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是反派恶少他老爹 > 111 叶凡你闭嘴!赵董是我老干爹!
 
  (明天看哟)

  慌忙拿出收钱的盒子,捡大钱给赵普。

  在她这个实心肠的孩子心里,别人帮了她的忙,就要酬谢人家。

  赵普哑然失笑,一摆手,阻止道:“慕容小丫头,看你说的,你看我像为钱帮你的人吗?”

  “要是你觉得过意不交个朋友了,呵呵。”

  嗯?

  慕容雪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她忍不住偷偷仔细打量了一下赵普,心头不禁怦怦

  看赵普这年纪,这穿着打扮,又随身打着保镖,这派头气势可真非同凡响啊,必定非富即贵。

  自己给他这点钱,人家还真看不上。

  砰砰砰!

  她的心房又猛烈的跳动几下,直觉不知怎地,在面对眼前此人时,有一种不曾有过的异样感觉。

  害的她又慌忙低下头掩饰,故意找东西给赵普冲了一杯奶茶。

  双手递给了赵普,甜甜的一笑。

  “给!”

  视她,很少能与别人经常打交道,聊聊天。

  是以,在人

  赵普接过奶茶,喝了一口,笑道:

  “你的名字挺好听的,看你年纪不大,还在上学吧?”

  慕容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点点头,微微地嗯了一声,低低回道:

  “大四了。”

  赵普道:“怪不得我看你一身书卷气,果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气质就是不一样。”

  “唉,像你这样的学生,一边上学,一边出来工作,勤工俭学,很难得啊!”

  忽地,惊“咦”一声,故作好奇道:

  “慕容,你的脸怎么了?怎左边脸庞有一些红色印记?”

  慕容雪忙抬手拉了拉口罩,道:“没,没什么。”

  她的脸,刷的一下就通红了。

  她最怕别人提她脸上的红斑,尤其是在刚刚认识的赵普面前。

  也不知怎么,她的心里很怕赵普看到她脸上有红斑,因此也像别人一样,厌恶她,害怕她,避之如鬼。

  赵普看到慕容雪慌张的神色,心知慕容雪的心理,不由得脸色郑重,像一个关怀亲人似的口吻,轻声道:

  “看你这孩子,有什么不好说的。”

  “你赵叔又不会笑话你。”

  “就算脸上有什么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还是是你么?”

  “做人嘛,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快快乐乐,何必管别人说什么。”

  “再说就算有什么,凭现在的医疗水平,还怕治不好?”

  “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可不要有那么多的思想包袱啊!”

  慕容雪听了,当场就又是感动,又是羞赧,微微点了点头,装作不经心的样子,道:

  “嗯。”

  “我脸上是有一块红斑,挺吓人的。”

  说着,她朝赵普抬头,微微一笑,又低下了头,收拾着柜台上散乱的东西。

  “哎呀,还真让我猜中了啊。”

  “不过,这也没什么,这东西又不是什么绝症,得了就治不好了。”

  “说来也巧,你赵叔我早年也跟过

  一位白胡子老头,学过几手中医,也曾替别人瞧过病,你要是相信我,我倒是现在可以给你看看,说不定我可以把你治好呢。”

  赵普情真意切的徐徐说道。

  “嗯?”

  “真的吗?”

  赵普话刚说完,慕容雪就霍然抬起头来,凝望着赵普。

  她那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里,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和期望。

  ……

  ……

  “呵呵!自然是真的!”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医术可不比那些大医院的知名专家差,说句大话,如果连我都治不好,怕是整个恰能,都没人治得好你。”

  赵普牛比哄哄的吹嘘道,说的半真半假。

  真的是,他赵普确实牛比,能治好慕容雪的红斑。

  假的是,除了他之外,最起码还有二个人可以治得好慕容雪,那就是叶凡和他神医师傅。

  须知,这慕容雪的红斑病,就是原作者故意设计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叶凡装个比,顺利接近慕容雪,获得慕容雪的感恩和倾心。

  原著里,叶凡就是靠着绝高的医术,在医治慕容雪的红斑,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使得慕容雪对他爱的痴迷,整个身心都是他叶凡。

  “啊?原来赵叔真的懂医术啊!”

