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43章 还都建业为北伐 汉魏复战于汉中
 
另还请谢景、范慎、刁玄和羊衜四位名士为宾客。边军征防各赐勋五转,另加牛酒犒赏,军士无不高呼万岁。鳏寡孤独量给谷帛,百姓并免今年租赋,天下赐酺五日,大赦天下,黎民百姓额手称庆。

  施恩毕,孙权于武昌宫太极殿大开庆宴,珍馐美味,玉液琼浆,款待群臣。

  席间,孙权乘着酒兴,令赵达推算自己皇帝长短。

  赵达遵命,神算后,上前奏道:“高祖帝位十二年,而陛下倍之。”

  孙权时下四十八岁,再加二十四年,应是七十一岁。孙权大乐,众臣高呼万岁。

  张昭已年老,入朝贺孙权,褒赞功德。孙权言归功周瑜,张昭也欲夸周瑜,未及言,孙权就笑道:“当初(指赤壁事)如张昭之计,今已乞食矣。”

  说得张昭伏地惭汗,谢罪而出,当即上书乞休。孙权允许,封为娄侯,食邑万户,拜辅吴将军,朝会仅次于三公。

  张昭离开政坛后,勤学著书,著有《春秋左氏传解》和《论语注》。

  敬诸葛谨之子诸葛恪为太子左辅,张昭少子张休为太子右弼。另以陈表、顾谭等侍讲诗书,出从骑射。僧人支谦(前叙)也被孙权拜为博士,辅助太子。书法家皇象在吴官至待中,直至青州剌史,时而辅道太子。后又以郑玄和程秉为太傅。

  孙登母亲地位低,死得早,也没留下姓氏,一直由徐夫人抚养长大。

  徐夫人的祖母是孙权的姑母,祖父是徐真,父亲叫徐琨是偏将军,曾跟随孙坚、孙策多次打仗,但在讨伐黄祖中不幸阵亡。

  孙登成了太子,也不骄横。在一次外出,忽然一颗弹丸飞过,左右搜,发现一个人刚好手持弹弓,就将他抓了,那人直叫冤。

  孙登就让人将那弹丸找到,与那人身上带的弹丸比较,不一样,就将他放了。

  另一次孙登丢了一个镶金马的水盂,原来是自己身边的人偷的,他不忍心处罚他,就责备了他一下,送他回家,并让左右不要将这事张扬出去,可见孙登之宽厚之贤。

  嗣蜀使卫尉陈震来贺,献上蜀绵、名马等大批礼物,孙权曾担心蜀汉不予承认,现逢蜀使到来,不禁心花怒放,乐不可支。

  孙权依礼厚待,复申盟誓,并与陈震“升坛歃血”。

  胡综作《中分天下盟文》,其曰:“天降丧乱,皇纲失叙,逆臣乘衅,劫夺国柄,始於董卓,终於曹操,穷凶极恶,以覆四海,至令九州幅裂,普天无统,民神痛怨,靡所戾止。及操子丕,桀逆遗丑,荐作奸回,偷取天位,而叡么么,寻丕凶迹,阻兵盗土,未伏厥诛。昔共工乱象而高辛行师,三苗干度而虞舜征焉。今日灭叡,禽其徒党,非汉与吴,将复谁任?夫讨恶翦暴,必声其罪,宜先分制,夺其土地,使士民之心,各知所归。是以春秋晋侯伐卫,先分其田以畀宋人,斯其义也。且古建大事,必先盟誓,故周礼有司盟之官,尚书有告誓之文,汉之与吴,虽信由中,然分土裂境,宜有盟约。诸葛丞相德威远著,翼戴本国,典戎在外,信感阴阳,诚动天地,重复结盟,广诚约誓,使东西士民咸共闻知。故立坛杀牲,昭告神明,再歃加书,副之天府。天高听下,灵威棐谌,司慎司盟,群神群祀,莫不临之。自今日汉、吴既盟之后,戮力一心,同讨魏贼,救危恤患,分灾共庆,好恶齐之,无或携贰。若有害汉,则吴伐之;若有害吴,则汉伐之。各守分土,无相侵犯。传之后叶,克终若始。凡百之约。皆如载书。信言不艳,实居于好。有渝此盟,创祸先乱,违贰不协,慆慢天命,明神上帝是讨是督,山川百神是纠是殛,俾坠其师,无克祚国。于尔大神,其明鉴之!”

