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LOL之我不会当教练啊 > 第一百零三章 五五开与直播(求订阅)
 
  “嗯···”,张良听完微笑的话,想起关于we的记忆。we目前是草莓和微笑在顶着,等到夏季赛无缘季后赛之后,草莓也宣布退役,几天后微笑也是无奈宣布退役。

  所以春季赛结束这段时间,草莓和微笑肯定是已经萌生了退役想法。

  “你要问我we还有救吗?肯定有,we有你和草莓在是肯定有救的!”,张良收起思绪,选择正面回答微笑的问题。

  微笑:“真的?”

  张良:“真的,不过现在的we如你所说,问题有很多,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后来初代we离开舞台之后,二代we可是到S7才出现。因为一支成功的战队,首先第一步选手要足够强。现在的we微笑足够强,草莓也够用。但是其他三个人,雪雪中规中矩,射可可不够灵性。本来山泥若是有天赋的,但是人有问题。

  张良:“怎么说呢,其实选手才是关键,教练你们现在不是有一个韩国教练嘛。”

  “选手?选手有什么问题?”

  张良:“选手我不好直接说什么,但是目前你们战队的三个新人中,雪雪还可以。剩下两个人还是抓紧时间找新的吧。”

  微笑不太理解张良会直接说选手的不好,自己想他问也是看到edg在张良的带领下去的成绩确实厉害。选手这里自己也没有权利去做什么,看来他是不想帮自己。

  微笑:“嗯嗯选手这边知道了,还有什么建议吗?”

  张良:“其他建议,我说了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你可以多问问卷毛和明凯。卷毛是队长,明凯是指挥,我也经常给他们开小灶。”

  张良不是不想帮we,也不是说直接把所有的都给微笑解释清楚,现在这种最好。

  张良从来没有阻止其他战队向edg的学习,反而是张良更希望所有的战队都可以来学习。

  只有lpl整个赛区的战队实力都够强,edg才能更强。

  而且lpl整个赛区的进步,也是张良想要做的。

  “好”,微笑有些不太高兴,今天也是趁着氛围好,所以主动问张良。得到的答复不是太满意,不过张良愿意让自己问卷毛和明凯,倒也还可以。

  张良见微笑不在继续问,也就转过身看向唱歌的那些人。

  十个人唱了三个小时,又决定去吃东西。

  张良跟着一起,这群人前身以前都认识,不过穿越过来之后,张良也是没有太接触过。

  按记忆来看,12年13年这两年,基本上就是这群人在撑起英雄联盟职业赛事的存在。

  去国外更是几支队伍一起,所以选手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也算的上是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情,尤其是这个过程中吃的苦。

  李庄白肉这个故事是确有其事。

  在饭店包间,pdd做主点了菜。

  等待上菜的过程中,众人也是开始聊了起来。话题集中在张良身上,大家都对张良有些好奇。

  pdd:“明凯你们edg现在强啊!昨天打我们3-0,前天打we好像也是3-0。”

  明凯:“是你们太弱了。”

  笑笑:“哈哈明凯你这可是嘲讽在场所有人了,不过我已经退役了,不要带上我。”

  五五开:“我也退役了。”

  大哥gogoing:“确实是我们弱了,我能感觉到edg的进步。我们第一次还赢了你们,之后就没有赢过了。”

  pdd:“明凯说说,你们咋回事?训练赛也没有这么厉害啊!”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起起哄。

  张良看到明凯看自己,点点头示意他随便说。

  明凯:“我们变得这么厉害,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小良成为我们的教练。”

  pdd:“真的?”

  卷毛:“是的,小良可不是那些只会点外卖的教练。小良是真的给我们教会了很多,比如说训练。”

  卷毛开始给其他说edg现在的训练要求。

  一听每天的训练的要求这么多,不光是时间有要求,连玩的英雄都有要求,其他几个人也是忍不住吐槽。

  pdd:“这就可以?这没什么难的吧?”