  “我这红斑真的能治?”

  慕容雪终于激动道,欣喜若狂。

  要是真能治好,除了她这个心病,那可真比中了几千万彩票还高兴。

  哪怕要她付出什么代价,她都心甘情愿。

  毕竟,女生都是爱美的,谁不想让自己变得漂漂亮亮?

  “确实可以噢。”

  “这样吧,你现在把口罩拿下来,我现在就给你瞧瞧,怎么样?”

  赵普认真点头道。

  慕容雪略微犹豫一下,就点头小声说了句“好”,接着把口罩拿了下来。

  顿时,那个红斑就可怖的露了出来。

  这不仅让赵普倒吸一口凉气,就连站在门边把守的杨孝和三个保镖,也吃了一惊,显出愕然古怪的神情。

  没想到,一个身材长相看起来都很好的女孩,脸上居然长着这么一大块红斑。

  太可怕,也太可惜了。

  “坐!我好好给你看看!”

  赵普却是早已恢复平静,神态认真严肃的说道。

  慕容雪乖乖坐下,呼吸有点紧张,心情也有点尴尬,难为情。

  因为,两人面对面坐着,近在咫尺,距离不过十厘米左右。

  慕容雪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亲密相对,立马脸就绯红了起来。

  她的心房,也又一次的剧烈突突跳了起来,呼吸都有点急促,整个人更是紧张的动也不敢动。

  但反观赵普,却是仿佛心如止水一般,古井不波,态度肃然,脸色认真的仔细观瞧着那块红斑,还偶尔用手试着摸了一下。

  有时微微皱皱眉,有时暗自点点头,一副专心致志,心无杂念的敬业精神。

  这让慕容雪又是感动,又是好感倍增,心头直如小鹿乱撞,七上八下。

  因为,她似乎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平等普通人的身份,被人尊重对待。

  不像以往,要么被人嫌弃,当成女鬼,要么被人心怀不轨,别有他图。

  “啊这?”

  “我是怎么回事?”

  “怎么我越看赵叔越帅?好有男性的魅力?”

  “以前听人说,男人认真做事的样子,很帅很有魅力,难道就是说的现在赵叔的样子?”

  慕容雪忍不住,时不时装作不经意的,偷看几眼赵普,心绪纷乱,有点胡思乱想起来。

  俗话说的好,哪个少女不怀春?

  她已经22岁了,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内心深处也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平凡而美好的爱情。

  无数个难眠的夜晚,她也曾像其他小女生一样,幻想过自己未来的意中人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那个他,会不会像电影里放的那样,是个帅气逼人,威风凛凛的盖世英雄?

  有一天,他也会在自己最无助,最失落,最需要他的时候,脚踏七色云彩,身披金甲圣衣,嗖的一下,就从天而降,就这么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难道……难道……我生命中,那个命中注定的盖世英雄,那个点亮我灰暗生活的白马王子,就是眼前的赵叔?”

  “虽然他看起来三十多岁了,比我大了十几岁,但是他身上的那份成熟稳重,气度和涵养,却是我见过的其他男人所不能比的!”

  慕容雪忽地有些遐想起来了。

  她一个人独自过了22年,也寂寞了22年,孤单了22年。

  只是以前,她都强迫自己将这种男女之间的感情,深埋在心里,不去想它罢了。

  但是,今天赵普的出现,却是打破了她尘封已久的天性情感。

  就像在死水一般的心湖里,吹起了一阵春风,自然而然的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竟使得她情不自禁的,生出了这么一种本能的男女情愫。

  这种念头一出现,就像河流决堤一般,让她难以制止。

  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却偏偏又忍不住去想!

  一霎时,她偷偷看向赵普的眼里,一片娇羞,忸怩,仿佛还带着一丝丝讲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赵普也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忍不住就抬了抬眼皮,看向了慕容雪的眼睛。

  两人,一瞬间,四目相对,齐齐心头一震。

  赵普赶忙又低下头,假装看病。

  慕容雪则是心慌意乱的的,抬眼向上看。

  虽然都没说话,但很明显,气氛有点微妙了。

  “唉唉唉,该死该死!慕容雪啊慕容雪,你刚才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你怎么能那么想!丢死人了!”

