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141.四族,异族
 
  大湿地错综复杂的地形,当前酷热的天气,恶劣的环境,与当地种族语言不通,都使得路禹无法找到智慧种族存在的痕迹。

  不过这一回,不用找了。

  土墙才修复好没多久,路禹就迎来了客人。

  约莫十来只蜥蜴人在魔物攻城后的第五天,从远处的雨林中钻了出来,正好被飘在土墙上方的雾妖观察到。

  手持金属盾牌与武器,证明他们能够一定程度的冶炼金属。

  为首拿着法杖的蜥蜴人头戴着奇怪的羽毛装饰,艳丽程度足以让任何一个狙击手优先选定他为第一狙击目标。

  不过这也证明了蜥蜴人群体中有通过一些特殊的装饰品显现自己地位,加强权威的做派。

  原本路禹还在思考,蜥蜴人拥有的智慧程度会不会不高,也就跟蘑菇人差不多上下,利用工具和利用魔法基本处于最原始的摸索阶段,只是身体强度高才成为了大湿地内有头有脸的种族。

  现在这个想法可以否定了,这些蜥蜴人基本与人类差不多,搞不好已经有了自己的文字,进入了通过文字与图案记录知识,并且传承的阶段。

  路禹没有堵住被俘获蜥蜴人的嘴,因此他在感觉到同伴气息之后一直嗷嗷叫唤。

  蜥蜴人队伍中有人在听到同伴呼唤之后向前了几步,似乎是想直接过来解救,但是却被手持法杖的蜥蜴人拦了下来。

  这只有着艳丽羽毛装饰的蜥蜴人抬起法杖,释放了一个法术。

  相隔太远,璐璐缇斯过了一会才模糊地判断出,这可能是一个护盾类的魔法,并且是全体的。

  “这个做派,跟你是真的很像。”

  爬墙围观的西格莉德与雾妖听到璐璐缇斯的话,连连点头。

  路禹啧了一声:“这证明这个蜥蜴人机智,遇到意图不明的敌人,信息补全情况下优先保全队友,是一个合格的法师。”

  蜥蜴人法师阻止了其他同伴上前,独自一人缓步往土墙方向靠。

  他的视线在土墙上白蒙蒙的雾妖,黑乎乎的璐璐缇斯之间来回移动,眼神锋锐,又带着几分狡黠。

  被俘获了五天,基本一声不吭的战俘蜥蜴人铆足了劲地呼唤,得到的回应却是蜥蜴人法师厉声呵斥。

  即便语言不通,路禹也能感受到话语中的愤怒意味,也不知道他是在骂战俘蜥蜴人办事不力,还是在骂他嚷嚷得太厉害。

  距离土墙大约还有两百米左右时,蜥蜴人法师不再向前。

  此时,他的目光第一次与路禹相对,然后是西格莉德。

  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如果说看向璐璐缇斯和雾妖的眼神带着些许审视与警惕,那么看向路禹和西格莉德的就是纯粹的怨毒与阴狠了。

  “他似乎很仇视你。”就连璐璐缇斯都看出了蜥蜴人法师的神情变化,用触手戳了戳路禹的腰间。

  “刚才那只死蜥蜴嚷嚷得这么大声,怕是已经把事情经过都说完了。”路禹说,“我们没给他好果子吃,那他肯定得使劲告状啊。”

  倒也说得通,不过路禹和璐璐缇斯一点也不后悔亲手教训那只臭蜥蜴。

  没道理你带着一帮人冲了我的仆从的家,我还得好吃好喝伺候你吧?

  没给你当场扬了已经是看在你是个智慧种族,且对自己还有点用处这一点上了。

  蜥蜴人法师将手中的法杖往地上一杵,双手拍击在杖身上。

  空气中的魔力随着这个动作被牵引,伴随着蜥蜴人连续的拍击,一阵阵涟漪以法杖为圆心向四周荡漾。

  “哼,班门弄斧!”

