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23章 阳氏二郎
 
  “寻过中郎将了?”

  当阳毅满带忧虑回到家中,不出意外的,再次被阳城延召入了书房之中。

  说起来,这还是阳毅头一回目睹这个时代,九卿级别高官的书房。

  ——上回老爹叫阳毅去书房,阳毅还烂着屁股趴床上呢!

  与阳毅预料的有所不同:阳城延的书房,恐怕只有‘书房’这个名字,能和‘书’挂上点关系。

  就阳毅所见,阳城延的‘书房’内,几乎看不到哪怕一卷竹简。

  紧贴南北两墙的木架之上,放着一个又一个泛黄的羊皮卷,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全是图纸之类。

  靠西侧的矮榻之上铺有一张筵席,阳城延便跪坐于上,眼前的案几遍布刀笔留下的划痕,器物却被收拾的别样整洁。

  “呼~”

  暗自长出口气,将今日吸收的信息再度消化一番,阳毅才来到老爹对面,拱手一拜,便恭敬的跪坐下来。

  “唯。”

  “儿以帝陵事相问于中郎将,为中郎将所劝阻。”

  按阳毅现在的认知,如今的汉家朝堂,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算得上是‘朋友’。

  开国功侯们自是不用说,原本效忠刘邦的,此时都聚集在了萧何身边,成为了太后吕雉都为之忌惮的强大势力。

  原本被刘邦支棱起来,用于抗衡开国元勋势力的吕氏外戚,则还显得稍有些‘瘦弱’;

  只吕雉一个人,借着太后的超然身份撑起吕氏外戚的牌面,才使双方处在了‘斗而不破’的微妙平衡当中。

  说白了,就是暗地里勾心斗角不能断,但明面上,大家也都还能装作啥都没发生。

  这样的政治格局,无论是对于阳毅,以及阳毅所希望帮助的刘盈一方,都绝对算不上乐观。

  说直白些:此时的刘盈若想掌权,无异于在夹缝中求生存。

  吕雉那边,吕雉自己估计不会有‘废了儿子’或‘架空儿子’的想法,但从历史轨迹来看,就算吕雉没有,其身后的吕氏外戚也绝对有这个念头。

  非但有念头,最终还成功劝动了吕雉!

  至于外朝,阳毅拿不准、

  ——数百号开国元勋、功侯、百官,只怕是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心思、小算盘。

  萧何这样的老臣,想的应该是以大局为重,以政坛稳定为首要考虑;只要有可能,就竭尽全力避免任何可能导致政局动荡、朝堂不稳的事发生。

  陈、周这样的二五仔,则大概率是出于投机理,暂且站到了吕雉身边。

  若吕后成了,那他们就是吕氏功臣;若不成,那他们登高一呼,也能变成‘潜入敌人内部的卧底’。

  应该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想的是忠君奉上,追随刘盈;但碍于种种因素的顾虑,才暂时没有动作。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阳毅分不清朝中的百官公卿、开国元勋们,究竟是这三类人中的哪一类。

  这就使得阳毅对老爹阳城延这种暂时还能信任的‘潜在盟友’,感到无比珍惜。

  ——就算阳毅再怎么忠诚于刘盈,阳城延也不可能为了其自身所处的外朝阵营,而将亲儿子阳毅往火坑里推!

  至于季布……

  “只怕也是个两头下注,烧刘盈冷灶的投机者罢了……”

  见阳毅毫不迟疑,直言不讳的将真相道出,阳城延沉默许久,终是自顾自站起身,来到了书房门口处。

  “书房方圆十五步,任何人不得靠近!”

  以不容置疑地口吻做下交代,待门外侍立的阳大拱手应诺,阳城延才回到书房内,将门紧紧关上。

  看着老爹这番架势,阳毅也回过味来,不自觉地整理了一番衣袍,腰背都不由挺直了些。

  “说说。”

  “经此一事,可有何收获?”

  听闻此问,阳毅只稍一思虑,便将心中的想法娓娓道出。

  “禀大人,此番事过,儿获益良多。”

  “其一,周吕令武侯往昔之部将、故旧,今多为太后马首是瞻!”

  “太后当暂无恶念,现之所欲,乃代掌陛下之权,以帝母之身震慑关东诸侯、朝臣百官、功侯外戚。”

  “然太后身侧,多有吕氏外戚、陈周之流谗言蛊惑;待来日,太后或有他念……”

  听到这里,阳城延稍点点头,面色虽仍带着些许凝重,但目光中,已然透露出了一丝赞赏。

  “嗯……”

  “能参透这一层,二郎此番,确获益匪浅。”

  一声赞赏过后,阳城延便负手起身,来到了木架前,翻看起堆积其上的羊皮卷来。

  “若老夫所虑无错,帝陵一事,中郎将乃以其位鄙为由,以劝二郎相说于老夫?”

  “嗯,萧相国当亦未能‘祸免’。”

  听着阳城延颇有些神话色彩的‘卜卦’,阳毅面色之上,早已没有了以前的惊诧之色。

  ——到了这个时候,阳毅也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了:在这些浸淫官场十数载,在改朝换代、逐鹿天下之乱世,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开国元勋面前,自己那点小聪明,实在显得有些可爱……

  自然而言,老爹阳城延说出这种不似匠人,反似政客的言论,阳毅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然。”

  “中郎将劝儿归家,以帝陵之事相说于大人,复恳请大人奏于萧相国,帝陵之事方或可成行。”

  听闻阳毅的回答,阳城延头都不回,语调淡然的问道:“二郎以为如何?”

  “可要老夫修书一封,以帝陵之事相告于萧相?”

  “不可!”

  几乎不带任何迟疑,阳毅便为阳城延的问题,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儿以为,帝陵一事之关键,非儿无官无职,亦非中郎将位鄙,而乃时机未到!”

  “高皇帝驾崩不过数旬,陛下新皇登基,根基未稳,尚未改元年、行大赦。”

  “若此时以帝陵事奏请太后,必当使太后以为:朝臣百官,皆欲效忠于陛下当面!”

  “若如此,太后之威仪且不论,光吕氏外戚,及周吕令武侯往昔之部旧,便恐急则生变!”

  “纵无大变,亦当使往后朝堂,外朝同吕氏外戚、周吕侯部旧水火不容,徒增内耗,于国不利……

  说到这里,阳毅坚定地抬起头,望向已回过身,面上挂着淡笑的老爹阳城延。

  “故儿以为,帝陵一事,不可有人筹谋、编排,或醒知萧相。”

  “唯明岁初春,萧相自思及此事,独朝太后以奏之,方可成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