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73章 姑侄芥蒂
 
  算起来,这已经是阳毅第三次,出现在长乐宫之中了。

  第一回,是阳毅穿越后第一次陪同刘盈外出,便来到了未央宫,参加那次名为‘如何劝太后忍辱负重’的军议。

  第二回,是阳毅官复原职,恰逢齐王刘肥因‘上座’一事触怒吕雉,阳毅负荆请罪于长乐宫外,顺带向吕雉求情,请求宽恕刘肥。

  而这一次,阳毅的面色相较于第一回的忐忑,第二回的‘愧疚’,更多了一丝淡然。

  ——这一回,阳毅既不是来劝说吕雉,也不是来负荆请罪的!

  也恰恰是这难得一见的‘阳侍中昂首挺胸入长乐’,开启了一段长达两年的明争暗斗。

  一方,是当朝天子刘盈的心腹阳毅,另一方,则是故周吕令武侯唯二的儿子:郦侯吕台,以及洨侯吕产……

  ·

  满带着肃穆和庄严,阳毅慢条斯理的来到长信殿外,仍不忘做出一副‘行动不便’的架势。

  待踏入长信殿,阳毅的脚步更是宛如树懒,惹得端坐上手的吕雉,以及一旁的吕台、吕产二人,都有些困惑起来。

  “侍……嘶!”

  来到殿中央,阳毅下意识一抬手,旋即似是被猛刺了一剑般,将左臂小心翼翼的放下,又面色扭曲的缓缓抬起。

  “侍中臣毅,参见太后!”

  拜喏过后,阳毅又机械般僵硬的侧过身,对吕台、吕产二人的方向稍一颔首:“见过郦侯、洨侯。”

  果不其然,阳毅这番淡然中,略带些许怪异的举动,惹得上首的吕雉面上疑惑更甚。

  不等一旁做贼心虚的吕台站出来开口,吕雉诧异的开口一问,便让一旁的吕台面色慌乱起来。

  “阳侍中这是……?”

  闻言,阳毅略显做作的面色一滞,旋即自嘲一笑。

  “臣武艺不精,偶中流矢,太后见笑……”

  说着,阳毅不忘‘心虚’的摸摸左肩,做出一副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架势。

  这一下,吕雉面上困惑之色更甚,只稍一招手,示意一旁的寺人拉来筵席,便满带困惑的望向阳毅。

  见此,阳毅也不好再多矫情,恭顺的做到殿侧,对吕雉遥一拱手。

  “正要禀告太后。”

  “近些时日,关中粮价鼎沸,米石千钱,不知太后可能闻之?”

  阳毅这话一出口,吕台便慌忙回过头,看着吕雉面上缓缓涌上些许了然,终是再也按捺不住,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阳毅!”

  “关中粮价事,乃内史、丞相之责,如何轮得上尔一介侍中插手?”

  说着,吕台不忘义正言辞的双手叉腰:“莫不以为背靠尔父,汝便可肆意妄为,妄论国政邪?”

  见吕台反应如此剧烈,吕雉面色稍一暗,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而在御阶之下,阳毅却是在心中仰天狂笑一声,面带戏谑的望向吕雉身侧的吕台。

  “嘿,这就急了?”

  “不忙不忙~有的是让你急的时候……”

  暗地里阴恻恻一笑,阳毅明面上却满是淡然的起身,轻笑着对吕台一拱手。

  “郦侯所言甚是,鄙人区区一介侍中,实不当染指粮价事……”

  淡然一语,终是惹得吕台暗自一喜,正要给吕雉好好细数阳毅的罪状,回过身,却见吕雉面容之上,竟缓缓涌上一丝愠怒?

  “这……”

  心虚的望向一侧的弟弟吕产,却见吕产满是惊惧的低下头,不时对吕台摇头,示意赶紧住口,别再多说……

  “郦侯、洨侯若无旁事,便先退去吧?”

  待吕雉稍代冰冷的语气在殿内响起,吕台猛地睁大双眼。

  但这一次,弟弟吕产却没再让哥哥一错再错,赶忙上前,拉着吕台对吕雉拱手一拜,便赶忙退出殿外。

  在兄弟二人的身影,消失在长信殿外的长街之上时,吕雉面上,终是流露出明显的愤怒。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吕雉如何不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长陵田氏,不过区区商贾贱户,值得吕台、吕产两位彻侯屈尊降贵,为其打抱不平?

  尤其是为了这么一家贱商,去和额头上黥着‘天子心腹’几个字的阳毅作对?

  要真这么好骗,那别说坐主长乐,母仪天下了,早在当年身陷项营时,吕雉就该被玩儿死!

  想到这里,吕雉略带愠怒的抬起头,就见阳毅面上依旧满是淡然,以及些许坦荡。

  趁着吕台、吕禄二人退出殿外的功夫,阳毅还稍调整了一下左臂的位置,额头上竟已被冷汗占据……

  “既无旁人,阳侍中但可直言:此间事,究竟为何?”

  “长陵田氏,究竟何罪?

  见吕雉终是问起正事,阳毅也不由暗松口气,擦擦额角的冷汗,旋即稍叹口气。

  “太后即问,臣不敢有丝毫欺瞒。”

  “今日,臣始傅别户,乔迁新居,至东市之外。”

  “后臣入市货资,便见东市人来人往,唯粮铺问人问津,门庭若冬。”

  “臣甚奇,便入内相问,方知如今,长安粮价竟至石千钱;民纵有买粮之意,亦无钱以货之……”

  听闻此言,吕雉面色稍一滞,旋即有些愧疚起来。

  ——粮价的事,王陵已经送了好几道折子了……

  只是吕雉心烦意乱,又忙于即将到来的岁首朝仪,再加上对粮价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便暂且搁置了。

  如今看来,粮价暴涨一事,只怕并非是正常的市场波动,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想到这里,吕雉的面容之上,依然挂上了些许寒意。

  粮价被人为哄抬,百姓吃不起粮食,乃至明年关中闹起粮荒,真就不管吕雉的事儿?

  ——如今朝堂,乃至于整个汉室天下,可都是吕雉做主!

  真要发生‘关中民食不果腹,至易子相食’的惨剧,那即便没人敢明着职责吕雉,也必然会极大的打击吕雉的政治威望!

  更让吕雉愤恨难平的是:这件必然会导致自己威严大损的事,居然是自己引以为臂膀的两个侄子做的……

  咬牙切齿的做出‘罢免吕台、吕产官职’的决定,吕雉便强自按捺住怒意,望向阳毅的双眸不由微微眯起。

  “依阳侍中之见,此间之事,乃何人为乱所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