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白富美在七零咸鱼 > 第50章 第 50 章
 
安然慢悠悠的往屋走, 安详没禁住诱惑看了一眼老爹,飞奔着跑去拉着姐姐的手。

安然挑衅的看了一眼老爸,哼的一声便把门关上了, 随即扒门缝看着老爹。

安青衫都气笑了, 自己还没说啥呢,这个傻闺女真不知道自己能看见她。

呼出口气,抬步进屋,自己生的还能咋样宠着呗, 这个憨闺女。

吴恙跟安妈说话,眼神也不住的往外飘。

“别担心小恙, 你叔叔干不过乖宝的。”毕竟都这么多年了。

安青衫进屋, 拿出了长官的威严坐下。

吴恙立马起身喊到:“岳父好!”

安青衫气笑了, 这小子虎吧, 不知道自己看不上他,还敢叫岳父。

本来要发作,就看见对面妻子眼神儿带着威胁看过来, 安青衫只得收敛。

“多大了!”

“岳父我二十一了。”

安青衫深吸一口气:“嗯, 比安安大五岁。”

“三岁, 再说大的知道疼人。”安妈随即怼回去。

“二十一还没结婚是不是有啥毛病,我二十一的时候乖宝都生了。”

“岳父, 我是不想将就, 没遇见对的人我不想结婚,我看见安安的第一眼便喜欢了。”

安青衫不信, 这些也就自己女儿能信。

“我女儿败家,你养不起她,她出去一趟就要花我半月工资,若不是她姑姑叔叔爷爷奶奶给钱我都供不起她。

她肠胃不好吃不得冷的, 吃不了粗的,吃不了剩的,去一趟医院也要不少钱。

我闺女娇贵怕疼,有点小磕碰都要疼好久,干不来重活。

我闺女娇气,穿料子不好的衣服会浑身起疹子,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她姑在国外带回来的料子。”

安青衫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眼眶都说红了,安然抱住老爸:“老安同志,我不嫁了还不行,你养我呗。”

“不行,得嫁,不然我们老了你连伴都没有。”

“那还有安详呢。”

“对!好友哦呢!”小家伙嘴里吃着豌豆黄,说话不清晰。

安青衫更气了:“他知道啥,就知道吃!一点吃的就给他哄过去了!以后娶了媳妇还能记得你!”

“岳父,我一定对安安好,等到条件允许我跟安安搬到北城来,到时候离的近,您监督我,我大哥吴大胆也能监督我,您不放心就让安详跟着我们去。”

安青衫心动了,自己走不开这小子可以啊!

“这事再考虑,明天去看看你爷奶,想你的紧。”

“嗯,都听爸的。”

“也带着他去。”

“嗯,爸,你看这些东西有你喜欢的没,没有我都给爷奶带过我。”

安青衫深吸一口气,小闺女不乖了,就会气我。

吴母已经分出来一半东西了,就连烤鸭红肠都分出来一半。

“烟爹娘也不抽就给我留着呗。”

“你消停点,不然我两条都让孩子拿过去。”

“吃饭了吗?饿没?”

“饿了,想吃妈做的狮子头红烧肉!”

“行!妈给做,正好今天出去早,自己在屠宰场称的肉,老安你是不是搁车上没拿下来!”

“乖宝,钥匙给你,去拿去。”

“走,咱俩一起去!”安然接过钥匙就要拉着吴恙去。

“他留下,儿子你跟你姐去,钱给你出去溜达一圈再回来。”

安青衫心疼的把自己手里这点钱都给了闺女儿,这个月才开头,这可是一个月的零花钱啊,看看那烟觉得这一个月不花也行了。

“好的!领导!别难为吴恙啊!他胆子小!”

“嗤!”安青衫觉得自己家的玉白菜让人偷走了,还跟了别人家的姓!

“走啦!姐!”安详这个猴孩子最愿意跟姐出去了,姐啥都给买。

“安详,跟姐去下乡啊~姐在小学当老师,但是你的小伙伴们就得一年一见了。”

“姐,他们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可以,但是估计他们家里不会同意的,你在乡下待三年就能跟姐回来了,你也可以去玩几天然后回来。”

“哦。”小家伙坐在副驾驶上认真思考着。

“姐,咱俩去哪啊?”

