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安卿祝淮 > 第十八章 还敢陷害祝淮?
 
“我爹年纪大了,有些事记不清楚,我便帮他记着。”

苏曼儿挑挑眉,话不说清但足以明了。

祝淮的皇位来得不明不白,正值壮年的摄政王为何暴毙他和苏成海最清楚不过。

这样肮脏的法子是他想的,他既报了仇又夺了位,却也落了把柄在苏成海手里。

祝淮轻笑一声,没想到苏曼儿竟然留着摄政王印企图威胁自己,他笑苏曼儿的幼稚,也笑自己的轻敌。

“说吧,什么条件。”

“把安卿送走。”

不敢再想杀死安卿的事,苏曼儿只求能把这个碍眼的女人送走,走的越远越好。

“不可能。”

亭上鸟雀飞起,苏曼儿惊了一瞬,随即便看着祝淮站起,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窗户外正好长了一棵梨树,此时郁郁葱葱长得正盛,安卿坐在窗边看了整整一天,太阳落山了,祝淮才回来。

命宫人掌灯,祝淮又看了看安卿额头的伤口,他露出心疼神色,把安卿揽在了怀里。

“三年前你为了摘花从树上摔下来,手上落下个疤,为了不让我发现天热了还穿着长衣。”

安卿掀开袖子,小臂上果真有道半截手指长的疤。

“真蠢。”

耳边忽然响起男人的冷声呵斥,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下,安卿尖叫一声立刻捂住了脑袋。

祝淮连忙搂紧安卿,他伤口还没好,方才用力便撕开伤口,血从指间滴到了安卿的手上。

“你……你流血了。”

鲜血像是梅花般绽放,安卿忽然冷静了下来,她目光空洞望着祝淮,轻轻擦了擦他的指尖。

祝淮因为安卿小心翼翼的举动心头塌陷一块,他再不用压抑自己的情绪,一把搂过安卿,闷声说道,

“若是一直这样便好了。”

安卿埋在祝淮怀中,像个没有情绪的木偶。

第二天一大早影卫给祝淮送了一封信,朝中多半的大臣昨夜都收到了一封信,和祝淮手里那封一模一样。

摄政王死因不明的事被捅了出来,当天早朝便有数十人要求追查当年之事。

祝淮刚刚在位两年,臣心并未收拢完全,冷眼旁观或是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

“祝淮,不是我干的。”

刚下朝苏曼儿便追了过来,她狼狈的拉住祝淮,大庭广众毫不顾及的喊着。

昨夜苏曼儿也受到了这封信,她心慌不已,谁能在这种时机把这件事暴露出来,她想了整整一夜都没想出来。

“孤信你。”

祝淮拍拍苏曼儿的手,随即拉开了她,前呼后拥的转身离开。

墙顶再次响起鸟雀尖鸣,苏曼儿被恼的心烦不已,她怔怔望着祝淮离开的背影,指甲陷入掌心。

“去查查是谁干的。”

苏曼儿沉声说,她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陷害自己。

“王,人带来了。”

地牢中,影卫将一个五花大绑的侍女丢在祝淮脚边。

“贵妃娘娘身边的侍女,昨天她躲在花丛后面瞧见了那画上的东西。”

祝淮打量着并不面熟的侍女,见她吓得发抖,他忽的轻笑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