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10章 社死而已
 
  “嘶~”

  “轻些!!!”

  龇牙咧嘴的趴在软榻之上,阳毅额头已然尽是冷汗。

  而忠奴阳大听闻阳毅的低嚎,本就微颤的手不由又是一抖。

  “二公子稍忍着些,这便好了……”

  说着,阳大再次将手中,沾有金疮药的木片,小心移向阳毅的腰臀处。

  “阳大!”

  “母亲布行家法之事,汝可是早有知晓?”

  闻言,阳大涂抹药膏的手突然停滞在空中,目光也不由躲闪起来。

  “知道还不跟我提前知会一声!”

  一声呵斥未脱出口,阳毅便再次龇牙咧嘴的趴了回去,只那双明亮的双眸睁的浑圆,恶狠狠瞪着身旁的忠奴。

  见阳毅这副架势,阳大百般迟疑,终还是嘿然一笑。

  “奴若知会,公子只怕断然不会归府……”

  “主母遣奴出门,本就是为寻公子归府,若公子不归,主母怪罪下来,奴担待不起啊……”

  “淦!”

  愤恨之极,一声国骂嚎出口,阳毅便满是屈辱的指了指身后,已然血肉模糊的股臀。

  “你担待不起,我就担待得起了?!!”

  “亏我还对你那么好!”

  又是一沉低呵,惹得阳大再度尴尬的嘿笑起来,弄的阳毅说也不是,骂也不是。

  说来这阳大,也是个可怜人。

  父母都死在了秦末的战乱当中,家中兄弟姐妹十来口,就活下来阳大这根独苗。

  还是阳城延跟随刘邦,参与彭城一战时,在河东遇上了这个可怜的小孩,将其收留。

  自那之后,阳大便成为了‘阳毅’孩童时的玩伴,直到现在。

  阳大平日里话也不多,总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对谁都笑呵呵的。

  见阳大再次施展‘尬笑神功’,阳毅也终是没忍心再喝骂,只不耐烦地挥挥手。

  “滚滚滚滚滚,哪凉快儿哪待着切!”

  很显然,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对于阳毅不时脱口而出的火星语,阳大也已然习惯。

  “那公子便好生歇息,奴再去寻些疮膏。”

  稍一拱手,阳大便推开房门,小心翼翼退出了阳毅的房间。

  但仅仅不过三息,木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惹得阳毅下意识一吼。

  “作甚!”

  就见一道身着朝服,腰系青绶,双肩奇宽的身影走入房内,惹得阳毅赶忙闭上了嘴。

  “如何?”

  “阳府内的门,老夫还推不开了吗!”

  ※※※※※※※※※※

  完了!!!

  当老爹阳城延的身影出现在房内时,阳毅的脑海中,只有这两个字闪过。

  因为此时的阳毅,与其说是趴在榻上,倒不如说是‘瘫’在榻上。

  一只竹枕别在胸前,让阳毅能勉强抬起头;光溜溜的下半身和薄被之间,则被一个木制小几隔开。

  阳毅还模糊的记得:前世,阳毅在大概五六岁的年纪,经历当代男人几乎都躲不过的外科切除手术之后,也有类似的东西,帮阳毅把被子‘悬空’起来。

  只不过当时,阳毅不是趴着的,而是仰面朝天平躺着的……

  感受着腰臀处依旧源源不断的炙痛,再想想光溜溜的下身,阳毅不由绝望的闭上的双眼。

  ——这下,可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大人!”

  腰背突然传来的凉意,惹得阳毅猛地睁开眼,就见阳城延已然走到了阳毅身边,毫不犹豫的掀开了木几上的薄被。

  而阳毅的目光,也从这一刻开始,宛如寿命耗尽的灯泡一般,彻底黯淡了下去。

  “哀,莫大于社死……”

  阳城延倒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究竟给阳毅带来了多大的精神伤害。

  “皮肉伤,倒也不打紧。”

  自语一声,又随手把薄被盖上,阳城延便在阳毅面前不远处坐了下来。

  “这顿板子,挨的可冤?”

  乍一听闻老爹满带戏谑的提问,阳毅下意识就要开口呛回去。

  但只片刻功夫,阳毅却似是想到什么事情般,缓缓将头趴回了竹枕之上。

  又过须臾,阳毅才彻底明白过来,费力的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别扭的一拱手。

  “儿敬谢大人回护……”

  ——这顿板子,阳毅挨的一点都不冤!

  准确的说,在经历过昨天那场惊心动魄的军议之后,阳毅这顿板子,是非挨不可的。

  原因很简单:孝。

  此时的孝悌人伦,与后世基本一致:孝敬父母,尊敬师长,恭敬长兄。

  但有一点,算是汉室绝对特有的核心内容。

  ——在汉室,母仪天下的不是皇后,而是太后!

  道理再简单不过:太后,那可是连皇帝老子都要孝顺的人!

  作为皇帝的子民,天下百姓自然也要对这位‘共母’,奉上自己最纯粹的孝心了。

  而在昨日的军议当中,无论阳毅是为了多么远大、多么长远的考虑,做出多么正确的举动,有一点罪责,阳毅是无论如何都洗不清的。

  ——忤逆太后!

  也算阳毅运气不错,此时并非是礼教人伦巅峰时期的西周,而是为史学家公认‘礼乐崩坏’的汉室。

  若不然,光是忤逆太后这一项,阳毅就算有九个脑袋,也都不够砍的!

  但礼乐崩坏归礼乐崩坏,当今汉室,毕竟是青史上第一个明言‘以孝治国’的封建王朝。

  如果阳毅在太后面前洋洋洒洒扔下一堆指责,最后就不痛不痒的罢官免职,也确实说不太过去。

  真说起来:阳毅这顿板子,其实刘盈就已经该打了!

  既然刘盈没忍心动手,作为父亲的阳城延,也只好补上这道‘种因得果’的程序,免得阳毅沾染上‘不孝太后’的污名。

  ——子不教,父之过嘛!

  在想明白这些关节之后,阳毅心中那些许抱怨和愤恨,便已然被感谢,和一股莫名的温暖所取代。

  但不等阳毅再开口言谢,阳城延那稍显粗壮的身躯,便已经从阳毅身旁站了起来。

  “门外有贵客等候,待见过贵客,便到书房来寻老夫。”

  只淡然丢下这么一句话,阳城延便头都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不等阳毅反应过来,又是一道身影被阳大引入卧室,惹得阳毅如木鸡般,彻底愣在了榻上。

  “啊~”

  “阳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