  璐璐缇斯飘下石墙,六七根触手齐齐扎进地面。

  路禹不知道璐璐缇斯在干什么,但是看她这个举动,估计蜥蜴人法师的魔法还是带着些威胁的。

  沉闷的爆炸声从地底传来,轻微晃动之后,蜥蜴人法师的踉跄着后退,他想伸手去拿回自己的法杖,却不曾想璐璐缇斯速度奇快。

  路禹都没看清发生什么,璐璐缇斯就已经杀到了蜥蜴人法师的面前,触手用力一甩,法杖应声断裂。

  璐璐缇斯临走,还不忘取出法杖中的魔核。

  蜥蜴人法师浑身颤抖,好一会之后才回过神。

  看着地面上断裂的法杖,迟疑了片刻,他回到其他同伴身边,凝视土墙上的路禹与璐璐缇斯许久,这才消失在雨林当中。

  与蜥蜴人族群的接触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突然,但是璐璐缇斯很清楚,这次接触只是开胃菜,这也是她没有进一步发动攻击的原因。

  璐璐缇斯带回来的魔核是四阶魔物的,而且魔力充盈,应该是才猎杀不久。

  “刚才那只蜥蜴人的实力,以梅拉大陆的评定标准,大约是精钢级。”

  “精钢级…倒也不强。”雾妖满脸不在乎。

  路禹和西格莉德则是皱起了眉头。

  问题不在于等级,而在于法杖的魔核。

  一个精钢级,对标魔法师也就是三阶的蜥蜴人居然用上了四阶魔核制作的法杖…

  “只有能稳定猎杀四阶魔物才能做到这么奢侈。”璐璐缇斯说,“他刚才当着我们的面施展的魔法是土属性的,能够调动土元素共鸣,引发土墙崩塌,是一种小范围内的地震。”

  “在低阶魔法师中,这种魔力消耗大,只有特定场合有奇效,释放时间长的魔法一般没谁会在实战中当着敌人的面丢。”

  蜥蜴人法师的行为是赤裸裸的试探。

  战俘蜥蜴人一定对他说了璐璐缇斯和路禹的一些信息,但是蜥蜴人法师十分警惕,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因此不惜以身犯险拿到情报。

  这让路禹更加笃定自己的推断了。

  这个蜥蜴人法师背后是一个很大的蜥蜴人部落,他这样的精钢级魔物直接听命于更强大的蜥蜴人,因此他才会做出极有可能让自己毙命当场的举动。

  怎么办?

  亚斯,格朗,索雷森路禹都是扯着虎皮过来的,打交道的都是人类,且都能沟通。

  能沟通才能斡旋,能斡旋才能让伪装的身份为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

  可是他们和蜥蜴人部落语言不通,一旦冲突加剧,真的要打起来…

  璐璐缇斯身体虽然够结实,但是她也就恢复到了三阶魔法师这个程度,按她的说法,她即战力能勉强到五阶。

  这样看,只要蜥蜴人部落没有五阶以上的魔物,路禹一行人好好配合还是能过关的。

  可蘑菇人们怎么办?

谷</span>  以蜥蜴人部落驱使魔物野兽一起攻城来看,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那就是完全消灭蘑菇人。

  路禹打不过可以跑,蘑菇人却无处可逃。

  路禹也不知道蘑菇人到底怎么就得罪蜥蜴人了,之前蜥蜴人明明连蘑菇人都不屑去多看一眼,这么高傲,何至于对自己看不起的种族痛下杀手。

  不知道战俘蜥蜴人从同伴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总之他现在在狞笑,还时不时伸出舌头恐吓身边的小蘑菇。

  这个嚣张的行为并不讨喜,西格莉德戴上指虎打算与他进行一些亲密的物理交流,友好地交换一下各自的意见。

  路禹阻止了他。

  倒不是路禹心慈手软,而是他们即将要通过雾妖询问蘑菇人一些事。

  路禹找来菌丝,一圈一圈地往蜥蜴人的长嘴上缠绕,让上下颚死死贴在一起,连点声音都发不出。

  被物理禁言的战俘蜥蜴人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不过路禹都懒得理会他。

  雾妖通过变形成为蜥蜴人的方式,不断地呈现出各种图案。

  已经知晓点头摇头含义的蘑菇人依靠这个方式给予了璐璐缇斯一些基础的信息。

  首先,蘑菇人没有得罪过蜥蜴人的可能。

  因为蜥蜴人屠杀蘑菇人的图案一浮现,所有的蘑菇就齐齐摇头。

  而单独浮现出蜥蜴人,他们还是摇头。

  反复确认,璐璐缇斯判断,蘑菇人只是知道大湿地有蜥蜴人存在,此前从未与他们打过交道,他们对于蜥蜴人敬畏的态度来源其他魔物的口口相传。

  这些传闻给蘑菇人烙印下了蜥蜴人不可战胜的印象。

  指望着这样一群被利齿花撵着跑的蘑菇在湿地大魔王的头上动土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他们的问题,难不成是我们的问题?”雾妖依旧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感觉到了众人的视线,雾妖变成了一个问号。

