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15章 吕布反复终送命 刘备遭攻投曹操
 
却说那纪灵回报袁术,呈上吕布书,袁术阅书大怒,拟亲自攻吕布。还是纪灵力为谏阻,谓吕布只可计取,不可力敌。

然而此时,袁术见到孙策在江东的发展,不由的暗暗吃惊,没想到孙策竟凭千人,来到江东,不但没被刘繇、王郎等吃掉,反而平定了江东。又闻孙策不复他命,更为大愤,便欲兴兵攻孙策。部将纪灵、桥蕤等入帐劝阻,谓宜先取徐州,后伐江东。且与吕布联成姻好,令他除去刘备,方可图吕布。袁术方才忍耐,派使人往说吕布,提及婚议,且谓刘备在小沛城,招军买马,如何不防?

吕布着人探听,果闻刘备集兵万余人,吕布遂率兵往围小沛。

刘备自知难敌,索性带领家小,与关羽、张飞等人,杀出重围,竟奔许都,投依曹操。

吕布见刘备弃城逃走,从而轻之,也没留将居守沛城。

  曹操方礼贤下士,笼络人心。一闻刘备来奔,便即迎入,待若上宾。

刘备具述吕布逼迫情形,曹操慰语道:“吕布本无信义,徒恃勇力。将来当助君擒吕布,尽请纾忧。”刘备起座称谢。

曹操复置酒宴刘备,至晚方罢,送刘备出居客馆。

程昱进言道:“刘备亦一当世英雄,志不在小,今不早图,必为后患。”曹操默然不答。

待程昱退出,适值郭嘉入见,曹操即与述程昱言。郭嘉接口道:“程昱所见未尝不是,但明公提剑起义,为百姓除暴,推诚仗信,招罗豪健,犹恐未逮。今刘备有英名,穷蹙来归,若遽行加害,是使智士各启危疑,别图择主,试问公将与何人共定天下呢?”

曹操喜答道:“卿言正合我心。”

翌日即举刘备为豫州牧,拨兵数千人助备,令至沛城就任,东击吕布。

刘备即日辞行,挈眷引兵,出赴沛城。

  曹操意欲亲出接应,与刘备共灭吕布,忽由南阳传来军报,乃是张济南攻穰城,中箭身死。从子张绣代领遗众,屯兵宛城,用贾诩为谋士,连结刘表,意图犯阙。

曹操顾不上刘备与吕布战,只得亲率兵迎战张绣。

张绣闻曹操督军自至,颇有惧色,即与贾诩商议。贾诩亦谓曹操兵方强,挟主令众,未易抵敌,不如遣使求和。

张绣乃令贾诩至曹操营通款,曹操允从和议。贾诩还报张绣,张绣即亲至曹操营,当面投诚,曹操自无异言,温语遣归。

  曹操得到张绣相投,也无战事。一日曹操挈着长子曹昂,与从子安民,出营游览,遥见一轻车徐徐过来,中坐淡妆妇人,缟衣素袂,飘飘若仙,秀色可餐。

  曹操生平本来好色,弱冠前已娶妻丁氏,纳妾刘氏。嗣见娼家女卞氏有姿,复购作媵姬,大加宠爱,携入洛都。

董卓为乱,曹操避难东行,不及挈回卞氏,洛阳中讹传曹操已死,或劝卞氏另图欢,卞氏不从,誓以死殉。乱事少定,卞氏得出都归曹操,曹操敬爱有加。

  少顷间车行已过,曹操犹用目注送,看她入城自去,才回营中,心下未肯舍割,密使从子安民,探听该妇下落。

  原来是张绣叔母,张济继妻邹氏,曹操喟然叹惜,拟作罢论。偏安民逢迎曹操意,谓张济死已久,寡妇何妨取来,谅张绣亦无可如何。

待至日光垂暮,令安民带着数十骑士,往取该妇。引入后帐,居然就军营中,作了洞房。

  张绣既降曹操,闻得曹操奸占叔母,不由的怒气上冲,便与贾诩密议,谋袭曹操营。

邹氏自觉情虚,只恐为张绣所闻,前来干涉,因此喜中带忧,劝曹操加防。

曹操亦隐有戒心,探得张绣麾下健士,首推胡车儿,特使左右暗地结交,馈赠巨金,叫他乘间刺张绣。不意车儿受金以后,反向张绣报知。

张绣迫不及待,就在夜间号召将士,往攻曹操营。结果曹操大将典韦战死,曹操慌忙逃出营帐。长子曹昂,与从子曹安民,也飞马赶上,保护曹操。途中,曹安民中箭先亡,曹操跃马渡河。曹操渡过清水,方由诸将闻风驰至,护曹操还都。

  军驰回许都,曹操再拟整顿兵马,攻绣复仇。忽闻袁术在寿春僭号,置六宫,设百官,祠南北郊,自称仲氏。曹操不禁微哂道:“此子也配做皇帝么?”

