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在六朝传道 > 第八百九十七章 离去
 


  张三丰的眼神十分坚定,看得出来,他想要替李渔走一趟的想法是发自本心的。

  不过李渔一向习惯帮徒弟们,还不太习惯让徒弟替他去冒险。

  “此事非同小可,去了极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李渔说完,白毛就翻脸了,“好啊你,到你徒弟这里你知道危险了,怎么我们去就不危险了?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李渔叹了口气,时局已经如此危急,确实得做出有人为之牺牲的心理准备了。

  这世上的斗争从来都不会轻松写意的,有时候必须要冒险才能行。

  “我让我徒弟去,你也得跟着啊,不然去了岂不是回不来了?”

  白毛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想看看,是什么人把我从原本的世界传送过来的,还有这天眼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眼打开了通往异界的道路,但是道路那边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李渔希望张三丰能顺利回来,更希望他能带回对抗法则的武器,不然的话接下来的仗每一场都要搏命。

  而且胜率渺茫...

  赤壁说道:“我也去看看吧。”

  她的神情很奇怪,但是此时其他人各有心事,也都没有注意到。反而只有潘金莲看到了,她诧异地看向这个小前辈,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落寞。

  要是潘金莲知道赤壁的过往,她就明白了,相比较之下,潘金莲那悲惨的童年,都不算什么了。

  人多了之后,在那边也就多了一份保障,李渔欣然同意。别看赤壁身体很小,其实鬼道十分厉害,不逊于其他道术,只是更加难练罢了。

  他自己是不能去的,因为六朝联盟,还需要他这个粘合剂。也正是因为这个,张三丰才主动提出替他走一趟。

  谁都知道,这一去生死未卜,前途难料。异界两个字,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危险重重。九般灾那样的存在,从异界过来之后,首先引起的就是本地人的忌惮。

  所以尽管九般灾没有一个善茬,却也很少有敢大摇大摆在人间走动的,无不是藏头露尾,默默发育。

  同样的,这里的人去了异界,也要面临这种境地。

  异界,就像是一团完全未知的迷雾,你根本不知道那里的修炼体系是什么,那里的力量等级如何划分,自己的本事到了那边还能不能用。

  要是那边一片荒凉,就更惨了,打造不出能够对抗法则的兵刃,这边的战场将会异常艰难。

  远处的烽烟依然遮天蔽日,战场上的血腥味没有丝毫的减弱,大唐士卒正在收拾自己战死同袍的尸体。

  至于蒙古人的,则就地焚烧,那气味别提多提神了。

  李渔站起身来,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厮杀了半天的将士开始埋锅做饭。

  不管经历了什么,人这个种族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快速地恢复过来。

  人总要活着,人只要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

  李渔默默地抬手,水灵之力开始在城中蔓延,逐渐覆盖城池,医治伤兵。

  此时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铁木真的大营内,气氛同样的沉重。

  在大漠横扫诸部的铁骑,一出关就遇到了这种强敌,即使没有后来的修士大战,他们也很难说就可以获胜。

  拖雷站出来说道:“父汗,汉人没有丧失他们的勇气和胆量,他们依然是难以撼动的敌人,依儿子看不如往西边打!”

  “拖雷,你要让咱们的士兵在没有打胜仗的地方撤退么?”窝阔台大声呵斥道。

  “西边,有大片土地等待着我们去征服,为什么要在这里送命?”拖雷是一个很刚强的人,也是一个好勇斗狠之辈,但是他今天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见其不蠢。

  窝阔台说道:“要是父汗和你一样胆小怕事,那么咱们至今还是一个草原上的小部落。”

  “够了!”铁木真一拍桌子,冷冷地巡了一圈。

  他的气势本就是不怒自威,如今真怒了更是平添几分霸道,“我的天庭朋友在哪里?”

  “他已经死了!”

  拖雷恨恨地说道:“太庙至极天尊死了之后,天庭再没有了一个人选择留下,他们都逃命去了。”

  “这些神整日里高高在上,没想到一遇到事就成了被骟了球的公羊。”

  铁木真脸色更加难看,他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马上派人去和大萨满说,让他保证还有天庭的人来,这次我要厉害点的。”

  “一万个饭桶神,也不如一个真能打的。”

  十方天尊,并不是饭桶神,实际上他已经是很强的神祇了。

  但是天庭依然在为他们的傲慢而损兵折将,他们始终不肯正视人族空前的强大,依然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所有凡人一看见他们,就会跪在地上膜拜。

  其实人间的实力强横,若是不用法则武器,天庭也未见得能占到便宜。

  上一次真武大帝的死,并没有给天庭的人敲醒,他们甚至为此举杯庆祝。

  真武大帝,是整个北方的天帝,相当于人间位高权重的诸侯。他掌管的地方,比玉帝少不了很多,一直以来也是听调不听宣,跟灌风口的二郎神差不多。

  真武大帝死后,天庭众神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不是为他报仇,而是瓜分他的遗产,重新划定势力范围。

  因为天庭内部,也是有争权夺利的,而且十分严重,几乎是蔚然成风。

  一个权威的组织,成立太久,总会面对这样的问题。

  天庭,并没有免俗,甚至是将这种风气推到了极致。

  内部弊病丛生的天庭,虽然长期占据这三界的顶部,但是他们的王座已经腐朽不堪了。

  他们也不去想想,连真武大帝,都死在了两个凡人联手之下。

  像李渔和方腊这样的凡人,还有很多很多...

  ---

  夏州城外,空旷的原野上,低垂的天空格外的澄澈,一眼望去,只有极多白云稀疏地飘着。

  李渔的身后站着李白、潘金莲和林黛玉,在他对面站着的,则是他的徒弟张三丰。

  李渔拍了拍他的肩膀,从手中递过去一盏灯。

  “这是八景宫灯,你带着防身用。”

  左慈没好气地说道:“喂,这不是我的么,你说的是借用,不还就算了,怎么还当着我的面送徒弟了?”