  约定平魏以后,豫、青、徐、幽四州归吴,兖、冀、并、凉四州归蜀,惟司州以函谷关为界,为此吴、蜀二国戮力一心,共讨魏贼。誓词后,陈震如约西归。

  当时三国鼎峙,魏地最大,有州十三,除上文所说九州外,尚有荆、扬、秦、凉四州,但只得片土,未据全境。吴只有荆、扬、交、广、郢五州,荆、扬且与魏分据。蜀土最小,仅得遂州,惟分益为梁;又得凉、交二州边隅,算作四州。从前汉武帝时,分中国全土为十三郡,不列郢、广,郢、广二州名,乃是由吴分置出来。

  孙权称帝后,思已与蜀连和,西边军紧已解,现主防曹魏南下攻吴。

  武昌虽是军事重镇,武昌山产铜铁,可作千口剑,万口刀,用发军事,且武昌宫的修建多年,并最终在武昌称帝。但武昌土地贫瘠,军队与政府的给养全依赖三吴地区供应,逆水长途运输,劳民伤财。

  黄龙元年秋还都建业。

  建业城虽没有城墙,但它四面都有山河围护,它既是一座山城,又是一座江城。万里长江滚滚而来,穿城东去,群山环抱,形若矫龙。钟山龙蟠,石城虎踞,确是虎踞龙盘,气势恢弘。此城建都,出可攻,退可守,最重可防魏南下来攻,孙权因而复还都建业。

  孙权移都建业,为防敌攻,令西起西陵,东至长江入口,沿江每隔三五十里筑立烽火台,以报紧急军情。为使节简,修缮建业孙策将军故府而作宫殿沿用,称为太初宫。留上大将军陆逊,辅太子登,驻守武昌。

  孙吴移都之息传入蜀都,诸葛亮更可免忧,一心复欲北向讨魏。

  诸葛亮部署了好几月,已是建兴八年的夏季,忽有警报传入,乃是魏将曹真、司马懿两路进兵,来夺汉中。

  魏大将军曹真,收复南安、天水、安定三郡,自恃有功,尚想出师报怨,乃上书曹叡,请由斜谷攻蜀,数道并进,可以大克,真是贪心不足。

  曹叡依了曹真言,便命大将军司马懿,溯汉西上,与曹真会攻汉中。

  司空陈群上言,斜谷险阻,转运为难,不宜遽从曹真议,实系不欲攻蜀。

  曹叡转询曹真,曹真又表从子午谷进兵,群臣又言未便,曹真却不待复诏,当即启行。

  蜀丞相诸葛亮,接得警报,即引兵出汉中,分屯成固赤阪,严营待敌。且召李严率兵二万,至汉中会师,表李严子李丰为江州都督,继李严后任。东顾无忧,故可调李严并力。

  会值秋雨兼旬,山谷水溢,曹真自长安出发,随在阻滞,就途月余,尚不能度子午谷。

  当由魏太尉华歆、少府杨阜、散骑常侍王肃等,迭请班师,魏主曹叡乃召还曹真。

  司马懿本来乖刁,当然借天雨为名,按兵不进。

  诸葛亮却遣司马魏延,西入羌中,招抚羌众,与魏雍州刺史郭淮,大战阳溪,斩获甚众,奏凯而还。

  时长史张裔病殁,诸葛亮迁蒋琬为长史。蒋琬字公琰,籍隶湘乡,尝随刘备入蜀,受命为广都长,沈湎不治。刘备意欲加诛,独诸葛亮器重蒋琬才,代为请免。及后主嗣立,诸葛亮遂举蒋琬为参军,进任长史。蒋琬尝筹足饷糈,供给军用,故诸葛亮每出师,馈运无阙。诸葛亮每言公琰托志忠雅,可属大事。

