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16章 母慈子孝
 
  当刘盈在长乐宫,同母亲吕雉上演着一出‘母慈子孝’的好戏时,阳毅也在病榻之上,再次等来了老爹阳城延。

  ——不是阳毅又犯了什么错,实在是阳城延这个人,简直倔的不行!

  白天,老倔牛不顾阳毅光着的屁股,直把人季布给引进了屋里,丢下一句‘完事儿来书房找我’,就走了?

  等阳毅强自忍下社死的屈辱,龇牙咧嘴的送走季布,老倔牛又派人来叫阳毅:我在书房等你……

  “你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看着眼前目带凶光,仍旧满带怀疑望向自己腰股处的老爹阳城延,阳毅这句内心咆哮差点脱口而出。

  “区区皮肉之伤,何至于如此娇贵?”

  听着老爹满带着不屑的‘自语’,阳毅不由腹诽一声:你来试试!

  但很快,阳毅也就释怀了。

  ——在前世,跟随父亲前往乡下,探望年迈的祖父母时,类似的话,也被爷爷经常挂在嘴边。

  “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娇贵啦~”

  “想当年,爷爷我……”

  回想起残存在脑海中的前世记忆,阳毅不由稍叹一口气,撑着手肘侧坐了起来。

  ——即便心中满是无奈,阳毅也不能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自己如今所在的世界,已经不允许阳毅任性了……

  就好比前世,爷爷以‘想当年’做为话头,开始回忆起人生的高光时刻时,阳毅顶多敷衍两声,找个机会开溜就是。

  但在这个世代,儿子面对父亲的教诲时,别说溜号了,哪怕头抬得不够低,都很可能要遭受时代的铁拳!

  ——忤逆!

  抱着‘入乡随俗’的想法,阳毅也只能竭尽所能,在老爹阳城延面前,展现出自己最乖顺的一面。

  但很显然,阳毅的‘伪孝’,并没有逃过阳城延锐利的双眼。

  “起不了身,趴着便是!”

  “逞什么能……”

  略有些粗暴的将阳毅摁回榻上,阳城延也终于在一旁坐了下来。

  而在门外,奴仆阳大似是老早就接到授意般,在阳城延坐下的一刹那关上门,跑到了十步开外,充当起哨兵来。

  “大人?”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阳毅不由有些紧张起来,试探着一声轻呼,却见阳城延已是愁云满目,满脸迟疑。

  “这!”

  “不至于吧!”

  “挨揍还要分个上下半场?!!”

  ——现在这架势,分明像极了早晨,阳毅跨过自家大门后的景象!

  却见阳城延皱眉许久,终是稍抬起头,面色凝重的望向阳毅。

  “今日早朝,朝公百官于老夫多有敬重之语。”

  “老夫纵不明知其故,却也可猜得一二。”

  “二郎自幼便久伴当今左右,当于如今之朝堂大势,有所知解?”

  ※※※※※※※※※※

  随着夜幕降临,高皇帝十二年夏六月戊戌(初五),也终于落下帷幕。

  但夜幕当中,却也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在尚未建成的长安城内。

  尚冠里,数十位对未来感到迷茫的元勋功侯聚在一起,讨论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以及局势未来可能的发展走向。

  城北阳府,阳毅正结合自己前生、今世两部分记忆,同老爹阳城延解读着如今的朝堂格局。

  而长乐宫内,才送走儿子刘盈的吕雉,却迎来了一位颇为熟悉的面庞。

  “郎中令深夜入宫,恐有急事欲奏?”

  看着眼前的陈平面色阴郁,隐隐欲言又止的神情,吕雉不由淡笑一声,端起手边的茶碗轻啄一口。

  “若有奏,郎中令但可直言,吾自无怪罪……”

  略有深意的一声暗示,终使得陈平放下了心中的顾忌,面色郁结的跪坐下来。

  “臣闻日暮前后,太后令宗正拟旨,欲召关东诸侯朝长安?”

  闻言,刚出现在吕雉脸上的那一丝困意顿消,目光顿时锐利了起来!

  但表面上,吕雉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轻笑着点了点头。

  “然。”

  “皇帝言,今高皇帝丧葬之事近尾,当召关东宗亲诸侯朝长安,以免朝堂落人口实。”

  “且高皇帝诸子离京日久,未面其生母数载,当借此之机,许其奔赴高皇帝之丧,亦可同生母稍温母子情谊,以全孝道。”

  说着,吕雉不由稍叹口气,略有些疲惫的揉搓器额角。

  “高皇帝驾崩,遗诏曰:后宫诸嫔、姬,无子者当遣其出宫,有子为王关东者,当命以为王太后,遣其就其子之国。”

  “召关东诸侯朝长安,亦可借此之机,使诸皇子携母同归封国。”

  说到这里,吕雉沉默了片刻,才稍抬起头:“郎中令以为,召关东诸侯朝长安,可有不妥?”

  闻言,陈平眼睛只滴溜溜一转,终是下定决心,向吕雉沉沉一拱手。

  “臣以为,为今之季,万不可召关东诸侯朝长安!”

  见陈平如此郑重其事,吕雉纵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也下意识的坐正了些。

  “劳曲逆侯细述。”

  得到吕雉的许可,陈平才长松一口气,稍带些试探道:“太后以为,陛下欲召关东宗亲诸侯至长安,乃意欲何为?”

  只此一语,顿时惹得吕雉眉头一皱。

  “曲逆侯此言何意?”

  一看吕雉这幅架势,陈平便赶忙将话头一转,似是方才是口误般,弥补道:“臣之意,或可言曰:陛下以‘召宗亲诸侯朝长安’之策献于太后,其果为陛下之策?”

  “亦或者,乃陛下身侧另有宵小,因其狡诈之欲,而进此言于陛下?”

  听到这里,吕雉紧皱的眉头稍松了些,目光中,却自然地带上了些许恼怒。

  “曲逆侯之意,此乃故侍中阳毅所献之策?”

  见吕雉的怒火成功被吸引到阳毅身上,陈平不由暗自一喜,意味深长道:“太后当知,关东宗亲诸侯,除楚王交、吴王濞,余者尽皆陛下之仲季。”

  “若宗亲诸侯至长安,为陛下以恩赏拉拢……”

  “够了!!!”

  听到这里,吕雉如何不明白陈平话中的深意?

  ——陈平这分明就是在说:你儿子要建立自己的势力啦,你可悠着点儿吧~

  但遗憾的是,最为关键的一点,陈平没看透。

  “曲逆侯!”

  “皇帝刘盈,吾儿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