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 第 48 章
 
裴凉陪着高浚一起做了笔录, 才知道高浚父亲不但赌博成瘾,最近还染上了毒.瘾。
这也是他失手杀死高浚母亲的原因,争吵途中毒.瘾发作, 高浚母亲阻碍他吸.D,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对夫妻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恩爱, 他俩都是凑做一堆的烂人,唯一的运道就是生下高浚这么个长得好的儿子。
两个自食其力都难的废物, 从高浚四五岁起就扒着儿子吸血,倒是比一般老老实实工作的人还过得潇洒。
他俩唯一的和谐之处, 也就是作为寄生虫在高浚身上抽血吸髓的本能了。
高浚父亲其实根本不在乎高浚母亲的出轨, 相同的高浚母亲也根本不在乎他父亲有多少陋习。
这次出现前所未有的冲突, 不过是因为两边都越了界,碰到底线而已。
什么界限?当然就是钱。
高浚已经跟辉远签了约,满以为等着他们儿子的是专业的包装和挑不完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收入。
但没想到辉远却并没有选择借电影势头炒作,并迫不及待的挖掘高浚的商业价值。
而是不惜成本对他进行投资,甚至根本不急着让他赚钱。
在这期间,高浚除了公司每月发的固定薪酬外, 短期内肯定没什么其他收入的。
高浚父母自然不满, 可合同都签了, 事情当然轮不到他们说了算。并且这两人也没那本事支付违约金。
财源暂时被断, 两人最近的日子就拮据了起来。
两口子除了对于高浚的事, 其他都是各玩各的。
但高浚母亲这次运道不好,找的情人居然是个骗子, 没两个月就从她手里骗走了大几十万。
而高浚父亲这边也不遑多让, 原本就是赌棍,又染上了D.瘾,这两样但凡沾上一样都够毁了一个家庭。
高浚父亲两种均沾, 房子都抵押了出去。
等两边被债主催债,一对名下资产才发现,短短数月,整个家的车房还有高浚刚刚到账的片酬全败光了,还欠下巨债。
二人自然互相指责,高浚父亲指责高母水性杨花拿钱找别人上的贱货,高浚母亲指责高父什么本事没有的窝囊废。
冲突期间高浚父亲D.瘾犯了,高母本就不满他花钱如流水,自然不能容忍他又染上这么烧钱的恶习。
于是在高父掏出D.品的时候,将东西一把抢过来冲进了下水道,接着被发狂的高父给误杀。
了解二人生平轨迹的警察们对高浚很同情,这孩子从小就被父母当赚钱工具人吸血,如今还要面临这些。
好在根据线索,警方端掉了与高父交易的D.窝和地下赌局,至于高父高母欠下的外债,法律上与高浚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并且这些债务本身就不合法,事情闹得这么大,出了人命,在警方震慑下,想必是没人敢找高浚麻烦的。
说句不合适的话,高浚能从这样的原生家庭里脱身,对他未必不是见好事。
有的父母活着就是反复折磨孩子的。
办完一切手续,裴凉带高浚回了家。
以他最近的精神,怕是课程得请段时间的假了。
有裴家的庇护,也能免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三人从下午到现在都没吃饭。
见高浚毫无胃口,裴凉觉着这也不是办法,便让阿姨自己回房间休息,自己走进了厨房。
高浚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就跟个小尾巴似的,跟着裴凉寸步不离。
倒也能理解小孩儿现在绝望无助,将她视为救命稻草的心态。
裴凉便笑了笑:“会削土豆吗?”
高浚点点头:“会!”
