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少年神相 > 第二十三章 灵窍试炼
 
“难道真的是我狭隘了吗?”仓颉低着头说到。

  “前辈,您是中华文化的始祖之一,我绝无半点诋毁您的意思,正相反,是您创造的文字让我得以学习,明理,只不过时代在发展,您的一些想法可能在历史的验证下并非完全正确,但这绝不足以影响您的地位。”我赶紧说到。

  “我本以为我创造的文字会永远跟我站在一起,让我无论何时,与任何人辩论,都可以战胜别人,可是今天你的一席话,让我觉得我所理解的大义有失偏颇。”

  “这正说明了您的伟大,您创造的文字不与任何人为伍,只与正义为伍。”

  “说得好,仓颉大人,你也不要再自责了,我看这个吴明具备学习灵窍的资格了,你觉得呢?”常先说到。

  “嗯,带他过去吧,我随后就来。”

  “那我的朋友……”我问道。

  “无妨,她现在只是进入了睡眠的状态,你安心去学吧。”仓颉说到。

  我点了点头,跟着常先向后面一处密林中走去,路上无聊,我就问到:

  “前辈,一开始我们刚进来就被震晕了是怎么回事呢?”

  “那时候我正在与仓颉制造新的鼓面和鼓槌,还在调试中,你们就闯进来了,结果就被那个声音伤到了,好在你会耳窍,要不然可能就受伤了。”

  “原来如此,不过您刚刚提到的鼓面和鼓槌,与灵窍还有仓颉有什么关系呢?”由于我对常先了解甚少,便问起了这里的来历,但是不太好意思直接问他,就想先问问关于仓颉的。

  “哦?你这样问,是知道我跟这里的关系吗?”常先略带嘲笑着看我。

  “啊,我。”我一时尴尬不知怎么回答。

  “无妨,我的名气远远不如仓颉,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我的发明你肯定知道,战鼓。”

  “我知道,两军对垒之时,既可以鼓壮军威,又可以震慑对手,这是您的发明吗?”我惊讶道。

  “不错,当年我打猎回来,随手将兽皮搭在树杈上,谁知风吹日晒后,兽皮收紧裹住了树杈,我闲暇时随便敲打了几下,声音雄浑有力,充满气势,但是这种鼓不太结实,往往我一用力就坏掉了,后来是九天玄女托梦于我,告诉我以夔牛皮蒙鼓,用雷兽的骨作为鼓槌,一敲起来,地动山摇,威力无穷。”常先一边说,一边比划到。

  “夔牛和雷兽是什么?”我不解地问到。

  “两种巨大的生物,可以发出如雷般的声音,后来我成功获得了这些材料,所制作的鼓,着实不同凡响,声音高亢而雄浑,当年黄帝大战蚩尤之时,我的战鼓可是发挥了巨大作用。”

  “厉害厉害,想不到前辈虽然外貌粗犷,但是制作的东西却独具匠心啊。那仓颉前辈呢?”我疑惑道。

  “仓颉造字,将灵窍发出的声音形象化,你学会了那么多的道法,自然听说过灵气吧,但是灵窍因为门户洞开,虽以‘灵’字冠称,在学习与使用中,却无半点灵气可用。”

因为鼻窍上有很详细地记载嘴巴不能感受灵气,因此这其实在我意料之中。

“是因为嘴巴是吃五谷,食六畜的地方吗?”我小声地问到。

“你从哪里看到的。”常先突然涨着脸说到。

“鼻窍。”

“哼,那都是胡乱写的,你不要信。”

  “好好好,我不信,那灵窍怎么学习和使用呢。”我赶紧附和道,生怕他不教我了。

  “用文字。”常先说到。

  “文字?”

  “对,文字可以将灵窍声音具象化,你与五绝交过手,北绝怎么攻击对手的?”

  我开始回想之前老爸与他交手的场景,说到:“他第一次说的是‘滚’,后面说的是‘啊’,最后还在身上贴了一些道符,然后他的攻击就变得更厉害了。”

  “道符?你前面说的还是我们灵窍范围内的道法,但是道符可能就是其他门派的了,我们没有通过道符提高灵窍威力的。不过如你所见,北绝也是通过模拟声音或者是使用有含义的字来进行攻击,这就是灵窍的控制方法。”

  “那不就是随便乱叫吗?”我哭笑不得地说到。

  “差矣,不仅不是随便乱叫,还有章可循,越具象的字,比如北绝说的‘滚’,杀伤力就小于他后面的‘啊’,这是因为灵窍还是以灵为先,越具体便越俗,越缥缈便越雅。”

  “那具体是怎么去控制呢?”

