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女版龙傲天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第32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4
 
“父亲还是没有消息传来吗?”

宫人捂着脸回道:“娘娘, 右相大人说请您暂时不要对皇后做什么,他也没想到陛下会派宸王去查案, 要拉拢宸王可能要费些功夫,您只需要保持陛下的欢心就够了。”

王紫鸾脸色十分难看, 然后深吸了口气:“本宫要去小厨房给陛下做他最爱喝的百合莲子羹。”

“是。”宫人福身:“奴婢这就去准备。”

一个时辰后, 王紫鸾带着宫人去了听政殿, 慕容衍正在批阅奏折,见她来了很高兴:“爱妃是不是又给朕做什么好吃的了?”

王紫鸾笑颜如花:“陛下真是神机妙算, 臣妾估摸着您应该饿了, 亲手做了一碗羹汤来, 陛下尝一点吧。”

“好啊。”慕容衍放下朱笔, 示意王紫鸾坐到他身边去,王紫鸾给他盛了一碗羹:“陛下请。”

吃了几口后,慕容衍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对王紫鸾道:“爱妃特意来给朕送粥,应该还有什么话对朕说吧。”

王紫鸾抿唇轻笑:“臣妾又不是第一次给陛下做羹汤了, 只是觉得您为了国事操劳辛苦了。”

慕容衍听了这话心里暖暖的,将王紫鸾搂在怀里:“爱妃, 朕知道你的心思, 你放心,右相是右相, 你是你,就算他做了什么错事朕也不会怪罪于你。”

“朕答应过你会立你为皇后,可是没想到皇后有了身孕, 那也是朕的孩子,终归是朕对不起你,如果皇后安安分分的还好,若她不安分,依仗着腹中的孩子对朕要求一些什么,朕一定会废了她。”

王紫鸾眼睛一眨就有泪珠滚落下来:“陛下,您明明说过臣妾才是您最心爱的人,难道您要臣妾这一辈子都屈居皇后之下吗?”

“若皇后生下的是小皇子子,您必定立他为太子,那臣妾的孩子怎么办?”

慕容衍这几日的心思全都放在前朝,王紫鸾说的这些事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所以她这么一问他都有些慌了。

慕容衍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柔声安抚王紫鸾道:“你放心,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不过你也要体谅朕,皇后毕竟是朕的结发妻子,她父亲又有辅佐之功,朕总不能做那卸磨杀驴的昏君吧。”

“你也别哭了,你一哭朕就心疼的厉害。”

王紫鸾哪里不知道他这是敷衍之词,气得牙痒,可是她又不能让慕容衍现在立刻马上给她一个交代,不然就适得其反了。

她娇滴滴的撒娇:“陛下,可是皇后今日发了好大的火,将兰昭仪都打入了慎行司,您说她是不是有意针对臣妾啊?”

“哦,这事儿啊。”慕容衍的脸色并无变化。

他笑呵呵道:“你来之前皇后就来找过朕,她说自己因着有孕脾气也有些急躁,对兰昭仪的惩治是有些过了,特意来求朕的原谅,朕就打发了兰昭仪去庵堂给皇后腹中的孩子祈福。”

“爱妃放心吧,皇后不是朕对你的,有朕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王紫鸾知道她算是白做这碗羹汤了,她才走了一步,皇后已经走十步了。

前脚当着所有人的面逼着她将兰昭仪打入慎行司,后脚就求陛下饶恕兰昭仪,打一棒子给颗枣,皇后的威信瞬间就立了起来。

而她这个皇贵妃弄的里外不是人。

以前陛下都是绝对站在她这边的,现在却为皇后说起了好话,难不成她真的要被皇后压制一辈子吗?

想起以前做过的那些事,王紫鸾在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皇后放过了兰昭仪,还可能放过那些妃嫔,但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到底该怎么办?在回凤仪殿的路上,王紫鸾一直沉默不语,心里想着该怎么对付皇后。

她往昭华殿安插的眼线都被皇后退了回来,如今的昭华殿全是皇后的人,被围得如铁桶一般。

皇后的一衣一食都有老练的嬷嬷和御医检查,她也轻易不出门,自己就是想下手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看来往鬼门关走了一遭,皇后还真是变聪明了。

想着想着她突然灵机一动,皇后现在所依仗的不就是她腹中那个孩子么,若自己有了身孕,陛下必定比现在还高兴!

