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白富美在七零咸鱼 > 第91章 第 91 章
 
安然这边准备着收拾菜, 吴恙开车进胡同就看看家门口停着俩车。

心想着是谁来了,赶紧进了院,就听见自己闺女的笑声。

吴恙一进屋就认出来了, 是三叔, 在岳父那里看见过全家福!

“三叔!”

“哈哈哈,好小子!还认识你三叔呢!好好好!”安三叔没轻没重的拍了吴恙两下, 吴恙硬是抗住了。

“哈哈哈!听你跟安安都考到北城了!那跟俺们一起走不?三年没回去我二哥想死你们了。”

“那三叔跟俺家过年,到时候咱一起出发, 也是有个伴!”

“那可不行,我把安详那小子接回去,得回家陪老娘过年呢,不然要把我腿打折了!”

“对了,安详那小子呢?”安三叔往外看一眼, 也没看见自己大侄。

“我小舅子找我大侄儿他们玩去了, 安详这孩子三叔你外边遇见保证认不出来!”

安三叔挑眉道:“是吗?那我得看看!”

“小舅舅黑黑!”皮皮坐在三姥爷怀里乖乖听着话, 突然拍拍胳膊逗的吴恙亲了一口闺女。

“三叔我去看看我媳妇啊!”

“去吧去吧!老黑把他车里的东西搬进屋,老鹰去把安详找回来!”

几个男人对小家伙爱不释手,黑熊苍鹰一听不舍的看了一眼皮皮说道:“等姥爷回来带皮皮飞飞嗷!”

小家伙听懂似的嗯嗯点头。

吴恙到外屋看见自己老娘媳妇大嫂二嫂都忙和着收拾海鲜, 忙道:“我收拾,你们洗洗手, 这水冰凉。”

“老幺, 你去陪陪亲家,你爹呢?, 这个憨货, 不行我得找他去,不对,老大媳妇你有身子了, 你快别忙活了,把咱家那些憨货叫来陪亲家唠唠嗑,搁后门走!”

“诶,好嘞妈!”吴大嫂擦擦手,便搁后门出去找人。

“妈,我帮你忙和忙活快!”

“那你烧两锅水就进屋,老幺媳妇你也进屋陪陪你三叔,都好些年没见了!”

“没事!老嫂子你让孩子忙活,我也好久没吃我大侄女的手艺了,您快进屋跟我唠唠!”

“诶,行,那让他们孩子忙活!”吴母擦擦手热情的进屋跟安三叔攀谈。

“幺弟,你二哥咋没回呢?”吴二嫂这才有闲问自己丈夫。

“这不是爹买的东西太多,我二哥给他往院里搬呢,让我先回来。”

吴恙往锅里添柴火,手上也收拾着虾线。

“大侄女!这东西放哪?买的可真不少啊!”

黑熊一口气搬进屋里四个大麻袋,安然忙让放厨房就行。

“大侄女,有叔能帮忙活的没?”

“可别,叔你忘了你把我奶家锅烧漏的时候了!”

黑熊挠挠头不好意思憨笑:“这都啥时候的事了,我现在可是让你婶训练的无所不能!”

安然撇了他一眼,无奈道:“黑熊叔,如果你说的底气足一点我就信了。”

黑熊无奈:“好吧!”

其实他这些年一直休息很少,媳妇儿随军也是在家属院,相当于保护区,一年到头回不去几回,每次回去都帮倒忙,看着吴恙黑熊很羡慕,多好,正是青春年少时。

但是老大一带着他们退居二线,谁也舍不得,但是年龄真的到了,体能没有年轻人好了,也算是能为国家效力,也有机会陪着老婆孩子了。

“老公,你都买啥了?这么些?”

“没买啥,今年做小买卖的多了,花样也新奇,这有一半是我二哥的,一半咱家的,给我闺女买点小玩意,还有新奇的玩意你肯定喜欢。”

“什么玩意儿!”安然本来没啥兴趣,吴恙这么一说,安然当即就想给拆开。

“媳妇儿,一袋是肉,剩下的晚上在开!惊喜哦!”吴恙把另一袋顺着窗户放进卧室,打开肉袋子。

“你喜欢的五花跟里脊,咱看着做,争取咱走之前把家里这些都吃它。”

“好,那你在收拾一盆虾跟一盘鲍鱼,咱做鲍鱼红烧肉跟油焖大虾,在做个腌笃鲜,香辣蟹,葱烧海参,干炸带鱼,跟一个白菜冻豆腐汤!”

“八个菜也吉利,咱量做大点,二嫂,咱家面够,都做白面馒头!”