  “一点都不害臊!你怎么能想这些?”

  “你可是一个脸有红斑的丑八怪。你怎么配的上拥有爱情?又怎么配得上人家雍容华贵,气度优雅的赵叔?”

  “你不配啊!不配啊!小妮子!”

  “现在的你,凭什么去获得别人的爱?”

  “你是在痴心妄想,不知羞耻啊!”

  “人家赵叔一看就是事业有为的成功人士,身边女人一定很多,又怎么会看的上你这个丑小鸭?”

  蓦地,另一个自卑自怜的情绪,占据了她的心头。

  这让慕容雪不禁自责自恼起来,心里把自己大骂了一顿。

  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她急忙逼着自己清除这些奇奇怪怪的思想,再也不去看赵普一眼。

  咦!?

  “这慕容小丫头,怎么刚刚一瞬,看我的眼神态度,都有点不对头了?怎么感觉有一种仿佛叫爱意的东西在里面?”

  “该不会这小妮子,这么快就被我的风度和魅力打动了吧?”

  “呵呵,这丫头,怕是以为我还没注意到呢。”

  赵普一边一本正经的看病,一边心里暗暗嘀咕,偷笑。

  心道,这年头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就是容易被男人精心伪装下的外表哄骗上当。

  也不怪。

  小女生嘛,哪有什么人生阅历?

  就知道整天爱幻想,憧憬。

  遇到一个外表光鲜亮丽,对她大献殷勤的男人

  而且还把我们家和赵氏集团的一切合作都暂停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什么!?

  林母冷笑道:“你还做梦呢!文件都下来了,怎么有假?现在你爸都急死了。”

  “我听你爸说,这次是一个叫杨孝的人,就是赵天他爸的贴身管家,传的被蒙在鼓里了。”

  林小允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冷看了赵天一眼。

  “阿姨!你别急!叫爸也别急!我马上回来!”

  说着,挂断了电话,一脸冰霜的瞧着赵天。

  “怎么了,小允?”

  赵天急忙关心问道。

  啪!

  一盘冰淇淋砸在赵天脸上,赵天顿时满头满脸都是冰淇淋,狼狈至极。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怎么了?”

  “你不是说集团那边都搞定了吗?”

  “不是说一个亿项目马上下来了吗?为什么现在不仅一个亿项目停了,就连原先合作的项目也冻结了?”

  “赵天,你给我说!”

  林小允怒气冲天的指着赵天鼻子。

  赵天一听,也有点傻眼了。

  “这怎么可能?我是集团代理董事长,集团一切事物都是我说了算,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敢停了你们林家的项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文件都下来了,还能有误会吗?”

  “我告诉你,我可是听说了,这次是你老爸身边的管家叫杨孝的,说宣布你爸的旨意,断了和我们林家的一切业务往来,不信你自己去问问。”

  赵天一拍桌子,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怪不得!”

  “我说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背着我发号施令,停了你们林家业务,原来是哪个老东西!”

  “小允,你别急,杨孝这个老东西,跟了我爸二十多年,一直就是我爸的左膀右臂,心腹重臣,以前我爸掌权的时候,他就是我爸的代言人,替我爸发号施令,处理事物。”

  “这次一定是他搞的鬼,怂恿我爸,来对付你们林家的。”

  “你知道,我爸都快不行了,神智糊涂,肯定是受了这个小人的摆弄,气死我了,这个杨孝太可恶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赵天十分气急败坏的骂道。

  这次搞出这么大的事情,让他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丢人,被骂,这个仇就太大了。

  “赵天,最好如你所说,你尽快给我处理好,恢复合作,不然以后我们就拜拜吧,我让你再也见不到我,更别想走进我家一步!”

  林小允威胁道。

  “是是是!小允,我一定尽快处理!马上处理!我一定让你满意!”

  赵天连连赔罪保证道。

  其他都好说,就是让他见不到林小允,以后断绝关系,他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不然怎么叫舔苟呢?

  一天不舔,都急得慌。

  当下,赵天就掏出手机,打给了杨孝。

  “喂……老不死的东西,说!你在哪?”