他其实很小就会做饭了,小时候除了带他接各种童装模特的拍摄工作,父母就是各自玩乐。
母亲天天去酒吧迪厅玩到深夜,经常夜不归宿,而家里永远是父亲跟人在烟雾缭绕的客厅里打牌。
他不怎么上学,自然被使唤着做事,不但要自食其力,还得帮父亲做饭。
但上辈子走红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拿过刀了。
高浚接过裴凉递过来的土豆,用刮皮刀削皮,就听到旁边传来哗哗的水声。
他偏头一看,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哦对了,这傻逼还在。
都还不是情侣关系,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理所当然的跑人家家里来的,让人扫兴。
结果一看谢忱,洗菜的动作还挺熟练,并且脸上一副期待的表情,浑身的雀跃掩不住,像是在等什么好事一样。
高浚不明所以,就看到裴凉接过他削好的土豆,几乎是特效一样流畅传神的动作。
数秒之间就将土豆切成粗细几乎一模一样的细丝,等她切完过后,整颗土豆甚至还保持着完整的形状。
再将土豆丝放进清水里,丝丝有序的散开,如同珍贵的金针,平平无奇的一颗土豆,这会儿居然看起来精致华丽无比。
高浚有点发愣,接着又看到裴凉从冰箱里取出一只鸡,将鸡放在案板上,就轻描淡写的在鸡的各处下刀拆解。
那刀就跟活的一样,所经之处,鸡骨尽数剔出,外形却完好无损。
等片刻之后处理完,一只鸡除了鸡屁股周围一个取内脏的圆孔,整只鸡就像被超能力取出骨头一样。
裴凉又将用香料拌好的食材塞进鸡肚子里,而四肢这些地方居然塞了调过味的肉糜进去,接着刷上蜂蜜和刚刚腌制食材的酱汁,放进早已预热的烤箱。
菜都没做好,高浚便咽了咽口水,光是想象就能知道那一定是皮焦肉嫩,鸡翅中包裹的猪肉馅会带来绝对香浓富有层次,让人食欲大开的滋味。
谢忱见对方频频咽口水的动作,嗤笑一声:“你小子运气不错,一会儿好好享受吧,你们裴总可不是轻易给什么人都下厨的。”
说着一副自己不在此列,想吃随时都有的优越感。
高浚软软的笑道:“嗯,我都没想到姐姐厨艺这么好。本来还想着姐姐工作这么忙,要是没时间吃饭,有我露一手的机会。”
“其实我也挺会做饭的,不过跟姐姐一比就自惭形秽了。不像谢哥,从小家境优渥,父母疼爱,什么都不需要自己操心。”
谢忱一听,看着高浚眼睛眯了眯。
这小子一张嘴倒是利索得不像才遭遇大事的,而且说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他听着就不得劲呢?
果然,高浚话音刚落,裴凉就道:“又不是去做专业厨师的,这种事哪有自惭形秽的说法,要是哪天能尝尝你的手艺,我倒是挺期待。”
接着又一脸怜爱道:“现在你们这个年纪的,几个人会做饭啊?你成天到处工作,还要自己解决温饱,想必之前过得很辛苦吧?”
高浚一脸懂事的摇摇头:“不辛苦,我喜欢给家里人做饭吃。”
“姐姐,以后我能给你做饭吗?”
裴凉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谢忱越听脸上的笑容越僵硬,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他又不好以恶意揣度刚刚失去父母的高浚。
但心里却越发觉得不对劲。
裴凉做菜的效率很高,其中甚至还有几个大菜也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深更半夜的,其实随便对付一点就好了,但裴凉却特意做出了隆重的一桌。
菜上桌的时候,哪里是夜宵,说是一顿奢华的欢迎宴也足够了。
裴凉舀了一碗汤递给高浚:“先喝碗汤吧,先前你在外面,冻得嘴都有点发青了。”
实际上在警局这么久,还有回来温暖的室内待这么久,体温早就恢复正常了。
但高浚还是心理淌过暖流,对于裴凉记住他这些细节感动不已。
他一边乖巧的喝着汤,眼睛不知道是汤的雾气上涌,还是本身的情绪,整个湿漉漉的,看起来又可爱又可怜。
裴凉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给他扯下烤鸡的鸡翅:“吃吧,刚腌制的时候就见你老盯着它,之前在剧组里哪天的饭有鸡翅也格外胃口好,喜欢吃这个吗?”