“去县城。”安然熟门熟路的启动车子,往县城方向开。

“上爷奶家吗?”

“明天再去,今天还得赶回家吃饭呢,带你去买好吃的。”

“哦!太好了!姐姐我想吃那个糕!我妈一直不给我买!”

“买,什么糕老妈都不舍得买。”

“好像是叫虎皮蛋糕卷,还有酥皮月饼,这个最贵,旗航中秋节有人给他家送了,他说老好吃了,我看一直又卖,妈说等姐回来一起买了吃。

姐,咋没人给咱俩送呢?”

“因为老爸是这的最高指挥,以前给爸送东西的贿赂的都被老爸彻查了,所以只能在老爸副将身上动心思了。”

“那老爸咋不查他?”

“他不是老爸的人,又不太聪明,老爸留着他免生事端,查了他的他还会有别人,不如留下个蠢的。”

小小的安详现在不懂,但是后来可是靠着安然教的东西坑了不少人。

“姐,我想跟你去!”

“行!”安然想着到时候教安详些东西,提前给他补上初中高中的课,现在十二,三年以后就是十五,十六上大学也是可以的。

“真乖。”

到县城的路没有多远,没一会儿就到了,下午的县城没多少人,安然直奔安详说的供销社。

车刚停稳,安详开了门就跑了下去。

“姐姐!快来还有几个!”小家伙急的不行,生怕别人把那几个买去,但又不挡人路,急的直跳脚。

“来了!”安然下车进了供销社,果然看见又个玻璃的透明柜台,盒里只有一排的酥皮月饼跟没有几个的蛋糕卷。

“你好同志,剩的这些都给我包起来吧。”

“好的同志,酥皮月饼一毛钱一个,虎皮蛋糕卷七毛一斤。”

“行,都要着。”

“这边付钱,要包装盒子吗?一毛钱一个。”

安然回头看安详,就看小家伙疯狂点头表示想要。

安然一看拿出来的盒子就笑了,原来这么可爱的盒子啊,画着小熊猫小狐狸小动物的简笔画抱在一起,蛋黄酥的盒子是祥云跟仙鹤的。

安然若有所思但是也无所谓,见到是缘分,见不到也是正常的。

“一共三块六毛钱,跟二斤糕点票。”

安然糕点票很多,都是吴恙给的,也不知道他那里淘弄这么多,老爸老妈没有这么多糕点票,但是也有,估计是给自己留着的。

“我拎!”

“好,你拎,还买啥吗?”

安详摇摇头,不买了,这些就已经很满足了:“嘿嘿,过年了。”

安然被这小家伙逗死了,真是服了他了。

“走,姐带你出去看看能不能遇见卖糖葫芦的。”

“哦!!!”

售货员看着两个孩子开车走,想着一定得给女儿找个好的,她找的那个混混肯定不行。

安然开车到电影院门口,果然看见了卖糖葫芦的。

安然给安详一毛钱道:“喜欢什么自己买,给爸妈跟你姐夫也带。”

“好!”

小家伙哧溜下车,掐着钱就飞奔到卖糖葫芦的大爷跟前儿:“爷爷!我要四根山楂的!两根蜜枣的!”

“给你包上,送你根蜜枣的。”老大爷拿块牛皮纸把糖葫芦包起来给他。

“谢谢爷爷!”

“嗯,快回去吧,外边冷。”

安详走路都不癫了,稳稳当当的拿着糖葫芦上车。

“走了,回家喽!”

“回家喽!”

安然回家就觉得不对,太不对了,他爹那要跟吴恙称兄道弟的架势是什么情况?

