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31章 刘备得蜀复纳妻 曹操攻吴加九锡
 
原来马超自为曹操所败,西奔凉州,杨阜早料,马超略夺陇上诸郡,又复进攻冀州。

  冀州刺史韦康,忙遣别驾阎温,告急长安。不料阎温出水关,被马超擒斩,急得韦康没法,只得请降。杨阜哭谏不从,竟开门迎马超,马超却将韦康杀死,独用杨阜为参军,自称征西将军,领并州牧,督凉州军事。

  长安屯将夏侯渊,闻信驰救,反为马超所杀败,只好退还。

  会杨阜遇妻丧,乞假归葬,路过历城,得见抚夷将军姜叙,姜叙与杨阜为中表弟兄,当然延入。

  杨阜面有戚容,姜叙还道他是悼亡心切,不便多问。及进谒姜叙母,索性泪下不止,姜叙忍不住诘问道:“妻殁不妨续娶,何必过哀?”

  杨阜摇首道:“何从为此?”

  姜叙复问何因,杨阜凄然道:“守城不能完,主亡不能死,恨无面目再见尊亲。但阜无权无勇,不能力讨马超贼,独怪兄拥兵历城,忍心坐视,咎亦难辞,《春秋》书赵盾弑君,便是此意。”

  姜叙慨叹道:“我非不欲讨马超,实恐马超勇悍过人,急切难图。”

  杨阜又说道:“马超强暴无义,非真难除。”

  姜叙母闻之,斥责姜叙应讨马超。姜叙乃与校尉赵昂、尹奉等,合谋讨马超。又由杨阜致书冀城,潜结军吏梁宽、赵衢,使为内应,安排已定。

  惟赵昂有子名赵丹,在马超麾下,赵昂引为己忧,归语妻室,妻也厉声斥责赵昂应弃子攻马超。赵昂意乃决,遂据住祁山,与姜叙、杨阜,同声讨马超。

  姜叙、杨阜两人,进兵历城。马超听赵衢诡议,亲出拒战,留赵衢与梁宽守城。及与姜叙、杨阜交锋,不能得利,引兵退归。

  哪知城门紧闭,连呼不应,但掷出头颅数枚,马超不瞧犹可,瞧了一遍,原来是娇妻爱子的首级。当下越悲越怒,恨不把城池踏破。可奈姜叙、杨阜及赵昂等,两面杀到,只好回头就走。

赵昂子赵丹,由马超带着,就将他一刀两段。复悄悄的掩袭历城,竟得冲入,搜获姜叙老母,用刀搁颈,逼令召姜叙回来,遭姜叙母大骂,刀一动,叙母头已落地。

  杨阜闻历城失守,忙引兵还援,与马超交战城下,拚死力斗,身中五创,尚不肯退。嗣由姜叙赵昂等,一齐杀到,方将马超众杀败。

  马超乃南走汉中,投依张鲁。张鲁令马超为都讲祭酒,马超从张鲁乞师,往围祁山。

  姜叙等又向夏侯渊告急,夏侯渊使偏将张郃,率五千军先行,自督万人继进,击走马超军。复移兵长离,大破韩遂残众,然后还师。

  马超败回汉中,张鲁以为马超无能为,礼貌濅衰。张鲁将杨伯等,更欲害马超,马超当然愤悒。适刘璋失去雒城,急不暇择,反使人向张鲁求救。

  张鲁与刘璋本系世仇,怎肯赴急?偏马超欲乘此图功,愿去取蜀。张鲁乐得遣马超一行,阳助刘璋,阴图刘璋。

  马超有部将二人,一系从弟马岱,一系南安人庞德,并皆勇敢。庞德适遇疾,不能从军,留居汉中养疴。马超只偕马岱西进,由张鲁拨兵数千,给令同行。

  马超到了武都,正值李恢奉刘备命,前来招降。李恢本来善辩,再加马超乞得此差,原为避祸起见,一经李恢巧言说合,自然语语投机,当下随李恢同进,直指成都。

  刘备已自雒城进发,先至成都城下,既得马超来降消息,便欣然说道:“我定可得益州了!”乃潜分兵数千,使会马超军,嘱令屯驻城北,交逼刘璋。

  刘璋还道马超来援,登城俯问,哪知马超扬鞭仰指,口口声声,叫刘璋出降刘豫州,吓得璋面色如土,几乎跌倒。

  经左右扶刘璋下城,刘璋长叹道:“不听忠言,悔无及了!”

