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元宰 > 第0074章 精确规避
 
  听吕雉语调隐晦的问起‘这件事是谁的错’,阳毅悄然抬起头,暗自打量起吕雉的面色。

  按理来说,此次阳毅带着内史衙役登门,一言不合血洗田氏满门一事,确如吕台所言,是有一点‘手伸太长’的嫌疑的。

  但事实如此,却并不代表这个真相,能被随便一个人摆上台面。

  原因很简单:立场。

  ‘阳侍中血洗田氏,涉嫌逾矩’是事实没错,但这是个事实是‘客观事实’。

  既然是客观事实,就只能由与此事毫无瓜葛,能确保自身中立立场的人,如丞相萧何、内史王陵这样的诸国老臣说出来。

  很显然,郦侯吕台非但不是中立立场,甚至是这件事的利益受损一方。

  其对阳毅‘手伸太长’的指责,也就不再具有客观评判的性质,而是带上了‘公报私仇’的意味。

  至于此事的真相,阳毅也很确定:在吕台如此反常的跳出来,为田氏打抱不平的态度中,吕雉已经反应过来了。

  这样说来,吕雉问阳毅‘这事是谁的错’,就非常值得阳毅玩味了。

  “有这么一位老祖宗坐镇,吕氏一门,还真是……”

  “羡煞旁人啊~”

  暗自感叹一声,阳毅便稍整面色,将今日之事一股脑道出。

  “臣闻粮价之异,便至内史相问于安国侯,方为安国侯道知:关中粮价事,乃功侯外戚子弟二三者,支使长陵田氏屯粮居奇,终得石千钱之高价……”

  欲盖弥彰的说出这句话,阳毅便止住话头,不再多言。

  功侯外戚子弟,乍一听上去,好似是范围极大。

  但实际上,如今朝堂功侯百五十余,外戚数十家,既是功侯,又为外戚的,却只有那几家。

  戚夫人的父亲临辕侯戚鳃,算是功侯+外戚;

  舞阳侯樊哙,身为太祖高皇帝的连襟,也勉强能可以被称为‘外戚’。

  除此之外,就是吕雉的兄长,已故周吕令武侯:吕泽了。

  而在功侯、外戚两个身份之外,再加上‘子弟’二字,其所指,也就再明显不过了……

  ——吕氏外戚成员,故周吕令武侯吕泽二子:吕台、吕产!

  对于这个结果,吕雉自是早在片刻之前,就已然有了猜测。

  让阳毅欲盖弥彰,又不指名道姓的的说出‘罪魁祸首’,才是吕后问出这个问题的真实目的。

  见阳毅如此识趣,吕雉面上寒意稍艾,眉宇间,也稍带上了些许淡然。

  就见阳毅会心一笑,继而道:“闻安国侯之言,臣甚奇之。”

  “长陵田氏,不过区区商贾贱户,怎会有功侯外戚子弟自甘堕落,为其账目,以谋贾利?”

  阴阳怪气的暗讽吕台、吕产二人一番,阳毅便话头一转。

  “故臣求得安国侯之许,领内史衙役二十、计吏二十,又市吏数人,欲往长陵一探究竟。”

  “怎料臣方至长陵,尚未至田宅之外,便有流矢自暗处飞出!”

  “幸蒙太后、陛下庇佑,臣方未被中要害,侥幸得活……”

  说到这里,阳毅不忘‘面带羞愧’的将衣袍稍拉开,露出依旧渗血不止的左大臂。

  再次听阳毅说起自己受的伤,吕雉不由摇头一笑,注意力顿时被阳毅话中极不起眼的一处所吸引。

  “衙役二十,计吏二十,市吏数人……”

  自语般呢喃着,吕雉面色已是好看了许多。

  “阳侍中往长陵,共携役、吏几何?”

  听闻此言,就见阳毅面色稍一滞,颇有些做作的掰了掰手指,方一拱手。

  “禀太后,臣往长陵,确携衙役、计吏各二十,另有东、西市吏各三人。”

  “若合臣在内,当有四十七人?”

  说到这里,阳毅赶忙补充道:“臣至长陵不久,东、西两市市令亦至,当为四十九人!”

  听到这里,吕雉心里终于是长出口气,连带着眉宇之间,也带上了些许轻松。

  阳毅前往长陵,刚刚好带了四十九个人?

  账,根本不是这么算的~

  在‘无诏书、虎符,不得调动五十人以上’的规定中,‘五十人’中的人,特指甲士!

  甲士,在大多数情况下指的是兵卒,牵强附会一点,也顶多再算上衙役、乡勇之类的准武装。

  至于阳毅口中的计吏、市令,乃至于东西两市的市令,都是不算作武装人员的。

  ——计吏,也常被人称为‘刀笔吏’,放在后世,其实就是会计!

  市吏,说好听点是官吏,说难听点,就是东、西两市的税吏,收税的!

  东、西两市市令倒是高级些,好歹算是四百石的官员。

  但无论是官还是吏,阳毅带去长陵的这四十九好人,有一半以上,都是不算做武装力量的。

  什么?

  这些人都腰配长剑,孔武有力?

  拜托~

  这可是‘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汉室~

  别说官员了,但凡不是家徒四壁的农民,成年男子腰配长剑,习武强身,不都是正常操作?

  再说了,如今长安周围区域依旧匪盗不绝,治安状况相当一般,这些人跟着阳毅出城,带上防身的家伙也没啥大不了的。

  真正让吕雉感到欣赏的,是即便如此,阳毅依旧带去长陵的人数,精准控制在了五十人之内!

  ——在‘私自调动五十人以上就是谋反’的情况下,要说阳毅调动这四十九人是巧合,那就是骗小孩儿了。

  如此细心、严谨,绝不落人口实的做法,显然让吕雉心中,对阳毅的感官又高了一个台阶。

  至于‘阳毅在说谎’的可能性,则没有出现在吕雉的脑海当中。

  也不是说吕雉有多信任阳毅,而是阳毅的说辞,是有考证渠道的。

  ——内史衙役、计吏,以及东、西两市市吏,都必然是王陵拨给阳毅的!

  这个拨调数字,无论是从王陵那里,还是内史的衙役调用档案,都是能查到的。

  再者,作为九卿之首,王陵不可能蠢到拨五十人给阳毅,去做涉嫌谋反的事。

  哪怕再退一万步,起码比起吕台那句‘阳毅大概带了百十来号人’,阳毅亲自道出,精确到个位数的具体人数,也更容易令人信服。

  既然阳毅调用内史人员,并没有涉嫌‘无诏调兵超五十人’,那这件事,就只剩下一个关键了。

  “长陵田氏,卿欲如何处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