“回来了啊!回来吃饭!做了你们最喜欢的狮子头跟红烧肉,还有酸菜白肉血肠炖粉条,政委家灌的,你最喜欢的。”

“妈,你真好。”安然上去给老妈捏捏肩。

“哼,我好你还不是先看见的你爸,你给他买这些东西干啥,怪贵的,能称五斤肉回来了。”

安妈一回来就看见安详手里拿着的点心。

“你还要俩盒,纸袋子包回来多好。”

“多好看呀,多可爱,以后还可以装点别的呢,你看多结实。”

“哼,信了你的邪,快去洗手吃饭!”安妈把小姑娘推进后屋,水都放好了,自己闺女撅屁股都知道放的什么屁,一猜这个点就该回来了。

“闺女,把我那个茅台拿出来我跟小恙喝!”安爸才不说他是存了私心的,难道女婿来不得喝最好的。

“妈!我爸要喝茅台!”安然冲着厨房喊,气的安爸瞪她。

“拿出来喝吧,还在原来的柜里!”

“好的!”

安然到抽屉里找到钥匙把小柜打开,里边都是老爸的酒,各种的都有。

挑一瓶茅台安然再给把抽屉锁上。

安妈的荷叶饼也烙完了,把烤鸭又在炉子上吊了一会热乎乎的片下来,鸭架就拌了。

“啊!有妈的孩子太幸福啦!”安然搂住安妈的脖子撒娇。

“别搞怪,赶紧招呼小恙吃饭。”

“吴恙!吃饭了!”

“行了,咱爷俩别玩了,一会儿他们娘俩该生气了。”

安爸看自己要输,把棋往里一推就不玩了。

安然好笑,老爸玩不过自己就去找吴恙玩,玩不过还耍赖。

“小恙,我手艺不咋样,你凑合着吃,明天晚上让他爸带着他爷奶咱们去吃涮羊肉。”

“呀!我老妈什么时候这么阔绰了呀!”

“你个皮孩子!”安妈欣慰,这丫头还是这么心大。

“哈哈哈!吃饭吃饭!”

“嗯,这个烤鸭好吃!”

“好吃多吃点,明天我再给你买。”吴恙包了一个卷饼放进安然盘子里。

“嗯嗯,明天再去排两只。”

“岳母这个狮子头好吃!”

“好吃我交给然然,到时候让她给你做。”

“妈,我要跟姐下乡!”

“去呗,谁拦的住你。”

“嘿嘿,妈你吃!”安详讨好的给老妈包了个烤鸭饼。

晚上,吴恙跟安爸在唠嗑,讲安然小时候在家多讨人喜欢。

安妈抱着被子出来:“小恙,你跟安详住一块儿,挤一挤。”

“嗯。”

“老安你赶紧别唠了,回屋睡觉,俩孩子明天还得上爹娘那去呢。”

“小恙啊,早上让安然开车带你们去,晚上我跟你妈在让人送。”

“老安,现在已经公车私用了,老安你腐败了啊~”

“说啥呢!这是老子给你买的!花了老子全部的积蓄!”

“老安!我太爱你了!”安然跑过来搂住安爸的脖子,使劲在老爸脸上亲了两下。

“老安,退休车安全吗?”

“不安全,要不是你非要结婚老子才不给你买呢!”

“安啦,老安,以后回来我养你。”

“哼哼,你自己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瞧不起我,老安我现在可是老师!”

“哼,你那衣服多少钱?”

“哼哼,睡觉了,明天去看爷奶呢!”

“该,被嫌弃了吧,还得是我,进屋睡觉吧。”

吴恙身边儿爬个小子,这小子还打呼,但是也不敢往安然那屋去,知道就在那边,但就是不能过去。

安然倒是没啥,回屋就睡了,主要是在家里太有安全感也太累了,又看见了老爸老妈跟弟弟,兴奋过去便是扑面而来的疲惫。

第二天安然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老爸老妈都走了,出屋就看见吴恙跟安详两个在较劲,也不知道叫什么劲呢。

“姐,你醒了!我给你打好了洗脸水。”

“安安,我把岳母做的海参小米粥热好了,还有岳母早上捞的葱油饼。”

“你俩消停啊,我吃饭,吃完饭咱一起去爷奶家。”

“嗯嗯,姐洗漱。”

安然像是老佛爷似的被俩人伺候着,若不是叫停估计俩人都得把饭喂嘴里。

“嗯,这个海参好吃,满满的胶质感,好鲜,不愧是我老妈,恙哥回去给我多整点!”

