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唐奇谭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强袭者4
 
所谓的希伯来,就是“渡河而来”的意思。因为根据《圣经》和其他史料记载,犹太人的族长亚伯拉罕率领其族人,从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乌尔城,渡过幼发拉底河与约旦河迁徙到欧洲的。

当然了,相对于后世欧美垄断的主流舆论,长期叙事下塑造的二战受难者的悲情角色,以及重视教育、热爱学习、成功人士辈出的固有印象;这个时代的希伯来人,则是要更加丰富多彩的多。

没错,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情况下,世人对于希伯来人的印象,就是后世无脑甲方爸爸要求的,那种五彩斑斓的黑。因为按照这个时代的教义,希伯来人群体依靠母系血统和信仰上的传承。

哪怕你半路叛教或是后悔了,皈依了其他的信仰,但依旧还是肉身上的希伯来人。这一方面造成了长期颠沛流离,乃至饱受迫害中的希伯来人,不至于传承断绝,但也造成了其中的良莠不齐。

就像是作为二战的受害者,固然有大批在各国集中营里,被迫害和压榨到最后一刻,也逃不过屠杀的中下层犹太人;但也有上层依靠特殊的关系人脉,成为座上宾的“荣誉雅利安人”。

因为他们可以充当纽带,沟通连接大洋彼岸的灯塔国,那些名为同胞的犹太财阀,而在幕后鼓动和收买政客,制造出足够的舆论和趋势;而在“商业行为”中,为阵营的壮大和肆虐输血。

而在这个时空,他们之所以格外遭人恨,则是在主要从事的工商业中,太能抱团也太能卷了。以至于一旦进入某个行业,就会很快呼朋唤伴、招揽亲友,一起携手跟进;迅速形成规模和成本优势。

但这种优势是为了排除行业的竞争者,形成足够规模和垄断,以假冒伪劣牺牲大多数普通本地民众为代价的。比如当本地面包房主,添加锯屑和草梗的时候;他们就敢掺入石灰和白垩土来增重……

所谓毫无管束和制约下,野蛮生长起来自由资本的“良心”和道德下限,也在这个群体中体现的格外突出。因为他们称颂的义理,通常只存在彼此认同的小圈子,而不包括那些非选民的广大存在。

也因为他们善于攀结权贵,擅长讨好和逢合地方上的统治者;而为自己争取相应的权宜和便利;而统治者也乐于利用他们的手段和经验,而更有效率的盘剥治下的人民;因此两者几乎是一拍即合。

反正作为直接参与其中的希伯来人,已经承担了足够的骂名和罪责。因此当出现灾荒或是财政危机的时候,领主们才会突然翻脸发起一次次的迫害运动,将其财产充公的同时还能平息民间怨恨。

而吃了亏的希伯来人,也会迅速的吸取经验教训,而继续在熟悉的路径上故技重施;只是为了寻求庇护和合作的对象,也在一步步的向上攀升……最终,也成为王国最臭名昭着的毒瘤之一包税人。

作为王国的四大毒瘤之一,包税人的历史甚至可以上朔到,罗马帝国统治东方行省和附庸国家的时代。无论是身为罗马巨头凯撒、庞培还是克拉苏;都曾在任职行省期间,委任过许多的包税人。

而来自古代以色列王国的遗民,就曾是其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因此,作为他们后裔的中世纪希伯来人,同样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将这个古老的职业进一步发扬光大,以至天怒人怨的地步。

比如,当惊怖卿和烈日王共尊时代,籍着平叛战争削减了大批贵族领地和权力,将王国各个行省的主要税赋,都收归王室掌控之后;历代国王也会将某地的长短期包税权,作为亲属和近臣的赏赐。

然而,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享受首都繁华的游宴作乐还来不及,是绝不可能劳动玉趾,带着一群部下去辛苦奔波收税的。所以,他们接下诏书后又会颁下委任状,将其分包给身边的亲信部下。

然而,这些位于省城、郡城的亲信部属们,同样也是不会轻易离开相对富庶的城市;于是,对于广大市镇、乡村的某项征税,又被进一步的细化分包给本地活跃的商人们,以其中的竞价高者得之。

所以,在层层分包下来的竞价当中,往往希伯来商人的团体,总能够以令人无法拒绝的价格,拿到最终的底层分包权。于是,这就成为普罗大众的灾难苦厄;因为这一切的代价都要出在他们身上。

