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孙吴演义 > 第51章 孙权迷惑信天命 司马夺权是人为
 
赤乌十一年二月孙吴境内地震,孙权认为这是上天对他示警,因即下诏求谏:“朕以寡德,过奉先祀,莅事不聪,获谴灵祗,夙夜祗戒,若不终日。群僚其各厉精。思朕过失,勿有所讳。”

  四月,云阳言黄龙见。五月,鄱阳言白虎仁。白虎仁者,王者不暴虐,则仁虎不害也。孙权为之高兴,认为,此瑞应在自己身上,颇有自得之意,因此下诏道:“古者对圣王积行累善,修身行道,以有天下。故符瑞应之,所以表德也。朕以不明,何以瑧兹?书云:‘虽休勿休’,公卿百司,其勉修所职,以匡不逮。”

  同年,孙权听奏交阯、九真夷贼攻没城邑,交州骚动。孙权以衡阳督军都尉陆胤为交州刺史,安南校尉率兵南向。陆胤进入交州,喻以恩信,务崇招纳,高凉渠帅黄吴等支党三千余家皆降。然后继引兵南向,至交阯、九真郡,重宣至诚,遗以财币。贼帅百余人,民五万余家,深幽不羁,莫不稽颡。骚乱平定后,陆胤因功授安南将军,又回师交州北部诸郡,复讨苍梧反州,前后虏获八千余人,以充军用。

  孙吴征服山越、蛮、夷等族后,一方面是把他们征发出来作战士和划归郡县作编户耕田种地,另一方面也逐步在他们原来居住的地区设置郡县。

  在此年间,孙权派偏将军朱异掩袭魏庐江太守文钦于六安,文钦营住六安,多设屯寨,置诸道要。朱异率二千人马突出,掩破文钦七屯,斩首数百,获一小胜。朱异因此被提升为扬武将军。

  赤乌十二年(249年)正月,司马懿发动政变,诛杀曹爽等人。四月改元。是岁王弼死。此间,司马懿尽诛曹爽及其弟兄、亲信,自己做丞相。这就是“高平陵之变”。

  目光再转向曹魏,自李胜离去,何晏、邓扬等,闻司马懿病笃,无不开怀。

  平原人管辂,雅善卜易,远近著名,何晏延至家内,与管辂论易,邓扬亦闻声趋至,列座倾听,约阅片时,便问管辂道:“君自谓善易,何故语中不及《易》义?”

  管辂应声道:“善易不言易。”

  何晏含笑赞管辂道:“可谓要言不烦。但我有疑虑,烦君一卜。”

  管辂间有何疑,何晏与语道:“我位可至三公否?且连日梦见青蝇聚鼻,究为何兆?”

  管辂接口道:“这亦何必卜易?从前元恺辅舜,周公佐周,并皆和惠谦恭,享受多福。今君侯位尊势重,人鲜怀德,徒多畏威,恐非小心求福的道理。且鼻为天柱,与山相似,高而不危,贵乃长守,今梦集青蝇,适被沾染,亦非吉兆,位峻必颠,轻豪必亡,愿从此裒多益寡,非礼勿履,然后三公可至,青蝇可驱了。”

  邓扬嘲笑道:“这也不过是老生常谈。”

  管辂复应声道:“老生见不生,常谈见不谈。”说罢便拂袖径去。

  路过舅家,为述与何晏、邓邓二人语意,舅惊问道:“何、邓方握重权,汝奈何出言唐突?”

  管辂怡然道:“与死人语,何必避忌?”

  舅又问道:“何谓死人?”

  管辂详解道:“邓、扬行步,筋不束骨,脉不制肉,起立倾倚,若无手足,此为鬼躁。何晏视候,魂不守宅,血不华色,精爽烟浮,容若槁木,此为鬼幽。眼见得死期将至,怕他甚么?”一目了然。

  舅尚是不信,斥管辂为狂,管辂亦自归。哪知过了残年,果然应验,竟如管辂言。

  嘉平元年正月,魏帝曹芳离开洛阳去祭扫魏明帝的坟墓高平陵,大将军曹爽、中领军曹羲、武卫将军曹训及私党并随驾出都,独司马懿称病已久,未尝相从,曹爽总道是司马懿病将死,毫不加防。

