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娇娇王妃驾到,撩拨王爷脸红心跳 > 番外九 前来质问
 
番外九 前来质问
番外九 前来质问
众人寻声望去,正在拜堂的杏花听出怀玉的声音,当即紧了下身子,低声对纯儿吩咐道:
“快让他出去。”
可是未等纯儿去劝说,怀玉已经带着乐乐和阮菲菲,风尘仆仆的来到众人面前。
对于他的到来,白老爷很是不满,白夫人更是直接抬手质问,
“你来做什么?”
怀玉没有理他,直接看向新娘,
“杏花,我想来问问你,你是心甘情愿嫁给他吗?”
他的问题,让杏花的眉头紧了一下,黄小海见状,直接上前两步,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姓冷的,今天是我和杏花大喜的日子,你最好别来惹事,不然,就让你尝尝我这拳头。”
怀玉没有看他,继续对杏花质问,
“你告诉我, 你是被逼的,还是心甘情愿的?”
杏花的身子抖了一下,她死咬着嘴唇,不停的捏着手里的大红喜帕,不敢开口回答。
黄小海很是愤怒的上前两步,抬手准备去打怀玉,怀玉一个反手,将他的手死死钳住,随即用力将他推开,
“我在问她,你滚开。”
他的手劲很大, 黄秀才的手腕被他捏的很疼,他一边晃动着手腕,一边对外面的人唤了一声,
“来人,快来人。”
话音落下,直接冲进来一群家丁,乐乐见状,直接蹙眉,高声提醒,
“白杏花,要是不想出人命,就赶紧回答我哥的问题。”
杏花却依旧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黄掌柜当即呵斥一声,
“真是胆大包天,敢来我黄家闹事,张大人,这事你可不能光看热闹,不管哪!”
被他唤为张大人的人,正坐在堂下, 眯眼看着这一切。
本来,他今天只是来吃喜酒的,没想到,还要在此办了这几个来闹事的人。
他当即抬手,暴喝一声,
“来人,把这几个闹事的人抓起来。”
他话音落下,直接从门口处冲进来几名官差,他们直接将怀玉三人团团围住。
这一幕,让怀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阮菲菲忙小声提醒,
“怀玉哥,咱们还是走吧,千万不要和官差发生冲突,府衙的人,咱们惹不起。”
怀玉却丝毫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继续瞪着眼睛看向杏花,
“我问完就走,白杏花,你回答我,你是心甘情愿嫁给黄小海吗?”
盖头下,杏花死咬着嘴唇,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不愿意,可是她也是点头答应了。
如果说愿因意,她怕怀玉会更加生气。
正在她不知所措时,怀玉再次大吼一声,
“回答我……”
白杏花突然将头上的盖头掀下,冷眼看向怀玉,一字一顿的告诫道:
“我是心甘情愿嫁给黄小海的,冷怀玉,你不过是个卖药的小二,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你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回去吧,不要在这里闹了。 ”
“杏花,你说的不是真的,以前你不是这样说的。”
“不要再说了。”
杏花突然提高声音,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我以前傻,不懂事,你给我两句好听的,我就以为找到了真爱,现在我明白了,女人的幸福,不止是两句好话就能换来的,我要的幸福,你给不了。”
怀玉闻言,死咬着嘴唇瞪着杏花,轻轻摇头,
“杏花,你是被他们逼的对吗?你说的不是实话,对吗?”
杏花也毫不客气的轻舒口气,随即看向张大人,
“张大人,此人在我和黄小海拜堂时故意来捣乱,他就是想破坏我的幸福,可见其心肠有多歹毒,请张大人将他缉拿归案,问他的罪。”
“白杏花……”
怀玉没想到, 在这个时候,杏花竟然会拿府衙大人来压他。
杏花只是回了他一个冷漠的眼神,再次将盖头蒙在头上。
张大人眉头轻皱,直接对那些官差摆手,官差们直接抽出手里的大刀……
“住手……”
冷钰的声音,如同从天际传来一般震撼,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
当他和洛蓝,一身素衣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黄老爷更是不屑的抬手质问,
“二位是?”
冷钰并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来到怀玉面前。
怀玉在看到他们二人的瞬间,当即垂下头,
“爹,娘,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我不该给你们惹事。”
听见这话,冷钰抬手,在他肩膀上轻拍,
“傻孩子,你能勇敢的来争取自己的幸福,这是你的本事,爹和娘怎么会怪你呢?”
眼见着这两个人只是怀玉的爹和娘,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黄掌柜迫不及待的又一次提醒,
“张大人,一会要误了好时辰,赶紧命人把他们请出去。”
张大人也毫不客气的准备仰手,洛蓝直接上前两步,提高声音,质问道:
“听闻我儿与白老爷家的大女儿白杏花互生情愫,如今白老爷却要将女儿另嫁他人,我儿今天来,并不是闹事,只是来问问白杏花的意思,如果她是被强迫,这件事,我们要管到底,如果她是心甘情愿,我们也不会在此多留。”
白老爷当即鄙夷的冷哼一声,
“杏花刚刚已经说过,她是自愿嫁给小海的,再说,你这儿子不过是个卖药的小贩, 他凭什么娶我女儿?真是不自量力。”
听见这话,冷钰的火气顿时升腾起来,他抬手指着高堂之上的白老爷,
“实话告诉你,有你这样的父亲,你的女儿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我们家怀玉想娶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说我们不自量力?是你不懂得慧眼识人罢了。”
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在此时,却要为自己的儿子与人犯这番口舌。
他的话,彻底惹怒了白老爷,他当即气呼呼的回怼道:
“哼,我就是慧眼识人,才知道,你这儿子,永远抵不过小海,人家是秀才,将来的状元,你儿子是什么?店小二,永远扶不起来的阿斗。”
“放屁。”
冷钰突然暴怒一声,
“今天我还就告诉你们这些愚人,这大宁国的官,我儿子根本不稀得做,你白家的女人,我儿也不稀得娶。”
说完这话,他回头看向怀玉,
“走,回家。”
怀玉刚欲与他转头离开,黄掌柜突然起身,
“站住。”
冷钰和洛蓝一起回头,目光冰冷的看向黄掌柜,冷钰扬起下巴,开口质问,
“不用留我们吃酒席,我们不稀罕。”
黄掌柜却不屑的甩手,
“哼!你们在我儿娶亲的大喜日子里,来我家里闹事,现在就想这么走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