  “你们干什么…”

  路禹等人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

  蘑菇人不知道是神是什么模样,只是盲目的祈祷,最终把天降的他们奉为神明。

  因此路禹自然而然地觉得,大湿地的魔物没见过人类,否则不至于对着异种族顶礼膜拜。

  蜥蜴人法师那微妙的视线…

  难道他们真正的目标根本不是蘑菇人?

  路禹一行人,才是他们想要对付的对象?

  “不对不对,这样解释不通啊。”璐璐缇斯自己捋了一遍,“如果蜥蜴人见过人类,并且对人类十分仇视,那他们一开始就该冲我们来。”

  “袭击当晚,魔物第一目标全是蘑菇人,这怎么解释?”

  路禹一行人陷入了深深的困惑当中。

  与此同时,在大湿地的另一头的雨林当中,一座木制的帐篷中,蜥蜴人法师跪在正中央,刚刚描述完了自己在蘑菇人栖息地的所见所闻。

  四个体型健硕,足有两米多高的蜥蜴人肩披不知名野兽的兽皮端坐着,认真听完了一切。

  这四只蜥蜴人脖颈处都佩戴着造型奇特的魔物骨片装饰,在他们消化完信息,抬起头要说话时,紧随着动作,骨片也会发出“哒哒”的碰撞声,像是有没散去的魂灵在打颤。

  “四部族族长在上,我们那伟大的蜥蜴人战士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他面对着恶毒,凶残,野蛮的怪物,虽有牢骚,但却依旧勇敢。”

  蜥蜴人法师提起了那位被俘获的蜥蜴人,将四只大蜥蜴的互相交织的视线拉到了自己身上。

  “部族,不会抛弃他。”

  意识到族长们即将议事,蜥蜴人法师缓缓退出了帐篷。

  主持了这场议事的蜥蜴人族长叫做泥尾,是给蜥蜴人法师下达命令的人,同时也是他将战俘蜥蜴人派去了蘑菇人栖息地。

  泥尾晃动着他那条宛如沾满了黄泥浆,压根洗不干净的脏兮兮的尾巴站了起来。

  “现在,你们都听到了。”

  “碎鳞,火痕,褐盾,这回你们还有话要说吗?”

  皮肤鳞片显得有些斑驳的碎鳞是一条身体颜色偏黑的蜥蜴,他依旧沉默不语。

  胸前有着被火燎过后留下疤痕,且再也长不出鳞片的火痕问:“和传说中一样?”

  泥尾望向了角落里的褐盾。

  “先祖因为各种原因分离,繁衍,各成族群…我们传承下来的图案或许都不如褐盾的完整,毕竟他的先祖自称见过真正的‘异族之神’。”

  棕褐色的蜥蜴人褐盾斜眼盯着其他三位族长,用低沉的声音开口。

  “无法确定。”

  “先祖留下的图案并不形象,那些来源于雨林中魔物的描述,以及那突如其来的一瞥,并未能给予他绘画下‘真实’的智慧。”

  泥尾不满的怒哼一声,尾巴烦躁地甩动着。

  “‘蓝水’一族发生的事情足以说明一切,如今迹象与当年一样,你们还在这里思考这些琐碎的可能!”

  碎鳞说:“蓝水已经不知所踪数百年,与那未知的奇迹一起被淹没了,也许馈赠本就是有代价的。”

  泥尾提醒道:“你没听见我的族人刚才说过什么吗?”

  “高耸的墙壁,会使用器具的蘑菇人,怪异的技术与魔法。”

  “若这本就是奇迹,是未知的神明降下的恩赐,那我自然只会蜷缩,等待神使离去。”

  “然而那只是一群不明异族而已,他们实力并不出色,却依靠着带来的知识,赐予了蘑菇人一族成长。”

  “无论在蓝水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坐视着异族在大湿地培养出第二个‘信仰’。”

  “丛林之神与巨蜥之神都在注视着我们,这片属于我们的湿地,决不允许异族的信仰如瘟疫般散播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