  哪知司马懿与司马师、司马昭二子,已经伺隙多日,此番得着机会当即发难,勒兵闭城,使司徒高柔,假节行大将军事,据曹爽营,太仆王观行中领军事,据曹羲营,然后入白郭太后,只言曹爽奸邪乱国,应该废斥。

  郭太后为了迁宫一事,颇恨曹爽,当即允议。太尉蒋济,尚书令司马孚,为司马懿草表,由司马懿领衔劾曹爽,使黄门赍出城外,往奏少主。

  司马懿自引亲兵,诣武库取械授众,出屯洛水桥。

  曹爽有司马鲁芝,留住大将军府中,蓦闻变起,即欲出城见驾。

  商诸参军辛敞,辛敞狐疑不决,转询胞姊辛宪英,宪英为太常羊耽妻,秀外慧中,谈言多中,既见辛敞踉跄进来,便问何事?辛敞急说道:“天子在外,太傅谋变,我姊尚未闻知么?”

  宪英微笑道:“太傅此举,不过欲杀曹大将军呢。”

  辛敞又问道:“太傅可能成功否?”

  宪英道:“曹将军非太傅敌手,成败可知。”明于料事,可谓女诸葛。

  辛敞复问道:“如姊言,敞可不必出城?”

  宪英道:“怎得不出?职守为人臣大义,常人遇难,尚思顾恤,况为人执鞭,事急相弃,岂非不祥?我弟但当从众便了。”

  辛敞即趋出,与鲁芝引数十骑,夺门径去。

  早有人报知司马懿,司马懿因司农桓范,素有知略,恐他亦出从曹爽,乃托称太后命令,召桓范为中领军。桓范欲应命,独桓范子谓车驾在外,不可不从,桓范遂出至平昌城门,门已紧闭。

  守吏为范旧属司藩,问桓范何往?桓范举手中版相示,诈称有诏召我,幸速开门。司蕃欲取视诏书,桓范怒道:“汝系我旧吏,怎得阻我?”

  司蕃不得已,开门纵桓范,桓范顾语司蕃道:“太傅谋逆,汝可速随我去。”

  司蕃闻言大惊,追桓范不及,方才退回。

  司马懿闻桓范出走,急语蒋济道:“智囊已往,奈何?”

  蒋济笑答道:“驽马恋栈豆,怎肯信任智囊?请公勿忧。”

  司马懿即召侍中许允,尚书陈泰,使往见曹爽,叫他速自归罪,可保身家。

  待许允、陈泰二人去后,司马懿又召殿中校尉尹大目,婉言相告道:“君为曹将军故人,烦为致意曹将军,免官以外,别无他事。如若不信,可指洛水为誓。”

  尹大目亦依言去讫。那曹爽尚随着少主,射鹰走犬,高兴得很。忽有黄门驰至驾前,下马跪呈,少主芳接受后,启封览表,但见上面写着:

  “臣懿言: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秦王及臣,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臣谓太祖操高祖丕亦属臣后事,皆为陛下所见,无所忧苦,万一有变,臣当以死奉明诏。今大将军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宪,内则僣拟,外则专权,破坏诸营,尽据禁兵,群官要职,及殿中宿卫,皆易用私人。又以黄门张当为都监,伺察至尊,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疑惧,此非先帝诏陛下,及引臣升御床之本意也!臣虽朽迈,敢忘往言?太尉臣济,尚书令臣孚等,皆以爽有无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卫,奏永宁宫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因敕主者及黄门令,罢爽羲训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车驾。否则即以军法从事!臣力疾出屯洛水浮桥,伺察非常,谨此上闻!”

  少主芳阅罢,交与曹爽,曹爽目瞪口呆,面如土色。俄而鲁芝辛敞到来,报称城门四闭,太傅司马懿出屯洛水桥,请大将军速定大计。

  曹爽与兄弟等商议,俱无良策,可巧桓范亦到,下马语曹爽道:“太傅已变,大将军何不请天子幸许都,调兵讨逆?”