道言未绝,又由军吏呈上一书,当即启视。署名系是大将军冀州牧袁绍,语多傲慢。顿时触动曹操怒,把书藏下,默不一言。

洽荀彧至,曹操便出袁绍书示荀彧,荀彧阅毕,便与曹操语,袁绍有十败,曹操有十胜,曹操闻言喜。

郭嘉又言:“徐州吕布实心腹大患,现乘袁绍与公孙瓒相持,东取吕布。否则我欲攻袁绍,吕布必袭吾。”

荀彧又献计派侍中锺繇连和关中将帅马腾、韩遂,托付西事,定能弭兵,使可免西顾忧。曹操从之,当令锺繇持节出督关中,马腾、韩遂俱遣子入侍,誓无贰心。曹操得安心东略,拟出兵先攻吕布。

  却说吕布先是答应袁术连姻,后又经陈珪劝阻反悔,追回嫁女。曹操怕吕布与袁术结亲,特使奉车都尉王则,赍奉诏书,往拜吕布为左将军,且令他与孙策、陈瑀共伐袁术,吕布欣然拜受,且扣袁术史韩胤讨好曹操,致被处斩。袁术怒而攻吕布,但袁术军败耗。

  再说刘备复来沛城,当然受民迎入。自刘备与吕布失和后,互生嫌怨,彼此相图。吕布在徐州,使人诣河内买马,运至中途,被刘备略去。

吕布当然动愤,立遣部将高顺、张辽等,率兵攻沛,刘备自恐不支,因向许都求救。曹操当下遣夏侯惇领兵数千,往援沛城。

  夏侯惇行至沛城,尚未安营,不防高顺部下,有锐骑七百余人,叫做陷阵军,所向无前,乘隙攻夏侯惇。

夏侯惇慌忙接战,不到数合,已被高顺踏破行阵,部兵四散,急得夏侯惇脚忙手乱。正拟拍马返奔,左目上突然中箭,鲜血直流,一时忍痛不住,险些儿堕落马下,幸亏亲兵拥护出险,始得逃生。

  那高顺既击走夏侯惇,又还攻沛城,适值刘备带着关羽、张飞出城,接应夏侯惇。

谁知夏侯惇已败退,正与高顺相遇,只好迎战,偏张辽袭刘备背后,竟将关羽、张飞二人冲散,单剩得刘备一军,寥寥无几,如何支持?且前后俱无去路,不得已骤马斜奔,窜往梁地。

沛城里面只有孙乾、糜竺等,几个文人,哪里还能固守?眼见得全城被陷,署舍一空,好好两位甘、糜二夫人,束手遭囚,由高顺派兵监押,送往徐州去了。

  刘备奔至粱地,仓皇穷蹙,几无所归。忽见前面来了无数人马,张着曹字旗号,飘飘前来。

刘备暗想道:“莫非曹操自来救我吗?”及军已行近,走马过问,果由曹操亲来讨吕布。

刘备即自述姓名,叫曹兵引往见曹操。曹操与刘备相晤,便亲握刘备手道:“孤督兵来迟,致令玄德受惊,幸勿见怪!”

