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24章 江夏复攻权母危 名将来投黄祖斩
 
前章所叙,曹操想乘袁谭、袁尚兄弟相攻之机南击刘表,又因袁谭求救于曹操出兵,曹操心道,方从北来,南事未成,是否相援,动摇不定。而荀攸、郭嘉则有意北助袁谭,借此机平定北方,曹操不再徘徊,复回师河北。

  孙权复平山越,江东渐安。孙权欲乘曹操平定北方之机,复攻荆州,剿除黄祖。

  黄祖自上次败破,收了残兵败将,重整旗鼓。他知孙权定会再次来攻,于是接受上次教训,早作了准备。因此这次孙权率大军西进,受到黄祖军的顽强抵抗,大军推进缓慢。

  在猛攻江夏中,经双方反复较量,二军终于处于相持阶段。孙权正愁如何攻破黄祖之时,黄祖名将甘宁,突然背黄祖来投,这不但为孙权破黄祖有了新希望,而且使黄祖军的军心不稳。

  甘宁表字兴霸,巴郡临江人,据说是秦相甘茂之后。少时,好游侠,拥有恶名。后自逐醒悟,欲想有所作为。于是率兄弟先投刘表,刘表嫌他恶名,一直不予重用。甘宁心存疑怨,为求发展。他又投到黄祖帐下,那知黄祖仍也是没用。

  为得到黄祖重用,在上次黄祖在与孙权之战中,甘宁表现非常顽强。就在黄祖最险之时,甘宁知难而进,射杀江东名将凌操,救回黄祖。

  甘宁指望这次立有大功,理应受到奖赏和重用,可没想到仍没得到黄祖应有的重视,冷落如故,这使甘宁再次绝望。

  黄祖是一莽夫,心胸狭窄,不但不用甘宁,而且惟恐甘宁智勇双全,将超越于他,心存嫉妒,每时惶惶不安,于是企图瓦解并减少甘宁的部曲。这使甘宁忍无可忍,欲就此离去,但又恐黄祖不为放过。

  甘宁只得将心中的苦闷道给好友、黄祖属下都督将苏飞听,苏飞也为之不平,欲替成全。

而数日后,苏飞对甘宁道:“吾荐汝数次,主始终不用。日明逾迈,人生几何,汝宜自远图,或许能遇知已。”

  甘宁叹道:“吾虽有其志,未知怎能离去。”

  苏飞心知甘宁所向,就道:“吾再荐汝为邾县长,如成,汝到邾县,相机行事,如何?”

  甘宁道:“善!”

  于是苏飞向黄祖再次举荐甘宁为邾县长,黄祖不知企图,认为甘宁勇猛,射杀江东名将凌操,已与江东接下仇怨,邾县与江东接壤,去邾县任长,恰与仇敌对抗,这不仅能自强他的边陲,而且也可让甘宁与江东争斗中,自耗部曲,应是一举二得之事,正合他的心意,于是黄祖也就同意了。

  甘宁得到黄祖同意,率部来到了邾县,脱离了黄祖的直接控制。邾县临近江东,远离黄祖,这就为甘宁投奔江东提供了条件。

  甘宁至邾县后,为壮大自己实力,在当地招了数百人,以扩自己部曲,打算率部投奔孙权。但他一想,前时为救黄祖,射杀江东名将凌操,只恐求荣反辱,故先行通报,探得凶吉。

  于是,他主动与江东将吕蒙取得联系,自述心仪,欲投江东,又怕江东恨他射杀名将,不恐放过。吕蒙仔细问甘宁是否真心,甘宁道出苦水,吕蒙这才知甘宁之诚,即与周瑜商定后,向甘宁承诺,使他放心,决无他害。

  甘宁得到吕蒙力保,欣然率部投江东。

  孙权正为一时难寻破敌之计而恼,忽闻到有黄祖将甘宁来降,喜出望外。当即由周瑜、吕蒙引入,孙权不加异待,同于旧臣。引荐后,由于军务,周瑜和吕蒙随后皆退下,独张昭留在一侧顷听。

  孙权见了甘宁,便开门见山,谈及江夏情形,甘宁进策道:“今汉祚日微,曹操擅权,必为篡窃。荆地山陵开便,江川流通,是中国之西,必为曹操所必争。吾已观刘表,素无远虑,诸子又劣,非能承业传基者,万难保守荆地,将军若不早图,恐操将捷足先得了!黄祖年已昏耄,财谷并乏,左右欺弄,专务于货利,侵求吏士,吏士心怨。前时败于将军,舟船战具,顿废不修,怠于耕农,有船无兵,有兵无律,今请将军先攻黄祖,必能破灭。黄祖既破灭,鼓行西进,楚关一下,巴蜀亦可规取也!”

