看戏,您就要冒着风险帮皇后?

宸王心中已有计划,让幕僚复写了一份从左相府中查出来的私通敌国的书信,然后吩咐他将书信收好,低声嘱咐了几句。

青梧耐心的等待宸王的回应,王紫鸾来到冷宫找她拿解药,青梧又给她搓了一颗泥丸子:“这便是解药。”

“皇贵妃,希望你记得你的承诺,不会伤害我的家人。”

王紫鸾隐去眼中的阴寒,皮笑肉不笑:“你放心,本宫说到做到。”

离开冷宫后,她便命宫人给右相传话:“左相是天下士子眼中的风雅人物,说不定他在天牢里过的很无趣,让父亲派人去好好‘照顾照顾’他。”

她的确承诺了青梧不会杀她的家人,可这口气她不得不出,天牢里刑具无数,就看左相受不受得住了。

宫人领命而去,下午,处理完奏折后,慕容衍去了凤仪殿准备与王紫鸾共进晚膳。

一入殿中,他便发现王紫鸾眼眶红红的,看起来我见犹怜,忙扶她,心疼的询问:“爱妃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快告诉朕!”

王紫鸾捏着帕子拭泪,一旁的宫女忍不住替她回答:“回禀陛下,您可要替我们娘娘做主啊。”

“今日娘娘好心去冷宫给皇后娘娘送药,可皇后娘娘却将我们娘娘辱骂了一番,还说了些对陛下的怨怼之言。”

“我们娘娘受不得这个委屈,从冷宫回来后哭了一个多时辰,奴婢们怎么劝都劝不住,陛下,您也劝劝娘娘吧,再这么哭下去眼睛会受不住的。”

听完宫女的话,慕容衍脸色一沉:“青氏竟然敢辱骂你?”

王紫鸾柔弱的依偎在他怀里,道:“姐姐觉得是臣妾夺走了陛下的宠爱,所以心里不舒服。”

“陛下,您还是让姐姐从冷宫出来吧,以后臣妾日日侍奉她,给她端茶倒水,捏脚揉肩,姐姐一定会消气的。”

慕容衍既对王紫鸾心疼不已,又对青梧失望愤怒:“胡说八道,朕宠爱你是因为你善良单纯,若非青氏不知足,朕也不会将她打入冷宫。”

“朕给了她皇后之位,她却屡屡让朕失望,不仅嫉妒你,还诅咒朕的生母,简直是蛇蝎心肠。”

慕容衍越说越气,正当他准备命人去冷宫责罚青梧时,就见贴身太监赵钱匆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启禀陛下,吏部侍郎杨大人有事求见,他在听政殿等候。”

慕容衍有些不悦:“朕要陪皇贵妃用膳,让他明日再来吧。”

赵钱却没有退步:“陛下,杨大人说是急事,今日必须要见到您。”

既然是急事,那便不得不去了,慕容衍歉疚的对王紫鸾说:“爱妃,朕在前朝还有事,你先自己用膳,晚上朕再来陪你。”

“陛下……”不等王紫鸾撒娇他就急匆匆的走了,精心安排好的一场戏被打断,王紫鸾气的直跺脚。

吏部侍郎杨千鹤见到慕容衍后让他先屏退左右,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份书信递给他:“启禀陛下,微臣在书房的密室里发现了这封书信,请您过目。”

“什么信?”慕容衍眉头微皱,接过信打开一看立刻沉下脸色,居然也是一封私通敌国的书信,细看内容,与从左相府中找出来的信的内容环环相扣。

杨千鹤表面上左右逢源甚至有点贪财,但其实他是慕容衍的心腹重臣,也一直在暗中替慕容衍办事,这事很多人都不知道。

所以慕容衍根本就不相信杨千鹤会私通敌国,可这信又是怎么回事?

杨千鹤拱手道:“陛下,就连微臣的夫人也不知道书房里有密室,这封信定是有人刻意放进去的,目的便是为了陷害微臣。”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慕容衍:“陛下,会不会左相府中那封信也是有人刻意栽赃的?”

慕容衍紧紧握着拳,沉声问杨千鹤:“若是有人故意陷害你,你觉得会是谁?”

“微臣思来想去,朝中与微臣有过节的只有右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