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第一名媛凌霄盛莞莞凌霄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开口威胁
 
凌霄走上前去,随手脱下外套,给盛莞莞披在肩膀上。

此时正值秋天,秋意凉爽,而盛莞莞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其实并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独自待在这样冰冷的空气当中。

万一因此引发了感冒,之前大出血导致的身体虚弱,两种病情的折磨下,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面对温柔似水的凌霄,盛莞莞看他的眼神,却显得格外冷漠。

并不是因为盛莞莞想发脾气,而是她实在无法想象,现如今在她面前温柔的凌霄,竟然会是刘凯文嘴中,那个害的他失去一切的“罪魁祸首”吗?

嗅到外套上,他独有的香味,就跟今天早晨那条毛毯上的一模一样。

她因此更加确信,今天早晨替熟睡中的她盖上毛毯的人,一定就是眼前的凌霄。

只不过,如果说她今天早晨被小小的感动过,那么看到刘凯文采访视频以后,这种感动,就早已经伴随着失望,烟消云散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

目视前方,盛莞莞的眼神,并未在凌霄脸上停留太久。

她冷漠的语气,仿佛两个人根本不熟悉似的。

感受到她语气的冷漠,凌霄皱紧眉头。

他知道,她所指的,其实就是刘凯文的事。

他早该知道,这件事根本隐瞒不了太长时间,她早晚都会有自己的途径,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最让凌霄吃醋的是,盛莞莞在两人争吵过以后,好不容易同意见他一眼,竟然是因为那个刘凯文?

醋意的感觉让凌霄差点失去理智。

索性在难听的话语脱口而出的那一刻,凌霄稳定住了心神。

“我说过,除了我之外,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随便接触你,我只是在履行之前的承诺,有什么错?”

凌霄的语气中,仿佛充满了理所当然的感觉。

事到如今,他竟然堂而皇之的反过来质问盛莞莞,说他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这荒唐的思维逻辑,让盛莞莞感到好气又好笑!

“你做错了什么,难道真的需要我帮你指正出来吗?”

微微皱眉,冷笑浮现在盛莞莞的嘴角。

她之前所认识的凌霄,并不是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啊。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似乎就连最基本的交流,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呢?

“莞莞!”

面对她预期中的冷嘲热讽,凌霄只觉得自己的底线被一再的触碰。

如果对方不是盛莞莞的话,他恐怕早就忍不住大发雷霆了。

他攥紧她的一条手臂,一双冰冷的鹰眸中,遍布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怒气。

即便是盛莞莞,也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份怒气,并且觉得全身瑟瑟发抖。

“就因为那个刘凯文,你就自己折磨自己,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独自一个人来到空荡荡的公园么,你可曾想过,万一你因此出现什么意外,那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最让凌霄感到气恼的,便是盛莞莞不怜惜自己身体的这种做法。

他紧皱眉头,紧盯着盛莞莞的侧脸,想要她跟自己回医院里,哪怕强迫她,也在所不惜!

只要她能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就足够了。

然而,盛莞莞却任凭他攥着自己的手臂,整个过程中,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木偶。

“先做错事的人明明是你,你却将怒气发泄在无辜的人身上,倘若你觉得我跟刘凯文之间,真的是暧昧关系的话,我也不想解释些什么,随你怎么想,不过你要先将刘凯文从拘留所里保释出来。”

几乎没有思考过,她说出这番话以后,凌霄会如何的大发雷霆?

她只顾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哪怕因此会遭到凌霄的误会,她也在所不惜。

毕竟刘凯文还要照顾病重的小莉莎,现实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在拘留所里,被扣留太长的时间。

现在能够有资格保释刘凯文的人,就只有凌霄了。

其他的人出于对凌霄的忌惮,哪有胆量敢这样做?

正如预料中的那样,听到盛莞莞这样说,凌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他亲自将刘凯文送进拘留所里的。

也是他亲自指证刘凯文“谋杀未遂”这一罪名。

但是盛莞莞却要求凌霄将刘凯文保释出狱,这样一来,就跟凌霄伸手打了自己的脸,有什么区别?

对于她的这一要求,凌霄自然是想都不想,就立即否定了。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将刘凯文保释出狱,被媒体们知道,那跟我坐实了他之前对我的百般指责,有什么两样?”

倘若刘凯文没有自作聪明,跑去找媒体哭诉的话,或许凌霄还会考虑盛莞莞的这一要求。

可是现在,对于凌霄来说,早就没有回头路可言了。

而造成这种后果的人,就是刘凯文本人!

是他亲手切断了自己的退路,怪不了凌霄什么。

只是,面对凌霄的断然拒绝,盛莞莞眉头却皱的更紧了。

她冷漠的打量着凌霄的脸,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残酷无情的男人,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

“我找你来,并不是为了跟你商量,凌霄,如果你真的不肯放过刘凯文的话,那我会让我公司的法务部门插手这件事。”

盛莞莞面无表情的说道。

当然,如果事情还有别的选择,她也不想闹的太难堪。

毕竟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夫妻关系,一旦反目成仇的话,恐怕只会成为外界的笑柄。

毫无疑问,盛莞莞的这番威胁,让凌霄有些不敢相信。

她这是在威胁自己吗?

苦涩的微笑爬满了凌霄的整张脸。

他紧盯着眼前的盛莞莞,不敢置信的反问道。

“莞莞,你这是打算为了刘凯文,跟我反目成仇吗?”

凌霄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盛莞莞为了刘凯文,竟然会这样做?

不过,面对凌霄心痛的质问,盛莞莞始终眉头紧锁。

“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走这一步,凌霄,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跟你成为了敌人,请记住,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目光冷淡的看着眼前的凌霄,盛莞莞一字一句的提醒道。

如果可以选择,有哪个女人会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关系,是家庭和睦,夫妻恩爱?

但是偏偏她跟凌霄在许多事情上,都无法达成一致。

好比说刘凯文的这件事。

在得知他从董事长降职成为部门经理后,盛莞莞的心中就充满了后悔和愧疚感。

她觉得,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她,刘凯文的下场也就不会这样凄惨了吧?

然而,同样的事情如果摆在凌霄面前的话,他反倒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他觉得,是刘凯文先大胆的招惹了他,所以他才会奋起反击。

换句话说,如果刘凯文没有这样做的话,他又何必要费尽心机的打压他,折磨他呢?

凝视着盛莞莞的眼睛,凌霄在她的双眸之间,感受到了满满的坚定态度。

他知道,此时的盛莞莞并没有跟他开玩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