  大哥gogoing:“我们也是这么训练的啊,但还不是被你们击败了。”

  小狗:“训练效果也就那样吧。”

  卷毛打断其他人的废话,“不是一般的训练好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咋训练的。”

  “就你们那种训练,肯定没有用。我们除了排位训练之外,还有个人专项训练。举个例子,小良让我们不用技能不出装备就补兵,十分钟只能漏十刀。”

  其他人都对训练这件事情不当回事,都是职业选手,有谁是训练出来的。他们想听的是游戏理解和战术的。

  pdd:“这有用?我排位钻石,不照样打得过其他人。”

  明凯一笑:“卷毛只是举了一个例子,我也举个例子。你们知道眼位怎么插吗?”

  笑笑:“这不就是有眼插过去不就行了,有什么难的?”

  明凯笑着说道:“不是这么简单的,一般的草丛就不说了,比如说我在下路河道,我怎么把眼插在红色方三角草丛。”

  笑笑:“怎么可能,你不走过去能行?”

  明凯:“这真的可以,不信你问卷毛,他在下路经常做眼,有很多眼位都是有技巧的。”

  卷毛:“是的,小良没给我们训练之前,很多都是我不知道的。”

  微笑:“这个我信,哪还有呢?不光是训练这些吧,你们打skt的时候也不可能单凭训练这些就打赢他们。”

  明凯:“确实,除了训练这些之外,我感受最多的就是指挥。小良的要求是每个人必须告诉其他人自己知道的信息。”

  “同样举个例子,对线的时候对面消失,是去做眼了还是回城了。对面交闪了,闪现时间会在什么时候冷却好。还有其他很多,只要你知道了你就要告诉队友。”

  pdd:“卧槽,怪不得明凯你一抓一个准。”

  其他几个人也是比较认同这一点。

  微笑:“还有呢?”

  卷毛:“还有就是小良对我们支援的速度都有规定,比如说打野在野区打起来,七秒左右离的最近的人是要赶到的。”

  明凯:“其实还有很多,不过我们一时半会肯定说不清楚。”

  ~

  饭菜上来,众人也是先吃饭,边吃边聊。

  张良没有插话,低头边吃饭边静静的听他们说

  不过话题就开始跑偏了,五五开和笑笑说道退役的日子。

  笑笑:“我现在也只能是当个解说,丑开也是。”

  五五开:“是呢,我前几天第一次解说,和笑笑去解说韩国季后赛,他们确实很强。”

  笑笑:“不过,解说也没几个钱。”

  五五开:“是啊,赚钱还是这么难,我准备去做游戏直播试试。”

  张良听到主播,才出声:“直播确实可以做,我觉得之后直播这个行当是完全可以发展起来的。”

  五五开:“小良都说可以,那肯定没错。”

  pdd:“我也去试试,我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就退役了算了。”

  笑笑:“想好了?”

  众人也不奇怪,pdd的退役想法在前段时间就透露过,所以现在听到都可以理解。

  pdd:“想好了,确实打不过了,这次决赛越发感觉到累了。”

  笑笑:“嗯退下来也好,咱两年龄大了,和他们这些年轻人比,是拼不过了。”

  五五开:“你们才多大,大两岁也是老人了?”

  话题从游戏到生活,再到比赛,众人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一顿饭很快结束,这次聚会也结束了。众人是四散开来,各回各家。

  回去的路上张良还好奇问明凯,“今天怎么把我也带上了?”

  明凯:“是其他人想要见你,看看你这个冠军教练。”

  张良挥手:“啥冠军教练嘛,还算不上,我们还没拿到世界冠军呢。”

  明凯:“嗯,世界冠军···”

  回到基地,确实是放假了,基地立马显得安静了许多。平时训练的时候,娜美还有扣肉的声音是很大的。

  回到房间,坐下。

  明凯:“放十来天呢,小良你准备干啥去?”

  张良:“我?我没啥打算,准备看看找一个副教练吧,我有些忙不过来了。”

  明凯:“也是,那我陪你吧,我也不想出去。卷毛刚刚就没和咱们一起回来,应该微笑叫走了。”

  张良:“嗯嗯我知道,我给微笑说让他去问卷毛。”

  随着话题的结束,房间陷入沉默,因为两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

  张良安静了一会,突然想到什么,抬头问明凯:“明凯,你要不要也开个直播看看?”

