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被腹黑王爷坑的那些年 > 97.敬酒不吃吃罚酒
 
  “事到如今,你还想要为六皇叔隐瞒!”
  “不是隐瞒,而是我真的不知道!但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国库失窃是我所为!你不要在牵连无辜!”
  容小芝眼睁睁的看着那吊在十字架上的人断了气,她是在不想再看到有人因为自己而受牵连了。
  她不是一个心善的人,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旁人因为她的过错没了性命。
  萧景辉像是听到了什么天书一般。
  “本王记得,去别院之前,你身边的那个丫头说你昏迷了三日!三天前的夜里本王在皇叔的别院中见到了你,这三日你又是昏睡状态!你告诉本王,你如何能去父皇的私库以及国库偷东西!你真当本王脑子不清明吗?”
  这件事当真是自己做的,但她承认了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若是想要萧景辉相信,除非她坦白所有的一切,让萧景辉知道自己就是田莹儿。
  但若是真的坦白,自己会先一步当成妖孽抓起来吧!
  “不是王爷说有人供出了我,说我和这一次国库失窃案有关吗?如今我已经承认了,你又何必牵连无辜!”
  萧景辉冷冷的盯着容小芝,心中念头一转,引诱道:“那你将那些东西藏到了什么地方,是藏在了恒王府吗?”
  容小芝摇头。
  “不是,我藏在了我身上!”
  萧景辉脸色骤变。
  他就知道容小芝不会这么轻易的说出来。
  “你当本王是三岁小孩吗?”
  “我并未说谎!”
  那些东西的确是在她身上,只是放在了空间里罢了!
  “容小芝,你如今倒是想着为六皇叔保守秘密!你可知道你被带到这个地方就是六皇叔刻意为之!只是为了给他自己争取时间!”
  容小芝不为所动。
  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珍珠今天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即便是如此又能说明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不会因为你说了什么就有所改变!”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容小芝转头平静的看着萧景辉,眼神如同一潭死水。
  萧景辉恼羞成怒,本来不打算今天为难容小芝。
  但如今看来容小芝根本就不值得同情,既然如此,那就让容小芝知道知道厉害。
  萧景辉挥挥手!
  自然有人上前将已经失去了生气的血人从十字架上取了下来。
  “既然六皇婶不愿意这么平静的和本王说话,那本王只能换一个方式和六皇婶说话了!”
  容小芝并不畏惧,只是觉得诧异。
  “明轩王,谁给你的胆子敢暗害当朝王妃!若是本王有任何伤痕,你能对恒王交代吗?”
  明轩王阴恻恻的笑着。
  “容小芝,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让人看不出伤来的法子!就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了!”
  尽管容小芝极力反抗,但还是被架在了十字架上。
  “容小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说过,我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不清楚!”
  这话不是谎话,但是萧景辉却是根本不信。
  “容小芝,本王等着你等会还这么硬气!”
  容小芝从没有想过萧景辉会放过自己,只是没想到萧景辉竟然会用这样的法子。
  直到那梭子套在手上的时候,容小芝还是一脸不可置信。
  “想必六皇婶一定是知道这东西用在你身上的结果!趁本王现在还心情好的时候,皇婶还是赶紧招了吧!”
  容小芝苦笑。
  “王爷想要知道什么!我已经承认了那国库中的东西是我所拿,你还要我如何?我不仅盗了国库,还盗了明轩王妃的墓!这些罪行我都认下了!”
  本就是她做的事情。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本王行刑!”
  萧景辉故意让容小芝能看到行刑的全部过程,只是为了让容小芝更加疼痛。
  初时还只是有些疼,能忍得住!
  后来就越来越疼,疼的人恨不能昏过去,却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十指纤纤的手全部折断。
  这可怕的过程容小芝昏过去又被疼醒过来,反反复复几次,直到她的十指全部折断,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折。
  可这也不过是仅仅过了两个时辰而已。
  “王爷,已经没有下手的地方了,恒王妃的手已经全部断裂了!”
  萧景辉看着浑身是汗,一脸惨白的容小芝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能忍。
  这般刑罚若是用在男人身上,不过是两三个回合就招了,容小芝竟然一句不吭。
  “你还真是硬骨头!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硬!”
  容小芝毫无生气的抬头瞥了一眼萧景辉,冷笑着道:“明轩王,难怪你……征战这么多年……还只是个亲王……而非太子……你到如今还听不懂吗……若是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何必要隐瞒……你想要知道的……我根本不知道……”
  “容小芝,你觉得本王会信,你以为你这么为萧启慎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萧启慎能为你做什么,你以为他不知道你被本王带走了,你以为他不知道你要面临什么,但事到如今萧启慎可有出来为你筹谋半分!你都已经被当成了弃子,竟然还想着要为萧启慎保守这些秘密!值不值得!“
  容小芝摇头。
  “我是真的不知道!”
  萧景辉彻底怒了,同情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子果然是自己愚蠢。
  也不知道萧启慎给容小芝灌了什么迷魂汤,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容小芝就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容小芝,这可是你自找的!”
  四日后,萧启慎沐浴完最后一场药浴,芈颂施针将萧启慎体内全部的毒素排出去。
  “王爷,您只要休息几天,你的腿就完全没事了!以后就能和正常人一样行走无碍,以您的能力,这内力也能更上一层楼!”
  这几天除了施针,萧启慎也会自己运内力逼毒。
  “嗯!”
  萧启慎换了衣服,起身就往外走。
  “王爷!您还需要休息几天!”
  现在虽然说已经清除了体内的毒素,但身体也是最虚弱的时候。
  “不必!芈颂,您准备好,本王去接王妃回来!”
  接容小芝?容小芝不是一直都在别院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