甘宁之策与鲁肃相近,且远于鲁肃,将手伸入巴蜀之地,能与曹操直接抗衡,可谓是南北对峙之策。孙权听后,大喜道:“善!拿酒来!”

  随即酒菜俱至,孙权召张昭同席,张昭不入,立与一傍,他刚听甘宁之言,引出激烈反对,他认为现不宜远征,应先安内,便道:“江东形势不容乐观,民心不稳。大军远征,恐必致乱。”

  而甘宁则立即一一反驳,阐述道理,且贬张昭不思进取,而张昭则针锋相对,就用汉相萧何为例,与甘宁相争,甘宁怒对张昭道:“国家(孙权)以萧何之任付君,而君却墨守成规,以坚守职责,忧患国运为由,素无大志,还要仰慕古人么?”此话一出,张昭几乎无言相对。

  孙权听了二人之争,自觉甘宁有理,立刻明确立场,他向甘宁举杯敬酒道:“兴霸,今年行讨黄祖,尤如此杯酒,决以付汝!汝只管放心大胆去做,只要能攻破黄祖,就是你的大功,何必在乎张长史的话呢?”

  甘宁听后,心里甚爽。张昭听后,不再有言,只得怏怏退出。

  孙权便与甘宁边饮边言,谈笑甚欢。孙权心中徐徐涌出一张宏伟蓝图:先击黄祖,再得取巴蜀,与曹操争霸天下。

  少年都尉凌统,因父凌操从征江夏,为黄祖部将甘宁射死,志在复仇,自请冲锋效力,克期出发。

  适闻杀父仇人甘宁已来江东,正与孙权交谈,就独自来到孙权处,冲进抽剑,欲杀甘宁,为父报仇。

  孙权见之,立刻起身拦住,且出言劝解道:“兴霸射死卿父,彼时各为其主,不得已而为之。今日相聚,只好不念旧仇,愿卿息怒!”

  凌统鉴于孙权劝解,只得叩头大哭道:“父仇不共戴天,统岂可与仇人共天?”

  凌统此言,说得孙权也为欷歔,孙权只得好言再相劝尉。

  张昭闻凌统进入,就知凌统定会闹事,也趋入,正遇孙权劝尉凌统,凌统仍泪流满面,便强拉凌统退去。

  甘宁来自黄祖军中,对黄祖军事了如指掌,孙权在甘宁的相助下,破黄祖之计立刻形成,大军再攻江夏。

  建安十二年(207年),孙权在吴郡,准备讨伐黄祖,骑都尉太史令吴范说:“今天讨伐无大利,不如明年出兵,明年戊子,荆州刘表也身死国亡。”

孙权不听,而发兵征讨黄祖。

  黄祖得知甘宁弃他投奔孙权,心存后悔听从苏飞建议,遣甘宁出任邾县长。欲想责罚苏飞,但二军相争,正是用人之机,只得暂先放下。

  正当孙权大军攻其城,虏其民,顺利推进之时,后方突传来孙权母病危。

  孙权闻之,思母多年不辞辛劳,且在关键时机,断定决策,如临危不能相见,确是憾事。

孙权为对母尽孝,只得暂罢置攻伐之计,速速返回,果然应了骑都尉太史令吴范所预。

  孙权母吴太夫人,自三子孙翊死于非命,积哀成疾,奄忽一两年,终至不起,弥留之中,召见张昭等,托付后事,叮嘱道:“仲谋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公瑾……”还没见得孙权归来,就悠然而逝。

  孙权急速赶回,只是欲见母最后一面,不料仍未能如愿。

  孙权见到母时,母已去。其面容从容苍白,微含慈笑。孙权见之,一股悲痛之流涌上心头,眼泪突出,大声叫喊道:“娘!娘!娘!权儿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权儿!”

  孙权母已逝,怎能再睁眼睛?孙权悲痛欲绝,跪在母亲床前,嚎声大哭。张昭等人见此,好声劝慰,孙权不听,仍哭泣不止,张昭独对孙权道:“人固有一死,主公身为江东之主,诸多大事尚待要做,不宜过分悲哀。”

  孙权作江东之主,这才觉得有些失态,便拂去满面泪水,对张昭等人问道:“母亲去时有何遗嘱?”

