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白富美在七零咸鱼 > 第48章 第 48 章
 
吴父也觉得自己想的不周全了, 还是吴恙想的全,但是嘴上不会承认的。

“到安丫头家里理数要周全,老婆子你把你晒的那些鲍鱼海参到时候给老幺拿过去。”

“行。”每年吴母都晒很多过年之前卖掉攒点儿私房钱, 毕竟养活一大家啥都记在账上, 自己手里有钱花着也宽裕。

晚秋的收地最是折磨人,亮的晚黑的早,中午还要晒死人,时不时还挂一阵大风。

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安然给补的比较好, 体格倒是健壮了不少,就脸已经从冷白皮吹成了小麦色。

安然现在一没事就盯着吴恙看, 时不时叹口气, 伸手摸摸手感不错的腹肌才没那么丧。

吴恙现在觉得很不妙, 难道自己媳妇儿只喜欢自己的脸!完了!吴恙现在庆幸自己还有腹肌, 不然这小姑娘估计要始乱终弃了。

“媳妇儿,明天咱们就去你家吧!”

“有火车票吗!”

“有,火车上人不多的, 就是下乡或者是串联的时候火车才挤的。”

“那我们今天就去吧!”安然回去也没啥行礼, 人回去就行了。

“走吧!我换个衣服。”

吴恙换上了一身立整的衣服, 手里拎着两个大包裹就出来了。

安然没想到这个年代也能说走就走,直到坐上火车那一刻还是不真实的。

跟来时不一样, 火车上人没有很多, 坐在最前边,对面没有人, 只有墙。

“咱俩没带吃的,新房窗户也没关!”安然真是信了吴恙的邪,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回家了。

“没事儿,跟我爸说好了, 他到时候去关,我去餐车看看都有啥吃的。”

吴恙起身,餐车离他们这只有一节车厢,走到餐车就看见在忙的工作人员。

“你好,有什么需要吗?”

“我问问咱一会儿吃什么?我对象有些饿了。”

“好的,咱今天吃的有米饭有馒头,荤菜有狮子头,红烧肉和鸡腿,素的有白菜粉条,麻辣豆腐和土豆丝,还有咸菜。”

“晚上供应什么?”

“面条和肉酱鸡蛋酱土豆酱。”

“行,我每样都来一份,我去拿饭盒。”

“好的。”

吴恙要了两个狮子头,两份红烧肉俩盐水鸡腿,素菜就要了一份。

安然看他端回来的满满的饭盒就无语,但是这会明显比上一回的菜好多了。

“我上回来就要了红烧肉和荷包蛋,也没有别的,这次东西这么多?”

“嗯,上次应该是人多,供应的东西种类少但是基数大。”

“这个盐水鸡好吃,媳妇你快尝尝。” 吴恙剃下一块骨头把肉喂进安然嘴里。

安然一吃没想到真的很好吃:“好细嫩,好鲜,狮子头不好吃,都是面,你吃。”

“等到我家让我妈给你做,都绝了。”

“嗯嗯,我就决定火车上的红烧肉最好吃,现在觉得还是我媳妇做的好吃。”

“贫!”

吴恙跟安然俩人吃饭,后边的人也都饿了,但是俩人也不跟着坐一起,穿的也好,也不敢过去搭话。

不一会儿放饭的就来了,到吴恙这又被拦下了:“你好,我要两个鸡腿。”

“哈哈小伙子,好吃吧,我们厨师可是客家人,这个盐焗鸡做过这个车的都奔着这个来。”

“俩鸡腿一块钱。”工作人员给吴恙夹两个鸡腿放进俩人饭盒里。

因为俩人来的晚,十点多才出来,天要黑了才走一半的路。

不如第一次坐火车因为没有熟人的高度紧张,安然这会儿靠着吴恙身上没一会就睡了。

吴恙把大衣给小姑娘盖上,看似淡然如水,其实手指都在嘚瑟,心里紧张的不行,不知道安然家里会不会同意。

晚上十点,俩人才到了北城,十二月的北城很冷,下车就感觉一股风挂的脸疼。

“咱俩先去招待所待一宿,明天早上再坐公交车过去吧。”

“嗯。”安然也没去过招待所,吴恙就带走小姑娘随着大溜走。

“同志,要两间房,都有暖气吗?有热水吗?”

“一块钱,有暖气加两毛,热水壶押金五毛,到后边打水就行。”

“要两个暖壶,有暖气的两间房。”

“三块四,三楼左手边第一第二间房,介绍信看一下。”

吴恙把两人的介绍信给工作人员看了一眼。

“上去吧。”工作人员把大红暖壶拿上来,吴恙带着安然接满两壶水便上去了。

进了屋打开灯,看见屋里比较干净,因为只有一张床挨着暖气,屋子不大估计只能洗洗脸。

“诶!那小子!有结婚证吗?”