“好!”吴二嫂微微肉疼,但手上动作一点也不含糊,硬是把一麻袋面粉都倒出来了。

吴恙烧火,安然先把腌笃鲜跟红烧肉做出来炖着入味。

炖冻豆腐安然也是不含糊,先把肥肉扒拉的焦黄,下一个鸡蛋煎,之后热水冲一下滋啦一声香味就出来了。

放了鸡蛋的汤儿,像是吊了的高汤,味道更醇厚,更浓郁。

三个炖菜量大小火炖着,接着边上把腌好的带鱼裹面下锅炸,炸过的带鱼就是搁多久也不会软趴趴的。

吴恙炸了两盆,最后油也不浪费还炸了螃蟹,留着过几天还能炸鱼吃。

锅底留油,吴恙把大虾下进油锅,夫妻俩配合默契,吴恙翻炒安然加调料,吴恙生怕热油蹦到自己媳妇。

做好油焖大虾便是葱烧海参,因为安然喜欢,吴恙自己就得单独完成,安然就换个过把香辣蟹炒出来。

做饭的功夫,吴家人已经过来了,这会正一起唠嗑呢。

因为人多,每个菜量都打,要不就是两个盘子,要不就是几个大碗。

“老胡你们去跟着断菜盘碗筷。”

“不用不用,我们去!”吴大哥二哥三哥也忙起身。

“二哥,把库房那桌子凳子拿出来,拼一桌,咱都做一块,菜够咱们串换着放,让每个菜都能够到。”

“恙哥!我去年搁山葡萄酿的酒应该能喝,能抛出来吗?”

“应该能,有雪土冻的不牢。”吴恙拿着锄头,跑到后边樱桃树底下,看能不能刨动。

有些吃力但还不错,吴恙边到库房拿锹。

这几个人哪见过这架势,一辈子忙忙碌碌,哪里还有闲心酿酒,便都好奇的拿工具过去帮忙。

安然无奈摇头,把菜端上桌。

安三叔看大侄女一个人皱眉道:“咋你自己?”

“哈哈,他们帮吴恙挖酒去了,我们皮皮出生那月埋的,酿了好多,让吴恙挖出来两坛尝尝。”

“哈哈哈!真好,我记得你出生那天我们几个还小,就跟着大哥二哥在老宅给你埋了几坛女儿红,当时我们还怕坏,偷偷把你爷爷私房钱拿出来多买了几坛埋了下去。”

“是吗?我都不知道!”

“哈哈哈,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三叔爷爷知道吗?”

“不知道他以为你奶奶发现拿走了呢!”

安然笑死了,爷爷也太惨了。

“行了走看看他们咋还没回来呢。”

“回来了!老大老大!大侄女酿的这个酒好香!酸甜像是红酒那些玩意。”

“我大侄女还会这个?”

安然拿出纱布到厨房过滤,看着淡红的酒液,闻着散发出来的酒香有些醉人。

边上几个人都等的迫不及待了,安然好笑把过滤之后的葡萄酒给他们。

因为安然是自己酿的,度数不大所以除了皮皮小孩子也都能喝点。

围坐在三张桌子拼在一起的客厅,看着这老些菜就连安三叔也有些微愣。

“我敬亲家公亲家母,包涵我们然然。”安三叔说着把碗里的酒喝干。

吴父吴母忙起身:“哪有哪有,都是安安照顾我们。”

“这杯恭喜我大侄女考上北城政法大学!”安三叔这话说的格外畅快,喝下的酒也更豪迈些。

“谢谢三叔!”安然也一饮而尽,脸上全是小孩子的开心,人生转折点三叔来自己真的很开心。

安三叔揉了揉大侄女的小脑瓜,一晃都这么大了,都有孩子了,眼眶有些不争气的泛红。

“小恙啊,这杯敬你,恭喜你考上北城东西,我大侄女任性好玩儿,是我们家的宝贝,你把她照顾的很好,谢谢!”

说完安三叔就干了,这边伤感还没完就听见黑熊嘟嘟囔囔的说他是不是故意的,一坛酒都要被他喝了。

安三叔太阳穴直跳,这个憨货真是欠收拾了。

“三叔,不照顾好媳妇我算什么男人!我会每一天对我媳妇儿更好!”

“你俩干啥呢,三叔感觉吃饭,不然凉了,你不是想我做的菜了吗?”

“对对对!哈哈哈!”安三叔今天心情尤其的好,不仅看见了大侄女,还有这么可爱的外孙女。

几个男人吃的多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安然做的多啊,看几人不怎么下筷子吴恙忙道:“几位叔叔快吃啊,锅里还有菜呢,不吃明天就不好吃了!”

听锅里有菜,几人也不客气了,这两天连着赶过来也没正经吃顿饭,这会慢条斯理全是靠专业的训练。

吴恙让媳妇先吃,自己抱着小闺女,自己一口闺女儿一口。

皮皮最喜欢吃鱼,吴恙把炸带鱼去了皮,把里边细嫩的肉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给自己闺女。

皮皮小嘴兜兜着,吃的喷香:“爸爸!”

“嗯,闺女!”

“要虾虾!”小丫头手指往自己小碗里指,让爸爸把虾放进自己小碗里。

吴恙把虾壳扒掉,虾肉放进小碗里,海参切小块喂闺女小口,软软粘糯的但是吃多了上火,也就给她一小口。

安然吃的快,吃完便接过吴恙的活:“你吃吧,我来弄。”

“好。”吴恙把扒完的虾肉顺手就放进自己媳妇嘴里,安三叔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点头,爱一个人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安然拿小碗盛一勺汤,小口小口的喂闺女,皮皮喝够了撇过头道:“妈妈我要虾虾!”

“妈妈给宝宝扒哦~”

“媳妇给你俩吃。”吴恙把自己的碗给安然跟皮皮推过来,这是便唠嗑吃饭吴恙顺手给两个宝贝扒的。

看着母女两甜甜的笑,吴恙真想挨个亲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