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60章 赠之以鲤
 
  “末生晚辈,敬拜梁邹侯!”

  梁邹侯府正门之外,阳毅再次携带礼品,出现在了尚冠里之内。

  而与之前那两次,轻装拜会季布、携重礼拜会王陵不同,此番登门拜访武虎,阳毅只准备了一样礼物。

  ——河鲤!

  或许放在后世,登门拜访给主人送一条鱼,多少显得有些寒酸、敷衍。

  但在如今的汉室,乃至于很长一段的历史时间间隔之内,‘登门送鲤’,都是一件相当具有牌面的事。

  春秋时,孔子的夫人生下一个男孩,鲁昭公赐鲤鱼一条,孔子“嘉以为瑞”,于是为儿子取名鲤,表字伯鱼。

  即便是到了如今的汉室,‘赠人以鲤’,也依旧是寓意着吉祥、平安,以及仕途坦荡的优雅之举。

  ——鲤鱼跃龙门的传说,在此时的汉室,便已广为人知!

  即便是撇开这一层吉祥的寓意,黄河鲤鱼本身就具有的爽美口感,也使其在这食不过烹、蒸、炙的时代,成为难得的没事。

  ——鱼脍!

  而作为晚辈,尤其是曾经在武虎手下做事的晚辈,阳毅携鲤登门,意味则多少显得有些可爱了。

  “阳侍中如此厚礼,某实不知以何为报……”

  看到阳毅身后,阳大正提着的那条绯红鲤鱼,武虎略显拘谨之余,竟笑的有些见牙不见眼。

  而对于阳毅所表达出的友好之意,武虎自也是一目了然。

  “阳侍中何不入内,稍饮浊酒两樽,某也好尽些许宾主之谊?”

  ※※※※※※※※※※

  “阳侍中请。”

  “武公请。”

  稍客套一番,就着粟米浊酒闲聊片刻,武虎便面带试探的望向阳毅,等待阳毅道出此行的目的。

  自卸任郎中令时起,武虎的宅邸,已经很久没有接待‘客人’了。

  对于武虎‘失势’,朝堂上的人精们自然也是看的一清二楚;对于武虎的未来,更是已经被朝臣百官下了定论。

  ——梁邹侯恶太后,日后,当无大用于朝!

  这个结论,绝不仅仅是某几个,或某几十个朝臣、功侯所得出,而是整个朝堂心照不宣的共识。

  就连内史王陵、少府阳城延两位柱国老臣,恐怕也是类似的想法。

  想来也正常:现如今,天子刘盈年不满十七,尚未加冠亲政;按照往常的惯例,太后还政于天子,怎么也得到天子年满二十,行冠礼,大婚立后,临朝亲政。

  光是按这个最乐观的情况计算,身为临朝太后的吕雉,也起码还有四年‘君临天下’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武虎别说入朝为官了,只怕是连大朝仪、朔望朝等彻侯阶级都默认能参加的活动,都要掂量着点,仔细斟酌,免得再惹怒吕雉。

  即便四年之后,天子刘盈得以加冠亲政,也并不意味着武虎的‘雪藏’期满。

  ——作为儿子,刘盈即便是加冠亲政,也不可能枉顾孝道,做出明显有悖吕雉意愿的人事安排。

  更准确的说:梁邹侯武虎,还不值得刘盈冒着得罪太后老娘的风险,任命其为朝中公卿。

  若非两个月前,天子刘盈派中郎将季布送来一柄御剑,并表示了明确的慰问,武虎当时,甚至都已经起了就国封地,远离长安的想法了。

  之后不久,武虎也从自己在宫中的故旧口中得知:天子刘盈赐下御剑一事,正是受眼前的执戟侍郎,少府阳城延次子,天子心腹阳毅所劝。

  自然而然,武虎的思虑,便也从‘要不要离开长安,保全家族’,重新回到了正确的方向。

  ——要怎么做,才能完成太祖高皇帝的托付,保护天子刘盈不为他人所害!

  作为一个相当纯粹的武将,武虎对朝中的电闪雷鸣,看的并不十分透彻。

  但征战沙场多年,多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所养成的敏锐直觉,让此时的武虎,对阳毅升起一股莫名的期待。

  想到这里,武虎温润和善的气质悄然一变,眉宇之中,竟带上了些许肃杀和庄严!

  “前时之事,还当谢阳侍中代为转圜,方使某未就国封邑,弃陛下于不顾!”

  满目严肃的道出感激之意,武虎只豪爽的端起酒樽,对阳毅稍一颔首,便一饮而尽。

  见武虎如此好爽的‘直入正题’,阳毅也不由黯然失笑,同样举起酒樽,同武虎对饮一樽。

  待看见武虎严肃的双手举樽,将酒樽倒悬于面前,示意‘没有养鱼’,阳毅也只好轻笑着学武虎的模样,同样将酒樽倒了过来。

  “呼~”

  “和武人打交道,就是轻松!”

  淡笑着擦去嘴边酒渍,阳毅不由暗自腹语道。

  若是同样的状况,摆在王陵、阳城延,甚至只是季布这样的政客面前,阳毅免不得要九曲十八弯的绕够了弯子,再装作无意的隐晦提及。

  但在武虎这样豪爽、率直的武人面前,绝大多数的客套,都能用一樽满饮而尽的浊酒代替。

  武虎如此不见外,阳毅自然也不好再虚情假意的客套,只稍一思虑,便开启了今日的核心话题。

  “太后免梁邹侯郎中令,梁邹侯以为,乃因何故?”

  作为穿越者,阳毅心中自然是明白:无论有没有自己,陈平任郎中令一事,都是必然会发生,并被太史公写进《史记》里的既定事实。

  如果是其他久经宦海,对朝局有深刻认知的老臣,如‘老朋友’王陵、老爹阳城延,应该也能看的明白。

  但武虎这样率直的武人,恐怕就不一定了。

  ——当时的情况,几乎是阳毅今天才在军议上‘大言不惭’,第二天武虎就被罢免,郎中令一职被陈平所取代!

  若是不知内由的外人,或是后世某些无良自媒体、营销号,显然就很容易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最终得出‘侍郎阳毅惹怒了吕雉,吕雉嫌报复阳毅跌份,于是把阳毅的顶头上司罢免’的结论。

  所以阳毅需要知道,对于这件事,武虎究竟有没有准确的认知。

  听闻此问,武虎面色明显一紧,终是若有所思的对阳毅点了点头。

  “阳侍中不必多言。”

  “于今日之朝局,某虽不甚悉知,然太后之欲,某亦知晓一二。”

  说着,武虎不由洒然一笑。

  “若非如此,高皇帝临崩之时,亦无任某为郎中令,以护陛下之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