刘备拜谢盛情,且言败状。曹操复说道:“我接夏侯惇败报,方知吕布势盛,沛城难免失守,所以督兵亲来。但吕布是一无谋匹夫,必为我败,玄德放心,看我指日擒吕布。”说着,遂与刘备并辔齐进,直指彭城。

  既至彭城,守将侯谐,不顾好歹,竟敢开城出战,约经数战,竟将侯谐活捉。彭城无主,自然被陷。再引军进攻下邳。吕布亲出交锋,战辄失利,乃回保城中,不敢再出。曹操军四面设栅,昼夜围攻。关羽、张飞,也收合残兵,来会刘备,与曹操军并力攻城。

  吕布登城督守,俯视曹操兵如蚁,不免惊心。可巧有一箭飞上,箭镞中贯着一书,由军吏取视吕布。吕布拆开细阅,系是曹操劝己投降,不失侯封。

吕布执书下城,商诸陈宫,意欲出降。陈宫前已叛曹操,如吕布降曹操,那他将如何处存?出于私心,极力劝阻,且为吕布定策道:“曹操军远来,势难久持,将军可率步骑出屯城外,宫率余众闭守城内,曹操若攻将军,宫即出攻操背。若转来攻城,将军即引兵回救,互相呼应,作为犄角,不出旬日,曹操兵粮尽,自然退去。那时好并力追击,无虑不胜了!”

高顺亦接说道:“公台所言甚善!(宫字公台)。将军出屯,非但可作为犄角,并可截曹操粮道。曹操若乏粮,不走何待?”说得吕布易惧为喜,即令高顺助陈宫守城,自己收拾戎装,即拟出城立营。

  到了晚间,吕布入语妻妾,妻严氏劝阻道:“陈宫与高顺素不相和,若将军一出,两人岂肯同心守城?倘有差失,将军如何自立?今将军孤军远出,一旦有变,妾岂得复为将军妻么?”

吕布听了妻言,又觉沈吟。严氏复流泪道:“妾前在长安,已为将军所弃,亏得庞舒匿护妾身,才幸与将军再聚。不料今日又欲弃妾,妾始终难免一死,尽听将军自便,毋以妾为念!”

不知貂蝉是否也在其中劝吕布?吕布听到妻妾皆有如此之说,他怎忍割舍爱,只好用言温存,决不他去。且使属吏许汜、王楷,缒城夜出,悄悄的混过敌垒,至袁术处乞援。

  许汜、王楷来到袁术处,说明来意后,袁术怒问道:“吕布不与我女,反将我使人致死,理当失败。我且欲向他问罪,他还想我往救么?”

许汜、王楷齐声道:“这为曹操反间计所误,今已知悔,故向明上求援!(袁术已僭号,故呼为明上)。明上若不援吕布,与自败何异?吕布为操所破,明上恐亦不免了!”

袁术面色渐平,乃与语道:“吕布既自知前误,可送女前来,我当遣兵救他便了!”许汜、王楷不便再言,只好返报吕布。

  吕布情急无奈,不得不将女遣嫁。但城外满布敌兵,如何送去?想了又想,得了一计,俟至夜半,用绵缠住女身,背负上马,提戟出城。

好一送亲方法,但严氏先不肯令吕布出城,后不知何故漫许?吕布才行数十步,已被曹操军察觉,上前截住。

吕布挺戟当先,后面又有张辽等将,跟杀上去,倒也冲破了好几重。怎奈曹操军变计,不用兵刃接斗,但用弓矢攒射,飞矢雨集,无缝可钻。吕布虽多力,究竟没有避箭方法,且恐爱女中箭,无益有损,没奈何退入城中。

  吕布求援不成,只得振作精神,与陈宫等拚死拒守。

约莫过了月余,曹操攻城不下,郭嘉献计决沂泗两河,灌入城中。曹操然之,令将士决水灌城,不到一日,城内外变作水乡,滔滔不绝,曹操军尽徙居高阜,坐待内变。

吕布日夕守城,幸尚不致疏忽,至城被水淹,禁不住惶急起来。登城四望,遍地汪洋,当然愁眉双锁,露出惧容。

曹操军在高阜瞧着,且笑且呼道:“吕布何不速降!”

吕布答语道:“卿曹幸毋困我,我便当自首明公。”

陈宫在侧,独怒目视吕布道:“逆贼曹操,怎得称为明公?今若出降,如卵投石,尚能自全么?”吕布无奈下城,与妻妾饮酒解闷。

  过了翌晨,揽镜自照,形容已消瘦许多,不由的失惊道:“我瘦损至此,想是为酒所误,此后应严禁为是。”遂下令城中,不得酿酒。

  会有部将侯成,失去名马数匹,连忙查究,幸得取回,诸将向侯成道贺,各馈酒肉。侯成恐有违军令,先将酒肉分献与吕布。

吕布大怒道:“我方禁酒,汝等偏酿酒入献,藐我太甚!无非欲谋我不成?”

