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少年神相 > 第二十二章 何为大义
 
师父开始讲述东绝的经历。

  “他一开始跟你一样,被凤凰冲的遍体鳞伤,根本来不及弹琴,但是与你不同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琴丢掉,最后为了能弹琴,他将古琴插进土里,然后把自己绑在琴上,任由凤凰对他攻击,甚至他背上的一块肉都被咬掉了,但是他只是忍着,咬着牙弹琴,由于他对灵气的完美控制,只一声琴音就将凤凰击退了。”

  “好狠。”我不禁感叹到。

  “不,他不是狠,是冷静,极端的冷静,并且理智而清醒。”

  “理智?还清醒?他对我和我老爸做的事情,可是一点都不理智。”我嘟囔到。

  “可是你站在邵家的角度看,他却是非常值得信赖的护卫不是吗?只是我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如此没有底线,其实在我眼里,双方各为其主,无论怎样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使出下三滥的手段,诸如趁人之危或者使用暗器等等,自然为人所不齿。”

  “师父,看来东绝真是您最喜欢的徒弟啊,我都快恨死他们了,您竟然只是觉得他不该使用暗器。”我有点埋怨地说到。

  “哈哈哈,明儿,你也是为师喜欢的徒弟啊,出去见了你师兄的话,切记莫要伤他性命,替为师教育他,让他改邪归正就好了。”

  “知道了,师父。”我不情愿的说到。

  “好了,你的实力已经得到为师的认可了,以后若有困难,可随时来找我,眼下你时间仓促,我也没什么能再教你的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教你一些曲子,你可以走了。”

  “师父,我……”我似有诸多话语,在此刻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说了声:“师父保重。”

  然后我就与梦竹一同朝山洞外走去,耳后响起十分雄壮的声音,我用耳窍捕捉师父的灵气,感受到阵阵豪情,师父这是在鞭策我莫要英雄气短,今日暂别,终有见时。

  我本想弹琴应和师父,但是想到师父的曲意,还是算了,将琴背好,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山洞,其实这一刻我十分好奇,当年的东绝在师父的曲声中,是否回过头呢?

  走出了山洞,我感到一阵轻松,此刻我终于有了可以保护自己的武器了,一直以来虽然我长于相术和医术,但是面对山术高手一直无能为力,现在我终于有能力与他们斗一斗了。

  并且我也是伶伦门下的弟子了,此前虽然我一直是自居吴家第三十三代子孙,但是身世并非师门,血脉亲情也不能替代师徒情分,在江湖上我其实还是无依无靠的游散人员,但是从此刻起,我就是大乐师伶伦的弟子了。

  想到这些,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开始上扬。

  “笑什么呢傻瓜。”梦竹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到。

  “没什么,就是想到我学会了好多东西啊。”

  “那倒是,不过我也有功劳的,你不许忘了哦。”梦竹噘着嘴说到。

  “当然了,你是这一趟的大功臣呢。”我赶紧说到。

  “那下一个我们去哪个山洞呢?”

  “按顺序呗,第四个。”我指了指说到。

  “走。”

  说完,我们两人一起走进了第四个山洞。

  “明儿,你觉得这个山洞里面是谁呢?”梦竹觉得无聊,想跟我猜一猜这里面是谁。

  “我不知道,但是按照我师父说的,只能是黄帝时期的人,难道是神农氏,我只知道神农尝百草,可能跟嘴巴有点关系。”我说到。

  “神农氏是炎帝,你不是说这本书是炎帝写的吗?炎帝把自己也写进来了吗?”梦竹笑到。

  “那你说,是谁。”

  “要我说,那就是哼哈二将。”梦竹说完捂着嘴巴笑了。

  我翻了个白眼说到:“怎么可能。”

  聊着聊着我们就走进了山洞的深处,这里平平无奇,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既没有奇怪的味道,也不是一片漆黑,但也没有学习耳窍的地方生机盎然。

  我担心前面会有稀奇古怪的东西,示意梦竹停下来,发动耳窍和鼻窍探寻灵气。

  片刻后,我感受到在前面不远处,真的有两股强大的灵气,难道真是哼哈二将?

  “不会真被你说中了吧,里面有两个人。”我惊讶地说到。

  “不会吧,我就随便说说。”梦竹也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没办法了,去看看吧。”

  我们又开始向前走,说来也奇怪,虽然我学会了耳窍,但是前面有什么声音我都听不见。

  走了没多远,我们来到一处布满藤蔓的地方,长长的藤蔓像帘子一般从山洞顶部垂下来,将里面和外面分隔开。

  有了之前的经验,我知道里面就是学习道术的地方了。我深吸一口气。说到:

  “应该是到了,走吧。”

