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47章 信人不疑
 
  很显然,王陵给出的反应,稍有些出乎阳毅对王陵‘守旧迂腐’的刻板印象。

  但阳毅不知道的是:阳毅这一番进退有度,有理有据,且不失君臣大义的作为,又如何不出乎王陵所料?

  就这样,又是短短几句话,老少二人对彼此有了全新,却更准确的认识不说,又在‘齐王刘肥改不改救’这件事上,达成了莫名的一致。

  ——得救!

  不为齐王刘肥,也不为个人荣辱,而是单纯为了汉室江山社稷的稳定、关东大地的和平,以及皇室宗亲的和睦,刘肥,一定得救!

  见王陵能如此理智的看待刘肥的问题,阳毅也没再隐瞒,直接把所有的情况摆上了明面。

  “小子不敢有瞒:以‘献长公主’之名,削夺齐王城阳郡一事,亦乃小子相劝于太后,方得以成行。”

  这一次,王陵并没有做出太过强烈的反应,只稍一挑眉,略带考校之意问道:“阳侍中之虑,可乃齐王土广,日后当为祸患?”

  见阳毅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王陵感受着这股丝毫不做保留的信任之余,顿时又有些疑惑起来。

  “如此关乎身家性命、宗族荣辱之事,阳侍中竟亦敢直言于老夫当面,而无有顾虑?”

  “若此番之语,为老夫道于齐王之侧,恐阳侍中纵性命无忧,亦当为齐王,及至关东诸王所恶……”

  略有些直白的道出自己的忧虑,王陵心中,终于带上了对阳毅仅有的一点不满。

  “宦场深似冥海,此子若于他者皆如此全信,恐祸不远矣……”

  王陵这一抹暗藏在话语深处的担忧,阳毅稍一思虑,便也明白了过来。

  但阳毅非但没有因此感到慌乱,反而是彻底送了一大口气,就连晚辈登门拜访的拘谨,都全然消失在了阳毅身上。

  “为官当谨言慎行,于人当多加警戒,小子自知。”

  “然小子亦知:当今朝堂,纵萧相国,乃至家父坑害小子,老大人亦勿有此为!”

  “因小子确信:满朝功侯,唯内史安国侯王翁一人,乃独忠于刘氏之铮臣也!”

  “亦唯王翁一人,可助小子一臂之力,以护于陛下之左右,免朝堂大权,尽掌于陈、周叛逆,吕氏外戚,及至周吕故旧之手……”

  言罢,阳毅满带着由衷的钦佩起身,朝上首的王陵长身一拜,久久不愿起身。

  ——对于如今的刘盈而言,别说铁杆支持者了,就连季布那样的投机者,都显得弥足珍贵。

  即便加上先前,因阳毅小试牛刀而被刘盈收为‘准心腹’的梁邹侯武虎,刘盈在如今朝堂的势力,也依旧几近于无。

  在铁杆阳毅只是区区侍郎、准心腹武虎赋闲在家,王牌季布又是个投机者的情况下,刘盈的状况虽然算不上太差,却也足够让阳毅对未来感到担忧。

  如今朝堂,三公、九卿各缺其一,共有十人在职。

  其中倾向于吕氏的,有郎中令陈平、卫尉虫达。

  虽仅有两人,却是一个皇帝保镖队长、一个皇宫警卫部长,几乎全然掌控了刘盈的人生安全。

  虽然理论上,吕雉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做出对刘盈不利的事,但这完全不影响阳毅对如今的状况,日夜辗转反侧。

  ——无论会不会有危险,卵子被别人攥在手里,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就如同后世五大流氓家里的蘑菇一样:谁都有,而且都很多,且每个都具备毁灭对方一百次的能力。

  但这丝毫不影响五大流氓稳坐钓鱼台,任凭猫猫狗狗怎么交换,都巍然不动。

  因为没有剑,和有剑不用,是两码事!

  有,就意味着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的状况,就是吕雉仅凭郎中令、卫尉两个九卿职务,将天子刘盈的衣食住行全盘掌控。

  所以吕雉,立于不败之地!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吕雉都不用担心输!

  因为他手中,有一张足以毁灭汉室江山数百次的王牌。

  ——太祖高皇帝所钦定、满朝功侯皆立举,名正言顺继承皇位的汉祚天子:刘盈!

  更可怕的是:作为理论地位略高于皇帝的汉太后,吕雉具有合理合法废黜刘盈帝位的权力!

  而凡事,就怕万一……

  万一哪天,吕雉被某个魑魅魍魉一忽悠,再一咬牙一跺脚,把儿子刘盈给废了,另立新君,谁能拿吕雉有辙?

  恐怕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满朝文武跪地叩首,对新皇口呼万岁,帝党余孽阳毅‘羞愧自尽’,阳城延告老还乡。

  这种可能性,看上去或许有点小?

  ——在原本的历史上,这种事,吕雉就已经干过一次了!

  汉前少帝四年夏四月末,少帝刘恭年十一,为外人告知‘陛下亲母乃太后所杀’,于是便怨言于左右:吾未壮,壮即为变!

  短短数日之后,堂堂大汉天子刘恭,便消失在了未央宫中!

  前少帝四年夏五月十一,太后吕雉明令天下:天子刘恭,神智昏聩,无以奉宗庙,令常山王刘义继皇帝位,更名曰:弘。

  这位取代兄长,被吕雉扶上皇位的刘弘,便是汉后少帝……

  吕雉如此‘骄人’的历史履历,让阳毅对如今的状况如何放心,又怎能放心?

  为了保住刘盈的皇位,为了阻止这个时间线上的历史,被强行矫正到原有的历史轨迹,阳毅必须尽快找到更多的‘朋友’。

  包括季布在内的投机者,乃至于包括陈、周在内的大反派,都有可能进入阳毅的‘朋友’名单当中。

  因为只有这样,阳毅才能为如今还懵懵懂懂,不知已近大祸临头的天子刘盈,积攒下起码可以狗急跳墙,不至于引颈待戮的力量。

  而安国侯王陵,便是阳毅唯一一个不需要甄别、试探,直接从史书上拿出来,就能做坚实盟友的人。

  因为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无论是吕雉遍封诸吕,亦或是废立天子,整个汉室朝堂唯一一个站出来,挺起胸膛,对吕雉说‘你特么在干什么’的人,都是安国侯王陵!

  如果连这样的人,阳毅都不能完全信任的话,那天子刘盈,恐怕真的无法避免英年早逝,断送社稷的命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