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2章 汉末乱世苦百姓 大浪淘沙炼英雄
 
孙权刚来人世,孙坚大哥孙羌病故,孙坚回乡奔丧,将孙羌仍安葬于父母墓旁,且带其侄孙贲来至下邳,留于身边。

  适钜鹿郡有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张角至一洞中,以天书三卷授之,曰:“此名书,汝得之,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

  张角拜问姓名。老人曰:“吾乃南华老仙也。”言讫,化阵清风而去。

  张角得此书,晓夜攻习,自称得道,号为太平道人。由此设坛讲授,诱惑愚民。所谈一切,无非是假托黄老,以伪乱真。其弟张宝、张梁皆为传道骨干。

  会值汉政暴虐,人民苦不堪眼,民间又疫气流行,十病九危。张角得乘间行私,查得几个医疫古方,剉合成药,用水煎汁,倾入瓶内。张角借此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果有数人饮下药水,病退身安,于是奉张角为神,辗转称扬。

  由此张角得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次后徒众日多,约十余年间,徒众遍布青、幽、徐、冀、荆、扬、兖、豫八州,八州之人,家家侍奉大贤良师张角名字。

  徒众迅增至数十万名,郡县官尚未识在意,反誉张角善道教化,为民所归。张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言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备在甲子年起义,并令人各以白土书“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门上。又阴令徒党混入京中,夜用白土为书,自京城寺门,以及大小官署,皆写成甲子二字。

  然张角有门徒唐周,独上书告变。张角闻知事露,星夜举兵,自称天公将军,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所有徒众,很多百姓,统令头上包裹黄巾,作为标记,因此时人呼为黄巾军。张角党三十六方,同时响应,燔烧官府,劫掠州郡,遂致烽火连天,朝廷内外俱震。

  时下灵帝在位,迭接警报,也觉焦急,乃命何皇后兄何进为大将军,加封慎侯,使率左右羽林兵五营,出屯都亭;复就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八关,派员扼守,赐名八关都尉,严遏黄巾军。偏是黄巾军势浩大,官军多望风披靡,莫敢争锋,警信传达京师,几乎一日数至。灵帝不得已大会群臣,共议讨伐之策。

  北地太守皇甫嵩,方述职还都,入朝与议,力请赦除党禁,并发中藏私钱,西园厩马,班赐军前,鼓励士心。

  这两事为灵帝所厌闻,但至此也不知如何,更不便固执成见,因再询诸中常侍吕强。吕强乘势进言道:“党锢久积,人情怨愤,若再不赦宥,将与张角合谋,为患滋甚,后悔无及!今请先考核左右,诛贪惩浊,复大赦党人,察量二千石刺史能否拨乱致治,虽有盗贼,亦无虑不平了!”

  灵帝乃颁下赦书尽弛党禁,凡从前坐罪被徙诸徒,一体放还,独张角不赦。

  灵帝用太仆邓威为太尉,特遣大司农张温为司空;遂诏求列将子孙,大发天下精兵,使尚书卢植为北中郎将,督领北军五校士,往讨张角,再进皇甫嵩为左中郎将,谏议大夫朱儁为右中郎将,共发五校三河骑兵,并募壮丁四万余人,分讨颍川黄巾军。

   三将俱晓畅戎机,热心报国,一经简选,当即分道进兵。朱儁与黄巾军相遇,两下交锋,朱儁军败退,退入长社,凭城自固。

  时当仲夏,天气溽暑,黄巾军依草结营,罢战乘凉。

  皇甫嵩与朱儁计曰:“贼依草结营,当用火攻之。”遂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

  其夜大风忽起,二更以后,一齐纵火,皇甫嵩与朱儁各引兵攻击黄巾军寨,火焰张天,黄巾军惊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

  转眼间已是天明,忽又有一彪军杀到,尽打红旗,当头来到,截住黄巾军去路。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目长须,仪容不俗,乃是骑都尉曹操。特奉朝命,来此助战。