  “这要靠你自己悟了。”说着话,我们来到了丛林深处,我看到了一张巨大的兽皮和几根硕大的骨头。

  “这是……”我指着这些问到。

  “这是夔牛皮和雷兽的骨,之前我和仓颉就是要用它们制造战鼓,同时灵窍的修炼也离不开它们。灵窍的修炼分为两步,第一步是感受巨大鼓音的灵气变化,因为你已经学会了耳窍,这一步对你来说会很容易;第二步是通过灵窍发声,模仿刚刚感受到的灵气,这个过程中,越具体的字越容易模仿,越抽象越无实意的字,威力越大,但是也更难去模仿。”

  “什么叫模仿灵气呢?您刚刚不是说灵窍没有灵气吗?”我不解地问到。

  “是的,灵窍是没有灵气,但是灵气其实就是意志的载体,可以用来操纵七窍,你学会了其他的道法应该有体会,类似地,文字就是灵窍的载体,虽然它不是灵气,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发声,达到使用和操纵灵窍的目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发声其实就是在模仿灵气。”

  “原来如此,那好吧,先进行第一阶段吧。”我胸有成竹地说到。

  常先动作很快地装填好原材料,制成了一面十分巨大的鼓,他拿着两只骨头做的鼓槌,对我说:

  “我要开始了,你好好去感受。”

  我沉下心来,暗暗发动耳窍,捕捉每一个细节。

  第一声,声音犹如漫无边际的乌云笼罩天地,突然一声巨雷轰然作响,给天地以清爽。

  但我的大脑又是一阵眩晕,突然出现的巨声甚至让我汗毛倒竖,我不得不又一次封闭了耳窍。但是为了能感受战鼓的灵气,我打算一点一点的放开耳窍,去捕捉声音。

  第二声,声音好似天地无光,死气沉沉之下,一声春雷唤醒了这广袤宇宙的生机。

  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这一次小心的捕捉了一些战鼓的灵气,我感觉这些灵气十分凌厉,以至于我的整个身体都在抖动。

  第三声,声音犹如天外之音,尖锐刺耳,目光所及之处,犹如世界末日。

  这一次我捕捉到的灵气,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好像一把小刀在我身上游走,不经意间划伤了肌肤,但是我丝毫不知,等到我反应过来之时,早已遍体鳞伤。

  三通鼓罢,常先问到:“怎么样吴明,有什么感受吗?”

  “我感到第一通鼓犹如开天之声,第二通鼓犹如生命之声,而第三通鼓犹如死寂之声,杀人于无形,最为致命。”

  “哈哈哈,不错不错,比北绝那小子强多了,不愧是伶伦的徒弟,听一遍就都通透了。”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我听到邵家五绝成员的名字了,看来他们在这里也给这些上古大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听了几遍?”我问到。

  “三十遍。”

  我大为震惊,有耳窍的帮助我才能勉强完整听下来,北绝居然可以仅凭肉身听三十遍?

  “三十遍?这也太夸张了吧,你们也不嫌累?”我挖苦到。

  “他都不怕震我怕什么累呢,不过他确实是我见过的最能承受巨音的人,堪称前无古人。”常先感慨道。

  “那既然灵窍也是七窍封印的一种,是不是也可以封印呢?”我听到北绝如此厉害,赶紧想问问封印之法。

  “办法当然有,但是你只有学会了灵窍才能教给你。”

  “那现在我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了,赶快第二阶段吧。”我催促到。

  “这可不行,第二阶段是仓颉的主场,我只负责擂鼓。”

  我看了一眼来的地方,根本没有仓颉的影子,因此我打算自己先试一试。

  我努力回想刚刚的感觉,第一声,开天之声,灵气雄浑磅礴,似有千军万马伴随左右,我暗暗吸气,喊道:“啊!”

  “别喊了,吵死了。”常先在旁边说到。

  “那你又不教我,我只好先自己练了。”我无奈地说到。

  “那你练你好好练可以吗?你啊什么。”

  “不是你说越具象越没有威力,越抽象越有威力吗?那我当然练‘啊’了。”

  “但是你要循序渐进啊。你先从具象的字开始吧。”

  听到常先的指导,我大为开心,赶紧喊道:“开!”。

  虽然声音洪亮,但是却无半点震撼之感,我迷惑的看着常先,他说到:

  “看什么,你这是在乱叫,你要调集你的血脉,气从丹田而出,虽然不是靠灵气控制,但是也要用血脉控制你的发声。”

  我深吸一口气留在丹田,屏气凝神,盯着眼前的一棵树,片刻后,喊道:“开!”。

  这一次,我用丹田之气将我的声音顶出,声音雄浑而又充满杀气,只见眼前的那棵树应声裂开,旁边的常先惊讶地张开嘴巴说不出话,我也开心的又蹦又跳,就在这时,仓颉来了,说到:

  “高兴什么?你以为你练成了?这棵树并不是你灵窍发出声音击毁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