“嗯好,吃这个饼,外酥里软的。”

吃完饭,安然拿起茶几上的钥匙,吴恙跟安详俩人拎着东西,吴恙抢做在了副驾驶,安详垂头丧气的坐在了安然后边。

爷奶家没有多远,骑车停在门口,老两口还嘀咕呢,咋昨天来今天又来了。

“爷奶!”

“哎呦,我的乖宝你可吓死奶了,快让奶看看,啥时候回来的?”安奶奶搂着小孙女仔细端详。

“嘿嘿,昨天回来的。”

“坏丫头,昨天回来不来看奶,欧呦,奶的小孙女瘦了。”

“嗯呢呗,都是你孙女婿照顾的不好。”

安奶奶看小姑娘这个娇嗔劲就知道小伙子疼自己家这丫头。

“哼!”安爷爷重重的哼了一声。

“爷爷!你想我了吗!”

“我想你有什么用,你不想我啊~”安爷爷叹了口气,伤心的不行。

“我想你呀,我这不是带着你孙女婿来看你了吗!”

“爷爷奶奶,这是吴恙,我对象!恙哥,这是我爷爷,安同志,这是我奶奶黄同志!”

“爷爷奶奶,我是安安男朋友。”

“奶瞧瞧,这小伙子真俊。”

“哼,坏丫头去买点排骨,一会让你奶给你包包子。”

“爷,我去买排骨,但是我想吃爷做的炸酱面,爷给我做呗~”

安然走过去给安爷爷按肩膀,给安爷爷撒娇。

“行,去在买点腰条。”安爷爷大手一挥就是十块钱,安然一点不客气拿着钱就跑了。

“小子,你留下!”

“好的爷爷。”

其实这两天,安爷爷跟安爸爸都是跟吴恙说他干的活计,家里唯一的小丫头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差,就是连吴恙十一岁还在被上画地图的事老爷子都知道。

当然也知道吴恙的钱都在小丫头手里,老爷子合计合计就打了个申请,买了一辆退下二线的车。

吴恙的活计也不让他干了,吴恙把这批货出手之后就再也不干了。

老爷子跟安爸也不是让他永远不干,而是这两年风头紧,黎明前的黑夜,最多五年估计政策就能变了。

吴恙当然同意,毕竟以前自己一个人,现在有了安安,不能让安安跟自己担惊受怕,钱又不是不够花。

老爷子跟安爸尤其喜欢着小子,有胆量还护着安安,有他们老安家的气概,若是愿意从军前途无量。

但是知道他不受管束,不然吴大胆当年就把这孩子带进这一行了。

安然觉得吴恙真是个社交小能手,自己出去一趟就把自己爷爷老爸哄的团团转。

“哟,这个点了还有这么好的腰肉啊,又去城墙后巷了吧!”

老爷子还不知道这小姑娘,城墙后巷若不是自己提了一嘴早就给这丫头端了。

“嘿嘿,你孙女是谁啊。”

“哼!”可不是吗,十岁就跑城墙后边儿整了个黑市出来,若不是老幺过来跟他们说闹到老领导那去他们还不知道呢。

安然刚才开车去黑市就被俩壮汉拦下了,记忆回笼才想起暗巷是没恢复记忆的时候自己整出来的,这俩大汉是当初无意救下来的,现在在暗巷管事。

安然被恭敬的迎了进去,就拿到了一大笔钱,给俩人一人分一沓,剩下的就拎回来了。

瞬间暴富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爷!我在出去一趟啊!”

“去吧去吧!”

安然提溜着兜又跑了一趟银行,存钱的时候想起自己好像还有户头,好像就在自己那本书里。

无所谓了,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干脆在开个户。

工作人员看这个小姑娘是开军车过来的也没问,干脆利落的办好了存折,心里也都开心死了,存这么多钱自己这一年的工资都出来了。

安然也没都存,还有一个打到特殊账户建设国家了,这黑市谁都眼馋,但能干的也就自己。

毕竟不是谁都能干脆利落的分出一半的也是变相的保平安。

存完钱开开心心的拿着存折跟汇款单给自己爷看一眼,老爷子悄悄的给自己老孙女竖了个大拇指。

“快收起来,一会儿你奶该急眼了!”