吴恙一脸黑线,安然捂脸偷笑。

“嗯,这就出来了。”

随即叮嘱道: “关好门,有事喊我,我就在隔壁,有人敲门别开,让她找我,把门用这个洗脸的顶上。”

“嗯,知道了放心。”

“小伙子,赶紧出来啊,别让我叫警察。”

“大爷,这就出来啦!”

“亲我一口!”

“mua~快出去吧,吃的分离苦,下回就是有证人!”安然把委屈吧啦的吴恙无情的推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吴恙出来就看见门外站着的大爷摇摇头走了。

叹口气进了房间洗洗干净就和衣睡下,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着明天到安然家各种被赶出来的场景。

第二天醒来,安然精神饱满,吴恙确实两回黑眼圈挂在脸上,安然抿嘴偷笑。

“走啦!带你去市中心吃我最喜欢的卤煮和炒肝,之后坐后勤部的车回家!”

安然开心了啦着吴恙蹦蹦跳跳的去退了房,出来就正好来一辆公交车,安然招手公交车就停了。

正好手里还有老爸每月发的公交票,递给售票员售票员直接撕了两张。

“往后走往后走后边有座!”

吴恙带着安然一起往后边去,因为车上几乎没人,俩人就坐在最后边,因为市中心是火车站到市中心最后一站。

汽车的汽油味熏的安然脑瓜仁疼,刚刚出门的活跃是一点都没有了,整个人蔫蔫的。

不一会儿车上陆续上来不少人,车里挤的像是沙丁鱼罐头,吴恙把安然护的好好的,时不时拦一下挤上来的人。

两个小时,公交车就在村子里来回钻,可算是到了市中心。

安然吴恙俩人最后下车,下车边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

到了熟悉的地方,安然总算不是太慌,俩人走了一会儿便到了国营饭店。

“同志,我要十个肉包子!两碗卤煮俩火烧,两碗炒肝,有炸酱面吗?”

“没有,中午才有,半斤肉票,六两粮票,一共一块三毛钱。”

安然把准备好的票直接给他,之后便拿着票在窗口等。

“丫头能端动吗?”

“能,没问题!”

吴恙突然出现在旁边,把安然手里的东西端过去。

“这个包子老香了一咬都淌汁,这个炒肝我要的小碗的。”

“不得不说卤煮是香的,包子也皮薄馅大,炒肝也是好吃的。”

安然其实不太爱吃火烧,所以都挑给吴恙了,这点卤煮就是一点不好,只有小肠和肺头,但是有炸豆腐就很香。

“媳妇儿,边上有个百货大楼,带你去买衣服。”

“那走吧,后勤车得中午回去呢,先把东西放车上,走!”

“安全吗?”

“相当安全!”

安然带着吴恙左拐右拐就到了供销社的后边,果然一辆军用卡车停在后边。

安然上前敲了敲司机的门,果然就开了。

“小刘哥!青叔今个没跟你来啊!”

“安然!你咋回来了!我爸去采购了,让我看车。”

“我带对象回来给我爸妈看,我东西放你这,我们出去买点东西。”

“行,放我这你放心吧,谁来都不能让动 ,十一点之前回来啊!”

“好嘞!拜拜小刘哥!”

吴恙看小姑娘跟那个小伙子那么熟稔有些吃醋,但是看着小姑娘拉着自己的动作又不醋了。

百货大楼一楼是买吃的,吴恙带着小姑娘直接奔到了二楼。

二楼的衣服鞋子帽子一应俱全好都是新款式。

吴恙一上楼就看见一件红色的毛呢大衣,若是小姑娘结婚穿上该多好看。

“你好,这个能试一下吗?”

售货员看了俩人一眼,没好气的把衣服拿下来。

安然想着自己大衣虽然多好像还没有红的呢,就穿上试试,没想到意外的合身。

不同于以往温柔的气息,吴恙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安然,跟安然最合适。

“这个多少钱?”

“三十六,不要票。”售货员看的眼热,这些试衣服的即使有钱也没有买到就是因为穿上不伦不类,没想到穿上这么张扬,若不是太贵自己都想买一套了。

“行,给我拿着,是不是还有一条腰带啊?”

“对对对,这就去拿。”售货员看这个衣服卖不出去本来是打算把腰带拿回去的,这卖出去一件衣服可是两块钱呢,比腰带可实在多了。

“就穿着这个了,这个给我包起来。”

“好的。”售货员接过米色毛绒大衣就发现这件的手感特别好特别软,比那件红色的高不知一个档次。

“媳妇儿,这个料子不好,等到时候让唐磊给你从南方带回来好的。”

“这个很好了,这个是我姑姑外交搁国外给我跟我妹带回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