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被腹黑王爷坑的那些年 > 40.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萧景辉!”
  萧启慎眯起眼睛。
  “看来这京城的确是太平了几年,他们都忘了本王当初的威名了!”
  如今都已经骑到他头上了,可见这几年他当真是太温和了。
  留白抬头来了兴致。
  “王爷总算是振作起来了!”
  萧启慎不悦。
  “你跟着本王这几年委屈你了!”
  留白连连摆手。
  “不敢!王爷说笑了!”
  “留白,将冥狞过来!既然有人花了三万两银子要本王的命,本王也得有所回报不是!”
  留白愕然。
  “王爷这是打算正式处理明轩王了!”
  萧启慎白了留白一眼。
  “留白,你如今是越来越不能理解本王的意思了!冥狞过来是为了盯着景池!”
  留白深吸口气。
  “王爷,明轩王都已经欺负到您头上了!”
  “那又如何?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萧景辉即便是再生气,也没有动萧家人的时候。
  皇帝这么多年做了多少小动作,差点还了萧启慎的性命,也没有见萧启慎真的去做什么。若萧启慎真的想要找皇帝的麻烦,也萧启慎的实力,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罢了!
  “王爷!您这是要和敬存堂联系了!”
  敬存堂是江湖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
  “萧景辉不是都已经请了天机阁的人,本王还不能请敬存堂的人了!”
  敬存堂从不涉足和恒王有关的事情,这是江湖上的规矩。
  不然萧景辉也不会退而求其次的去请了天机阁的杀手了!
  “但如今就算是找了冥狞过来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总要先将人找出来才是!”
  “冥狞过来了,难道还不能找到景池?”
  若是冥狞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也不用在敬存堂呆着了。
  “王爷说的是!”
  “留白,王府的安全一向由你负责,你是怎么办事的!”
  留白心中一沉,果然还是问到了这个问题。
  “是我的疏忽!”
  “你的确是疏忽了!留白,这种错误若是再有一次,你就直接去敬军做火头军吧!”
  留白脖子一缩,连忙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王爷放心!”
  萧启慎不免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明尘身体好了?”
  留白对之前没有看到容小芝动刀一件事还耿耿于怀,这之后对明尘的情况颇多关注。
  被萧启慎一问,马上反应过来。
  “是!这几天已经能下地走了!倒是没想到王妃这么厉害,将人肚子里的肠子割了一块还能让人活着!”
  留白仔细问过明尘,这是明尘告诉他的。
  萧启慎蹙眉瞪了留白一眼,留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容小芝先去瞧了明尘,明尘恢复的很好。
  “明尘,你躺下我看看你的伤口!”
  正在屋子里走动的明尘呆住,不好意思的看着容小芝小声的辩解:“王妃,小的已经好多了!就不麻烦您照看我的伤口了,这不是有洪军医在吗?”
  这都哪跟哪?
  “当初给你主刀的是我,到时候给你拆线的人肯定也是我,洪桌知道什么!我看你的伤口也是为了看什么时候合适拆线!你总不能一辈子让这棉线都在你的肉里面吧!时间长了容易感染不说,你也会时常抓挠!对伤口不好!”
  明尘捂着肚子不让容小芝看。
  之前那是不知道!
  若是知道王妃是这般医治,他肯定不会让王妃医治的!
  毕竟男女有别。
  容小芝是不知道明尘在纠结什么!
  珍珠倒是先看出来了。
  “王妃,明尘应该是觉得您是王妃,不方便看他的伤势!”
  容小芝蹙眉。
  “迂腐!这生孩子难产的时候,还有大夫去产房帮着照顾产妇身体的!医者父母心,我都不纠结,你纠结什么!”
  就是因为王妃不纠结,明尘才纠结的!
  这怎么能让王妃来看他的身体,上次见到王爷的时候明尘都觉得自己脖子上凉飕飕的!
  “王妃,我……”
  “行了!有这个功夫,你躺好我看一下伤口就走!等拆了线,自然有洪桌照顾你!”
  明尘苦着一张脸,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珍珠,希望珍珠能帮着说话。
  珍珠一脸爱莫能助。
  明尘见容小芝那边还等着,不好一直让容小芝等着,只好扭扭捏捏的上前,认命的躺好,身体崩的像是一张弓。
  容小芝看着明尘肚子上那拉扯在一起的伤口,这马上就有要裂开的迹象了。
  “你这个紧张做什么!你再这个绷着,也不用我给你拆线了,我等会只能给你再次缝合了!”
  明尘哦了一声,赶紧将身体放松下来。
  左右都已经看了,还能如何!
  大不了被王爷训斥一顿,实在不行就去庄子上吧!
  “伤口恢复的不错,到底是身体年轻!三天后,过来给你拆线,你做好准备就好了!”
  明尘瞪大眼睛。
  “不能洪军医来吗?”
  “你若是坚持的话,可以!但洪军医肯定没有我这么熟悉!”
  明尘汗颜。
  “只要能拆线就好!”
  “既然你坚持那这几天我就让洪桌跟着我学习一下!也免得到时候你受罪!”
  明尘万分感激。
  容小芝颇有些失望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王妃!洪军医过会就到!”
  容小芝点头,对珍珠的办事能力很赞同。
  不会是恒王府的人!
  “王妃,明尘是男子,您又是王妃,明尘自然不敢让您给她医治!”
  珍珠帮着明尘解释。
  “我明白!我就是觉得这样完全没有必要!我也是为了明尘好!不过想想也算了,若是洪桌能学了这点本事,以后若是再去战场,也能快很多!”
  她是个不吝赐教的。
  之前因为身份的缘故不好将这些暴露出来,但现在条件放开了,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了!
  “王妃愿意教洪军医?”
  珍珠惊喜的问。
  “为什么不!”
  珍珠人均不惊。
  “王妃,之前洪军医看了您救治明尘的场面,一直想要请您将这一手教给他!但是又不敢上前来打扰您,还专门和奴婢说了,说若是奴婢能帮着美言两句,到时候出师后,要请我去范阳楼吃大席呢!”
  范阳楼一顿席面就要五六两银子,洪军医一个月才多少银子的月银,倒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