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这个顶流他神经病! > 第201章 《歌者2022》第六期,席象
 
9月17号,国内。

成丞祸害半岛的人,不但把半岛两亿2.5万名现役艺人压得群星暗淡,也把国内的明星压得喘不过气来。

微博上,网友一个个讨论疯了:

“这热度一天比一天高,越来越精彩了!”

“韩女真是没脑子,之前问成丞‘如何尊重女性’已经很傻逼了,现在又问小苟儿‘如何看待蛙哥说的那些话’,她们问之前难道不去调查一下小苟儿和蛙哥的关系吗!他俩可是从微末时期患难与共走过来的啊,小苟儿是蛙哥的缪斯,蛙哥是小苟儿的依靠,她们到底是怎么敢问的啊?!别太搞笑!”

“看小苟儿的表情,她当时心里绝对在骂‘煞笔’。”

“小苟儿:想说脏话。”

“继蛙哥暴打钕圈后,又出现了小苟儿暴打钕圈。”

“蛙狗组合冲冲冲!!!



“沙雕网友什么吊图都能找到,就是找不到女朋友。”

“韩女:你真是狗蛙!”

“这下韩女真成小丑了!”

“我家老婆说的真好,彻底爱上了!”

“小苟儿说的没错,蛙哥绝对是最尊重女性的,因为他会平等的创死每一个人。”

“这何尝不是一种为国争光呢?”

“蛙哥真不惯着它们,就正面杠,谁输谁死。”

“保护我方输出!”

“你们不知道上外网的乐趣嘎嘎嘎嘎!!!现在韩男快爱死蛙哥和小苟儿了,说蛙哥和小苟儿比韩星强一百倍一千倍,韩星都是吸血且卑劣的虫豸,反正不管哪一方得势,被骂的都是韩星。”

“韩星实惨哈哈哈!”

“韩星:我招谁惹谁了?”

“233333,为什么半岛人骂人的词也这么中二,吸血且卑劣的虫豸,哈哈哈哈,谁来救救我狗屎一样的笑点。”

“最支持思密达的一集!”

“再探再报!”

“成丞:唉,现在《那些年》国外讨论度还是有限啊,看来我在国外的影响力还是太低了。

韩女:诶,我有一计!”

“棒子那钕拳已经发展成鞋教了,不反才有问题!”

“蛙哥亚服无敌!”

“挺好的,终于我们也能引导舆论了!以后哪个国家跟我们有仇,我们就派出蛙哥,让他们陷入内战!”

“好歹毒的计策!!!”

“不愧是蛙哥,韩女招惹蛙哥差点被一套反甲反死,反正现在韩女已经快成了东亚三国的笑话了,不止我们在看笑话,霓虹的网友也在看笑话,东亚男性最团结的一次。”

“一切的罪魁祸首:你可以给半岛的男性一個建议吗?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真正的尊重女性吗?”

“哈哈哈哈,问的很好,下辈子不要问了。”



韩女现在已经没招了,骂人她们还骂不过蛙哥,不知道《那些年》上线后,如果在半岛卖得很好,她们会是什么反应,想想就他妈的期待。”

“这下必须去支持电影票了!”

“蛙哥的电影必看!”

讨论着讨论着,网友忽然想起来:

“哎对了,今天晚上是《歌者》第六期吧,席象袭榜,也不知道能不能袭榜成功。”

“闹外国人了!!!半岛在闹外国人,我们也在闹外国人,《歌者》可怜到就只剩徐琳一个独苗了。”

“你说的半岛在闹外国人,不会指的是蛙哥和我家苟苟吧?”

“哈哈哈哈,对半岛人来说,怎么能不算外国人呢。”

“《歌者2022》现在叫《歌者外国版》得了呗。”

“湘江卫视纯粹的恶心人,为了不让徐琳赢,请的全都是格莱美级别的歌手,国内的找一堆垃圾,老弱残兵,不找国家队,然后说天夏没人了,真恶心。”

“确实恶心,我们当然知道欧美的歌手有多强,但是我用得着你告诉我到底多强吗?请三四个就完事了,结果特么现在六个外国人,也是离谱,真不怕丢脸丢到欧美啊?这还是天夏的综艺吗?”

“特恨湘江台利用民族情绪炒作。”

“对于湘江台的这波操作,我只有一个字:绝!

