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7章 操谋独立走四方 坚战黄祖死箭上
 
正当袁绍屯兵河内之时,曹操也在河内,见袁绍引众自去,各路人马,亦皆解散,料知讨董卓无成,也只得自寻出路。

  鲍信与曹操为莫逆交,见袁绍才疏志鄙,虽由袁绍表为济北相,但仍跟随曹操,并建议曹操南下发展。

  可巧黑山叛党十余万,寇掠东郡,太守王肱,不能抵敌,弃城逃生。曹操即引兵往击,至濮阳杀败黑山叛党,收复东郡,向袁绍处报捷,袁绍因表曹操为东郡太守。

  颍川荀彧,少时便有才名,何颙尝称办王佐才。及天下大乱,荀彧率宗族奔冀州,欲依韩馥,韩馥已避位,乃进见袁绍,但见袁绍才疏不能成大业,乃转投曹操。

  曹操不禁大喜道:“君真可为我子房哩!”遂令荀彧为奋武司马,事必与商。

  曹操势力急增,心也道,袁绍前时盟主,然主盟无方,促使各路迁散。观其才志,不能长依附,再说左右均有劝独立之意。曹操姑且实力不强,不欲与袁绍公开翻脸。

  再说孙坚率军回鲁阳途中,程普道:“如袁绍军不知吾等回,可出其不意,打他个措手不及。”孙坚从此计,快到鲁阳城之时,即令全军隐蔽行走。

  须臾鲁阳城便在眼前,只见整个城为袁绍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城中军正在苦苦地坚守着。

  孙坚从后袭击,袁绍军大惊,回撤已来不及,只得拼死抵抗。

  城中将士见孙坚率大军已至,大呼欢腾,也打开城门,冲了出去,前后夹攻,斩敌无数。

  是时,忽见一股袁绍军向孙坚军侧面杀来,并闻大声:“兄长!我等来也!”

  原来,袁绍部下周昂久攻不下鲁阳城,袁绍怕有援军相救鲁阳,故又遣其弟周喁率一大军助周昂攻城,欲乘援军没到,拿下鲁阳。

  会值周昂被城内外二军相夹,已处危地,便率军猛冲相救。

  孙坚思虑自率军连夜赶路,已很疲乏,再说周喁、周昂二军相合,兵将甚众,一时难以攻破,不如先不予战,进城固守,再作计较。于是孙坚领兵入城,不再向攻。

  周喁、周昂二兄弟见孙坚率军回城,周喁问道:“是袁术援兵?还是孙坚兵?”

  周昂答道:“孙坚兵也。”

  周喁道:“真是神速,这么快就从洛阳回到鲁阳,不可思义。”

  周昂道:“孙坚确是一员虎将,他一到来,就将我部杀败,若不是我弟及时赶来,我部将损失更大。”

  周喁道:“孙坚率大军入城,吾看攻城更难也,不如暂退扎营,以后再图。”

  周昂点了点头,兄弟二人收兵,退至离城四十里外驻扎。

  孙坚进城后,查点了一下城中守军将士,不由地道:“守城将士辛苦!袁绍军围攻,我鲁阳守军兵少将寡,能坚守住城池,直至吾等来到,实属不易!我闻鲁阳被围,心急如焚,立刻率军日夜兼程,才及时赶到,以解城围,我视袁绍军一时不敢来攻,众将士趁机士休整一下。”

  众将士齐声应道:“善!”

  随即孙坚向管粮火头军道:“将士们皆很辛苦,今日让众将士饱餐一顿,睡一大觉,养精蓄锐,明日再战。”火头军听后,频频点头。

  将士们用过大餐,除了坚守放哨兵士之外,众人均进入梦乡,一觉醒来天已亮。

  孙坚一早来到城墙上,观望着袁绍军的动静,只见袁绍军远远的扎营,并攻来的迹象。孙坚想,周喁、周昂按兵不动,是否有他谋?

  孙坚正想着出城主动攻击,忽见南边来了一队人马,孙坚吃了一惊,难道袁绍又派来援兵,非攻下鲁阳不可?孙坚一声号令,全军皆入备战状态。

  随着那队人马渐近,孙坚仔细观瞻,发现那队人马直接向鲁阳城驰来。走近一瞧,他见其首领是袁术。

  袁术也看见了城上的孙坚,就道:“孙破虏,汝已回了?”

