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少年神相 > 第十七章 夜眼真相
 
恭喜?我一时没有明白宫门卫在说什么,他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突然换了一副面孔。

  “你说什么?又要耍什么花招?”我警惕的问道。

  “非也,你刚刚通过了七窍封印之目窍的试炼,已经掌握了夜眼,你自己应该也早就感觉到了吧。”宫门卫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温柔,仿佛一位得道的长者。

  我暗自将刚刚那股力量集中在眼睛上,确实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我想仔细看看宫门卫到底长什么样子,就眯着眼睛看向了他。

  可是一眼望去,宫门卫浑身闪着白光,十分刺眼,根本看不清。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看不清你?”

  “你觉得我是谁?”

  “宫门卫?”

  “不是。”

  “刑天?”

  “也不是。”

  “那你是谁啊。”

  “我是刑天的一口气。”

  “一口气?什么意思?”

  “你自己说过了啊,你印象中的刑天是‘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的英雄,他怎么会留在这山洞里面几千年呢?因此我只是他的一口气而已。”

  也对,刑天这么厉害的战神,怎么可能在这黑暗的山洞里等着呢。

  “那刑天留这一口气是为了什么?”

  “我先告诉你真实的刑天都经历了什么吧。与黄帝决斗战败后,刑天被斩下头颅,司命对刑天说,若刑天放弃战斗,归顺黄帝,司命会将头颅还给刑天,如果刑天执迷不悟,就会一直将头颅埋在山下,而刑天也将成为永远的无头之身。”

  “这与我知道的相差无几,怎么了?”

  “你先听我说完。刑天桀骜不驯,心高气傲,怎么会被人威胁呢,对于司命的提议丝毫不予理会,此后他一直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可是,有一天,刑天内心的怒火冲破了他的血脉,他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练成了夜眼最初的形态。这时司命却到处诋毁刑天,说他是贪生怕死之辈,只能依靠妖法苟活于人间,就在众人误会刑天之时,炎帝出面为刑天正名,并且迫使黄帝严惩了司命。表面上众人都不再相信司命的话,可是背地里都视刑天为妖怪,刑天一口恶气难出,又一次杀向了黄帝宫中,这一次在夜眼的加持下,刑天越战越强,最后黄帝不得不与刑天讲和,并且敕封刑天为‘战帝’。”

  “战帝?这也太厉害了吧。”

  “是的,被封为战帝之后,刑天长舒一口气,这口气包含了太多的不甘与委屈,又夹杂着刑天一直以来的傲气与霸气,于是这口气就长留天地之间,凡是有人妖言惑众,又或是有人谗言佞语,都会被这口气所斩。当时黄帝身边有一个奸臣,试图欺骗黄帝,谁知却被这口气幻化成刑天当场吓死,黄帝看到后,感慨于刑天的精神,加封这口气为战气。此后炎帝撰写《先天梦卜》的时候,为了记载夜眼的修炼方法,将这口气封进了这本书中,因此,历代虽然都有所谓掌握夜眼的人,但是真正的夜眼必须要经过战气的试炼,才算真正掌握,而这口气,就是我。”

  我大为震撼,世人都只知道刑天舞干戚,在这背后居然有这么传奇的历史,刑天的一口气居然都有这么大的威力,怪不得被追封为战帝,还有那本《先天梦卜》,居然是炎帝写的,难怪有那么多的禁术。

  “所以你留在这里就是《先天梦卜》所布的局是吗?”我问道。

  “不错,这里是邵家的风水修炼场,六十年前,我来到了这里。”

  我的内心仿佛被针刺痛一般,六十年前正是吴家第二次危机之时,那时爷爷只有十岁,《先天梦卜》被邵家五绝截获,太爷爷遭到以邵家为首的风水各界的围攻,自废道法,吴家从此没落。

  “是邵家五绝抢夺的吧”我明知故问道。

  “不是,是公孙家献书。”

  我脑袋嗡的一下,怔了半天说到:“你说什么?公孙家献书?公孙家不是给我们吴家献书么?”