高浚点点头:“嗯!喜欢。”
那汤的香浓**已经让高浚四肢百骸都温暖起来,整个人陷入暖洋洋的幸福感中。
整个人的精神仿佛放下一切关于前世的种种,得到了喘息之机,那种轻松舒服,甚至想让人呻.吟出声的轻松感,是高浚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的。
他其实不是喜欢吃鸡翅,严格来说他并没有特别喜欢的菜,鸡翅只能说是他不讨厌,能多吃几口的食物而已。
上辈子最后那几年,他已经有了严重的厌食症。重生回来,虽然身体恢复了年轻活力和健康,也直接间接的让他的精神好转。
但也做不到让他忘却一切痛苦,和上辈子已经习以为常的病症。
但他得在外面经营出温暖阳光青少年的形象,便会在细节上注意。
高浚是想过好这重新的一生的,虽然现在精神上还不行,但他愿意假装下去,直到梦想成真。
却没想到裴凉连这都注意到了。
果然,那包裹了肉馅的烤鸡翅,一口下去,鸡翅表皮微焦略脆,鸡翅肉却饱满鲜嫩,肉馅的汤汁随之在嘴里迸溅,以及那劲道的口感,使其在嘴里形成了层次丰富的无上滋味。
高浚一边吃着鸡翅,嘴里塞得鼓鼓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谢谢姐姐,我喜欢吃鸡翅,最喜欢了。”
裴凉看着觉得心酸,她就是看不得美人落泪。
一听这么说,立马将另一只鸡翅也扯了下来,放进高浚碗里。
手里正拿着刀叉想扯剩下那只鸡翅的谢忱:“……”
喂!你有没有看见这里还有个人?
谢忱也享受过这么多次裴凉的厨艺,一直以来两人吃饭,都是照顾他为先。
这会儿被高浚这小屁孩儿插进来,谢忱就觉得自己的优先度一下子掉出餐桌了,恐怕跟门外拴着的狗一样,就是顺带的。
若说这些还能看在人家处境的情况下,稍微忍耐。
最终让谢忱确定自己直觉没错之后,他看高浚的眼神就不同于看小孩子了。
高浚的吃相很肆意,他仿佛一点不介意,全程嘴巴鼓鼓的,吃得也快。
但他吃相并不难看,相反本就白嫩略带点婴儿肥的脸被撑着,看起来跟仓鼠一样,又嫩又可爱。
其次他虽然吃得快,嘴里却不怎么发出声音,咀嚼的时候嘴巴也闭着,塞食物的频率很有序。
不是优雅的吃相,但看起来却让人会心一笑,食欲大增。
见裴凉在看着自己吃饭,高浚慌忙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腼腆的笑了笑:“姐姐不会嫌弃我吃太多了吧?”
裴凉摇摇头:“怎么会?我喜欢胃口好的。”
“那我看谢哥平时吃得就不多。”高浚看了谢忱一眼,憧憬道:“我真羡慕的谢哥的优雅跟自律,其实男演员的职业素养就包括这一点的。”
说着闷闷不乐道:“不像我,见到好吃的就走不动路。”
裴凉笑道:“太过自律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就比如她,好色喜欢包小白脸,让她割舍这个爱好,不跟要她命一样吗?
接着又道:“再说你这个年纪谈节制有点早了,公司有专门的形体训练师,你天天学些健身消耗这么大,多吃肉长肌肉。”
高浚脸上露出松一口气后喜悦的笑,趁机撒娇道:“姐姐我想吃那个鹌鹑蛋,你可以帮我剥一下皮吗?”
裴凉点头,修长手指利索的剥开蛋壳,一点不伤及蛋白。
正要放高浚碗里,对方就伸过脑袋,一口叼走了。
蛋包在嘴里还没咽下,先冲裴凉露出个软软的笑,可爱得人心都化了。
嘶!之前在剧组怎么就没发现这孩子这么可爱?
谢忱却是看着高浚,眼神都有些阴沉了。
这小子,说话不带他要死啊。
合着跟他对标是吧?