一面说,一面令将侯成处斩。还是他将宋宪、魏续等,代为跪求,方许贷死,尚命杖责数十下。

侯成惭愤交并,潜与宋宪、魏续密谋,待至夜间,竟率众为乱,突把陈宫、高顺拘住,开城出降。

吕布闻变,慌忙趋登白门楼。待至天色熹微,楼下已遍集曹操军;剑戟声与哗噪声,杂作一团。

吕布自觉势穷,见左右尚有数人,便顾语道:“汝等从我无益,不如取我首级,往献曹操,尚可邀功。”左右不忍杀吕布,却劝吕布下楼降操,或可保全身家。吕布急得没法,依议下楼。

  曹操军见了,都七手八脚,来捉吕布。吕布已经求降,不便动手,只好由他绑缚,军士尚恐吕布力大,格外缚紧,牵送至曹操座前。

曹操已引军入城,泄去水势,升帐高坐,诸将侍立两旁,吕布被军士牵入,望见曹操,便大呼道:“布被缚太急,请赐从宽。”

曹操笑语道:“缚虎不得不急。”

吕布复道:“明公所患,当莫如吕布。吕布今已心服了,天下不足忧,公为大将,布为公副,何事不能成功哩!”

曹操素知吕布勇,意欲收用,免不得心下踌躇。凑巧刘备进来,即欠身延坐。

吕布复顾刘备道:“玄德公!汝为座上客,布为阶下囚,何不代布一言,从宽发落?”刘备闻言微笑。

曹操语刘备道:“公意如何?”

刘备且笑且答道:“公不见丁原、董卓事么?”曹操不禁点首。

吕布戟手指刘备道:“大耳儿最无信义,令人可恨!”

  忽有一人入呼道:“要死就死!何必多言?”吕布见是高顺,徒呼负负。

原来高顺屡次谏吕布,吕布不肯听,因此及难。曹操亦知高顺忠勇,劝高顺投降。高顺复大呼道:“宁死不降!”

吕布又见高顺左右,站着宋宪、魏续两人,复指语曹操道:“布待诸将不薄,若辈叛布负德,明公何不加诛?”

曹操驳说道:“闻君听妻妾言,违诸将计,怎得称为不薄呢?”吕布默然不答。悔已迟了。曹操即命将吕布、高顺牵出,一同缢死,然后枭首。

  及陈宫推至,曹操与语道:“公台!卿尝自谓智计有余,今果如何?”

陈宫叹恨道:“吕布不从宫言,所以致此。若肯从我计,何至成擒!”

曹操又说道:“今日当如何处置?”

陈宫大声道:“为臣不忠,为子不孝,应该受死!”

曹操又道:“卿不惜死,可记得老母否?”

陈宫慨然道:“宫闻以孝治天下,不害他人父母;宫母存亡,听诸公命。”

曹操又问陈宫妻子如何?陈宫复答道:“圣王施仁,罪不及孥,妻子存否,亦惟公命?”说罢,即欲趋出。

曹操问陈宫何往?陈宫毅然道:“出去就死,尚有何言?”曹操不禁起座,流涕相送。

  至陈宫受戮后,曹操使人抚恤陈宫母妻子,不使失所。就是吕布妻小,亦载回许都,免令连坐。吕布将张辽、臧霸皆降,前尚书令陈纪子群,在吕布军中,亦为曹操所录用;还有吴敦、尹礼、孙观等,并命臧霸招致,各授官职,令守青、徐沿海诸境。

刘备妻妾甘、糜二夫人,幸尚无恙,复得重会,悲喜兼并。独曹操邀刘备回许,只留将军车胄,居守徐州,权任刺史,加封陈登为伏波将军,仍守广陵。自与刘备率军西归,饮至犒赏。

  这正是:曹操好色险丧命,刘备颠簸命旦夕。

  吕布被擒欲求生,刘备一语送黄泉。

  评:吕布缺乏主见,终不能独立成事,反攻刘备,刘备迫不得已投依曹操。曹操视刘备为上客,以示天下英雄。张绣来投曹操本是好事,可惜曹操好色成性,激起张绣反叛,败回许都。曹操攻破吕布并斩之。不由想起,“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真真的利益。”这一至理名言,在那纷乱时代表现得淋漓尽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