  “非也,公孙家直接给邵家献书,我虽然被封在此书中,但因我是战气,炎帝并未限制我的自由,几千年来这本书经历了什么我都知道。”

  “那公孙家献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我其实已经能猜到了。

  “你觉得呢?”战气反问我道,

  “对付吴家。”我平静的说到。

  “是的,当时邵家一直以守住卜脉之巅的地位为目的,从来没有与中原其他风水门派争霸的野心。但是公孙家将《先天梦卜》献与邵家,条件便是击败吴家,此后邵家成功迫使吴家自废道法后,中原风水界几乎都被公孙家用道书收买了,当时风水各派背后实际上就是公孙家在控制,在此期间,公孙家又趁机收揽了众多道书,其中不乏一些上古奇书,而这些道书,此后成为了公孙家继续诱骗其他门派的筹码。”

  “所以我吴家的仇人实际是公孙家是吗?听你的话,你十分不喜欢公孙家。”

  “是的,要不是被封在书中,我早就幻化成刑天,替天行道了。不过据我所知,公孙家手上不沾寸血,古往今来许多风水大事背后都有他们的身影,但是他们从未亲自做过什么。你的仇人可能是他,但是他从没有亲手做过什么。”

  “好吧,我现在可能知道为什么我爷爷说让我小心公孙家了。”

  “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刚刚所说的是你通过试炼之后的额外奖励,关于公孙家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那你说的真正的夜眼是什么意思?”

  “历代都有人会吹嘘自己掌握了夜眼,实际上他们掌握的并非夜眼,而是夜视眼,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他们嘴中的夜眼只是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东西,但是真正的刑天夜眼则不然,你学会夜眼之前,眼睛有什么感觉?”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说到:

  “我当时感觉眼前瞬间一黑,之后才慢慢能看清的。”

  “不错,真正的刑天夜眼就是这样,必须先失明,才能学会,刑天夜眼是神眼,寻常的眼睛不足以驾驭,自然会失明,失明之后,就会如刑天一般陷入黑暗,但是由于怒火冲天,改变了周身血脉,又会重新获得夜眼。”

  “怪不得,我当时以为自己走火入魔失明了。”

  “其实差不多,只不过是怒火攻心,强行扭转了血脉。”

  “那夜眼和夜视眼的区别是什么呢?”

  “夜视眼就是指可以在夜晚看到东西而已,寻常人苦练之后,都可以掌握,但是刑天夜眼除了可以在夜晚视物以外,兼具吸收天地灵气的能力,这其中主要是月华,故名夜眼,掌握夜眼后,可以在月光下修炼道脉,相较于寻常人,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当年刑天在夜晚修炼道脉,道脉的强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这才逼得黄帝讲和。”

  “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修炼成刑天的实力?”

  “当然不是,刑天是万古战神,无人可比,但是你天资聪颖,也会比其他人进步更快的。”

  “好吧,你刚刚提到了道脉,公孙阳说人一辈子只能学一种类型的道法,要么是山医命相卜之类的道术,要么是四大瞳术,除非是双道脉,才能两者都学,可是我现在两种都会一些,我难道是双道脉?”

  “据我所知,双道脉确实非常罕见,但是并非双道脉才能掌握两种道法,而是想将五脉与四大瞳术都学会,需要极为强大的道脉作为支撑,如果仅仅是一条道脉的话,很难撑起这么多道法,你现在只是学了一部分,因此不能证明你就是双道脉。”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为什么你会将我称为刑天的转世呢,我还以为我有这么显赫的身世。”

  “夜眼是神眼,相术中有神目如电,如果不能分辨黑白,或是贪生怕死,怎么能去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夜眼之所以可以帮助修道之人在夜晚吸收月华,正是因为夜晚来临之际,正是坏人作恶多端之时。因此掌握夜眼之人,必须有战气的精神,敢于与恶人作斗争。而冠以修炼者刑天转世的身份,是为了混淆视听,加大难度,这一切都是炎帝的手法,跟我没关系。”

  “你还挺会甩锅啊。”我笑道。

  “不过你还表现的真不错,比中绝厉害多了。”战气没有理会我,自顾自地说到。

  “中绝就是在这里学的吗?”

  “不错,他们兄弟五人都出自这里,他曾来这里进行试炼,但是他当时选择了留在这里,不敢跟我战斗,后来是他其他的兄弟来帮他,他才跟我开始战斗。可惜心术不够纯正,最后只学会了夜视眼,他们还以为他学会了夜眼,他们也不想想,堂堂神目刑天夜眼,岂是随便就能学会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说他们都出自这里?那西绝呢?他可是用的岳飞的沥泉枪,而且我听公孙阳说他是少林出身啊。”

  “他最早确实是少林出身,但是他不思进取,在少林没有学会真本事,一心想求个功名,这一代邵家五绝招贤时,他毒晕了他的师父,盗取了他师父寻到的沥泉枪,下山来到邵家,与另外四人一起进入了这里,在南绝的帮助下,突破了枪绝,最终获得了十分厉害的枪术。”

  “你的意思是这五个山洞,其中一个山洞里是枪绝?专门传授枪术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