  “不错,我接到将军信,就急速赶回。”孙坚答道,随后即令道:“袁将军来了,快打开城门!”袁术率军驰入城中。

  孙坚与袁术互拱手后,袁术道:“那日遣人送信与汝,不料你们回得如此之速。”

  孙坚道:“我率军来时,周昂正围攻鲁阳城,我在其后方,出其不意,大杀过去,城中守军得息后,也从城中冲出,两相夹攻,眼看就将周昂擒住,不料其弟周喁率大众兵到来,我虑二周合兵众多,就率军进城固守。周昂军死伤惨重,急等恢复,退至四十里扎营,我正思破之。”

  袁术道:“二周已掠豫州多地,不驱之,终究为患。吾也思鲁阳守城多日,恐难以再继,特率军前来相助,没料孙破虏已回鲁阳,现有孙破虏在,驱逐他们出豫州指日可待。”

  袁术说罢,转身指向在侧之将军道:“此将军名为公孙越,此仍是公孙瓒之从弟。公孙瓒已与吾接盟,特派其弟率军来助,这次由他相助,定能破敌。”

  公孙越对孙坚拱手礼道:“见过孙将军。”

  孙坚也拱手道:“见过公孙将军。”

  袁术道:“吾等合计,如何破敌。”袁术取出一张地图。孙坚指着地图道:“今二周驻扎鲁阳城北,想必他们得到休整补充,还会再来攻城。我思使公孙将军出城占居鲁阳东山,在山间隐潜下来,待二周攻城,公孙将军即可率军绕他后部,断其后路,且出其不意从背后攻敌,吾也借此率军出城,前后夹攻定能一举将二周斩于城下。”

  公孙越道:“此法虽善,而绕之背后,孙将军定要在城上示出开城门,迎战的假像,吸引注意。否则,我军一旦被发觉,贼军定在我未稳之时,便回军与我军对杀,恐我计难以得逞。”

  袁术思量一下,道:“公孙将军所言及是,孙破虏待贼军过来,定要摆开架式,以引眼目。公孙将军绕贼军之后,定要暗使移军,不被发觉,二者相配,双管齐下,方能使贼军中计。”

  孙坚点头道:“善,我正有此意,我等共同努力,共破此敌。”

  计已定,即日,公孙越率军出鲁阳城,潜入东山。刚下到旁晚,果不出孙坚所料,周喁、周昂得到袁绍大量补兵,率大军又来攻城,这次气势更汹,竟凭众多,将鲁阳城团团围住,且派人在城前挑战。

  孙坚佯装欲出城与之一战,竟开城门,孙坚凭借勇猛,率数壮士,大杀一番,又收兵回城,就是此举,吸引二周兄弟的注意力。他们以认孙坚胆怯,不敢再出城之较量,就在城前骂阵。

  周喁见孙坚骂阵不出,就发起了强力的攻势。战火燃起,鲁阳城上守军射箭、投石,周喁周昂军终难攻入城内。

  就在这战斗正当激烈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声道:“不好啦!有援军从后袭来!”

  周喁、周昂听到喊叫声回首一瞧,果有一支人马从他们背后击杀而来。

  周昂道:“这又是那来的援兵?难道袁术派来的?”

  周喁道:“这是吾辈弟二次犯错了,快率兵后撤!”

  他们正处于惊慌失措之时,只见城门打开,孙坚率出城中将士杀出城内。

  原来公孙越按约定,趁着二周兄弟围攻鲁阳之机,已从东山秘密绕到二周兄弟之后。公孙越首当其中,杀入二周兄弟军。

  一阵混战,周喁、周昂抵挡不住前后围攻,死伤十有八九,二周兄弟军大败,情急之下,只得分散突围,周喁、周昂只带着小部分残余北遁而去。

  孙坚乘胜追击,收复失地,遂将袁绍的势力驱出豫州,及及可危之鲁阳城不再有险。然遗憾的是公孙越在此次战中,身中流矢,不幸毙命。

  袁术思索公孙越既为袁绍军所杀,乃发公孙越丧回公孙瓒,并从中怂恿公孙瓒就近图袁绍。袁术于是就发书于公孙瓒,陈述公孙越死因。之后袁术就留在鲁阳,并将鲁阳留作自己治所。