  曹爽皇然道:“如卿言,我家属尽在城中,必遭屠戮了。”

  桓范见曹爽当断不断,又顾语曹羲道:“若不从范言,君等门户,岂尚能保全?试想匹夫遇难,还想求生,今君等身随天子,号令四方,谁敢不应?奈何自投死地呢?”曹羲亦默然。

  桓范复进议道:“此去许昌,不过一宿可至。关南有大将军别营,一呼即应,所忧惟有谷食,幸范带有大司农印章,可以征发。事在急行,稍迟便要遇祸了。”

  道言甫毕,许允、陈泰又至,传达司马懿言,请曹爽兄弟归第,可保身家,曹爽更觉滋疑。

  未几又由尹大目驰至,谓太傅指洛水为誓,但要大将军免去兵权,余无他意。曹爽信为真言,稍展愁眉。

  时已天晚,便留宿伊水南岸,发屯田兵数千名,聊充宿卫,自在帐中,执刀徘徊,直至五鼓,尚无把握。

  桓范入帐催逼道:“事已燃眉,何尚未决?”

  曹爽举刀投地道:“我虽免官,尚不失为富家翁。”

  桓范大哭出帐道:“曹子丹(即曹真)。也算好人,奈何生汝兄弟,愚同豚犊。我不意到了今日,坐汝族灭哩。”

  待至天明,曹爽竟白少主,自愿免官,并把大将军印绶,解付董允、陈泰,赍还洛阳。

  主簿杨综,慌忙谏阻道:“公挟主握权,何事不可为?怎可轻弃印绶,徒就东市呢?”

  曹爽尚自信道:“太傅老成重望,谅不食言。”遂将印绶付给许允、陈泰自去。

  曹爽兄弟奉主还宫,司马懿当然迎驾,且听令曹爽等还家。是夕即由司马懿遣兵围住曹爽第。

  越日即由廷尉奏称,谓已拿讯黄门监张当,却将先帝才人,私送曹爽第,且与曹爽兄弟三人,及何晏、邓扬、丁谧、毕轨、李胜等,一同谋反,约于三月间举事,司农桓范,知情不报,应该连坐。于是分头拿捕,结果是一同下狱,陆续斩首,并夷三族。

  桓范之死,实由替曹爽划策,并非出城之过。鲁芝、辛敞、杨综三人,亦为有司所收,谳成重罪,司马懿独慨然道:“彼三人各为其主,不必处刑。”仍是笼络人心。当下释出三人,使复旧职。

  辛敞出狱自叹道:“我若不谋诸我姊,险些儿陷入非义了。”

  却说曹爽被诛,祸及宗族,无论男妇老幼,一概丧生。惟曹爽从弟文叔早亡,妻夏侯氏,青年无子,乃父夏侯文宁,欲令女改嫁,女名令女,号泣不从,甚至截耳出血,誓不他适。及爽被诛,令女适归宁母家,不致累及。

  夏侯文宁方为梁相,上书与曹氏绝婚,又使家人讽女改嫁。令女佯为允诺,悄悄的趋入寝室,取刀割鼻,蒙被自卧,女母迭呼不应,揭被审视,血满床席,不禁大骇。家人忙为敷药,且劝解道:“人生世上,如草上轻尘,何苦出此?况夫家夷灭已尽,尚与何人守节呢?”

  令女泣语道:“仁人不以盛衰改节,义士不以存亡易心。曹氏盛时,尚欲保终,及今衰亡,便思背弃,这与禽兽何异?我宁死不肯出此。”

  贞家人闻言,无不感动,乃听令守节。

  事为司马懿所闻,也觉起敬,因使令女乞子自养,为曹氏后。

  还有何晏妻金乡公主,系是曹操女,为曹操妃杜夫人所出,性情端淑,夙有贤名。何晏自诩风流,雅好修饰,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无丈夫气,时人号为傅粉何郎。惟性亦渔色,又尝嗜酒,日与曹爽等为长夜饮,不问家事。

  金乡公主归语母杜夫人道:“何晏为恶日甚,恐难保身家。”

  杜夫人还疑公主妒忌,笑言诘责。谁料何晏阅时无几,竟至杀身。

  何晏有一男,年才五六岁,由杜夫人取匿宫中,遣人向司马懿缓颊,请勿连坐。司马懿素闻公主贤明,并看公主同母兄沛王林情面,乃赦他母子,不复加诛。

  但何晏好清谈,与夏侯玄、荀粲、王弼等,引为同调,虽身已受戮,尚煽余风,魏晋清谈的流弊,实自何晏始。特志祸根。

  且说司马懿计杀曹爽,得专政权,光禄大夫刘放、孙资等,咸称司马懿有大功,应升任丞相,并加九锡。少主芳不敢违议,便使太常王肃,赍册授命,司马懿固辞不受,方将册命收回。