  曹操字孟德,系沛国谯郡人,曹操父曹嵩,本姓夏侯氏,只因中常侍曹腾之养子,故冒姓曹,即为曹嵩。曹嵩生子曹操,小字为阿瞒,左右皆为此名更为吉利。

  曹操少时机警过人,好游猎,喜歌舞,有计谋,多机变,又不治生产。

  曹操有叔父,见曹操游荡无度,尝怒之,且言于曹嵩,曹嵩因即责曹操。

  曹操心中记着,偶见叔父来时,忽心生一计,诈倒于地,状若中风。叔父惊告曹嵩,曹嵩急往抚视,曹操已起立,状如无恙。

  曹嵩问曹操道:“叔言汝中风,现已愈乎?”

  曹操答道:“儿并无此病,想系叔父恨儿,乃有此言!”曹嵩信以为真。后叔父再言曹操过,曹嵩不听,因而遂曹操放荡,不复过问。

  乡人见曹操斗鸡走狗,行同无赖,相率鄙夷,独梁人桥玄,曾为太尉。南阳人何颙,不同俗见,视曹操为命世才。

  桥玄谓曹操道:“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将来能安天下,所赖惟君!”

  何顒见曹操后,对他人道:“汉室将亡,能安天下者,必是此人也。”

  曹操因此自负,常与此两人往来。汝南许劭为前司徒许训从子,具知人鉴,凡乡里人物,一经评颙,往往垂为定论,他且性好褒贬,每月一更,故汝南人称他为月旦评。

  桥玄嘱曹操道:“君尚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当得蜚声,幸勿自误!”许邵字子将,曹操因此往见之。

  许劭正为郡功曹,延曹操入室,互谈世事,曹操却应对如流,惟许劭随便酬酢,或吐或茹,累得曹操烦躁起来,急问道:“吾为何如人?”许劭仍笑而不答。

  曹操愤然道:“见善即当称善,见恶即当言恶,奈何善恶不分,徒置诸不答呢?”

  许劭为曹操所逼,方应声道:“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

  曹操闻言不怒反大喜,遂别许劭还里。

  后曹操年二十,举孝廉,拜郎官,调任洛阳北部尉。初到任,即设五色棒十余条于县之四门,如有犯禁者,不避豪贵,皆棒责之。

  小黄门蹇硕,方得灵帝宠眷,蹇硕有一叔父提刀夜行,适犯禁令,曹操巡夜拿住,令左右将他用棒打死。由是,无人敢犯,曹操遂扬名内外。后为顿丘令,复受征为议郎。

  黄巾军起义,曹操被拜为骑都尉,引马步军五千,前来颍川助战。

  曹操引兵驰抵长社,正值黄巾军败走,曹操拦住,大杀一阵,斩首难计其数,夺得旗幡、金鼓、马匹极多。

  待至黄巾军残兵尽遁,皇甫嵩亦领兵赶到,与曹操相会,自然欢洽,当下合兵追贼,长驱直进。

  后朱儁亦到来会师,三路兵联成大队,击毙黄巾军至数万人,黄巾军复为官军所败,逐驱出境,颍川乃平。

  孙坚时下仍为下邳丞,朱儁早闻孙坚勇猛,故表请孙坚为佐军司马,孙坚从之,便将其家眷留于九江郡寿春县,在淮、泗募些士兵,加之跟随他在下邳县当差的同乡壮少,共得精兵一千余人,其有内弟吴景,侄儿孙贲。孙坚便率这千人士兵,随朱儁南征北战。

  皇甫嵩、朱儁在大战汝南黄巾军的西华(河南西华南)战役中,孙坚乘胜追敌,单骑深入,不料失利,受伤堕马,卧于草中。

  当时,军众分散,将兵不知孙坚身落何处。亏得他所乘战马跑回军营,咆哮嘶鸣。将士随马声找去,方在草中,发现受伤的孙坚,仍将他带回军营,养伤数日,伤势略好,孙坚耐不住寂寞,又赴疆场。

