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请尽情献祭我吧 > 第9章 被抓了
 
入口柔,一线喉~金色虚影是什么样的味道呢?周子航觉得自己还没有细细品味,对方就已经进了肚子,只能从嘴里感受出残存的软软的口感。

最近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奇奇怪怪的东西总是爱往他肚子里钻,家里的女鬼也是,这虚影也是,真就当他肚子里藏了宝贝?

周子航沉着一张脸,用手指放在自己的喉咙里用力的扣了起来,希望能将跑进肚子的东西给吐出来,然而,这种行为除了让他白吃了一顿早饭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了。

进入周子航腹中的金蛇虚影此刻正慢慢前行着,一段时间的爬行,虚影通过一扇“漆黑的门”,门后是一间卧室的景象-这正是周子航的卧室。

窗户的窗帘拉的死死的,看不清窗外的情况,这里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若不是金蛇虚影自带夜视,他就不能在卧室床上的被子里发现人影。

金蛇虚影的双眼闪烁一下,小心的朝着床边摸了过去。

五步!

四步!

三步!

近了,更近了!长长的獠牙从金蛇虚影的嘴里吐出,试图对准床上人影的脖子,但很可惜的是……床上的身影,没有脑袋!

蓦然间,人影动了,从被子里爬出一个没有脑袋穿着护士服的女人,冰冷的声音让房间的温度都陡然下降几分。“你看到我的头了吗?”

在这个声音之下,金蛇虚影立即停下了脚步,不大的脑袋疑惑的看着眼前女人。

一般而言,在一个人的意识海中,待着的往往是人的灵魂,而一个人的灵魂形态,是根据他潜意识的东西来表达的,如果周子航认为自己是高大英武的帅比的话,那么他潜意识的形象就会如此。

可如今在周子航的意识海里,却突兀的出现一个没头护士,这到底是周子航认为自己如此呢?还是有其他的变故?

金蛇虚影不大的脑容量想不太清楚这个问题。

没头护士发出一阵凄惨至极的笑声后,声音忽然提高了五十个分贝。

“你来陪我吧!”

话音刚落,没等金蛇虚影反应过来,没头护士就如同八爪鱼一样死死的将金蛇虚影缠绕住。

无论金蛇虚影如何用力的挣扎,都不能摆脱无头护士的控制。

这是什么东西?金蛇虚影一边挣扎,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无头护士。

“待会你就知道了,因为……你会变得和我一样!桀桀桀……”

无头护士看出金蛇虚影的疑惑,大声的笑了起来,颇有一种你越挣扎,我越兴奋的味道。

在无头护士的压制下,金蛇虚影的双眸忽然亮起熊熊的火光,它不甘心的想动用某种神奇的力量,遗憾的是哪怕它的双眸已经变的白炽灯一样明亮,这种神奇的力量也没有出现。

金蛇虚影大骇,扭动身体的频率变得更加激烈了。

“是不是很疑惑这里为什么不能动用力量?没关系,待会你就知道了。”

随着无头护士的力量越来越大,金蛇虚影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嘶~嘶~嘶”金蛇虚影发出一阵又一阵充满威胁的声音,回应它的只有无头护士那渗人的笑声。

金蛇虚影的抵抗越来越弱,在一声哐当的脆响后,它的身体化为点点碎片诡异的漂浮在卧室的空气中,无头护士连忙“大口大口”的将碎片吸入身躯,不一会儿,无头护士空空如也的脖子上便生长出一颗金色的蛇头。

长长的蛇信满意的在空气中呲溜一圈。

“嘶~嘶~真是美味至极的味道!”。

……

意识海里发生的事情周子航并不清楚,如今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力量似乎更大了,精力充沛的有点吓人,若是让他这回去做人形打桩机,保管比工地上的机器更加顶用,一人顶五台的那种!

这洗礼这么顶的吗?自己误会林教授了啊!