“爷,这个给你买酒喝去~”安然悄咪咪的把一卷钱塞给自己爷,俩人像是特务见面似的,老爷子左右看看把钱收起来。

安奶奶不屑的撇了一眼,老头子晚上还不得都给自己。

其实安奶奶就是怕小姑娘抛头露面的不安全唠叨些,这会小姑娘不在风口浪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心疼都疼不过来呢,还唠叨啥。

“爷去给你做面条!”安老爷子这一手祖传的,也就安然来才能让老头子亲自下厨。

“恙哥,过来看!”安然坐在吴恙边上,靠着他把红本本给他看。

“看我存款多不!”

吴恙数了数,一二三四五个零:“哪来的钱?刚存的?”

“嗯,没跟你说,北城最大的黑市我十岁时候开着玩的。”

吴恙倒吸一口凉气,他是路过北城时候听说过,北城黑市是个背后的人是个小祖宗,没想到是自己家的小祖宗。

“安安,不安全的。”

“没事,我这铺子太大了,一般人搞不动就搞到了领导跟前,领导爷爷还说见我了呢,我说把挣的钱分他一半,国家有难我可以最低价放粮,所以更没人搞我了。”

“那岳父知道你有钱还给说你养不起自己?”

“我爸就是那么一说,老安很有钱的,我没年都给我爸妈钱,要不然以老安那点工资哪里能给我买车。”

“媳妇儿,你这么有钱又漂亮,我都要没活路了~”

“放心啊,我养你~以后你的钱都给我管,你要是找小三小四我就带着钱找小五小六!小七小八!”

安然越说越激动,好像都能想象到左拥右抱的画面了。

吴恙本来还没听明白,这会儿却有点懂了,当即捏住安然的软肉。

安然被捏住命运的后勃颈赶紧讨饶:“啊啊啊,没有小五小六,只有你,啊啊啊好痒!”

吴恙发现安然回了家活泼了很多,每天都在跟长辈撒娇,在生产队的时候却懂事的不得了。

吴恙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媳妇儿,我每一天都会对你更好,你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撒娇就撒娇,想生气就生气,那么懂事干嘛。”

“那可是你说的。”

“嗯,谁说你我就削他!”

“干啥呢!吃饭了!”老爷子也知道打扰小两口招人烦,但是有一种自己手心里的小白菜让人偷了的感觉。

“姐!吃饭啦!快看奶给我挑一大碗面条,好多肉酱!”

“我也要!”安然喊了一声,马上往屋里去。

“有有有,你们老说我舍不得给你们放肉,这肉多还能吃出面香了!看你奶给你们切这么老些!”

“嘻嘻,我奶疼我!恙哥赶紧过来吃饭!我也这一手满北城就没有比这好吃的!”

“你赶上了,你老叔说这几天回来,你奶给生的豆芽,过年的小菜都给你们薅了!”

“老叔回来!啥时候!”

“呦!在外边就听见我侄女念叨我了!”

安然往外一看果然就是自己老叔老婶抱着两个胖娃娃。

“啊!老婶!快给我抱抱快快乐乐!”

“这俩孩子沉着呢,你可抱不动,上炕让你姐稀罕稀罕。”

安然最喜欢这俩胖娃娃,从小就奶呼呼的。

两个小家伙可是记得姐姐的,被妈妈抱到炕上就蹦跶着要抱抱姐姐。

“这小伙子是吴恙吧,小丫头对象,小丫头都有对象了,来咱俩喝点,一会儿让你老婶开车。”

“对,你俩喝点,老伴子把小恙带了那个烤鸭切了。”

“那赶情好,我今个去拍了半天都没买着,我可知道小丫头有钱了,晚上可得带着老叔去吃顿大的。”

“没问题,吃多大都行!”

安详把随身带着的点心拿出来给两个弟弟吃,他姐可是说了在给他买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发错了!宝贝们等着49章发出去时候一起看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