  皇甫嵩、朱儁、曹操三路军再平汝南、阳翟、西华,皇甫嵩上表告捷,有诏封皇甫嵩为都乡侯,封朱儁为西乡侯,赐号镇贼中郎将,迁曹操为济南相。又令皇甫嵩讨东郡,朱儁讨南阳,曹操赴济南任事,于是三人受诏,分途告别。

  孙坚跟随朱儁来到南阳地区,此时汝颍的黄巾军,虽败仍有残余,处于困境,无路可走,只得固守宛城。

  孙坚独当一面,领兵进攻,亲冒矢石,率先登上城墙。部众也受鼓励,纷纷紧随其后,攻下了宛城。

  此战,孙坚功拔头筹,朱儁即把孙坚功绩报于给朝廷,朝廷封孙坚为中郎将别部司马。

  司马一职,可大可小,所封中郎将别部司马,已异于先前的佐军司马,它是个独当一面的高武职,即为军中的高级将领,且有自己的编制部属。

  是时北中郎将卢植,连破张角,斩获至万余人,张角走保广宗,由卢植追至城下,筑围凿堑,造作云梯,正拟誓众登城,为歼黄巾军计。

  不意都中来了小黄门左丰,赍着诏书,来视卢植军,卢植瞧他不起,勉强迎入,淡淡的酬应一番,左丰含有怒意,匆匆辞行。

  有人见此,劝卢植厚送赆仪于左丰,卢植摇首不答,由他还都。

  左丰星夜驰归,入白灵帝道:“广宗贼容易破灭,可惜卢中郎固垒息军,连日不动,臣看他是要留待天诛了!”

  灵帝听了,不禁怒起,立派朝使带着槛车,拘卢植入都,另调河东太守董卓为东中郎将,代换卢植。

  董卓,字仲颍,本是陇西郡临洮县人,素性粗猛,兼有膂力,平时能带着两鞬,左右驰射,鞬即弓袋。

  陇西一带,羌胡杂居,董卓尝往来寨下,交结羌豪,羌豪见董卓多力,并皆畏服,桓帝末年,曾入为羽林郎,跟从中郎将张奂征讨羌,得为军司马,转战有功,迁拜郎中,赐缣九千匹。董卓慨然道:“我得叙功,全靠军士。”乃将缣分赏军士,一无所私。

  嗣出任并州刺史,转为河东太守,至是奉诏为东中郎将,持节至广宗军营。

  军中因卢植被拘,心怀不服,再加董卓颐指气使,满面骄倨,越使军心生贰,不愿效劳。

  张角却从城中突出,来攻董卓,董卓麾兵与战,兵皆退走,董卓亦禁遏不住,只好返奔。却被张角追至下曲阳,夺去许多辎重,满载还城,留弟张宝屯守,与董卓相拒。

  董卓自知不敌,没奈何上表乞师,灵帝严旨谴董卓,勒令罢职,特遣皇甫嵩进兵讨张角。

  皇甫嵩正进剿东郡,生擒黄巾军卜己,斩首七千余级,荡平郡境,既接朝廷诏命,移讨张角,便兼程驰诣广宗。

  有诏改光和七年为中平元年,且一道赦文颁出,前北中郎将卢植,囚解进京,减死一等,也因此释放出狱,还复自由。再经皇甫嵩上书举荐卢植,盛称卢植行师方略,乃复起卢植为尚书。

  且说黄巾军,前犯幽州界分。幽州太守刘焉,乃江夏竟陵人氏,汉鲁恭王之后也。当时闻得黄巾军将至,召校尉邹靖计议。

  邹靖道:“贼兵众,我兵寡,明公宜作速招军应敌。”