商人打点上下的关系,获得竞拍资格需要一大笔钱;竞拍之后的保证金,同样是一大笔钱。然而市镇和乡村里的那些刁民愚妇,也未必愿意乖乖的缴税,这就需要供养一支类似雇佣兵的收税武装。

于是,在贵族庄园和城市官员,花天酒地的游宴打猎同时;广大乡土间的小民百姓,只能在这些包税人如狼似虎的爪牙下苦苦哀求着。却改变不了被夺走家里最后一颗粮食,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

甚至是男人被拷打致残致死,妻子儿女被拉走以为抵充税款的结果。因为,这些商人出身的底层包税人,自然有各种折价和变现的渠道,将其最大限度的利益化;乃至分做不同成色贩卖海外为奴。

而在这种事情上,遍布列国之间的希伯来人群体,无疑拥有更多渠道和资源上的优势。说起来十分可笑的是,自从阿拉比亚人占据了尹比利亚,赶走了基督教贵族和教会,也废除了当地的奴隶制。

但在这些包税人的“努力”之下,奴隶制又以另一种改头换面的形式在王国兴盛起来。因此五月风暴中,素来不敬王室和藐视权威的首都市民,同样也对其充满深恶痛绝,而自发掀起了清算浪潮。

只是,他们能够捣毁街头常见的,希伯来人店铺和商馆,把他们剪掉头发赤身涂上沥青,游街示众以为泄愤;却对隐藏在幕后的银行家和大富商无能为力。因为有产者的国民自卫军在保护着他们。

就算有一些人热血冲动的想要站出来,将斗争的矛头对着这些与王国局面败坏,密不可分的幕后群体时;就会遭到来自首都国民自卫军,以保护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由,而进行镇压和驱散。

然后,其中一些人因此出了意外,或是死于非命。不是在街垒的战斗中,突然背后中了流弹而死;就是饮酒过去失足淹死在塞纳河,或是郁郁寡欢想不开,烧炭自杀在宅邸中;横死在酒馆斗争里。

或是干脆是充满古典悲壮风格的,被仇敌刺杀在浴池当中……因此,那位作为曾经首都浪潮中的风云人物,随着时代浪潮起伏数载的拉法罗学长,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而灰心丧气的逃出了首都。

因此,当自由军崛起之后横扫西南数行省,虽然未必会刻意针对,这些地方上的希伯来社区和商人团体。但是其中一些存在,只要能够和旧贵族、王国官员沾上边的,基本上是一查一个准的结果。

而查办这些包税人并抄家充公,无疑就是短时间内,收揽人心和宣传自由军主张,最快最容易见效的手段了。因为,除原有的旧贵族和王国官员们,几乎社会每个阶层,没有不讨厌和怨恨他们的。

因此,为了扩大影响力和增强效果;自由军甚至还会在明典正刑之后,判决将这些包税人的库存物资,部分返还那些受害者;然后再拍卖其产业,以所得抚恤包税人及其爪牙造成的那些孤儿寡妇。

主要是建立起多处的孤儿院,提供女性工作湖口的种植园和酒庄,纺织厂、衣被厂什么的。后来形成一定产能需要,又扩大招收地方年轻女性,结果只是包食宿的微薄薪水,居然还有人抢着来。

所以,这么一套成熟的机制运转下来,在沿途地方上很容易,就形成了一套与自由军息息相关,又彼此长期有所交汇的潜在利益群体。因此这一套屡试不爽的组合拳;在图卢兹地区也不能例外。

事实上,抓捕和告发这些包税人的民众中,最为积极的无疑就是那些,潜藏乡间的洁净派教团成员了。一方面是教义上的的分歧和对立,另一方面,则是图卢兹地区历史上所遗留下来的恩怨使然。

或者说,在那场阿比盖尔十字军,以及后续历代贵族的镇压运动,大量北方外来移民与本地人的冲突当中;很多人祖上家族成员,都逃不过被这些希伯来人的商业网络,给贩卖到北地、海外去的。

这些想法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接下来,江畋还是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如何亲自带队迅速斩断圣王国内部,乘乱伸入王国西南地区的触手当中。却是,将另一批辗转来自马赛的商人代表,给错身甩在了身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