张昭等人就将吴太夫人临终遗嘱一一道出。

  孙权母吴太夫人才貌双全,性格果敢坚毅,富有才智谋略。在丈夫孙坚早逝之后,不但将幼儿女一手拉大成人,而且先后辅佐两子治理江东,尤其孙权少年统业,吴太夫人助治军国,甚有补益,她的去世,无疑是江东一大损失。

  孙权依礼丧葬母亲,与父孙坚合墓。此后,孙权每每想起母亲一生,总觉不易。孙权为了却思母之心,特令为母建北寺塔,以作记念。

  守制逾年,孙权并没以国丧不举兵为训,复议往伐黄祖。

  黄祖自知与孙权二战失利,又知甘宁投奔江东,带去军情,对自甚是不利,于是决定调整战术。

  经与江东二次开战,黄祖也知水军弱于对方,如仍在长江上再行水战,难于取胜,便把防务的重点放在陆地上。

  黄祖深知孙权来攻仍以水战为主,江夏郡治西陵,西陵城墙矮小,又远离长江,一旦孙权军从长江登陆,长驱直入,来攻西陵,败势将显,这非常不利陆地防御,于是黄祖就将防御之地前移至沔口。

  沔口南临长江,傍依沔水,地势高竣,易守难攻。黄祖经多日筑建,便在沔口加固城墙,广筑战垒,且在沔水与长江交口之处,建造二只蒙艟大舰船。

蒙艟舰船船身异常高大,四周用厚木制成装甲,装甲板开有射箭孔,舰船可纳千人,弓箭手可能轮流发射强弩。并用生牛皮包裹蒙艟大舰船,将其置于水中要口,用粗大的棕绳捆上大石头,沉入水底,以固定船身,以它来阻江东水军从沔水城西登陆,这真可谓水上保垒。

  经探,孙权悉知黄祖防守,面对黄祖固若金汤之御,孙权接受甘宁建议,定得攻略计策。

孙权令西征军分前后二部,前部军由周瑜为都督,统领一万人,先锋由擅长水战的凌统和董袭组成。首先突破沔水,在沔口城西登陆,发起佯攻,吸引守军的注意力。后一部分一万五千人由孙权亲自率领,先锋由吕蒙担任,乘守军注意力集中在城西之机,从城东破沔口,一切布置妥当。

第二年(208年),孙权出兵再攻黄祖,孙权一声令下,周瑜当即率水军直奔沔水,由西接近沔口。但遇两大艨艟,挡住要隘,鼓声一响,艨艟中千弩齐发,箭如雨集。

  周瑜军不得前行,正在犹豫之机,先锋董袭、凌统,分募敢死士各百人,身披二副铠甲,乘坐大舸,突入蒙艟之间。

  董袭借机抽刀砍断了艨艟的二根艨艟之棕绳,艨艟失去了固定,自然横漂水面上,随流散去,江东军这才得以前进。

  黄祖见艨艟棕绳被砍,艨艟随水流漂离要隘,失去了水上堡垒之用,忙令都督陈就,带领水军,鼓棹迎战。

黄祖水军那是江东水军对手,凌统率着几个勇士,首当其冲,出动轻舟,领跑最前,斩杀了黄祖部将张硕,生擒大批俘虏,且还夺回几条船只。随后黄祖军遭遇江东大批水军,一阵驱杀,黄祖军大败,剩得少数残余只得退回沔口城内。

  江东军很快在沔口城西登陆,列队布阵,时夕阳西下,周瑜即向孙权发出登陆信号,便率军就向沔口城西发起猛攻。

  黄祖得知水军战败退回城中,又见城西鼓角震地,旗子蔽天,就知江东军已在城西登陆。随即就见到江东军蜂拥而至,猛攻城西,黄祖就知城西吃紧,连忙调集城内守军至西门御敌。

  孙权知周瑜率军登陆西攻,按定计策,并料知城东守军应是不多,当即令先锋吕蒙,趁着朦胧夜色,各率二千敢死士悄悄接近沔口东门,搭起支梯,登上城墙。一阵驱杀,江东军占领东城门,引军入城。守将急忙再度率军抵挡,结果皆被江东军斩杀。

  黄祖坐镇城西,见东门火起,杀声震天,料知城东失守,沔口难以再有,就令部将陈就守城。自带妻儿及随从来到北门,开门径向北遁。

  黄祖刚走,吕蒙率军就杀了过来,见陈就还在抵抗,就斩下陈就的首级,悬挂示众,守将见此,纷纷弃械投降,沔口被破。

此时,孙权行至寻阳时,吴范观看天象,于是上船祝贺,催促军队赶快挺进,军队一到就大败黄祖,黄祖趁黑夜逃走。

孙权担心抓不住他,吴范说:“他逃不远,一定能生擒住他。”