我也来玩玩‘大棋阴谋论’。

《歌者》这档节目在首播之时便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尤其是紧随在《蒙面歌王》的收官直播夜之后,新意与期待值自然就受到了影响。

而且《歌者》无论是从歌手的咖位、演唱实力,还是现场表现来看,较之《蒙面》都显得略逊一筹。

再加上成丞揭面后,已经实质性的成为了国内唱功最强的歌手。

《歌者》利用民族情绪炒作,想要营造中西对抗的舆论,就绕不开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请成丞,以及请了成丞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所以,《歌者》想要寻求突破、占据大义、巩固自己的地位、合理化自己的逻辑,就必须且只能拉踩蒙面和成丞。

但他们没想到成丞只是派出了徐琳,就轻松获得了第一名,流量顿时全归到成丞和徐琳那里去了,《歌者》想要踩着《蒙面》上位的阴谋就此破产,《蒙面》的含金量反而得到了印证。

偷鸡不成蚀把米,湘江台只剩下了两个选择,一个是看成丞+徐琳的组合在《歌者》一路大杀特杀下去。

一个是请更多外国歌手把徐琳压下去。

显然,湘江台选择了后者,因为它是有野心的,绝不可能甘心为《蒙面》作嫁衣。

一个综艺的热度取决于他的话题度,话题度取决于他的故事性,而故事性又取决于它的戏剧冲突。

请更多的外国歌手,就是制造戏剧冲突最简洁有效的做法,至于说效果,看看这几天的热搜内容,只能说湘江台再次赢麻了。

这么一来《歌者》完全摆脱了《蒙面》造成的阴影,徐琳现在苦苦支撑,已经被打下去了;二来,《歌者》又再次把锅甩给了成丞,现在网上叫嚣成丞避战的声音再次甚嚣尘上。

所以你就说,湘江台这一层一层的算计精不精彩吧,这综艺外的戏比综艺内的舞台都要好看。”

“不得不佩服湘江台这波营销太牛逼,教科书般的操作。”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反噬风险也是很大的,因为它拦不住国内的歌手报名。国内歌手报名,尤其是群众呼声大的,它不得不接,不接就失去了公正性,但接了,就容易出问题,席象是蒙面的歌手,如果他今天晚上袭榜成功,湘江台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白搭。”

“湘江电视台估计不会让他袭榜成功的,肯定会派最强的去打他。”

“我也觉得。”

下午五点。

《歌者2022》录制现场,排练室,席象见到了久违的徐琳。

这还是《蒙面歌王》收官后,席象和徐琳第一次碰面。

席象很热情,对徐琳打招呼:“小徐,别来无恙啊!《歌者》我每一期都看,你的表现真的很不错。”

在《蒙面歌王》节目上中,成丞是唯一的T0级人物,T0以下,席象和徐琳才是真正的对手,因此,两人对对方都有些惺惺相惜之情,英雄惜英雄。

徐琳刚排练完,道:

“席哥,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来参加了。”

席象问道:“伱刚才排练的是成导给你写的歌吗?”

徐琳点了点头,道:“是,歌名叫《魔鬼中的天使》。”

席象竖起大拇指:“质量很高。”

徐琳道:“我很感谢他。”

目前,加上第六期的这首,成丞已经给了她写了五首歌,分别是《阿刁》、《逆光》、《句号》、《隐形的翅膀》、《魔鬼中的天使》。

每一首歌都是爆款曲目,她的咖位是嘎嘎的涨。

现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华夏女歌手的第一役,名气和咖位比巅峰时期的自己还要火。

但是徐琳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成丞,因为除了第二期第三期她拿到了第一名,第四期第五期都没有拿到第一名,这让她觉得自己分外亏欠成丞。

不过成丞却一次没有苛责过她,而且每期都按时给她提供新歌。

她已经不知道能用什么来回报成丞了,只是将这一切记在了心里。

徐琳问道:“席哥,你这次来也是因为成导的原因吗?”

“你猜到了?”,席象掩饰不住笑意,嘿嘿笑道,“没错,不过不是他找我,而是我主动找的他。他正好有一首歌适合我。”

原来不是成导主动找的席哥么.

徐琳:“席哥,看来我们又要同台竞技了。”

她是不会认输的,这次她的目标,依然是第一名。

席象笑道:“当然,我依旧怀念我们当时在蒙面上的时候,我一生中很少有那样刺激单纯的享受竞技的时刻,所以,竭尽全力吧,在这个舞台上,我们不但要跟外国人争,还要相互争,我可不会让着你。”

徐琳:“这正是我想说的。”

正说着,另外六位外国歌手陆陆续续也到了。

他们纷纷跟徐琳和席象打招呼,没什么装逼打脸、狗眼看人低的剧情,天夏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加上内娱又赚钱,没有外国明星闲的没事干歧视天夏人,尤其是在天夏的土地上。

当然,在天夏之外就说不定了。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八点,《歌者2022》开始直播。

按照抽签顺序,七位在线歌手依次登场。

所有在线歌手都比完后,排名诞生了:

第一、古德曼斯

第二、徐琳

第三、卡恰

第四、弗洛林·穆兰

第五、贝缇娜

第六、罗蕾娜·丹顿

第七、德鲁·威利

徐琳又只获得了第二名。

而接下来,揭榜歌手也诞生了,席象对上将是古德曼斯。

“好的,今晚正式的竞演已经结束了,那我宣布,守榜之战,正式开始!欢迎我们的揭榜歌手!影岛歌王——席象!!!席天王!”

主持人的声音混着观众的尖叫声,传进甬道里有一种嗡嗡的,失真的感觉。

席象检查了一下耳返,确认无误后,随即走上舞台.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