  明凯:“我?算了吧,我不太喜欢。”

  “没事,就当陪我一起玩会游戏”,张良想了想,现在时间还早,直播还没有大范围火起来。

  目前直播的平台倒是挺多,斗鱼也已经出来了,不过最火的还是YY。不过火不火没关系,反正张良准备和明凯两个人,也不宣传,也不开摄像头,随缘直播。

  明凯:“好吧好吧,先睡一会,一会我们再去。”

  “好。”

  ~

  训练室,张良和明凯开启电脑。

  明凯:“我们去哪里直播?”

  张良:“yy吧。没事,我开直播间,咱两开一个就可以。”

  明凯:“好的。”

  张良下载一个yy,然后注册登录。

  明凯:“我们玩什么?排位?还是?”

  张良:“排位吧,有小号吗?我上你小号一起排。”

  张良单纯想体验一下现在版本里王者段位的排位,好吧什么时间的王者段位都没上过,蹭一下明凯的。

  明凯:“有,给你用吧。”

  张良让明凯直接帮忙登录游戏,然后一看昵称是随便起的,就花钱卖了改名卡,改成了7酱。

  “7酱?是啥意思?”,明凯看到直接问。

  “没啥嘿嘿,就是喜欢这个昵称”,张良嘿嘿笑着。

  明凯总觉得不坏好意,但又想不明白,只能作罢。

  张良和明凯准备好之后,准备开始排位。

  明凯:“你玩什么位置?”

  张良:“我玩打野吧,你玩上单中单都可以。”

  明凯:“行吧。”

  两人很快排进队伍,进入选人界面。

  猪是念着倒:“厂长!!!”

  统一计划:“五楼不会辅助,求个其他位置。”

  立马有人注意到明凯大号的id。

  猪是念着倒:“厂长!我是你粉丝,能给个好友位吗?”

  幼儿园第一托儿索:“厂长?真的?”

  7酱:“是的,是厂长!”

  明凯看到张良也在凑热闹,瞪了眼张良,张良吐了吐舌头不以为意。

  明凯和张良在一二楼,很快ban了英雄。三楼也跟上ban了,三个人ban掉了卡萨丁、盲僧和劫。

  猪是念着倒:“厂长,你打野,我要当猪仔。”

  诺言:“我不打野,有人打野。”

  猪是念着倒:“谁?还有比厂长厉害的打野?”

  7酱:“我···”

  猪是念着倒:“你是谁?”

  7酱:“我是暗凯!”

  猪是念着倒:“·······”

  诺言:“·······”

  幼儿园第一托儿索:“······”

  统一计划:“·······”

  开始选人,张良他们在蓝色方,明凯在一楼按照张良说的选了酒桶。

  随后张良拿到给明凯选了个石头人。

  很快选人结束。

  张良这边蓝色方:上单石头人,打野酒桶,中单亚索,下路老鼠和日女。

  红色方:上单刀妹,打野蜘蛛,中单卡牌,下路卢锡安和锤石。

  游戏很快开始。

  张良正常红开,在下路的帮助下开打红buff。

  7酱:“你们不要急,等我抓哈。”

  诺言:“······”

  猪是念着倒:“······”

  张良没有理会,闷头刷自己的野怪,红-F4-蓝。

  风中之子(所有人):“厂长!你不要抓我,我是你粉丝!”

  猪是念着倒(所有人):“看清楚,厂长在上路,不是打野!”

  风中之子(所有人):“哦看错了,厂长我一会抓你!”

  张良忍不住笑出来,粉丝都是蔫坏。

  猪是念着倒:“哥们,我支持你!”

  张良是准备速三去中路一波的,中路这个亚索打卡牌,完全的康特。兵线肯定会被推过去,对面蜘蛛说不定就会抓亚索。

  张良刷完蓝buff,然后从河道准备去中路。

  走到河道草丛的时候,一团结茧从草丛飞出来,把张良的酒桶捆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