先前因为他年龄太小,谢忱丝毫没有往那边多想,但现在越看越肯定。
这货就是打着半途劫人的心思啊。
他和裴凉走得近,在【恐怖公馆】剧组的时候基本都是待在一起,谢忱虽然端着,但却不会以为周围的人都是瞎子。
再说他还经常有宣誓主权的行为呢,背地里甚至自己都听到过有人议论他跟裴凉的关系。
这小子跟剧组关系这么好,又出了名的有眼色,绝不可能不清楚。
他就算是失去父母,急切需要家人的关爱填补空虚,要真像他口口声声喊那样,把裴凉定位在姐姐的位置上。
就不会把他这个暧昧对象作为竞争对手,散发敌意,进行对标,甚至言语行为都多有挑拨。
此时像是感受到了谢忱的眼神,高浚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怎么说根本没有一丝无知少年的懵懂,反而像是跟一个势均力敌的同龄人,争夺配偶的同龄男人对视。
不,说同龄男人都不足以形容。
因为对方眼里分明有着对他的蔑视和某种高高在上的自信。
谢忱就不能忍了,一瞬间好像有什么天赋觉醒一般。
他并不被激怒,反而起身道:“今天也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了。”
裴凉道:“不再吃点?刚才说呢,你作为一个成年男人,确实吃得有点少了。”
尤其谢忱有健身习惯,她做的菜虽然大鱼大肉的多,但却并不油腻,并且低糖少碳水,很符合健康的饮食结构。
丰富多样的蛋白质摄入,在还有健身的前提下,实际上对身材的保持是很好的。
谢忱一听就牙痒痒了,你还真顺着这心眼儿跟筛子一样多的心机小绿茶的话想啊?
他没吃克制是为了谁?不就是想时刻在她面前保持自律优雅的形象?
不过谢忱没有发作,反倒是笑了笑道:“不了,之前的剧本还没有看完,我想回去接着看,好早点跟导演联系。”
“那行吧,我让司机送你,这里这么多菜,你带点回去。”
“好,到了我给你发信息。”谢忱笑道。
谢忱走后,高浚起先还以为这家伙受不了膈应离开的。
这也不意外,以谢忱的脾气,谁都得捧着哄着,哪里受得这种暗搓搓的气?
再者现在他身世可怜,对方就算想发作,也不好意思。
虽说心里一直觉得现在的他就是个傻逼,但不得不说,客观上对方的品格高度,高浚还是得承认的。
但也正是这种人,往往是玩不过他们这种阴暗无畏,不择手段的人家伙的。
就像上辈子他跌落谷底沉寂那两年一样,但凡谢忱不是那么倔强坚持,也不会落到那副境地。
谢忱的离开让高浚心情愉悦,但很快他就发现,他对谢忱的判断完全是错误的。
他高估了这家伙的心眼了。
也是,毕竟不是什么人遭过一次毒打就能全面学精的,上辈子的谢忱之后能那么滴水不漏,那就说明他本身其实就善于心计。
只是一开始不想,更用不着而已。
因为半个小时后,谢忱给裴凉发来了一条信息——
【已经到家了,突然又饿,还好打了包回来,我先吃饭了。】
这话原本平平无奇,关键是谢忱他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那照片里是他打包回去的几个菜,并没有腾进他家那些昂贵的盘子里凹造型,就将就裴凉给他打包的饭盒摆放在桌上而已。
但重点根本不是那几道菜,而是投射在餐桌旁边落地窗上,谢忱的身影。
他没有穿白天的衣服,已经换上了一身浴袍,浴袍的胸膛大大敞开着,甚至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腹肌。
整个人妖孽又诱人,关键是那投影将他整个人此时慵懒性感的上身显露出来,却又形成了暗色调略朦胧的质感。
显得就更色气,更有吸引力了,甚至这股朦胧让人更期待不已,直想刮掉那层天然的滤镜,看清他本人此时真正的样子一般。
果然裴凉一见照片,眼睛压根没盯在菜上,视线一直在餐桌旁边那块玻璃的反光里。
高浚拳头都硬了,这是打量谁看不出来他的心眼一样。
虽说对方真人没有入境,但这么有存在感的玻璃倒影,还有谢忱家离这里本来就不近吧?
就这点时间,吃饭前还有心思去换件浴袍,你特么澡都没洗换什么浴袍?还把领口扯这么大,一个人在家这天气谁发这份儿骚?