  会由刘备遣从事简雍,入劝刘璋降。刘璋城中尚有兵士三万人,谷帛足支一年,吏民多欲死战。

  刘璋流涕道:“我父子在州二十余年,并无恩德加及百姓,百姓为璋攻战数年,已害得膏血涂野,璋何忍再令死斗,使无孑遗?不如出降为民罢了。”说得群下都为流泪。

  刘璋无可奈何,只得与简雍并舆出城,径诣刘备营。

  刘备开门迎刘璋,面加抚慰,复偕刘璋入城安民,所有刘璋私储财物,一并检还,令佩振威将军印绶,徙居公安。

  刘备大开筵宴,遍飨士卒,取库中金银,分赏将吏,多寡有差。

刘备自领益州牧,进诸葛亮为军师将军,黄忠为讨虏将军,魏延为牙门将军,糜竺为安汉将军,简雍为昭德将军,孙乾为秉忠将军,伊籍为左将军从事中郎,马超为平西将军,法正为蜀郡太守,兼扬武将军。

旧益州太守董和,得掌军中郎将,并署左将军府事,旧广汉长黄权得为偏将军。尚有严颜、吴懿、费观、李严、秦宓、许靖、费诗、孟达、彭褵等一班降官,约数十人,并皆录用。

  独零陵人刘巴,夙负才名,曾由刘备具书招致,刘巴不背从,反自交趾入蜀,奔依刘璋。及刘璋迎刘备,刘巴一再谏阻,拟刘备为虎,终不见听,乃闭门称疾。刘备攻成都,即下令军中,谓有人害刘巴,诛及三族。故成都既下,得刘巴甚喜,令为左将军西曹掾,刘巴无奈受命。

  刘璋将扶禁、向存,前尝围攻葭萌关,逾年不克,至成都围危,两将当然撤还,被守将霍峻,追击一阵,向存授首,扶禁遁去。刘备因霍峻有功,授霍峻为梓潼太守,全蜀悉平。

  惟刘璋家眷,已俱随刘璋东徙,只有刘璋寡嫂吴氏,为刘瑁妻,即吴懿妹,依兄居住,仍在成都。吴氏少时,有相士谓当大贵,刘璋父刘焉,因娶为子妇。偏偏结褵未几,竟丧所天。

  到了刘备据益州,独少内助,孙夫人已经还吴,刘备恨她迹同专擅,且与孙夫人虽为夫妇,仿佛一闺中敌国,随时加防,故由她大归,不愿再迓。

  于是左右从吏,竟将吴懿妹吴氏,向刘备关说。刘备使人觇视,华颜未老,丰韵犹存,却也有些合意。但自思与刘瑁同族,未免含嫌,乃更问法正。法正答道:“晋文且纳怀嬴,比诸将军,相去何如?将军尽可从权呢。”刘备乃决纳吴氏。

  刘备得蜀,诸葛亮遂改订治蜀条例,概从严峻。吏民亦各守法规,蜀渐安。

  且说曹操自关中回到邺,时常示意左右,表扬功德。有诏令曹操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

  曹操闻孙权已略定岭南,心事怏怏。既而欲再图江东,令记室令史阮瑀书长信与孙权,行软硬兼施之威胁。前章已叙。

  而孙权早有准备,改秣陵为建业,已将治所已由京口徙居建业。为使安全,已用吕蒙计策,就濡须水口,创设船坞,预备拒曹。

  孙权旋闻刘备西入益州,自背前言,权不禁大怒道:“猾虏乃敢如此么?”遂潜遣舟船迎妹。

  赵云受刘备嘱托,管理家事,此时巡弋江面,便截住孙夫人,又得张飞为助,夺还刘禅,但放孙夫人过去。

  孙权既将妹迎还,本欲移攻荆州,恐曹操来攻,乃寄书刘备,说曹军已南下来攻,致意乞援,令刘备不得安取益州。

  而曹操得孙权、刘备失和之息,真的乘隙东来,欲攻濡须坞口。可见鲁肃主张孙权和刘备和合仍有利弊。利在于孙刘和,曹不敢东来。弊在于孙刘和,且吴借荆州,使吴失入蜀,且将蜀让予刘备。

  曹操率军,号称四十万军南征,挥师来攻濡须坞口。孙权急调周泰、甘宁等来东线,并将贺齐、蒋钦镇压山越后,也留在东线,以便听用。再令孙瑜、孙皎、董袭、朱然、徐盛等出师堵御。