  说完,我掀开藤蔓走了进去,为了能更好的捕捉声音,这一路上我的耳窍一直处于高度灵敏的状态,可是刚一进来,我就感觉仿佛一道春雷在我耳朵里面炸响了,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快要昏倒前,我用仅存的一点意识将自己和梦竹的耳窍封闭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喉头一阵甘甜,正准备放开喉咙痛饮时,一下子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瞬间我就完全清醒了,我立刻翻身爬起,调集周身血脉,开启目窍,鼻窍和耳窍,身体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看着眼前的人。

  “哎哟,他醒了。”一个满脸胡茬,五大三粗的壮汉说到。

  “嗯,看来他没什么大事。”旁边一个生有双瞳四目的人平静地说到。

  我一看这个人脸上有四只眼睛,传说中仓颉龙颜四目,俯看龟甲和爪痕,创造了文字,黄帝时期生有四目的人只有仓颉,难道此人是仓颉?

  我赶紧收起道法:问到:“晚辈是伶伦门下弟子吴明,敢问前辈名讳。”

  “哦?你是伶伦的弟子,怪不得你拿了‘号钟’,我是常先,这位是仓颉。”那个壮汉说到。

  “拜见两位前辈,不知我那位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跟你一样,还晕着呢。”常先指着不远处躺着的梦竹说到。

  我正要去叫醒梦竹,仓颉说到:

  “刚刚我们兄弟两个正在制鼓,你们就闯了进来,这才被鼓声所伤,不过看来你学会了耳窍,因此才封闭了耳朵,没什么大碍吧。”

  “是的前辈,刚刚我一进来,正好在捕捉声音,耳听的如雷般的鼓声在我耳旁炸响,立刻就要晕倒了,晕倒前我将自己和我朋友的耳窍都封闭了。”

  “嗯,你做的很好,否则会受重伤的,看来伶伦教的不错,但是自从邵家设立了修炼场后,一直以来都是五个人来到这里,然后每个人学一种封印,你怎么学完耳窍,还要来我这里呢?还有你刚醒过来的时候,目光如电,鼻子也在不停地闻着气味,难道目窍和鼻窍你也会了?”仓颉四目不停的打量着我,让我十分不安。

  “是的前辈,我已经学会了目窍,鼻窍和耳窍,实不相瞒,我来这里学习正是为了对付邵家五绝,他们将我的朋友,父亲,还有我的五爷爷都抓走了,此刻只怕是凶多吉少啊。”我回答到。

  “可是据我所知,邵家五绝只会保护邵家,如果你们没有主动想攻击邵家的话,他们不会动手的。”仓颉语气深沉,好像在审判我。

  “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先天梦卜》,这样才能知道我们吴家的对手到底是谁。”

  “所以你是来抢书的?”仓颉语气带着威胁,眼睛冷冷地看着我。

  “没有没有,前辈不要误会,我是来换书的,我来的时候带了一本《管辂卜术》,想交换一下。”

  几番交锋之后,仓颉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但是他并不愿意教我。

  “前辈,你为什么不教我口窍呢?”我问到。

  “什么口窍,这是灵窍,嘴巴是食五谷,诵典籍,传道义的地方,因此叫灵窍。”常先在旁边说到。

我想起之前学习鼻窍时,那张纸上写的是“嘴巴是吃五谷,食六畜的地方,感受不到灵气”,会不会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呢?但是眼下我可不敢多问。

  仓颉瞪了他一眼,对我说:“你应该知道人有七窍,因此才有‘七窍封印’吧,目窍有两窍,耳窍有两窍,鼻窍也有两窍,七窍你已学会了六窍,何必拘泥于我这灵窍之一窍呢?请回吧。”

  “前辈,我不知哪里冒犯了你,但我是诚心求艺,还望您不吝赐教啊。”

  “你没有冒犯我,只是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正气,有的是滔天的愤怒,还有一心想去找五绝复仇,这种人,我是不会教的。”仓颉正色道。

  “前辈,我知道您曾经创造文字,是我中华文明载体的始祖,所谓‘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栗,鬼神哭’,我深知您一身正气,晚辈十分佩服,可是我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正义,我的爷爷为了挽救村民,甘愿牺牲自己,但是直到现在,给吴家村带来灾难的始作俑者我依然不知道是谁,难道吴家村的村民就没有正义吗?难道他们就不配知道真相吗?”

  “你这还是为了复仇,不是大义。”

  “那八百年前,仁德公参透天机,发现吴家‘逢三呈凶’的命运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此有违风水规律的事情,当真没有妖邪作祟吗?那我吴家的大义又被何人所蹂躏呢?”

  “这……这还是你一家之事,虽然也是大义,但是不是我所认可的。”

  “那前辈知道古往今来,多少强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依仗自己的能力,肆意践踏弱者。八百年前,王家相师妄图称霸中原,若是没有吴家三世祖力败王家,整个风水界岂不成了一家之院?我的太爷爷莫名被公孙家针对,整个风水界群起而攻之,太爷爷无奈自费道法,弱者没有武器,何来的大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来这里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