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客栈风云录 > 第4章 来袭
 
  目送两人离开说到:“这小子在问自己的靠山有多大,哼,只求他少惹祸,让我心安,对了告诉家里的老人们南北交流开始了,估计以后不会太平了,可以开山路了,学堂从明天开始将家生子和那些清白身世孩童都收进来。”

  “商队分出三成前往最北方,让各位掌柜和长老动起来,将山腹里的粮食该换一换了。”

  秋管家问道:“三成会不会太多了?咱们南边的出海口可紧缺人呢。”

  沉默不语的秋老爷并没有回答。

  .......

  秋玉君与秋全两人风餐露宿赶到洛县境内附近已是傍晚时分,急需找到能投宿的地方。

  不过倒是有一小镇在前方,这让他们大舒一口气。

  还以为又要在外面露宿一晚,在古代赶路真是不容易啊。

  路过镇口只见一块巨石在路旁不远处,上面几个大字写到“八宝镇”。

  下骡牵着,几步并做一步,又向路人询问一番,来到镇上唯一的客栈,八宝客栈。

  因为是处南北朝交通要道上,封闭几十年坚持下来唯一的客栈酒店了。

  客栈外表看起来颇有些年份了,就是不知道里面菜品如何?

  “小二,小二在吗?你这的马棚在哪?”站在外面大声问道。

  “哎呦,欢迎欢迎,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呢?这么晚了客官可以在我们客栈暂时歇歇脚。”

  只见一位女子走出来,她脚踩象牙白的鞋子,身着朱色罗裙披着一件淡雅绿色的纱衣,手臂间挽着尺余长的烟霞般轻绡,头发挽在肩旁。

  淡妆浓抹总相宜,来形容她的样子在合适不过。

  一把小圆扇半遮嘴角,弯弯的眼角吸引人目光,言笑晏晏说道:“马棚也刚好在后院,我来领你们过去吧,客官叫我安掌柜就好了,不知您贵姓呢?”

  “安掌柜,免贵姓秋,秋玉君,我们住店,再给我们上点好菜就行了。”说完不停点头朝下看,不再瞅老板娘一眼,口中干渴加重,急需喝水润润嗓子。

  “好的,我们这里有康酒、杜酒和汾酒,客官要喝吗?”听到名字时安掌柜一挑眉又问道。

  听到这话,秋玉君鬼使神差的吹起来:“我的酒量千杯不醉,我一向不习惯自己喝闷酒,而且阿全完全不会喝酒。”

  “少爷,你......”秋全还没说完被自家少爷一脚上,痛呼不已。

  玉哥儿,你可是滴酒不沾的,什么时候千杯不醉了。

  秋全低着头诽腹不已。

  安掌柜将这动作都看在眼里,笑语盈盈的说到:“秋公子,我自认酒量还不错,不如由我来陪您喝吧。”

  这些天的经营,安掌柜已经凭此套路了不知多少想借机接近她的客人了。只能说最近的酒销得挺不错。

  “好啊,只是掌柜陪我喝酒不妨碍您开门迎客吧。”

  “秋公子您说笑了,今天天色已晚已经不会有客人来了,所以我只需要把你们照顾好。”

  拴好骡子,秋全上楼整理行李和床铺,秋玉君在楼下已坐好。

  不一会,后厨的瘦弱小厨讲菜品端上桌子,卖相相当不错的小菜几碟。

  安掌柜在坐在桌子对面问道:“秋公子,来我有好酒,先敬你一杯。”举起碗一饮而尽。

  见安掌柜一位女子如此豪放,自己也学她一口灌下。

  “咳咳咳”一股辛辣呛喉之感喷涌上来,来不及吞下的酒全吐了出来。

  “哈哈哈,秋公子这可不像是千杯不醉的表现啊。”捂嘴抿笑,眼里全是戏谑。

  这下激起了秋玉君的好胜心,摆手:“是我太久没喝烈酒,喝不惯,我换一种酒,继续。”

  说完换成其他酒再度饮下一碗,将碗朝下,朝安掌柜示意空碗。

  这下安掌柜恰好也喝完一碗,两人边喝边较劲,又在天南地北的聊着。

  一旁的秋全早就吃完饭,心头有些疑惑玉哥儿怎么变了个人样,怎么劝都不肯放下酒。

  两人就这么从傍晚时分喝酒聊天,直到月亮高挂天空,打更人已打的是亥时二更。

  此时秋玉君已是满脸通红,眼前天没转地没转,只觉自己在转。

  没想到自己以为古代的酒除了烈酒之外根本喝不醉人,不料后劲如此之大。

  “秋公子您该休息了。”说完示意秋全将他带上客房。

  秋全也只好扶上楼,再看一眼安掌柜,还是傍晚碰见时模样,脸色一点没变,这下除了秋玉君,秋全都知道这是被人套路了。

  一夜酣睡,早晨时分,秋玉君揉着还有些许头晕的脑袋,感觉整个人还处在迷蒙的状态。

  两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前往洛县,秋全在外面牵着骡子等着秋玉君结账。

  安掌柜双眼还是笑意盈盈,嘴角微微上扬:“秋公子不再多休息一下吗?”

