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快穿之系统坑我氪金 > 13剑中的双子
 
  身后的暴龙已经张开大口,准备将他们两个吞入腹中。

  不过两个人也差一点就来到恐龙尸骸围城的墙的边缘。

  围墙很高,木青感觉自己应该进不去,可是身后的恐龙下一秒就要将自己吃了。

  无名也意识到这种情况,就听他喊了一声“跳!”身体如飞鸟一般轻轻越过了高好几米的围墙。

  “唉?那我呢?”木青见无名就这样轻轻越过去,自己身后的暴龙也怒吼一声,看样子对逃走一个人很不满。

  准备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木青身上,大嘴如能吞噬一切的黑洞一般,像木青吞噬过来。

  “跳!”王翦二号也着急的冲着木青吼道,它可不想跟木青一起进入恐龙的肚子里。

  木青听到无名与王翦二号都让自己跳,于是也闭住眼睛,使劲一跃……只是她跳跃的高度让她十分吃惊,没想到她竟然可以跳这么高,比那恐龙尸体围城的墙还要高出好多。

  越过之后,她轻巧的落在地面上,如一直翩翩的蝴蝶。

  落地之后木青还一直都不相信刚才的事情,自己竟然可以这么厉害,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王翦二号也被这一幕呆住了,说道“哇!木青你赚了,你的宿主根本就是一个武林高手啊,难怪她敢一个人去墙外面。”

  “只是她是怎么消失的呢?既然花颜这么厉害,怎么会消失呢,你要穿越的宿主必须要满足条件你才能穿到她身体里……那就是宿主必须是灵魂刚刚消失的完整身体!”

  “好奇怪……”王翦二号最后还忍不住总结了一下说。

  无名却不给他们太多时间研究这种事情,就见无名看到木青跳过来后站在那里发愣,忍不住皱眉说:“你要发愣到什么时候,我们如果不早点回去,你要救的人就要病发了,毕竟病发到死亡的时间并不长。”

  “哦……是!”无名的话,让木青的注意力回到了外面,没有再去听那个无用的系统唠叨,赶紧紧跟无名的步伐往山上走。

  前面是泰山的台阶,木青忍不住站在山脚上往上望了一眼,高耸入云。

  这里还跟自己记忆中很像啊!到处都是人文的痕迹。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上高高的台阶,可是前脚刚一踏上石阶……

  无名突然感到上方传来很强的能量波动,一抬头,就见有东西射向他们,那是跟他们发出的一样的光线……那个光线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剑气!是宝剑经过长时间锻炼所达到的一种境界。

  想要练出剑气,宝剑需要几个条件,一,是必须是名剑,即史上有名气的宝剑,受到人们传颂,其实人的传颂也是一种能量。

  二主人也必须是史上有名的英雄,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名剑。

  三,宝剑以前必须跟随主人征战沙场,见惯了生死,用鲜血擦拭过剑身。

  无名见剑气冲着他们而来,来不及多想,赶紧拉起木青往后一跃。

  谁知道他们刚落地,上面紫色的剑气又冲着他们射来,这样连着射了十次,每一次都是差一点躲不开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才躲开。

  对方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第十次之后,停止了发射。

  “你们两个这么差,怎么能帮上他?不如就在这里迎来终结,今后他的身边只有我一个人!”说着更猛烈的剑气向无名跟木青发射而来,这一次的威力还是范围都比以前更强烈。

  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难道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就要丧命于此吗?

  木青与无名都来不及反应,就被紫色的剑气笼罩住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失去知觉之前,不管是木青还是无名,总是觉得这股剑气有些熟悉……

  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大秦万世之基!朕亡,亦将身化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

  昏迷中木青脑海中不停浮现出的这句话,为什么还是这句话,说这句话的人到底是谁?他与花颜,无名还有袭击他们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种感觉非常亲近?不是挚友,而是让他们仰望的存在。

  当紫色光线消失的时候,她们的意识也恢复清明。

  他们眼前站着一个人,给人的感觉与无名有些相似,不过与无名的眉清目秀不一样,眼前这个人是一个豪放的大叔形象,腮边还有黑黑的胡子茬。

  “无聊,你们两个真是差劲!就这样也配当他的佩剑吗?”眼前之人完全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站在木青与无名面前,刚才那让人害怕的杀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名皱着眉毛没有说话,他仿佛已经认出眼前的中年男子。

  而木青却不明所以,问道:“这位大叔,请问您是谁啊!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开打?我们欠你的钱吗?还是给您戴有颜色的帽子了?”

  无缘无故差点被人打死,木青当然不高兴了,忍不住质问起来。

  无名听到木青的话,本来想要说出的话也咽了下去,原本因为无缘无故被攻击而产生的恼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看着木青,听她继续说这些气人的话,最好把眼前这个家伙气死算了,明明以前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一见面就对他们下杀手。

  眼前这个人他当然知道了,那是他们想要追求却达不到的高度。

  “你们不认识我们?”果然中年人听后明显愣了一下,脸上久别重逢的感情也变成慢慢的疑惑。

  随即他想了想笑着笑了起来说“别逗了,我们都是一个主人,朝夕相处,就算都烧成灰也不会忘记对方!”

  “我们本来就是高温锻造,根本就不能烧成灰!只能成为铁水……不对,我们是青铜剑!所以只能成为铜水。”无名听了中年人的话忍不住反驳道:“你这个假设不成立!”

  “好好好……”中年人哈哈大笑起来,走到他们面前,一把将两个人揽在怀里笑着说“你们不是双子剑吗?怎么成了雌雄剑,还一男一女?你当你们是干将莫邪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