所以对方哪里是让裴凉看他的菜,根本就是让看他的身体。
倒是比留在这里毫无存在感高明多了,果然裴凉这会儿已经神思不属了。
估计脑子里一时半会儿忘不了那照片。
小看他了,果然是个天生的心机迪奥。
这边谢忱也满意的收起手机,将浴袍拢上来,打了个寒颤。
他回家还没来得及开空调呢。
不过想到裴凉估计今晚得惦记着他的身体睡觉了,脸上就越发得意。
算是送她的福利了,也让那小子见识一下,成年人与小屁孩儿根本上的差距。
确实如谢忱所料,裴凉空窗也有一年多了。
不过她是个有道德规范和交易操守的好金主,没谈拢之前绝对不动手动脚——
师飞羽那次是意外,谁知道这么聪明一人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懂?
跟谢忱认识一年,他也在自己面前晃悠馋了自己一年了。
工作的时候无瑕享受倒还好,不过这大半夜的,冷不丁得到这种意外福利,谁遭得住?
要不跟X国那边的谈判快点吧?
这时候【恐怖公馆】和【空间站】基本已经下架,最终票房统计出来。
【恐怖公馆】累计票房19亿,【空间站】累计票房53亿,两部累积超过了70亿,裴凉是真正意义上的赚得盆满钵盈。
而且这还只是票房,再加上后续的网络播放分成,以这两部片子的爆火,放在任何网站都是收费项目。
还有DVD市场,虽然这行现在没落,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爱好者。
不过在这个市场,【恐怖公馆】的表现应该会比【空间站】好,毕竟空间站适合的是电影院的3D特效。
单说剧情质量,【恐怖公馆】倒是要好得多。
与这两部影片相比的是表现萎靡的【宇宙联盟】。
这部电影的导演和制片被爆出来的可不仅仅是辱花,他们歧视的是所有亚裔,这在整个亚洲市场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不是每个亚洲国家都断然撤档,但还是遭到了不少抵制,于是亚洲市场表现惨淡。
诚然北美仍旧是世界第一大票仓,但花国如今的体量,也仅仅只差一线而已,两个国家远远甩开第三名。
这次【宇宙联盟】是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一部,制作成本加上宣传成本,足足有7亿美金。
这般天价的投入面前,自然是精良的制作,确实单论电影口碑绝不辱没这般天价投资。
在下架之前,北美的累计票房有7亿多美金。
按照以往的规律判断,以及花国连年增长的消费率,一开始他们预估的是,在花国市场至少能收割6亿美金的票房。
但就因为制片人和导演这两个嘴上不把门的傻逼,6亿美金没有了。
那可是整整六亿,美金!
更不要说网络播放版权还有利润更大的手办模型玩具市场了。
因这场打击,原本该大赚的票房分到投资发行方手里居然堪堪保本,花国这段时间几乎全面抵制【宇宙联盟】。
本来这对于【宇宙联盟】资方来说已经是重大的打击,却不料在【宇宙联盟】撤档时,花国本土的一部科幻片横空出世。
狂砍了7亿多美金的票房,这几乎跟【宇宙联盟】的北美票房差不多了,那就说明花国的市场表现可能比他们预期的更高。
而这些利润原本该是他们的。
并且随着【空间站】的大爆,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花国电影人投入科幻类电影制作中,他们的技术也会越来越成熟。
那么同类型大片他们垄断的市场恐怕不久后也会成为过去。
种种直接间接的影响下,制片和导演简直就是X国电影的千古罪人。
但成年人眼里只有利益,花国这么大的市场他们绝不可能放弃。
于是在这之后,便频频与花国相关部门与娱乐巨头接触,修复关系,并主动承认自己选择制片和导演的态度不严谨,伤害了花国人民,并对二人进行严肃处理,【宇宙联盟】项目绝不沿用。
不过那两人最近正被起诉种族歧视,官司缠身,以后但凡想要中国市场的大片子,估计也不会找他们了。
那边姿态做足,花国这边毕竟还是得拥抱全球市场,态度便渐渐解冻。
【宇宙联盟】这个系列的后半部预计在明年九月份开拍。
既然对方诚恳道歉,那么作为被伤害方,这会儿要价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
裴凉如今作为辉远老总,手里又连续好几部以小博大,最后大爆特爆的投资经历,已经有了与对方对话的资本。
其实不用她主动接触,对方在分析【空间站】的同时,也分析过今年花国票房表现不俗的电影,无一例外核心人物都是她。
