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06章 皇帝假傅
 
  “立斩舞阳侯,乃太祖高皇帝之明诏;陈平、周勃二人,更乃太祖高皇帝亲命之使臣!”

  “然陈、周二人至燕地,非但未从太祖高皇帝之令,速斩樊哙而归,反因惧太后之恶而眷留燕地。

  “及太祖高皇帝驾崩,陈、周二人更明悖高皇帝诏谕,软缚舞阳侯以入长安,交之于太后处置。”

  “陈、周二人之举,陛下以为,当论之以何?”

  听闻阳毅这一番深入浅出的分析,刘盈只稍一思虑,便也学着阳毅的模样,在地上盘腿坐了下来。

  直到这时,阳毅高悬着的心,才算是沉稳落地。

  ——在过去这十数年,‘阳毅’有无数次像现在这样,和当时还是太子的刘盈盘腿对坐,交谈嬉笑……

  “陈、周二人之所为,乃阳奉阴违!”

  “二人面奉太祖高皇帝诏谕,实则暗悖,乃奸妄之臣!”

  听着刘盈片刻之内,就把陈平、周勃这两个举足轻重的开国功臣归为叛逆,阳毅缓缓点下头,脸上顿时流露出‘孺子可教’的慈祥笑容。

  “既如此,臣或可试言:今之朝堂,有奸妄二人献媚于太后,以图祸乱朝纲,陛下以为然否?”

  这一下,刘盈却又犹豫了。

  “陈、周奸妄献媚太后,当是确有其事,然太后,当为奸妄所蛊惑才是……”

  一听这话,阳毅就明白过来:对于母亲吕雉,刘盈的信任依旧处于满格状态。

  但阳毅却并没有因此感到沮丧,反倒觉得这样的刘盈,比起历史上那些‘铁面无私’的明君雄主,要来的平易近人一些。

  “嗨,先不急。”

  “等吕雉嚷嚷着要杀戚夫人、杀刘如意,杀光刘邦所有儿子的时候,这傻小子应该就能明白过来,老娘吕雉,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了!”

  在心中暗自安慰自己一番,阳毅便将话头一转,决定不再在吕雉的话题上多做停留。

  “既如此,陛下试想:今太后当朝掌政,却有奸妄二人于旁谄媚、蛊惑,朝中诸公敢怒不敢言,坐视太后为奸妄所欺瞒。”

  “长此以往,太后之威仪损乎?盛乎?”

  见刘盈脸上缓缓流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阳毅赶忙决定:趁热打铁!

  “朝有奸妄,而太后不知;朝臣但不直谏,反视若无睹。”

  “久而久之,太祖高皇帝之江山社稷,陛下莅临之刘汉国祚,其威仪损乎?盛乎?”

  “陛下明知太后为奸妄所惑,不劝不阻,任由亲母错而复错,陛下之威仪,损乎?盛乎?”

  看着刘盈就此陷入漫长的沉思,阳毅却并不打算作罢,似是自问自答般,回答起自己的问题来。

  “太后为奸妄所蒙蔽,久而久之,或当为天下论之以识人不明!”

  “朝公众臣知太后为奸妄蛊惑,反惧死而不谏,则皆坐不忠!”

  “陛下见之而视若无睹,勿行劝阻,陛下便为不孝!”

  “故!”

  说到这里,阳毅面色陡然一肃,盘在身前的腿也被收回,向刘盈沉沉一跪拜。

  “臣今日不顾百官当面,直谏太后之失,实欲以此,保太后之威仪、正朝公之清名,全陛下,之仁孝……”

  见阳毅突然如此郑重,刘盈也不由正了正身。

  但很快,刘盈脸上,就出现一丝诧异。

  “卿今日军议之所为,非逼太后立斩舞阳侯?”

  听闻此问,阳毅纵是心中有万般不愿,也不由摇头一笑。

  “臣同舞阳侯无冤无仇,因何要至舞阳侯于死地?”

  “臣今日之举,乃欲明告天下人:纵太后为奸妄所欺瞒,吾汉廷,亦有仗义执言之忠义!”

  “陛下之侧,亦有忠言直谏、不惧身死之直臣也!”

  说着,阳毅不忘隐晦的补充一句:“若太后知臣之用心良苦,以悖逆罪之以陈、周,自是再好不过……”

  阳毅几近明示的补充,总算是让少年天子缓过神来。

  只见刘盈是一皱眉,再次拉着阳毅盘腿坐了下来。

  “卿方才言,同舞阳侯无冤无仇,舞阳侯之生死,卿皆无感?”

  “既如此,卿又何以陈、周二人非死不可?”

  “纵高皇帝明令斩舞阳侯,太后诏赦,亦不无不可啊?”

  听到这里,阳毅心中又是一声长长的苦叹。

  “这刘邦,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

  “小脑袋瓜看着挺机灵,咋连这都想不明白了?”

  腹诽一声,阳毅也只能用最直白,最简洁的话语,将这件事当中的利害掰开、揉碎,而后摆在刘盈面前。

  “无他:恩威皆出于上也!”

  就见阳毅遥向着刘邦的长陵摇一拱手,便道:“舞阳侯当斩,乃太祖高皇帝降之以雷霆!”

  “雷霆雨露皆君恩——樊哙当死,此乃高皇帝之恩德;哙为人臣,唯当谨受之。”

  “陈、周二贼得高皇帝信重,亲任之为使臣,以代行天子之恩;然二贼枉顾高皇帝之令,悖逆枉上,致使舞阳侯得赦,此,便乃作福!”

  “《尚书·洪范》曰: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

  说到这儿,阳毅见刘盈脸上依旧写满了问号,便只能说的更直白些。

  “立斩舞阳侯,乃高皇帝所令,故舞阳侯当死!”

  “何也?”

  “——此高皇帝之威也!”

  “及赦舞阳侯之罪,自无不可,然舞阳侯当斩一事,乃高皇帝降之以威。”

  “唯有陛下作之以福,威福相抵,方合乎君臣之道。”

  “何也?”

  “威、福、玉食皆出于上,雷霆雨露具君恩也!”

  “故臣之意,非舞阳侯罪无可恕,而乃恕舞阳侯死罪者,非陛下亲为不可。”

  “何也?”

  “此,便乃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也……”

  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通俗的语言,将这件事的内在逻辑道出,阳毅不由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

  “陛下,可明白了?”

  闻阳毅此问,刘盈不由将撑在下颌处的手掌收回,若有所思道:“卿之意,朕大致明白。”

  “高皇帝为君,可作威以斩舞阳侯;朕为君,亦可作福以赦舞阳侯。”

  “陈、周皆为臣,臣无有作威作福,此二人私作天子之福,便乃悖逆之举!”

  说着,刘盈面色又是一滞,满是困惑的挠了挠头。

  “阳卿,朕仍有一事不明。”

  闻言,阳毅期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但刘盈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阳毅将‘彻底扳倒吕雉’的计划,给硬生生推到了两年之后……

  “朕为君,可作威作福;陈、周为臣,无有作威作福。”

  “然太后乃朕之亲母,若朕可作威作福,而太后不可,此莫不有悖孝道,颠覆纲常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