  “……”

  “什么?在松山城那边有急事?好!你在哪给我等着,我马上过去!”

  赵天咆哮大吼道,威严十足!

  “小允,你等着,我马上到松山城那边一趟,当面教训那个老不死的奴才!另外开除他为你出气!”

  赵天讨好陪笑道。

  “希望如此!赵天,今天我丑话说到前头,事情要是办不好,就别回给我回来了!”

  “是是是!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你就静候佳音吧!”

  赵天谄媚十足的赔笑脸道。

  接着叫来自己的座驾,立马带着几个保镖,气势汹汹,杀向松山城。

  …………………………

  松山城,赵氏别墅。

  赵普一边喝着茶,一边沉思谋划。

  忽地,他身边伺候的杨孝手机响了,打断了他的思路。

  还没说几句话就挂了。

  “什么事?谁打的?”

  赵普放下茶杯,随口问道。

  “说大少爷!”

  杨孝苦笑一声。

  “是那孽子,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赵普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少爷就是问了我在哪,就气吼吼的挂了电话,让我在这等他。”

  “听他那口气,似乎很生气。”

  杨孝道。

  “哼!那孽障!我还没找他,他倒是先来找我了,我到要看看,他过来想要干嘛!”

  赵普冷哼道。

  这个赵天,要不是老二赵枫这边事情比较紧急,赵普早就在燕城那边把他收拾了。

  现在倒好,赵天还不知道收敛,忏悔,还追到这搞事,简直不知死活。

  ………………

  果然,不到五个小时,赵天的车队就到了松山城别墅这边

  一下车,赵天就怒火攻心,气势凌人的朝着别墅客厅而去。

  一推门,就看见杨孝站在那里。

  赵天顿时火冒三丈,不问三七二十一,指着骂道:

  “老不死的东西!你不过就是我赵家养的一条狗,居然敢背着我,在集团发号施令?”

  “你怎么敢假传圣旨,把林家业务都给停了?是谁给你的胆子?”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集团代理董事长,赵家大少?”

  “你反了啊你!简直以下犯上,不分尊卑!”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饶过我干涉集团事务?你是不是想死了你?”

  赵天盛怒之下,不容分辨,就是一阵大骂,指责,劈头盖脸的把杨孝骂的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这下有点吓到杨孝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少爷,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怎么敢私自发号施令?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停掉林家的一切业务,也不是我的意思。”

  杨孝反应过来,皱眉道。

  “不是你还能有谁?难道是我爸那个老东西吗?他都快不行了,脑子不正常,把什么都交给我了,怎么可能背着我发号施令,肯定是你趁我爸糊涂,假传圣旨。还给我狡辩!”

  赵天大吼大叫道,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孽障!休得猖狂!”

  “看看我是谁!”

  忽地,一声冷喝响起,带着无上的威严和霸气!

  赵天吓了一大跳,立马瞧了过去。

  顿时,赵天就呆住了,整个人都傻了。

  二楼楼梯上,一边扶手,一边朝下观望的,可不就是自己的老爸,赵普!

  “爸……爸……你怎么也在这?”

  赵天有点懵比了。

  赵普的出现完全就是出乎意料。

  “老爷!”

  杨孝恭谨问安。

  “孽障!你还认得我啊,呵呵。”

  “你刚才可是威风的很呐!”

  “来来来,你再骂几句我听听?”

  赵普缓缓走了下来。

  “爸,我……我……你不是在住院吗?怎么跑到这了?”

  “还有,你你你……怎么变年轻了?”

  赵天又是惶惑,又是吃惊的问道。

  眼前的赵普,不仅头发大半都黑了,而且面容也变得十分年轻,就像三十几岁的帅大叔。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哥哥呢。

  “大少爷,你别奇怪,老爷以前有病,那是装的,目的就是为了考验你。”

  杨孝接道。

  “什么?装的?”

  “考验我?”

  这尼玛,赵天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这要是真的,自己老爸的演技那可真的是杠杠的。

  这装的也太像了吧,完全看不出破绽。

  “逆子,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

  “呵呵,为了你成器,老子也算是忍辱负重,可惜你令我太失望了。”

  赵普一声冷笑,随即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滴阿姨!

  赵天只觉这震撼太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