其中两部还是她自己制作的,而【空间站】的时机也抓得太过大胆和巧妙。
电影行业的人无论哪个国家多少都会有些迷信,像裴凉这种正处于爆炸期,眼光简直是票房保障的人物,哪怕对于【宇宙联盟】来说也很显眼。
并且还得讨好花国市场,那么接下来的可操作空间就更大了。
裴凉为了睡小白脸努力——不是,为了事业努力着。
谢忱这边也跟有合作意向的导演谈好了。
对方姓汪,科班出身,大学的时候就有不少短作品拿过奖,但毕业后却发展平平。
不过谢忱跟对方聊过之后,觉得对方的想法很不错,对兼具剧情和市场都很有想法,还有往期的作品也都看过,觉得没什么问题。
便敲定合作了。
最近忙着这事,都没怎么跟裴凉见面,这两天要进剧组了,他就顺道来辉远见见人。
只是顺道。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高浚那家伙在裴凉的办公室内。
谢忱挑了挑眉,开口便道:“你一个练习生倒是自由。”
高浚笑了笑:“快中午了,我怕姐姐忙起来又忘了吃饭,下了课特地上来等她去食堂。”
练习室的傻逼们,尤其是那队在准备出唱片的组合,知道他可以自由出入裴凉的办公室,每次都死皮赖脸的凑上来想一起。
甩掉他们已经不容易,却不料还有谢忱过来打秋风。
高浚一个软钉子就过来:“快吃饭的点了,谢哥这时候过来做什么?要是讨论电影的话,我可不允许谢哥占用姐姐的休息时间。”
特么的就一段时间没见,仿佛他都成外人了,反倒这小子后来居上,一副以主人自居的样子。
谢忱气得牙痒,接着扫了一眼裴凉的办公司,就更气了。
因为办公室里比起他上一次来,赫然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都是些小玩意儿,但却放在不可忽视的显眼处。
比如裴凉办公桌上的笔筒,以前就没有,而且这看起来有些像手工的。
还有办公桌上多出来的相框,一看照片,是裴爸裴凉还有高浚的合影。
再然后沙发上还有【空间站】大爆后出的几款外星生物Q版抱枕,以裴凉的审美,肯定不会放这么幼稚的东西在办公室的。
那么干这一切的是谁,就很明显了。
谢忱看向高浚,对方似乎也明白他的意思,挑了挑眉,上面的表情写满了不言而喻。
没跑了,就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这家伙是在炫耀存在感,不但炫耀存在感,送礼物这招也很心机。
都是些可有可无的小东西,送来裴凉收着也全无负担。
但却都是些处处都提醒存在感的东西。
比如那笔筒,看得出做得很精细,但又似乎刻意留了两个笨拙的地方,比如筒身有点歪,看着有点滑稽,却出乎意料的,与办公桌并不冲突。
谢忱甚至都想得出来,对方送裴凉笔筒的时候说了什么话。
无非是强调自己制作时的糗事,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裴凉每次从笔筒里拿文具,或许都会想起那让人忍俊不禁的事。
还有照片,按理说对方和裴凉非亲非故办公桌照片这种重要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他上。
要么家人至亲,要么情侣恋人,要么年少时的至交好友,或者获奖的高光时刻。
哪一样有这小屁孩插脚的地方?
但对方就是把自己掺进裴爸和裴凉的家庭照中,完美的嵌入,让自己的脸时时刻刻挂对方面前。
至于抱枕,这唯一与办公司风格发生强烈冲突的玩意儿,自然就是他对其他异性的圈地标记警告。
处处显示裴凉对他的迁就,看重,还有另眼相待。
果然,高浚甚至开口挑衅道:“谢哥在看什么?那个笔筒吗?”
“哦,那是我跟姐姐出去上陶艺课的时候完成的作品,老师都夸我做得好呢,可惜最后多用了点力,整个结构有些变了。”
说着做出懊恼的表情,看着可爱极了。
这还是一起去做的?不说忙吗?哪儿来这么多时间陪这小子。
哦对!毕竟人现在是小可怜,有的是法子惹人怜爱。
裴凉也笑着问谢忱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该来?”谢忱给她脸色道。
裴凉混不在意,反倒神秘一笑:“过段时间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要是那时候来就正巧了。”
谢忱都快气笑了:“没好事就不能来找你?那要是好事还有三五年,是不是这期间最好别见面?”
