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重生后她成了宋先生的小祖宗 > 第1233章 宋先生的表白【二更】
 
  明明才十月,唐黎却得见了茫茫大雪。
  窦娥冤,怕也不过如此。
  高雯兰剥着山核桃,继续补刀:“现在网上都说,你发结婚声明就是为了逼阁下就范,让阁下吃下这个哑巴亏,要是不同意你上位,阁下也就坐实上车不买票、私德有亏的坏名声。”
  唐黎:“……”
  这是给她发了心机**求上位的剧本。
  也就是说,她现在不论做什么,都会遭到曲解。
  甚至——
  明日官媒公布宋柏彦和她的婚讯,网友也会自动脑补一出‘总统为前程不得不拿婚姻做交易’的戏码。
  “你这样成为第一夫人,往后遭受的非议不会少。”
  高雯兰讲的,唐黎不是不明白。
  恐怕会不断有人唱衰这段‘不纯粹’的婚姻。
  “非议就非议吧。”经历过前世那些,她早已不惧怕任何的舆论。
  “不出意外,阁下会连任,你今年才二十,真的愿意在檀宫待上九年?”
  檀宫虽好,象征着权力,却也禁锢了人的自由。
  就像宋柏彦说的,檀宫是个囚笼。
  高雯兰又道:“阁下身居高位,注定尽不到普通丈夫的那些责任,特别是在日日得见的前提下,却无法腾出时间陪伴妻儿,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年复一年,恐怕很难不滋生怨言。”
  “我知道。”
  唐黎接了话。
  这三个字,亦是她的态度。
  高雯兰找她说这些,未必不是汪杨明的意思。
  唐黎不是政客,却不代表她对历任总统一无所知。
  有一位总统就是在任期内离的婚。
  因为他的妻子患上了抑郁症,离婚也是他妻子主动提的。
  事后,那位前第一夫人接受媒体采访,说了一段话:“我希望他是好总统,又希望他是好丈夫,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我们决定离婚,更希望他带给S国人民更多的幸福和快乐。”
  从唐黎选择公开婚讯的那刻起,她就得肩负起第一夫人的责任,这是超出她这个年龄的一副重担。
  像汪杨明之流,肯定会怕她中途撂担子不干了。
  毕竟年轻,有着太多不确定性。
  网友不相信她的声明,何尝不是因为她过于‘年轻’。
  在他们看来,她是不会陪宋柏彦到老的。
  现在迫不及待想嫁给宋柏彦,不过是贪图宋柏彦手里的权势,企图利用宋柏彦来牵制李氏,借此巩固她继承人的地位。
  因此,唐黎给出了定心丸,也是她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您说的没错,我今年才二十岁,所以,九年之后,我也才二十九岁,对一个女生来说,是一个刚刚好的年纪。”
  “暂时不能再演戏,不代表我就会无所事事。”
  唐黎继续道:“在檀宫的九年,也是我充实自己的机会,而且,我会有一个最好的老师,您是知道的,他能教给我的,太多太多。”
  她向宋柏彦索取的,从来不是单纯的情爱。
  情爱,任何一个合适的男人都能给。
  但她想要的,非宋柏彦不可。
  她既然得到了想要的,也就不会去失望。
  不失望,也就不会再渴求更多。
  “你不怕他在婚姻生活中拿类似前克格勃那些方法试探你?”
  克格勃。
  与CIA、MI6、摩萨德并称为世界四大情报机构。
  唐黎静了静,才又望向高雯兰:“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高雯兰:“……?”
  “我不干涉他的政务,也不想知道国家机密,您觉得他试探我的时候,我能察觉得出来?”
  高雯兰:“…………”
  好吧!
  这是一条咸鱼。
  一条淡泊却没有志、宁静却走不远的咸鱼!
  讨了个没趣,高雯兰撇嘴,随后又提点:“平时多看些书,要不然,以后参加公益活动,可不得叫人在背后笑话是个草包。”
  唐黎弯眸一笑,也嘴甜一回:“谢谢干妈教我。”
  话音才落,高雯兰那边一阵手忙脚乱,核桃壳被她统统扫进毛毯里:“先不跟你说了!你汪老师上来了……”
  唐黎:“…………”
  唐黎没再管网上言论,然而,夜里还是删除了那篇声明。
  这个举动,也引来宋柏彦的询问。
  唐黎坐在床上,给出解释:“只是觉得……被他们闹得有些儿戏了。”
  “全是嘲笑我逼婚的。”虽然不想散播负能量,却仍旧没忍住,小小地吐槽了一下:“一句祝福的话都没有。”
  明日过后,恐怕能把她嘲上天。
  唐黎忽然提出一个要求:“官媒公开你婚讯的报道里,可不可以删掉我的名字?”
  “我都想好了,将来参加公益活动,也只让媒体写第一夫人,等那些网友都夸赞第一夫人的时候,我再跳出来,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
  宋柏彦被她耍小聪明的样子弄得失笑,也在床边坐下来:“只做总统背后的女人,不觉得委屈?”
  唐黎摇头,说得有理有据:“委屈是给无能者的,我是要一鸣惊人的。”
  宋柏彦:“…………”
  次日的《首都晨报》,确实没提及唐黎的名字。
  总统公布婚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成为各平台的大热点。
  #阁下大婚#登上热搜的同时,唐黎上个月发布的V博广告底下评论区爆了,成千上万条的‘节哀’整齐如队列出现。
  [我是一头孤独的猹]再次给她留言——
  “男人多的是,下一个更好玩!”
  唐黎:………………
  才关闭V博,又收到余穗发来的微信消息。
  【余氏独苗苗】:“啊啊啊!阿黎!檀宫官博也发文了!发了你和阁下的照片,也发了阁下的手写信!”
  唐黎的心跳有些加快。
  这会儿才九点,根本没到十二点。
  但余穗总不至于撒谎骗她。
  唐黎重新打开app,没去看私信评论,直接搜了‘檀宫’。
  结果出来,映入她视线的,正是[TheTanHouseV]五分钟前发的V博。
  ——‘相濡以沫共白首’。
  这个标题下,晒出了三张图片。
  第一张,是弥娑河畔的村寨景致。
  第二张,是圣保罗大教堂清晨的内景。
  至于第三张……
  唐黎盯着那行钢笔字,端正洒脱,又接近行草,是她熟悉的字迹。
  让她移不开眼的,是宋柏彦书写的内容——
  【凌晨四点,看见海棠花未眠,总觉得这时,你应该在我身边。】
  ————
  晚上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