  到了建兴九年仲春,诸葛亮复兴师伐魏,进攻祁山。魏曹真已升任大司马,抱病甚重,不能督军,乃调司马懿西屯长安。未几曹真即去世,由子曹爽袭爵。

  司马懿得握军事全权,即使部将费曜、戴陵,率精兵四千,保守上邽,自偕将军张郃等,往救祁山。

  张郃请分守雍郿,司马懿谓兵分势散,适为敌擒,因悉众西行。

  诸葛亮闻司马懿亲来援应,偏不去迎战,但留王平攻祁山,自率魏延、姜维等,从间道往攻上邽。

  魏守将费曜、戴陵,仓皇出战,哪里是蜀兵对手?四千人几被杀尽,还亏雍州刺史郭淮,领兵援应,才得救回。

  二将闭城静守,天气清和,陇上麦熟,诸葛亮令军士四散割麦,作为兵粮。

  郭淮等不敢出争,只遣人飞报司马懿,促令还援。

  司马懿急忙回军,行抵上邽城东,适值蜀将魏延、姜维等,分路杀来,当即下令军中,结阵自固,只许放箭,不许出战。

  魏延、姜维,左右夹攻,都被魏兵射退,不得已收军回营。

  司马懿却敛兵依险,坚壁拒蜀,蜀将一再挑战,只是不出。

  诸葛亮引军还抵卤城,司马懿反从后追逼,亦至卤城东偏下寨。

  诸葛亮使魏延、高翔、吴班等将,分头埋伏,自往司马懿营搦战,司马懿仍然不出。

  蜀兵在司马懿营外百般辱骂,司马懿置若罔闻。恼动了大将张郃,入帐语司马懿道:“蜀兵远道来攻,请战不得,知我利在不战,必将变计困我。为今日计,不如与彼一决,如得胜仗,彼自退去,祁山亦可解围了。”

  司马懿摇首道:“诸葛亮军孤食少,便要退兵,我兵将来追击,自可得胜,何必定要急斗哩?”

  张郃又道:“正惟敌军将退,越好追击,且众志皆奋,何患不胜?”

  司马懿终是不从,反且依山掘濠,为久屯计。

  忽有二将趋入道:“蜀兵又来挑战了!”

  司马懿接口道:“由他挑战,我总固垒不动,看他有何妙法?”

  二将齐声道:“人言公畏蜀如虎,岂不可耻?况我军比蜀较多,难道竟不能一战么?”

  司马懿被他一激,也有些忍耐不住,乃语二将道:“既如此说,可传语各营,指日决战。”

  二将得令趋出,便向各营通报。这二将叫作贾栩、魏平,年少气盛,既已分头传令,便即磨拳擦掌,专等厮杀。

  过了两日,懿召诸将入议道:“欲击蜀兵,必须两道并进,一路攻卤城,一路救祁山,使他不得相顾,方可奏功。”

  张郃出应道:“郃愿往祁山。”

  司马懿乃拨兵万人,令张郃引去,自率大军出战。

  诸葛亮闻司马懿营中有鼓角声,料他发兵前来,便授计与魏延、高翔、吴班三将,使他分头行事,自率大队出城,就城外布成阵势,从容待着。

  好整以暇,约阅片时,便见司马懿兵过来,诸葛亮却令前军用连臂弓,射住司马懿兵。

  连臂弓由诸葛亮特制,一弓能连射十箭,司马懿兵虽然锐悍,究竟禁不住许多箭镞,一再冲激,都被射回。

  待至锐气少衰,忽蜀阵内一声鼓号,万军潮涌,猛扑过来,司马懿忙督众截住。

  甫经交锋,刺斜里杀到一支人马,乃是蜀将高翔的旗号,当即分兵对敌,抵死不退。

  谁知后面喊声大震,蜀将吴班,又复杀到,司马懿始大惊,麾兵退回。

  蜀兵三路追击,司马懿且战且行,才经半途,蓦见一彪军横截路中,为首一员大将,拍马舞刀,大呼魏延在此,吓得司马懿魂驰魄散,几乎坠马。幸亏骁将贾栩魏平等,保住司马懿身,奋力夺路,才得走脱。

  这番交战,蜀兵大捷,斩获甲首三千级,衣铠五千领,战具不可胜计。

  司马懿得脱归营,埋怨部将好战,致有此败。嗣是决计坚守,不敢再出。

  张郃闻司马懿兵败,却也即退还,两下又相持旬月。

  魏将郭淮,调集雍凉劲卒,拟从间道往袭剑阁,偏被蜀营探卒侦知,飞报大营。诸葛亮得知,便派兵守险,使姜维、马岱等,带领前去。

  长史杨仪,报称现存八万人,四万人应该更替,现因来兵未到,新旧难继,只得暂从权变,留屯一月,方可遣归。

  诸葛亮微笑道:“我自统兵以来,未曾失信,今既到了更替的时候,理应如约遣还,且应归军士,想已束装待返,家中父母妻子,并皆悬望,就使大敌当前,我却不能临危失信,乃令他如期归去便了!”欲留故纵。

