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木叶伪君子 > 第二百零七章 乘车作画 途中插曲
 
  两天后,临近火之都的平原上。

  天上的白云,一片片,如同风帆在天空中飘荡。

  温暖的南风徐徐吹来,带着春天泥土的清新气息。

  “污~污~哐哧哐哧~”

  漆黑色的蒸汽火车缓慢的行驶在沃野中。

  宇智波图南坐在车厢里,戴着鸭舌帽,在画板上写写画画。

  对面坐着的是一对夫妇外加一个小女孩,显然是一家三口。

  只见小女孩脸包子里塞着糖果,站在座椅上,双手撑在桌子上,一脸好奇的看着宇智波图南跟前的画板。

  震耳欲聋的火车轰鸣声中,宇智波图南的画作终于完成。

  “送给你。”宇智波图南朝着小女孩温柔一笑,将画纸取下,递了过去。

  小女孩也不认生,粉嫩的小手抓过画纸,一屁股坐回座位,眼睛都笑的弯了起来。

  身旁的妇人轻声道:“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女孩甜甜的喊了一声,然后用手指着画中人道:“这是我。”

  宇智波图南对小女孩的称呼也不见怪,毕竟自己身体发育比同龄人似乎早了那么一点。

  再加上最近体质的大幅度增强,导致身高猛涨,看起来是有点模糊年龄。

  靠着过道的中年男人睁开双眼,侧身看了看小女孩手中的画纸。

  只见这张画纸上画的正是小女孩撑着桌子好奇张望的模样,画的惟妙惟肖,简直跟拍照一样。

  中年男人不由赞叹道:“画得真好,你是画家吗?”

  宇智波图南仰靠在座位上,一手拿着画板,一手转着笔,摇了摇头道:

  “不,我是一名保家卫国的木叶忍者,画画只是业余爱好,刚刚才开始学而已。”

  男子一听,当即脸上浮现出恭敬之色道:“原来是忍者大人。”

  宇智波图南轻笑一声,淡淡道:“请不要这样称呼我,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但听到宇智波图南的职业是忍者,男子显然有些想要攀附一下关系,轻咳道:

  “其实我也想过让惠子成为忍者,但很可惜,她没有忍者天赋。”

  宇智波图南侧目看向窗外的景色,手中的笔开始不停在画板上掠动,悠悠道:

  “想要实现阶级的跃升,除非天赋努力远超常人,大多还是需要一代一代积累。

  木叶的下忍那么多,很多下忍执行任务的报酬连养家都困难。

  为什么他们还是不愿意放弃忍者的身份。

  很多还是想要为下一代铺路。

  人脉,资源,知识,这里面有着太多太多的好处了。

  在某些小家族里,每个下忍都是家族的希望。

  同样都是小孩,木叶里的小孩从药浴到平日里的吃食,都跟外面的孩子不一样。

  他们甚至很小的时候就能从父母那里学到基础的查克拉提炼术,从起跑线领先常人。”

  男子闻言叹息一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道:

  “这些东西谁不知道呢,但想去木叶落户太难了,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

  宇智波图南双眼微微一眯,悠悠道:

  “未来会有所改变的,这个世界到最后不会埋没任何一个人才。”

  男子心里自然是不信宇智波图南的话,但还是附和着点了点头道:

  “不知道您是木叶的下忍还是中忍?”

  宇智波图南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勾勒着画上的线条,淡淡道:

  “职称这个东西,对我没有太大的意义。

  因为这不是我的目标。”

  男子此时已经将手伸入了兜里,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那您的目标是什么,能谈谈么。”

  宇智波图南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思索道:

  “不太好说,细想的话有很多种目标。

  如果真要说一个最终目标的话。

  那就是.......”

  说着,宇智波图南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缓缓道:

  “我要让我的头顶只有天。”

  男子微微一怔,讪笑道:

  “你们这种大人物说话,却是让人有点难以理解。”

  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宇智波图南道:

  “我是做药材生意的,产地直销火之都。

  如果您的家族有需要的话,可以派人来看看,价格好说。”

  虽然这人以后跟自己基本不会有交际,但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只见宇智波图南轻轻点了点头,出于礼貌将名片接了过来,瞄了一眼后便将名片给收入了忍具包中。

  蒸汽火车的速度非常慢,比正常人行走快不了多少。

  宇智波图南也只是偶然看见了,图个新鲜上来坐坐看。

  忍界的火车早就研发了出来,只是一直都比较鸡肋,没有普及罢了。

  但从现在来看,似乎奈落这家伙是个专心听讲的好学生。

  一直谨记着宇智波图南教导的想致富先修路。

  蒸汽火车里的旅客并不多,九成九都是商人以及随行的护卫。

  他们的货物就在后面那些车厢里。

  蒸汽火车的唯一优势,就是运输量大,比传统的马匹运输好一些。

  当然,对于忍者来说就用不到了。

  一个下忍带着储物卷轴比什么货运方式都快。

  忽然,窗外飞进一只白鸽,落在宇智波图南的画板上,“咕咕”叫了几声。

  宇智波图南伸手轻轻拍了拍白鸽,微笑道:“这点小事就不用提醒了。”

  白鸽翅膀扇了扇,似乎在抗议宇智波图南不识好鸟心。

  最后头一偏,跳到桌子上,啄起一颗小女孩的糖果,一溜烟飞出了窗外。

  宇智波图南见小女孩用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

  当即给了小女孩一个歉意的眼神。

  旋即暗自发动风语。

  耳中传来了火车的轰鸣声、旅客的交谈声、风声、昆虫爬行声、一连串奔跑声。

  “看来有一点小麻烦。”宇智波图南轻轻放下画板,轻笑着摇头道。

  就在这时,车厢前面的铁门被打开,只见穿着特制服饰的列车长一脸严肃道:

  “全体警戒,前方疑似有流浪忍者拦路。”

  宇智波图南眉头微微一挑,却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跑来开火车了。

  “可恶啊,怎么让我遇见了这种事。”

  “怎么办,能挡住吗。

  这批货,我可是压上了全部身家。”

  ......

  宇智波图南看着一众旅客们惊慌失措的模样,不由摸了摸下巴。

  自己倒是一直都保持着清晰的自我定位认知。

  自己绝不是主角,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以后自己应该是全忍界最大的反派BOSS。

  如果让全车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反派在车上坐着,他们是觉得更安全了,还是更危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