周子航歉意的朝着林仲景的方向看去,只见林仲景脸色苍白的呆立在原地,一会看看金蛇雕像,一会又看看周子航,眼睛里透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主?”林仲景小声的问着周子航。

“林教授,这洗礼……”周子航还没说完,便看得林仲景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叨扰着。“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之类的话。”

台下更是一片哗然,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咻~咻~咻,一阵破空声响起,一玫玫催泪瓦斯弹从教堂门外飞了进来,迅速在人群中扩散出一片片的白雾。

“啊!”“咳咳咳!”“救命!”……叫喊声,咳嗽声,救命声,哭声从人群里爆发出来,原本还充满狂热的人们现如今一个个的倒在地上。

一排排穿着防爆衣的特战队从门外冲了进来,他们用枪指着人的脑袋,一个个的将教堂里的所有人都逮捕起来,周子航也不例外。

……

“姓名。”

“周子航。”

“性别。”

“男。”

“年龄。”

“二十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山教堂里。”

“我怀疑自己患上了精神类疾病,每天晚上都能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于是我去找林教授治病,他正在进行义诊,不用花钱,找他看了病以后,他非说我这是撞鬼了,于是便让我来参加什么洗礼,说圣水能搞定我身上的问题,结果事情还没进行一半,他忽然就坐地上傻了……”

周子航做完了笔录便被释放回家,他的笔录很快便又被送到了一个小房间内。

小房间里的人传阅了笔录以后,互相对视一眼。

“1014,你对情况相对了解,你来说说你的看法。”中年男人询问道。

“是!队长!”叫做1024的穿着夹克的青年回答道。“林仲景,男,邪教炬火的传火人,十年前因在心理领域取得不俗的结果而被邀请加入炬火,后一直利用自己的身份对普通人进行催眠,引诱其加入炬火。”

“因其催眠手段高超,于三年前被升职成传火人,两年前,林仲景借口深造出国,并甩开了跟踪的国际探员,今年4月份,林仲景回国,回国后开始宣传起炬火组织,在虞城内,有六百多名无辜群众被其发展为炬火成员。”

“今日在青山教堂组织集会被一举抓获,根据我们调查显示,所有和林仲景接触过的人都会表现出对火炬的狂热,并且在家对火炬进行参拜。”

“唯一的例外便是这个周子航,林仲景似乎很重视他,根据情报显示,林仲景在义诊了20多人后便放弃了继续义诊,对寻找过来的人都是以名额已满而给予回绝,直到周子航找上了门,他才破例又将义诊重新开放。”

1024回想着自己掌握的信息,一字一顿的推测道。

“1024,你说这个周子航有没有可能是林仲景的接头人?”队长忽然问道。

1024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下把,很快便否决了队长的推测。“我想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我们调查了周子航的所有资料,发现其生活简单,关系网就更简单了,其聊天记录、上网记录等也没有可疑的表现,如果他是林仲景的接头人或者上级,不可能天天三点一线的重复做事。”

“那么这个林仲景为什么对周子航网开一面呢?不仅给他催眠,还亲自为他洗礼?”队长用指关节轻扣桌面,问道。

“我想是因为这个吧!”1024指着笔录上周子航说自己精神病的那一段话。

“根据分析,周子航是真的可能撞见奇怪的东西了,炬火这个组织最近一直在高价收购诡异,我想林仲景应当是对这个诡异动心了吧,或者这个诡异干脆就是炬火制造的。”

“也就是说,你认为我们如今的侦查重心除了要撬开林仲景的嘴巴外,还要去查看这个诡异?”队长皱起了眉头

“没有错!林仲景回来以后传火的群众我们已经都解救完毕,关于他们的意识催眠,也在记忆消除笔的帮助下得到解决,如果我们想要继续顺藤摸瓜的查下去,这个诡异至关重要。”

“这个诡异既然能引起林仲景的注意,想必是其身上具备一些特殊的特质,我们只要查清楚什么样的特质会吸引一位心理学教授和传火人的注意,那么我们离将炬火连根拔起也就更进了一步。”

“1024,你能分析出炬火收容这些诡异干嘛吗?”

“恐怕不行。”1024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太少了。”

“那么按照你的意思,周子航只是一个无意卷这场事件的倒霉蛋?”队长皱着眉头问道。

“恐怕是的,一个卷入事件的倒霉蛋。”1024耸了耸建仓。

“行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工作,1024你带一组人去调查诡异的事情,而我带一组人在这边想办法撬开林仲景的嘴巴,有什么问题吗?”

弄清楚事情的进展,队长下达了追查的命令,对着1024点头示意。

“遵命!队长!没有困难,保准完成任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