  曹操以张辽、臧霸为先锋,行遇霖雨,前军先及,水遂长,孙权军船稍进,曹军将士们见此便想起了赤壁之败,皆有不安。就连张辽也觉恐慌,欲想撤兵,而被臧霸阻止了,并料曹操大军将至。

  果然次日,曹操即令大军发起攻击,会合张辽、臧霸先锋,大破孙权江西大营,且擒获都督公孙阳。

  孙权得知江西大营失利,亲率七万众抗击曹军。客主异形,吴人多有惧色。

甘宁独挺身效命,愿为前锋,孙权赐米酒众殽,甘宁乃赐手下百余人食。甘宁先以银碗酌酒,举酒,通酌兵各一银碗道:“甘宁尚不惜死,卿何以独惜死乎?”

众齐道:“不惜死!”。

  至二更,甘宁领三千兵为前都督,孙权密令甘宁夜袭曹军。

  甘宁择百余壮士,俟夜与饮,各尽一觞,当即披甲上马,引百骑潜袭曹营。甘宁径至曹军营下,拔鹿角,逾垒入营,呐喊而入,一片杀声,斩得数十级。

  曹军突遇袭击,惊惶失措,失声鼓噪。

  甘宁尚欲冲突进去,里面却用车仗穿连,排若铁桶,无隙可钻。甘宁只得左右驰逐,喧噪了好多时,及至见曹宫中点起火把,举火如星,兵马汇集。

  而甘宁已率众退还本营,百骑中不折一人,将士们见偷袭成功,作鼓吹,称万岁,一片欢腾。

  甘宁即去向孙权报捷,孙权也为之甚喜道:“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足与相敌了。”

并又笑道:“此次全凭卿的胆量,这足以惊骇老子(指曹操)了。”遂赐甘宁绢十疋,刀百口。

  既而两军大战,水陆分争。吴将徐盛、董袭,督领舟师,至水口鏖斗,盛杀得性起,欲登岸冲锋。

  偏将军董袭所督五楼船,受命从孙权处往濡须口,夜遇暴风,五楼船倾覆,左右皆撤到小船,也劝董袭来小船,暂先避离。而董袭却怒道:“受主公任,在此备贼,何等委去也,敢复言此者斩!”

  于是左右皆不敢再劝,其夜狂飙尤甚,白浪滔天,袭坐船被覆,结果董袭遇难。

  徐盛孤军深入,幸得陆军接应,不致陷没。

  嗣孙权与曹操相拒月余。孙权转被动为主动,向曹军发起了攻势。

孙权察看到曹操出濡须,作油船,夜渡沙州上。孙权立刻令水军围攻,经过一番战斗,俘虏曹军三千余人,其没弱者也有数千人。

  此后,孙权又令吴军数次乘船挑战和征察敌情,而曹军则坚守不出,吴军行至五六里,回还时,故意作鼓吹,以向曹军示威。

  一日孙权亲乘大船逼近曹军观察敌情,曹军见之,乱箭齐发,箭著其船,船偏重于一侧将倾覆。孙权令船掉头行驶,复以船之另一面受箭雨,这箭使船重新恢复平衡,孙权这才从容地回到营中。

  曹操坚守不出,难以为功,又值春雨,再次出现不利北军(曹军)作战劣势,且曹军军粮将尽,曹操有退军之意。

  这一迹象,给孙权察觉到,他深知自己不可能将曹军击溃,于是特写信与曹操使人送去,曹操打开一看,其信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另夹一信条:“足下不死,孤不得安。”

曹操阅后,不但没怒,反而大笑道:“孙权不欺孤也!”随令军撤还。

  孙权见曹军有撤退迹象,也不追击,只是仍然严阵以待,预防有诈。

  曹操见吴军伍整齐,器械精新,防堵严密,旌旗鲜明,不由脱口赞道:“生子当如孙仲谋,若刘景升诸子,真是豚犬,有何用处?”遂撤军北归。

  此为濡须之第一战,吴军逼退曹军,因而更加振奋。不仅如此,在曹军撤退之时,曹操恐江滨郡县为孙权所略,徵令内迁移。民不愿迁,惊相互转告,自庐江、九江、蕲春、广陵,户十余万,皆东渡江。江西遂虚,合肥以南惟有皖城。

