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女版龙傲天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第34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6
 
青梧本以为她的狠话都放出去了, 她爹和她娘肯定会把姐姐带回家,然而第二日青夫人就派人传话给她, 他们没能从邵家把长女和外孙带走。

原因是长女不肯跟邵子衡和离,说她生是邵家的人死是邵家的鬼, 怎么能再回娘家去呢, 而且孩子将来长大了不嫡不庶, 要被人笑话。

青梧有些心灰意冷,她对姐姐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只不过是一个娘生的才想拉她一把, 可现在是她自己不愿意从火坑里跳出来, 那她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青梧还没来得及让人告诉青夫人不要管姐姐了, 没想到姐姐就先递了牌子入宫求见,青梧思虑片刻后允了。

青梧长姐闺名唤作青柳,姐妹俩有八分相似,青梧本以为青柳是来找自己哭诉祈求不要拆散她和邵子衡的,结果青柳说的话让青梧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娘娘的好意妾身明白, 可邵家人不死妾身是不会离开的,那日婆婆把所有婢女都赶了出去, 我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床上又渴又冷, 疼的恨不得咬舌自尽,我苦苦哀求她给我找个稳婆。”

“就算是想要我的命可孩子是无辜的, 他又犯了什么错,还没出世就死在我的肚子里,邵子衡倒是心有不忍, 可他娘说,我死了正好把邵家二少奶奶的位置腾出来。”

“反正我娘家人都快成刀下鬼了,不如让我先去黄泉探探路,等我死了,再给邵子衡娶一位合他心意的妻子,不管怎么样都比我好。”

青梧听着这些话心里都透着寒气,不知青柳当时该有多么的绝望,她还没死,婆婆和丈夫就想着续弦的事了。

青柳仿佛在说别人家的事,不悲不痛,眼底如荒漠般寒凉:“妹妹,当时我就在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蛇蝎心肠之人,她难道不怕百年之后下地狱吗?”

“我越想越恨啊,自我嫁到邵家时时刻刻都记着爹爹的话,要孝敬公婆、尊敬丈夫、和睦妯娌,可到头来,他们给了我什么?”

“我不甘心,死了什么都没有,我要活着,我要邵家人欠了我多少,十倍百倍千倍的还给我!”

青梧没有劝她,因为躺在床上差点疼死的人不是她,被婆婆和丈夫抛弃的人也不是她,她没有资格劝青柳放下仇恨。

“姐姐既然打定了主意,想来心中已有安排,你需要帮助就派人给我传话,无论如何,你都要先保证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青柳唇角绽开笑容:“多谢娘娘,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能把您和爹娘牵扯进来,今日进宫也是想跟娘娘说一声,不能让您寒心。”

“娘娘自己也要保重,凡是吃的穿的都要仔细检查过后才能用,给您接生的稳婆和小皇子的乳母一定要选那身家清白的!”

青梧浅浅颔首:“我知道,姐姐放心吧。”

看来仇恨对一个人的改变太大了,在原小说中青柳是一个一笔带过的炮灰人物,但是青梧改变了死局,青柳吃了些苦头好歹活了下来,她已经明白三从四德不会让她过得好,反而会要了她的命。

青梧觉得很欣慰,只希望这样的女人越来越多。

秋高气爽,青梧在御花园里跟慕容衍赏菊,慕容衍伸手抚摸她高高隆起的腹部,笑道:“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出世了。”

“是啊。”青梧歪着头问慕容衍:“陛下想好了孩子的名字没有?”

慕容衍微怔,目光有些躲闪:“朕是想等孩子出世后再亲自取名的。”

青梧握住他的手,担忧的看着他青白消瘦的脸:“陛下近来总是郁郁不乐,是不是有烦心?”

慕容衍不自在的端起茶盏转移话题:“朕无碍,梓潼别担心,对了,听说你父亲种出了三色牡丹,什么时候也让朕瞧瞧。”

青梧嘴上答应心中偷笑,小样儿,还装呢,瘦的跟猴儿似的,天天耕王紫鸾那块地怎么就没把你累死。

自从右相倒台后,朝中就有人觉得王紫鸾是右相的养女,应当废了她的皇贵妃之位,为此慕容衍很不高兴,对众大臣说右相之罪不及皇贵妃。

王紫鸾担心自己失宠会死在青梧手上,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慕容衍在她的殿中寻欢作乐,还在他耳边挑拨离间,率土之臣莫非王臣,哪有做臣子的逼着皇帝做决策的道理。

若慕容衍这一次依了他们的话,那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将来还不知会逼着他做什么。

慕容衍一听有道理啊,在他眼中王紫鸾是一个没有母族撑腰柔弱又可怜的女人,大臣们苦苦相逼,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于是慕容衍在朝会上发了好大一通火,不仅罢免了几个大臣的官职,甚至说‘此乃朕家务事,与诸卿无关’。