  吕蒙寻找黄祖未得,从降卒口中得知,黄祖已北遁襄阳。吕蒙率二百轻骑紧追黄祖,黎明时分,吕蒙终在安陆(湖北云梦县)追及黄祖,部属冯则一冲而上,将黄祖之颅斫下,取首报功。

  沔口被下,吴军乘胜前进,进攻西陵城,祖将苏飞,开城出战,一番激战,为江东军所擒。

孙权大获全胜,得到江夏数万人,收纳降卒近万,实力更加提升。

  但鉴于黄祖被杀,父仇已报,且江东境内山越复乱,孙权不得不放弃继续再攻之计。江夏被攻破后,孙权任命周瑜为江夏太守,治所为武昌(湖北鄂城),驻守西边陲。

而刘表再任命长子刘琦接替黄祖为新任江夏太守,治所在夏口。一江夏呈现出二位太守,只是各为其主。

刘表终在这年去世,荆州也被吴、蜀瓜分。

  山越与往常一样,听闻孙权大军西出,又复叛乱。孙权率大军欲回江东,平定山越。又闻山越听闻大军将回,复遁山中,山越之乱暂时无忧。

  为庆西战胜利,孙权大庆宴会,犒劳将士。

在宴席上,孙权举杯对董袭道:“今日庆会,有卿断绳之功,如无此举,艨艟难破。”随即嘉奖董袭。

  又有吕蒙斩杀黄祖部将陈就,且追至黄祖,使之灭亡,孙权使吕蒙升为横野中郎将,赐钱千万。

  凌统先前酒后杀死同部督陈勤,犯杀人罪,大破保屯山贼以后,自拘于军正(军中执法)。孙权使凌统以功赎罪,西战中凌统立功,但因他属于戴罪之身,不宜大封赏,只赐号承烈都尉,以示他继承并完成父亲凌操之愿。

  甘宁拿出了攻黄祖的方略,但鉴于他曾是黄祖的部下,其黄祖军中有不少人是他的朋友,更是凌统父曾死于他的箭下,与凌统很难配合,因此甘宁不便参予征战。但孙权没忘甘宁之功,不仅授兵予他,而且还给了很大的脸面。

  事出孙权函盛黄祖首,拟归祭父孙坚墓前。尚有另一函制,就将盛苏飞首级。

  苏飞闻讯,急向甘宁求救,甘宁传语道:“彼若不言,我还不知,我现怎能忘记过去?”意欲尽力救他。

  犒劳酒会,孙权一一宣布奖赏,众皆坐于席中聆听,甘宁也在孙权左侧。奖赏应轮至甘宁,孙权对甘宁道:“今能克黄祖,多亏兴霸方略,应当奖赏。”

  甘宁道:“主公不用奖赏,甘宁有一事相求!”

  孙权道:“有何事相求?”

  甘宁立即下席泣拜道:“宁若不得苏飞,早死沟壑,怎能效命麾下?今苏飞罪当夷戮,乞将军开恩一线,为宁赦苏飞!”

  孙权动见甘宁以德报德,愧有义士之风采,从容道:“今为卿赦苏飞,苏飞若逃去,卿肯受责否?”

  甘宁答道:“苏飞承蒙赦,感恩不浅,岂肯逃去?如真逃去,宁头当代入函中!”

  孙权见甘宁如此代苏飞保证,乃命将苏飞释出槛车,且召令与宴。

  苏飞入谢孙权恩,正欲随甘宁就坐,忽席间有一人跃起,拔剑出鞘,竟刺甘宁,甘宁慌忙趋避,连苏飞亦窜一隅,诸将忙起座拦住。

  孙权亦起身惊视,仗剑的,并非别人,又是凌统,诸将拦下凌统,孙权再言相劝。随令甘宁领兵五千,带着苏飞,出屯当口。甘宁拜谢自去,席亦遽撤。孙权未免扫兴,掳得男女万余口,班师径回。

  这正是:忠孝二全仍贤人,恩仇分明是义士。

  各为其主是借口,权报父仇统不能。

  评:孙权二次西征黄祖,功败垂成。甘宁来投,献其方略,终杀黄祖,方报父仇。而络统欲报父仇,却受孙权等人阻止。孙权则以各为其主为由劝之,其理欠缺,全是为了一己之利。黄祖杀孙坚,岂不也是各为其主?报仇之事,不是人人皆可为之,其主要是报仇人之能力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