  曹操此举可谓为渊驱鱼,而这十余万户居民之东渡,对东吴开发建业僻地,大为有益。无可置疑,东渡长江的十余万户,定有大部定居建业,即定居于秦淮水下游长干里一带,这就促进了这一地区的垦殖开发。这新居民进入,不仅为新建都邑建业城之发展大为有利,而且还充实了建业等地的兵源。

  在孙权北抗曹操之时,山越借吴境内空虚,又掀反乱。豫章东部民彭材、李玉、王海等起为叛乱,众有万余人。曹军北归后,孙权令贺齐进讨,贺齐讨平之,诛其首恶,余众皆降服。拣其精健充为兵,次为县户。

  曹操攻吴不克,撤兵还邺。春天伊始,曹操行天子仪式始下耕藉田亩。三月,诏宣布魏公曹操位在诸侯王之上,改授金玺,赤绂(红色的官印丝带)、远游冠。

  不久长史董昭,复谓曹操宜进爵国公,加九锡礼。侍中荀彧,独向董昭驳说道:“曹公本仗义兴师,匡朝宁国,岂徒为安富尊荣起见?君子当爱人以德,不宜谄谀若此。”董昭怀惭而退。

这事偏被曹操闻知,暗生忿恨。会值荀彧有小恙,乞假数日,曹操竟借馈食为名,使人持送一盒。及荀彧揭视,乃系一个空器,并没有甚么珍馐,遂长叹数声,服毒自尽。

  荀彧子荀恽讣告曹操,曹操佯为举哀,予谥曰敬,令荀恽袭爵为侯。

  越年建安十八年,由御史大夫郗虑,赍奉册书,命曹操为魏公,兼加九锡。

  皇宫里董贵人遇害后,伏皇后内不自安,尝与父伏完手书,数曹操罪恶,乞伏完伺隙密图。伏完虽尝授职辅国将军,却是性甘恬退,不愿与曹操争权,所以接得伏皇后书,始终未发。至曹操为魏公,伏完已殁过三四年了。

  曹操有三女,长名宪,次名节,又次名华,长次俱纳入皇宫,惟季女尚幼,在闺待年,拟及笄时,续行送入。王莽只献入一女,曹操却纳入三女,总算忠心。献帝并封为贵人。

  甫越期年,不意伏皇后致父书信,竟被伏家怨仆,偷献曹操,曹操不禁大怒,立入宫中,胁迫献帝,废去伏皇后。

  献帝踌躇未忍,曹操不待许可,便使尚书令华歆,代草诏书,逼帝盖印。诏至中宫,伏皇后惊出意外,不敢不将皇后玺缴出。正想出徙别馆,忽闻外面人声嘈杂,好似来捕大盗一般,吓得伏皇后三脚两步,急至复壁间躲避。

  谁知助曹操为虐的华歆,引兵入宫,四觅不见,竟由华歆破壁得伏皇后。麾兵动手,兵士尚有难色,华歆竟亲揪伏皇后发,拖至外殿。

  适值献帝与郗虑坐谈,见伏皇后披发跣足,状甚凄惨,不禁泪下。伏皇后泣语道:“竟不能复相活么?”

  献帝呜咽道:“我亦不知命在何时!”

  又顾语郗虑道:“郗公!天下果有是事么?”

  那华歆不由分说,竟牵伏皇后入暴室中,与伏皇后所生二皇子,一体鸩死。

  却说华歆弑了伏皇后,并戮伏氏家族,然后复报曹操,曹操当然心喜,录为首功,寻且表华歆为军师。

  说起华歆自归服孙吴后不久,应曹操征召,往投许都,参司空军事。荀彧死后,竟代荀彧为尚书令,竭诚事曹操,居然弑起皇后。

  献帝自伏皇后死后,悲怀未释,曹操却进言道:“臣女已并邀宠御,次女最贤,可立为中宫。”

献帝无奈,遂后册立曹贵人节为皇后。百官因是魏公曹操女儿,格外谀颂,且并至魏公府中拜贺。

  这正是:献帝是傀儡,操权遮天下。

  谁有不服臣,定叫死无疑!

  评:刘备略定蜀,孙权即无机会再行入蜀,怒火之下接妹于吴,自此刘备与孙权相离。然有由强曹在,二者并没公开决裂。曹操轻于张松,从而丢失益州,使刘备壮大。曹操专权,不顾荀彧多功,竟逼自杀。华歆充当打手,弑杀伏皇后及皇子。曹操一手遮天,谁敢不服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