  公孙瓒得袁术书后,愤愤道:“我弟公孙越死,祸由袁绍。且袁绍赖我得冀州,未闻割地相酬,今反害死我弟,此仇不报,枉为丈夫!”当下出屯磐河,为攻袁绍计。

  袁绍未免心虚,尚想与公孙瓒释怨,特将渤海太守印绶,授公孙瓒从弟公孙范,遣令赴任。

  公孙范抵郡后,反率渤海兵助公孙瓒,与公孙瓒破灭黄巾余兵,夺取甲仗资粮,不可胜计。

  公孙瓒势力威震河北,遂决计攻袁绍,各州郡不能御公孙瓒,多半服从。

  话说刘备自安喜出走,奔走有年。当河东讨董卓之时,亦思仗义从军,嗣闻各军解散,只得怏怏。

  忽闻公孙瓒威震河北,乃与关羽、张飞走依公孙瓒。公孙瓒与刘备本系同学,自然欢迎,且使为平原相。

  刘备见公孙瓒部下有一少将,身长八尺,相貌堂堂,武力与关羽、张飞相类,遂密与结纳,引为至交。此人为赵云,字子龙,乃是常山郡真定人氏。

  刘备赴平原,邀赵云同行,赵云愿意从同,于是刘备代白公孙瓒前,乞赵云为助,公孙瓒允如所请。当即刘备与关羽、张飞、赵云即一同赴平原去了。

  袁绍闻地处北方的公孙瓒军来攻,郡邑多叛,已存戒心,他又恐公孙瓒约同袁术,南北并举,更不可当,乃遣使至荆州,说通荆州刺史刘表,让他牵制南阳一带的袁术,免得他受到公孙瓒和袁术南北夹攻。

  公孙瓒虽威,进攻袁绍,但与袁绍军相遇于界桥,二军对战,公孙瓒失利。公孙瓒复出兵于龙渎,与袁绍再战,又复失利,乃退还蓟城,不复亲出,后又移至易城。

  孙坚得知袁术外结北方的公孙瓒,而袁绍则外连南方的刘表,兄弟相仇,又见各路军互相倾轧,甚至相攻,痛心疾首,不禁叹道:“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却如此,吾当与谁戮杀贼乎?”

  再说孙坚在外征战之机,吴夫人与孙策、孙权二兄弟就在寿春留住。他们与孙策同年的周瑜相遇,不久,因义气相投,便成莫逆之交。

  周瑜,字公瑾,出于庐江郡舒县之一个官宦世家,他俊美无俦,玉树临风,精通音律,志趣高雅。其父亲周异曾是洛阳令,其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曾官至太尉。孙策、孙权与周瑜相交之初,周家家境比孙家好,周家是淮泗地区之名豪。

  孙坚随右中郎将朱儁作战,数立战功,经朱儁上表,孙坚被朝廷拜为中郎将别部司马,消息传至,吴夫人、孙策和孙权皆荣誉之至,其在他家玩乐的周瑜,听后也分享喜悦。

  周瑜道:“伯父大人立有军功,被朝廷赐封,是汝家之荣耀,吾也为之高兴。可吾视汝家在寿春居住并不宽敞,吾家舒城房屋数间,不如移居舒城,定能使汝家舒畅,不知意下如何?”

  吴夫人道:“此意甚好,不知是否给汝家带来不便?”

  周瑜笑道:“不会不便,我家恰有数间闲置。”

  孙策高兴道:“此事甚佳!”

  于是应周瑜之邀,孙家移居舒城,周瑜让出路南的大宅院,以供孙家居住,且择时登堂拜见孙策之母。登堂拜母,是为时下甚高之礼誉,这喻意着吴夫人将周瑜视为已出,即孙策、孙权与周瑜是为骨肉兄弟。

  在舒城,满十多岁之孙策,身体壮实,他承接其父豪放好动之性,广接好友。期间,他常与周瑜等友相学文史,弹琴奏乐,高谈阔论,谈古论今,抨击时政。

  孙策逐渐长大,孙坚为使他得到磨练,增长才干,常带他随军作战,以受经历。

  孙坚在外南征北战,捷报频传。孙坚先后被封为京官议郎、长沙太守、乌程侯,破虏将军,豫州刺史。一时间,孙家在舒城如日中天。孙策又有交际之能,孙家吸引着一批江淮的能人异士,酌情谋伐大事。