  杨仪出传亮命,军中偏不愿速行,共称丞相大恩,死且难报,愿留营再战,誓扫魏兵。

  正持论间,忽由李平差到,参军狐忠,督军成藩,呈上平书,请诸葛亮即日还师。

  诸葛亮不免惊疑,但想李平是老成宿望,当必另有所见,且李平方督主粮运,粮若不继,亦难行军,因决意退归。

  只得先遣狐忠成藩还报,召集将士,示以归意,且谓魏兵追来,须努力退敌。

  将士等都想再战,听到班师命令,尚觉失望,欲要他力敌追兵,巴不得杀敌多人,借报恩遇。所以军令一下,齐声相应。

  诸葛亮复说道:“诸君肯努力杀敌,还有何说?但死战也是无益,我当诱彼至木门道,并力围攻,就使他有千军万马,也不能脱逃了。”

  当下遣人至祁山,嘱令老将王平,乘夜潜退。自在卤城拔寨齐起,却是堂堂皇皇,还向汉中。

  早有魏谍报知司马懿,司马懿再使探明虚实,果然卤城内外,不见蜀兵,乃笑语诸将道:“蜀兵已退,何人敢去追击?”

  部将都称愿往,惟张郃默不一言,司马懿目视张郃道:“将军意见,莫非是不宜追去?”

  张郃答说道:“兵法有言:‘归军勿追’。”

  司马懿微哂道:“公亦未免前勇后怯了。”

  为此一语,激得张郃性起,竟奋然道:“郃临阵至今,向不落后,要追就追,岂肯怯敌?”

  司马懿复语道:“公为前驱,我为后应,但教兵多将奋,不怕诸葛诡计。”说罢即令轻骑万人,随张郃先行,自率三万人继进。

  张郃长驱直往,追及蜀兵,蜀将魏延,回马与战,约有数十回合,方才徐退。

  张郃步步紧逼,不肯相舍,魏延又回战数次。及见张郃后面尘沙飞起,料有魏兵踵至,索性引兵急奔,甚至兵士弃甲抛戈,塞满道路。

  张郃亦恃有后军接应,放心再赶。魏延驰入木道中,道路逼狭,佯作人马蹴乱的情形,诱郃追来。

  张郃骤马急进,已入窄径,两旁统是高阜,一声炮响,万矢齐下,可怜张郃不及回马,已被飞矢射中右膝,倒毙马下。

  魏兵跟入道中,都被射死。只有后队仓皇逃回,又被蜀兵驱杀多名,幸由司马懿驰至,让过败卒,截住蜀兵。

  蜀兵如熊如虎,锐不可当,司马懿知是难敌,翻身急退,已丧失了千余人。

  蜀将魏延,依着诸葛亮命,不复穷追,收兵自归。

  诸葛亮已早入汉中,会晤李平。这李平为谁?原来就是中都护李严,严改名为平,自诸葛亮调入汉中,叫他督运,他因夏天多雨,恐粮不能继,拟劝诸葛亮还军。及与诸葛亮相见,又满口支吾,反欲归咎狐忠成藩。

  诸葛亮不屑与辨,径入成都,面奏后主刘禅。

  后主刘禅方得李平表,谓诸葛亮佯退诱贼,诸葛亮乃取呈李平手书,劾他颠倒迷罔,居心不良,因黜平为庶人,徙置梓潼。惟仍用李平子丰为中郎将,参赞军事。罪不及孥,纯然王道。

  诸葛亮乃劝农讲武,推演兵法,作八阵图,立石为表,俾便练习。又命军吏采办材木,制成牛马,内用机捩转旋,自能行动,可运粮米,叫做木牛流马。

  预约三年以后,再行出征。魏将司马懿,返入长安,当然不敢寇蜀,但敕诸将,严守要害罢了。

  这所谓:棋逢对手是亮懿,亮谋懿略各有长。亮退懿进皆慬慎,诸葛略过司马懿。

  评:吴与蜀汉复盟,吴西边军情基本得到解除,因此还都建业,一心专对曹魏。曹叡时期,能与诸葛亮并肩的大将只有司马懿,然看整个战况来看,诸葛亮比司马懿更胜一筹。曹真之死,司马懿全权军事,这为司马懿后来的篡位客观上创造了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