若皇后生下的是公主,她生下的是皇子,那陛下肯定会立她的儿子为太子,没有皇子傍身,皇后早晚还是会进冷宫。

就算是她生下了皇子也没关系,小孩子夭折不是一件很寻常的事么。

打定了主意,王紫鸾回到凤仪殿后好生沐浴梳洗了一番,把自己打扮得千娇百媚,然后吩咐宫人去请慕容衍晚上来用膳,她要尽快怀孕,这样才能将陛下的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青梧休养了半个月后,觉得身体恢复了许多,便在慕容衍来看她时笑眯眯的提起近来天气不错,可以在宫里办个赏花宴,请诸位皇亲公卿入宫来热闹热闹。

往年不是没办过赏花宴,慕容衍没有拒绝,还让皇贵妃一手操办此事。

青梧向慕容衍说起了孩子的事,眉宇间尽是为人母的慈爱和温柔,慕容衍的心也软了几分,对这个孩子多了几分期待,又见她丝毫未提起左相,心里更舒坦了。

赏花宴这日,御花园里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慕容衍坐在上位,左边是皇后,右边是皇贵妃,看起来其乐融融。

一炷香后,赵钱走到慕容衍身边,在他耳边低语:“陛下,宸王爷有事回禀。”

慕容衍嘴角的笑容收敛,“知道了,让他去重华殿等候。”

他起身悄然离开,青梧看着他坐上肩與去了重华殿。

宸王行了礼后没有一句废话:“陛下,李家灭门一案未留蛛丝马迹。”

“臣带人仔细搜查李家,在李侍卫兄长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撕碎的纸条,上面只写着赵王两个字。”

“赵王?”慕容衍脸色一凛,“他怎么会跟李家扯上关系?”

宸王摇头:“臣也不得而知。”

慕容衍心中此刻已经掠过千万种猜测了,自他登基以后,他一直都防备着在夺嫡之争中输给他的那几个兄弟。

赵王勇武,还得过先帝的夸奖,虽然现在赵王被他打压的连朝政都没有参与了,可他还是无法安心,更不敢放松警惕。

李家灭门一案牵涉到皇后,皇后的父亲左相身陷私通敌国一案中,而右相又有最大的嫌疑,现在赵王也搅合进来了,这些人到底在图谋什么?

慕容衍越想越头疼,宸王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片刻后,慕容衍道:“皇叔,李家的事你继续查,赵王那边……”

他有些犹豫,如果赵王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了什么,那这就是一个除掉他的最好的机会,所以他不太愿意让宸王插手过多。

宸王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心思,推拒道:“陛下,赵王毕竟是您的弟弟,此事臣不宜插手,您还是交给其他人去查吧。”

慕容衍眸光一闪,笑呵呵道:“皇叔还是这么谨慎,算了,你既然不愿插手,朕就另派他人查案吧。”

宸王的神色都放松了不少:“多谢陛下,等此案了解,臣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道观里炼丹吧。”

慕容衍闻言哈哈大笑。

青梧在跟某王妃闲话时,看见不远处的花树下有一个宫人冲她使眼色,青梧借口更衣离开了御花园,在那宫人的带领下去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那宫人退下去后,一个束发冠手持芙蓉花的男人出现在青梧面前,他穿着一身素紫袍,面容似玉目如朗星,看起来很有几分仙风道骨欲乘风而去的模样。

青梧不着痕迹的打量他,抿唇微笑:“宸王爷。”

“拜见皇后娘娘。”宸王拱手微揖,他也在审视青梧,见她容貌依旧如从前,只是那双眼睛如古井一般深不可测,让人捉摸不透。

有意思。

“贸然请娘娘前来,请娘娘不要怪罪。”

青梧寻了块干净平坦的石头坐下:“王爷就是不请本宫来,本宫也要找机会见见你。”

“今日人多眼杂,本宫就不跟王爷兜圈子了,本宫在后宫消息不通畅,王爷可否告知本宫,扳倒右相这件事,你有什么计划?”

宸王浅浅一笑,俊雅的面孔如春风拂去冬雪,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娘娘放心,最多再过一个月,右相必死无疑。”

“哦?王爷如此笃定?”青梧眯了眯眼,这家伙果然是个狠人,右相入仕三十余年,门生故吏遍布大江南北,要扳倒他无异于徒手撼动一颗大树。

他到底干了些什么?

也许是看见了她眼中的疑惑,宸王笑道:“娘娘可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书生的邻居家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可有一日这宝贝不见了,邻居报了官,官府找不到贼人,便认为书生最有嫌疑。”

“那书生知道若不能找到窃贼他就会成阶下囚,于是他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窃贼自证清白,即使是付出代价也无所谓。”

青梧若有所思,她听明白了,右相就是邻居,那个宝贝就是左相被诬陷一案,那书生是谁?

“请王爷释疑。”

宸王将手中的芙蓉花放在青梧面前,启唇吐出两个字:“赵王。”

青梧心神一震,赵王!

他是慕容衍最忌惮的人,宸王将他拖下了水,慕容衍绝不会轻易饶过他,而赵王知道慕容衍惦记上了他的脑袋,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查清真相。

到时候右相必死,而宸王杀人不沾血,仍旧是那个只图逍遥自在不愿沾染凡尘俗事的王爷。

高,实在是高,青梧表示深深的佩服:“王爷好计谋。”

宸王拂了拂衣袖,神色依旧俊雅:“皇后娘娘,对付皇贵妃,你可有办法?”

这就不劳他操心了,青梧眼中闪过一抹阴寒:“好歹也是一个美人,杀了她是便宜了她,本宫要慢慢的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宸王嘴角轻扬,拱手一揖:“那本王就放心了,告辞。”

见他走远,青梧看了眼那朵芙蓉花,对小檀道:“走吧,咱们该去前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