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44章 神秘老者
 
  准备好礼物,又精心打扮一番,阳毅便在忠奴阳大的陪同下,来到了尚冠里外。

  与后世一样,在两千多年前的汉室,也同样有着一些贵族特有的权力。

  比方说,自高皇帝九年,开始施行于长安城内的宵禁,就连未央、长乐两宫都得按时关闭宫门,唯独尚冠里,可以堂而皇之的彻夜灯火通明。

  再比如,汉室二千余万百姓都严格遵守的‘民男十七而始傅,分家别户’的制度,功侯贵勋们也都无一遵守。

  ——这一点,从阳毅分门别户一事,竟然在长安掀起一股不小的风论,就可见一斑了。

  此事,甚至被某些蛀虫二代,理解为了阳城延为巴结太后、陛下,才做出来的政治姿态!

  在得知这个情况后,就连阳城延本人,都是感到一阵无奈。

  但阳毅对此,倒是乐见其成。

  ——归根结底,少府的第一本职,还是天子的私人管家。

  阳城延身为少府卿,首先需要具备的,并不是多么过硬的专业能力,而是对皇室,尤其是皇帝本人的绝对忠诚!

  如此说来,和外朝百官、功侯贵勋之间稍微保持点距离,对阳城延来说反倒是件好事。

  除了不顾宵禁令、始傅令之外,汉室贵族阶级还有一项肉眼可见的特权。

  这一点特权,来到尚冠里外的阳毅,此时已经亲眼见到了。

  “后世漂亮国的曼哈顿社区,恐怕也不过如此……”

  就阳毅肉眼所见,尚冠里外的街口,几乎每过三十息,便会走过十人以上的甲士巡逻队伍!

  尚冠里入口处几十步的范围内,更是设有数十个定点岗哨,由甲胄齐备,手持长戟的北军将士站岗,时刻保护尚冠里的安全!

  就连尚冠里内的街道,都被洒扫的一尘不染,连一块石子儿都见不着。

  如此森严的戒备,虽说与尚冠里以北不远处的武库也有一定的关系,但也还是能体现出这条街道上,住着怎样身份显赫的人家。

  “也不知百年之后,今日这数百家功侯贵勋,还有几家得存……”

  暗自发出一声略有些酸臭的感叹,阳毅便走上前,与巷口的甲士核对过身份,便踏入了尚冠里。

  ·

  “短短数日不见,阳侍中竟又雄壮了些?”

  听着华发老者的调侃,阳毅不由腼腆一笑,拱手回到:“老大人折煞晚辈;晚辈尚不及弱冠,实称不上‘雄壮’二字。”

  “倒是老大人如此年纪,竟仍鹤发童颜,体态硬朗,倒使晚辈好生羡慕……”

  阳毅一本正经的恭维,顿时惹得老者一阵畅笑,眼带欣赏之余,不忘得以的轻捋着颌下苍髯。

  看着老者这番模样,阳毅也不由轻声一笑,思虑起怎样开启接下来的话题。

  眼前这位老者,放在如今卧虎藏龙的长安朝堂,或许并不那么起眼。

  但脑海中,自后世得来的记忆,却无时不刻的提醒着阳毅:眼前这人,或许是自己唯一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

  甚至比起老爹阳城延,眼前这位老者,都更加值得信任!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吕雉在刘盈驾崩后,彻底抛开了‘太后’的人设,几乎一举一动,都只关心老吕家的利益。

  而在吕雉试探着要封诸吕子弟为王、侯之时,长安朝堂,更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彼时,便是阳毅面前的这位老者,义正言辞的站出来,非但面斥吕雉如此作为,有违汉家祖制,还将支持吕雉遍封诸吕的周勃、陈平二人,给喷了个狗血淋头!

  虽然最终,老者依旧没能阻止吕雉,仍旧使吕雉子弟经历了一段‘人均王侯将相’的幸福时光,但老者也没屈服于吕氏的权势,直接挂印而去,闭门在家,拒绝在吕氏面前摇尾乞怜!

  可以说,在惠帝刘盈驾崩,吕后专政,吕氏专权的那段历史当中,眼前这位老者,是整个汉室唯一一个有卵子,唯一一个维护刘家的人。

  ——安国侯,王陵!

  刘邦驾崩之前,吕后曾在病榻边问道:丞相萧何已经老了,等萧何死后,该让谁做丞相呢?

  刘邦回答:曹参可以为相。

  吕后又问道:曹参年纪也不小,估计也做不了几年丞相;曹参死后,谁又可以接任曹参呢?

  刘邦给出的答案,是安国侯王陵。

  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在刘邦的心中,王陵,是汉室开国功侯一百五十六人当中,才华仅次于萧何、曹参的第三人!

  若非如此,刘邦也不会在临死前指定王陵,做汉室的第三任丞相!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只能说,王陵是个很有才华,很有潜力的大佬,却并不意味着阳毅可以信任此人。

  但后世人的广阔视野,却让阳毅早在前世,就得到了一个精确地结论。

  ——如果说,汉室第一位丞相萧何、第二任丞相曹参,都是在刘、吕两家之间保持相对中立的‘聪明人’,那安国侯王陵,就是铁站老刘家的‘愚忠者’!

  而阳毅未来帮助刘盈、扶持刘盈坐稳皇位,从而君临天下的道路之上,最缺的,就是这样的愚忠者……

  “阳侍中此言,方折煞老夫也~”

  就见老王陵嘿笑一声,面带微笑道:“老夫年不过花甲,不敢当阳侍中‘老大人’之称。”

  “若阳侍中不嫌,自可以翁称之。”

  感受着王陵毫不加以掩饰的亲近之意,阳毅百感交集的长叹口气,才由衷敬佩的再一拱手。

  “既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王翁?”

  一声略带调皮的轻呼,顿时惹得老王陵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望向阳毅的目光,更是写满了慈爱和认可。

  若是外人进了这客堂,不知道的,恐怕都要以为这老少二人,是亲祖孙了……

  友好和谐的互相调侃几句,又闲聊一番,王陵的面色之上,便悄然带上了一丝严肃。

  “阳侍中此来,恐非只同老夫闲谈?”

  适时调侃阳毅一声,王陵便放下手中茶碗,将上半身稍稍侧移向阳毅的方向。

  “可是帝陵一事,阳侍中仍为看透个中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