  是年改元嘉平,即蜀汉延熙十二年,后主刘禅进监军姜维为卫将军,与费祎并禄尚书事。姜维具有胆略,尝欲继丞相亮遗志,北伐中原,独费祎不以为然,隐加裁制,但使姜维统兵万人,不令逾限。

  费祎且与姜维相语道:“我等才智,远不及丞相,丞相尚未能戡定中原,何况我辈?不如保国安民,静待能人,今不可希冀侥幸,轻举妄试,一或挫失,后悔无及了。”未始非持重之言。姜维因权在费祎手,不便与争,只好蹉跎过去。

  会有一魏将奔入蜀境,叩关请降,自述姓名,叫作夏侯霸,当由关吏报知姜维。姜维惊疑道:“夏侯霸系夏侯渊次子,与蜀有仇,何故前来乞降。莫非怀诈不成?”

  夏侯渊死于定军山。姜维系魏人,应该知夏侯霸履历。遂嘱关吏严行盘诘,嗣接关吏复报,才知夏侯霸为曹爽外弟,官拜护军,归魏征西将军麾下。

  曹爽被诛后,玄奉诏入朝,改派雍州刺史郭淮代任。夏侯霸与郭淮有隙,又恐坐曹爽亲党,必将及祸,不得已奔入蜀中,路过阴平,仓皇失道,甚至随身粮尽,杀马为食,步行荆棘,履穿足破,千辛万苦,始得入蜀逃生。

  既已情真语确,当然由姜维召入,夏侯霸跪伏地上,泣诉前情,姜维亲为扶起,用言抚慰。复引夏侯霸入见后主,后主亦慰劳一番,令为姜维参军,夏侯霸拜谢而出。

  姜维问夏侯霸道:“司马懿专政,未知他来窥我国否?”

  夏侯霸答说道:“司马懿方营立家门,无暇顾及外事,惟锺士季年少有才,他日得志,必为蜀患。”

  姜维问锺士季为谁?夏侯霸谓故太傅锺繇子,现为秘书郎。姜维听到此语,乃欲先机伐魏,遂上表固请,奉诏出师。

  夏侯霸随姜维同行,到了雍州境内,审视地势,见有曲山可据,即引兵占住,分筑二城,使部将勾安李韶居守,自募羌胡遗众,往略诸郡。

  魏征西将军郭淮,急令雍州刺史陈泰往攻二城。陈泰发雍州兵前往,把二城团团围住,令他水汲不通,城中无水可取,将士枯渴。亏得初冬下雪,融作饮料,尚得苟延残喘。

  姜维闻二城被困,引兵趋救,方至牛头山,即被陈泰阻住,陈泰才识炼达,料知维军来援,必过此山,故就山设垒,亲自守候。

  姜维连日攻扑,终不能克,突有探骑入报道:“魏将郭淮,前来援陈泰,先驱已渡过洮水了。”

  姜维亟与夏侯霸商议道:“郭淮进至洪水,定来截我归路,如何是好?”

  夏侯霸皱眉道:“看来不如速退,免得丧师。”

  姜维乃令夏侯霸先行,自为断后,星夜退归。那曲山二城,待援不至,守将勾安、李韶,无术图存,只好降魏。

  姜维初次出师,便丧二将,不利可知。独姜维还入汉中,心下未惬,因拟约吴夹攻,遣使东下。

  吴主孙权,年已昏耄,为了许多内宠,遂致嫡庶争权,内政尚且丛脞,还有何心外略?所以对着蜀使,模糊应付,当即遣归。

  自从吴主权称帝以来,差不多有二十余年,初次(被禁止)黄龙,越三年改号嘉禾,又越六年,改号赤乌,又越十三年,改号太元。

这正是:老奸巨猾司马懿,隐忍多年不发迹。任凭曹爽再横行,一招下去定乾坤。

评:历来帝皇都很迷信,常以天象测之命运,孙权也常为之。现代科学已证实一些超自然能力,并与命运并无直接联系。司马懿之才与曹爽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曹爽被灭,是说天意,其实也是必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