  “不了,不了,我还要赶路。”连忙摆手不再提昨天的千杯不醉了。

  “秋公子那你可得知道,你的酒量用黄酒或者其他不烈的酒只能喝一翁,多了可会醉的,毕竟在外行走还是得小心为上。”

  那眉目神情关心着秋玉君,仿佛在说外面行走是要小心安全。

  秋玉君脸皮发烫,问着多少钱。

  “您昨天开两间上等客房,四碟小菜,一翁汾酒共七斤,共计三两二钱,给您抹个零头,您给三两就好了。”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

  “这么贵,我......”

  还没说完,安掌柜打断他的话

  “可不能便宜了,我没算你骡子的草料和昨晚喝剩的酒呢。”安掌柜柔和的看着秋玉君。

  双眼的流光四溢仿佛看穿他的心,秋玉君丢下三两银钱飞也似的奔出客栈,秋玉君好似听见了安掌柜的轻笑在背后响起。

  见玉哥儿快奔上骡,以为后面什么可怕的东西追了过来,也匆匆上骡。

  转头向后瞧几次,也不见什么人追出来。

  “玉哥儿,你是没付钱就出来了吗?”

  “付钱了,那是家黑心店,再也不去那家店。”

  “那我们回来的时候绕远路就行了。”

  “不用绕远路,下次还是走这边,不过要多花时间去多批判一道她们这家店。”秋玉君如是肯定说到。

  ......

  已是正午时分,两人幸运的在一间破庙歇脚,正好避开这毒辣的太阳,两人离开客栈慢慢赶路已有大半天了。

  “玉哥儿,等会我去把两骡子带到河边喝点水,你在这等我回来吧。”秋全抬头问道。

  翘着二郎腿心里想着其他事的秋玉君在房梁上应付到。

  “去吧,去吧,等你。”

  听到回话的秋全出去带两骡子出去饮水了,而他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轰隆的马蹄声,镇得秋玉君差点从房梁下掉下来。

  进门的是一群江湖人士,七八人,身着五花八门的衣服,不过进门后都只顾在饮水袋,并没有检查有无外人,所以没有发现有人躺在房梁上偷听说话。

  只见一领头之人小声吩咐着什么,一群人围在其周围也小声回答应付,本来他是不屑偷听的,不过其中听到的部分字眼令他十分在意,例如什么八宝客栈、什么掘地三尺之类。

   再看看这些江湖人士的装扮,不少人直接背负剑或刀,还有不少拿着奇门兵器,个个也都凶神面煞,不是什么好人。

  众人允诺答应,随后修整片刻,又骑马离开破庙,路上还遇见回来的秋全。

  秋全刚到破庙门口,秋玉君已经出来,脸上神情焦急牵着骡子就往会赶,秋全不解的紧紧的跟在后面。

  秋玉君心中确信一群人目标是八宝客栈的老板。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总不可能是一起喝酒吧!

  为了能赶上前面先走的那群江湖高手,只好骑着骡子走陡峭的小路,由阿全在前领着路,穿过这是他刚刚带骡子饮水的溪流。

  两人紧赶慢赶,居然通过小路先一步那群人来到客栈。

  秋玉君扔下骡子,一步跨进客栈,秋全跟在后面。

  安掌柜和肖三正在大厅的桌子上撑着脑袋午休,迷迷糊糊中看见秋玉君又回来了。

  “快走!有人要找你的麻烦!”说完神情紧张的去牵安掌柜的手。

  “欸!什么什么?你说清楚点什么人要找我的麻烦?“并没有甩开他的手,但没有任由他拽着走。

  秋玉君自认还是比普通人力气大的,毕竟习武不成但轻功有所得,居然没有将安掌柜从座位上拉动半分,反而自己被她一手拽回桌子前,当下心中一凛。

  秋玉君只好将他在破庙中偷听到的事再度重复叙述一遍。

  听完秋玉君的话后,安掌柜皱起秋眉。

  先不说是不是来找麻烦的,就算是她也不能离开客栈,毕竟南北朝官贸开通在即,如果没有她在这盯着,下次皇城司的老人们想在途中落脚和歇息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此处也是南朝最北方的一个重要据点,不能轻易舍弃,如果被人烧了或者拆掉,不知要耽搁多少时间了。

  ”谢谢秋公子好意,你先带我的伙计三儿先一步吧,我随后就来。“

  听完此话的肖三不肯离开,他如何不知道自己岂能先一步离开,虽然自己没有安掌柜能打,但好歹能吸引一部分人手的注意力。

  见无法说动安掌柜,秋玉君也没辙,自己也不能强行带走她,犯了难。

  此时一群江湖人士已经来到客栈前,马声嘶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