  李渔瞥了他一眼,道:“老左头,不是我说你,你格局太小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你的我的,要是这场仗打输了,咱们一起埋在这土里,有什么不一样?这些法宝还不是要被人收回去,现在你还知道它的上一任主人是谁么?”

  左慈一时无语,白毛道:“你拿人东西,怎么还这么有道理的样子?”

  “行了,不说了,这次去那边,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好东西,你带上!”

  白毛一听,顿时不可思议起来,瞪着眼睛道:“我没听错吧?你小子会给我好东西?”

  李渔很真诚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手掌的风月宝鉴内,拿出一朵莲花来。

  “来,你把这个带上。”

  白毛一蹦三跳,离得远了才骂道:“你小子要干什么!”

  李渔手里拿的,不是别的,正是他从贾宝玉那里弄来的灭世黑莲。

  灭世黑莲此时还处于幼年期,模样十分袖珍,身上散发着一圈圈的黑气,如同烟雾缭绕。

  这么一个玩意,就被李渔拿在手里,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天材地宝。

  李渔挠了挠头,笑道:“我想来想去,这玩意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你光听它的名字就知道是个什么玩意,灭世黑莲...啧啧,送到异界去岂不是大好事一件?“

  “而且这也算是一个宝贝吧?”李渔心虚地说道。

  要说灭世黑莲是不是宝贝,这可有的争了,主要是看在谁的手里。对于贾宝玉这种天天想着灭世的人来说,这黑莲无疑是最好的宝贝。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就是个避之不及的瘟神。

  “亏你想得出来,我是不带,谁知道它会不会在中途爆发起来。”

  左慈也说道:“这玩意不是好耍的,赶紧收起来吧,带上它八成到不了异界了。”

  李渔还不死心,把灭世黑莲送到异界,对他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

  说不定它灭的是这个世,到了那边成了大补之物了呢。

  不过任他说的天花乱坠,白毛就是不接,甚至不肯靠近。

  李渔无奈之下,只好把它收了起来。

  此时的风月宝鉴内,正有一群沉睡的龙,还有一些沉睡的美人。

  这都是茂陵里,刘彻给复活后的自己准备的,李渔把灭世黑莲好生藏好,生怕被他们发现了。

  把这个东西带在身上,就相当于他那个时代把全世界所有的核弹带在身上一样,走到哪都没有安全感可言。

  不过李渔也没有其他办法,放在他这里还算是比较安全的,至少他不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坏心思来。

  对李渔来说,不能送走的话,他依然会留在自己身上。

  李白走到张三丰身边,伸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张三丰明显一怔,手有些无处安放,最后还是笑着拍了拍师弟的肩膀。

  此时李白已经哭出声来,他是个率真的人,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人活的可能不如意,但是绝对不累。

  其实张三丰很羡慕他。

  他看了一眼李白,笑着说道:“师弟,好生修炼,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是六朝第一剑仙了。”

  “要做就做整个三界第一剑仙!”李白抹了一把眼泪,豪气冲天地说道。

  李渔和张三丰同时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李渔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张三丰的肩膀。

  “要是拿不到对抗法则的兵刃,就别回来了。”

  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李渔这句话,可不是给他下死命令,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若是没有对抗法则的兵刃,那么他回来也没有用处,大概率还要送命。

  与其全部战死,不如保留一个火种在异界。

  张三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师父放心,我必回来!”

  白毛抬头看了一眼,说道:“被墨迹了,赶紧走吧,我迫不及待去祸害另一个世界了,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开始的时候,还是那么讨人厌,但是到了末声,已经有些笑不出来了。

  赤壁非常安静,作为上一次大闹天宫被出卖的那个人,她其实没有什么真的朋友。

  李渔勉强算是一个,白毛和左慈也说不上多熟悉,大家只是一起志同道合地想要逃避这个三界而已。

  他们都是这个三界的规则压迫下,最难受的那批人。

  赤壁默默飘在张三丰身边,没有说话,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

  是聚义水帘时候的开怀放纵,揭竿而起时候的快意恩仇,还是斩妖台上的雷电。

  赤壁一战,八十万英灵,助她再次复活。独角鬼王,曾经反抗天庭的先锋大将,如今的小女鬼,已经要离开这个三界了,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想要回来。

  白毛施展法术,天眼缓缓睁开,一道水蓝色的通道出现在半空。

  白毛和张三丰都没有回头,反倒是赤壁转过身来,呲着牙对李渔一笑。

  这时候左慈一跺脚,“等等我!”

  “老左头,你也要去啊?”李渔问道。

  左慈骂道:“管他的,我赌这次还能回来!”

  “你有什么藏起来的宝贝,快些都和我说啊。”李渔问道。

  “你大爷...”

  最后一个‘的’字还没出来,他们就一头钻进了蓝色的通道中,随着白毛的身影消失,蓝色的通道也慢慢关闭了。

  李渔看着空荡荡的草地原野,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时候一双滑腻的小手,悄悄牵住了他。

  潘金莲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她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地陪李渔站了一会。

  手里握着李渔哥哥的手掌,潘金莲就很难去想其他事,她的心出奇地平静,眼角甚至不自觉就会弯起来,笑意盈盈的模样十分迷人。

  要不是林黛玉打断,她可以一直这样陪着李渔。

  “渔哥哥,咱们走吧?”

  林黛玉一看莲儿姐牵着哥哥的手,天真烂漫地她也没有多想,伸手握住李渔的另一个手掌。

  三人就这样往夏州城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