  孙家之荣耀,皆是由孙坚舍命换得,就在孙策他们正为之骄傲之时,却得到一个令人置信的噩耗,这使孙家一下子从山顶跌入谷底。

  事出在孙坚驱走周喁、周昂之后,孙坚率部在鲁阳城附近得到了暂时的休整后。而袁术恐为刘表所袭,致书孙坚,令他进攻荆州,以攻为守。由于袁术助他在豫州清除了袁绍势力,故孙坚不得不依附于袁术。他接到书信,认为袁术所虑确是不无道理,便即日起兵,进攻荆州。

  其实刘表是为明哲保身之人,然天下汹汹,没有进取之心,想保相存自己,实不可能。在各方争雄之时,显得平庸无能。刘表虽与袁绍有盟,从不轻易攻取造次。

  此次刘表见孙坚攻来,就立即遣部将黄祖迎战。

  黄祖率军欲抵挡住孙坚的攻势,但被孙坚杀得大败亏输,只得奔还襄阳,孙坚驱兵大进,竟将襄阳城团团围住。夜幕落下,孙坚令就地扎营,再计攻城。

  刘表知孙坚勇武,硬战决不是孙坚对手,计令夜间遣黄祖等出袭孙坚军营。

  其实孙坚早有防备黄祖等夜间偷袭,已作了准备。见黄祖来袭,孙坚当即先行迎敌,亲斩敌兵百余人。孙坚部将程普、韩当等挥军继进,杀获甚多,并断黄祖等人归路。

  程普,字德谋,右北平土垠人。韩当,字义公。辽西令支人。

  黄祖见回城门路已被阻上,只得引了残骑数百,窜入岘山。

  孙坚恃勇轻进,追驰至山下,见黄祖等人已进山坳,尚不肯住马,猛力赶上,后军尾随不及,只有轻骑数十人,与孙坚同行。

  黄祖已遁匿林间,不可寻得。孙坚又一马当先,独入山间。行在山路,偶发觉前有一片竹林和小树林,他就驰向过去。

  谁知黄祖就隐藏其中,黄祖等人从月光下,见孙坚一人独骑马来,便令骑将吕公等,弯弓射孙坚。

  孙坚已近林旁,竹林树中突忽然飞出多箭。由于事出突然,加至夜间,孙坚没及时察觉,当听到箭声,已来不及搁让,结果被多箭射中,一箭正好射中孙坚头部之要,孙坚忍受不住,不由从马上落下,挣扎了几下,终于一动不动了。

  江东猛虎孙坚竟然死于非命,年止三十七岁。

  此时,紧随他之那数十轻骑,已追赶上来,见孙坚已在地上,鲜血直流,就知不好。

  正欲强行呼醒孙坚,忽从林中飞出众箭,数十人应声倒下,随即从林中杀出数人,将其随从轻骑数十人一一斩杀。

  黄祖等人见孙坚等人皆被尽杀,舁去孙坚尸,下山驰回襄阳。正遇蒯越、蔡瑁等人杀出城外。

  就在孙坚独率轻骑数十人追黄祖入山后,程普、韩当等人正率军寻觅孙坚。不料城中杀出蒯越、蔡瑁等人,来援黄祖,两下争杀一场,互有死伤。

  黄祖下山得到援助,便打开了城门通道,程普、韩当等人因没寻到孙坚,也无心应战,只由得黄祖、蒯越、蔡瑁合兵自去城中。

  程普、韩当等人再至岘山中寻视,这才发现了轻骑兵尸首,独不见有孙坚。料知凶多吉少,只得还营休息。

  未几天明,襄阳城上,已将孙坚首悬出,吓得程普诸人,没法摆布。还是孝廉桓楷,与刘表相识,自愿入城请尸,费了一番唇舌,得将孙坚尸首领回,程普等人亦皆退归。

  这正所谓:乱世英雄互争霸,各显本色尽其能。

  谁知人生本有命,不死疆场定做帝。

  评:袁氏兄弟相构,争夺豫州,围攻鲁阳,迫使孙坚退回解鲁阳之围,并遂驱取除袁绍势力。然袁术恐袁绍同盟刘表相攻,令孙坚攻荆州,刘表使黄祖率军迎战,不料刘表大败,孙坚即围攻襄阳,黄祖夜袭孙坚营,败窜岘山,孙坚独身轻进,以致被暗箭射死。作为一军统帅,而作一时匹夫之勇,结果伤命。故做人做事,宜清楚自己之位,而不能做轻佻离位之事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