有了前车之鉴,众大臣面面相觑,不敢再言。

慕容衍本来以为王紫鸾会很高兴,结果她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了,天天都要传召御医把脉,知道自己还没怀上孩子就在殿里摔东西打人。

晚上再拉着慕容衍造小人,慕容衍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王紫鸾的索取,青梧瞧他走路脚步都是虚的,估计快被王紫鸾榨干了。

过了一会儿,有宫人来通传,说皇贵妃请陛下过去喝茶。

青梧看着慕容衍身子一抖,眼中竟有惧色,她差点就笑出了声,轻咳了一声对那宫人道:“本宫身子不适,去告诉皇贵妃,陛下要陪本宫。”

宫人拿眼睛去看慕容衍,慕容衍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宫人只好离开,估计回去后王紫鸾又要大发雌威了。

青梧柔声对慕容衍道:“陛下,您久忙政务实在是太辛苦了,要不就出宫去散散心吧,长公主向臣妾提起过好几次,她新修了一个园子,想请陛下赏光去做客。”

长公主是慕容衍同父异母的姐姐,她一直想向慕容衍给她儿子求个官职,只不过慕容衍都没有答应,所以就隔三差五的骚扰青梧。

慕容衍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他天天哄着王紫鸾也倦了,如果去行宫太远了,不如就去长公主府散散心。

他让青梧跟他一起去,被青梧拒绝了,长公主准备了四五个貌若天仙的美人准备献给慕容衍,她去干什么。

“陛下,臣妾身子笨重,出行也不方便,您带着侍卫去吧,皇贵妃不会知道的,若她问了起来,臣妾只说您去马场遛马了。”

慕容衍脸上的笑容更盛:“多谢梓潼,下次朕带你去宫外走走。”

狗男人,青梧暗骂了一句,送走了他不到两刻钟,王紫鸾就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皇后娘娘,陛下呢?”

青梧轻轻放下茶盏,看也没看王紫鸾一眼,小檀上前一步冷声道:“皇贵妃,虽说你生母是个青楼歌姬未必知晓礼仪,但好歹你也做过宫女,这是你跟皇后娘娘说话的态度吗?”

“贱婢!”不堪的身世再次被提起,王紫鸾眼中划过一抹怨恨:“本宫撕烂你的嘴!”

她伸手就要打人,却被小檀反抽了一巴掌:“谁是贱婢?忘恩负义寡廉鲜耻的东西,你只差脱光了衣裳跑到前朝去勾引陛下了,当了皇贵妃还把你生母伺候男人的本事学的好好的,谁有你贱?”

“你、你!”王紫鸾又惊又怒,转头冲青梧嘶吼:“你纵容贱奴羞辱本宫,就不怕本宫告诉陛下吗?”

“我好怕啊~”青梧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右手撑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紫鸾:“你去告诉他啊,顺便再跟他说一句,你费尽心思都怀不上孩子,是因为本宫在你的饮食中放了东西。”

“什么?”王紫鸾踉跄着退了两步,指着青梧的手指不停的颤抖:“贱人,你竟敢这么对我!”

“你整天贱来贱去换个词好不好?”青梧翻了个白眼:“本宫真是听的耳朵都长茧了,小檀骂的不对吗?你就是这么不要脸啊,生什么气?”

“你瞧你,都气的长皱纹了,一点也不漂亮,这样陛下怎么会喜欢你呢,俗语说笑一笑十年少,看在你脑子不好使的份上,本宫帮你一把。”

小檀拍了拍手,就有四五个五大三粗的嬷嬷进来按住了王紫鸾,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跟条被放血的猪一样惊恐地挣扎尖叫:“贱人,你要干什么?本宫是陛下的心爱之人,快放开我!”

青梧抬了下下巴,王紫鸾就被拖进了内室里,小檀冲她屈膝行礼:“皇贵妃,皇后娘娘近来就喜欢听大家的笑声,可惜奴婢们笑的难听,就拜托您多笑几声给娘娘听了。”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王紫鸾吓得的声音都变调了,她看着嬷嬷把她的鞋袜脱了,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开我哈哈哈哈哈!”

如银铃般的笑声从内室传出来,青梧一边吃桃花酥一边跟肚子里的孩子互动:“你听,皇贵妃笑的多开心啊!”

小檀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娘娘这是什么癖好,她不让人哭,居然让人笑,她活了十几年都没听说过这样惩罚。

“娘娘,您明明没有在皇贵妃的饮食中放东西,为什么要那么说?”

青梧笑眯眯回道:“本宫就是想让她自乱阵脚,等陛下回来之后,那就有热闹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