  刘焉道:“然。”随即出榜招募义兵。榜文一出,引出卢植一高足弟子。

  此人不甚好读书,性喜狗马,又爱音乐,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天下豪杰。生得身长七尺五寸,身体强壮,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他就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玄孙,姓刘名备,字玄德。

  昔刘胜之子刘贞,汉武时封涿鹿亭侯,后坐酎金失侯,因此遗这一枝在涿县。

  刘玄德祖刘雄,父刘弘。刘弘曾举孝廉,亦尝作吏,早丧。刘备幼孤,事母至孝,家贫,贩屦织席为业。

  家住东南角上,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

  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道:“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

  叔父刘子敬,闻言相戒道:“汝勿妄语,恐灭我门!”刘备乃不复言。

  刘备家年十五岁,母使游学,因与同宗刘德然、辽西公孙瓒,俱往拜卢植为师。

  刘德然父刘元起,独怜刘备家贫,出资赒给。刘元起妻劝阻道:“我与彼各自一家,为何不惜钱财,时常给与。”

  刘元起叹道:“我同宗中有此佳儿,定非凡器,奈何不分财济贫呢?”

  刘备成年,得交两大壮士。一个是河东解县人,姓关名羽,初字长生,改字云长,朱颜赭面,凤眼蚕眉,美须髯,擅膂力,在本县杀死土豪,逃难亡命,奔至涿郡,适与刘备相遇,谈论甚欢,遂成至友。一个是世居涿郡,姓张名飞,表字翼德,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平素粗豪使酒,直遂径行,独见了刘备、关羽却是流瀣相投,他格外莫逆,莫非前缘。

  相传三人尝结义桃园,誓为异姓兄弟,不愿同日生,只愿同日死。刘备年最长,次为关羽,又次为张飞,依序定称,不啻骨肉,食同席,寝同床,出入必偕,不离左右。

  会闻黄巾军起义,意欲为国讨伐,只苦粮草马匹,无从筹办。

  正愁虑间,凑巧有豪贩两人,引着伙伴,驱马前来。刘备眼快心灵,即向两人问讯,彼此互答,才知两人是中山大商,贩马为业,一叫张世平,一叫苏双。

  当由刘备延入庄中,置酒相饷,殷勤款待,两人申说沿途多贼,不便贩卖,所以奔投僻处,为避寇计。刘备即与语道:“我正欲纠集义徒,前往杀贼,可惜手无寸铁,无财无马,甚费踌躇。”

  两人便同声接入道:“这有何难?我等当量力相助便了!”少顷饮毕,即取出白金数百两,良马数十匹,慨然持赠。

  刘备乐得领受,谢别二客,就招集乡勇,铸造兵械。

  刘备自制双股剑,关羽制青龙偃月刀,张飞制丈八蛇矛,各置全身盔甲,配好马匹,领着徒众,往投校尉邹靖。

  邹靖见三人气宇轩昂,不禁起敬,因即留居麾下,待至黄巾军入境,便率三人同去截击。

  云长的宝刀,翼德的利矛,初发新硎,连毙剧人,就是刘玄德的双剑,也得诛人数人。

  邹靖得了三雄,立将黄巾军驱出境外,上书奏闻,不没刘备功。朝廷只因刘备起自布衣,只予薄赏,只命刘备为安喜县尉。

  刘备奉命就职,辞了邹靖,带着关张二人,同诣安喜。

  过了数月,闻郡守遣到督邮,因督邮藐视县尉刘备,被张飞骂打,刘备便取出印绶,系督邮颈上,三兄弟草草收拾行装,飘然引去。

  正所谓:黄巾军起灵帝急,各路军出郡县平。风火才能辩真金,不知英雄为谁家?

  评:义军突起,是由汉未矛盾所致,虽有偶然,实为必然,即无张角,也有他角。灵帝只知平乱,而无惠民之策,不能根治固蒂。各路英雄纷涌出现,欲为国效力,究竟后事如何演变,待看后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