裴凉就不知道这家伙又抽的哪股风了。
不过小学鸡的逻辑也不需要理解,不然自己不就成小学鸡了吗?
高浚嘴唇上勾,果然太容易激怒了。
但下一秒,谢忱好像就立马控制好情绪一般,他脸上也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接着他走近裴凉,撑着办公桌,展露出他完美的体魄,低声却正好能被高浚听见的音量道:“说起来,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裴凉还挺高兴,偶尔收收小白脸的礼物,会让他们更开心。
便问道:“什么?”
谢忱声音变得性感道:“之前参加时装周,有个内衣品牌今年发布的一个限量款,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于是就下订单了,你——不会介意吧?”
说到最后,谢忱觉得自己为了跟一个小心机迪奥逞一时之气,好像太过羞耻了,耳廓一下子就红了。
裴凉忍不住吹了他耳朵一下,他连忙触电似的捂住耳朵站直,看着裴凉眼神润润的,带着嗔怪和害羞。
裴凉笑了笑,见还有小孩子在这儿,便也低声道:“好啊,我很喜欢这个礼物,到了记得亲自拿过来给我。”
跟小白脸玩儿情趣那当然开心。
就在这时,高浚定的午餐闹钟响了。
裴凉便站起来:“我去换件外套,一起去餐厅吃午饭吧。”
接着对谢忱道:“现在辉远的员工食堂手艺不错。”
毕竟她自己挑选并且指导了的厨师。
等裴凉一进休息室,谢忱便来到沙发那边,在高浚对面的位置坐了下去。
两人此时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没有裴凉在时的一丝平和跟融洽。
高浚也不做那懵懂无知的少年感,拿出了上辈子历经沧桑的气场和压迫感。
但谢忱什么人,即便没有经过毒打蜕变,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他更加自信狂傲,气场上谁都不虚。
高浚嗤笑一声:“内衣又如何,她衣柜里的岂止成百上千?估计收到后根本不会打开。”
谢忱脸上不掩讥诮:“费尽心机时刻提醒自己存在又如何?你送同样的东西,看她收不收。”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的小可爱说得好,我也终于体会到了男频作者写种.马文的快乐了。爽~
顺便推基友的文,文笔坑品有保障哦~
《穿成病弱女配后我出道了》by故筝
一本晋江文里,大佬程粤圈养的少女,拥有着吹弹可破的肌肤,过分美丽且忧郁的眉眼,身上散发的病美人气息,与因病隐退的董影后有一分肖似。
少女是董影后的替身。
少女得知替身真相后跳了河,人没死,却害死了救她的少年,惹得全网谩骂。
而江簌是外站文里的一个杀手女配,身披外站加持玛丽苏杀手画风,
她好死不死穿到了跳河现场。
周围热心群众奔走呼救,一回头,却见少女以百米冲刺速度自己爬了出来,抹了一把脸:“没事,看个风景,脚滑了。”
那天过后,程粤的病美人消失了。
一个月后,
一个小糊团第一次在《选秀少女》出镜了。
团员们站到一旁,让出了C位纤弱忧郁的少女。
观众嗤之以鼻,柔柔弱弱一吹就倒?她能干什么?
下一刻,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少女弯腰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唢呐,镇压全场,也火遍了全网。
观众:???
程粤再见到江簌的时候,是总选赛上,主持人问江簌:你有什么要送给程总的吗?
江簌掏出唢呐吹了一首《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少等上菜》
程粤:……
这一年,江簌当选了“你的梦中情人”男女同时票选NO.1
超冷超酷没人能阻挡我发财一夜爆红少女X阴沉神经病一醋就阴阳怪气男主,男主追妻火葬场,#论一个神经病变成了恋爱脑后会发生什么#
[女主是外站文里的杀手女配,穿进了晋江文,性格超吊,有超强职业素养,十八般武艺全都会,还没杀过人就穿越了,替身是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