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书生有种 > 954 不着调的妮子
 
“月事?!”

陈可妍刚刚站起身,就差点一头栽倒。

来月事不可怕,反正这里只有她们两姐妹,聊些私密话题倒也无所谓。

可在古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之中,月事这种东西,总归不吉利,再者,陈可瑶可是南陈的公主啊,居然如此不知羞。

竟将“月事”两字挂在嘴边。

有失身份!

她之所以在忙于公务之际,抓陈可瑶学做刺绣,目的为何?

不就是为了好好的管教管教这个不成器的妹妹么?

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管教了这么久,这不着调的妮子口中,居然还能蹦出“月事”这样的字眼儿……

这是一个尊贵的公主该说的话吗?

陈可妍扶着书桌,勉强站稳身子后,不由以手扶额,略感头痛,看来管教妹妹之路道阻且长。

“哦不对,我手指头流血了!”

陈可瑶眼见情况不对,当即改口。

她紧紧捂着左手手指,貌似真受了伤的样子,一脸痛苦的表情,纯净的大眼中水旺旺,但眼神深处却藏着一抹狡(jiao)黠(xia)。

她还在心底暗暗滴咕道:“月事与扎破手指有什么区别吗?都是流血啊……”

“别怕,别怕,扎着哪个手了?严不严重?”

陈可妍终究还是心疼妹妹的,见她如此表情,心中升起一种别样的情怀,忙抬步走了过去,一脸关切。

“扎着左手了!”陈可瑶为骗过姐姐,声音中居然带上了一丝哭腔,也有一种类似撒娇的意味。

“扎到左手了?”正抬步走过去的陈可妍,勐地驻足,盯着她的手,狐疑道:“既然扎到了左手,那你捂着右手作甚?”

“啊?”

陈可瑶假装出来的楚楚可怜,还有大眼朦胧等表情微微一滞。

低头看去。

糟糕!

还真捂错了手!

她那黑宝石般的眼珠转了转,急忙切换,改用右手捂着左手,然后委屈巴巴、带着撒娇意味的哭道:

“痛死我了,我要死了……”

陈可妍面色莞尔,停在那里,双手抱胸,默默的看着她表演,好似在说:“继续,你继续演吧!”

“皇姐,人家真的扎到手了嘛。”陈可瑶努力维持着摇摇欲坠的谎言。

“哦,是吗?那你伸出手来让我瞧瞧?”陈可妍笑道。

“呃……”陈可瑶彻底没辙,她不敢去看姐姐的眼睛,急忙端正的坐在椅子上,拿起针线做刺绣。

一幅“我很认真、我很努力,皇姐没有发现我”的样子。

陈可妍嘴角挂上一抹笑意,莲步轻移,走到胞妹身后。

她也装作什么也不曾发生的样子,还顺带指点了一番陈可瑶的刺绣技巧,最后回到书桌,继续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本……

书房中又安静下来。

檀香缕缕。

窗外隐约传来清脆婉转的鸟鸣之声。

陈可瑶的认真状态,只维持了不到一刻钟,手中刺绣的活儿不觉又停了下来,注意力都被窗外的鸟鸣声所吸引。

侧头,俯首,细听。

她小脸儿圆圆,大眼清澈纯净,眼中满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与憧憬。

倘若,皇姐没有捉她学做刺绣的话,她应该在自己的公主府中尽情的玩耍吧,她都有些想念那群嘎嘎乱叫的鸭子了……

“咳咳!”

忽然,皇姐的声音传来,带着明显的提醒意味。

陈可瑶忙将脑袋摆正,注意力重新放在刺绣上面。

“做一件事,就认真去做,不可分心,若不认真,那还不如不做的好。”陈可妍头也不抬,脑袋上像是长了眼睛。

“哦。”陈可瑶乖巧的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可是紧接着,她便发现了皇姐话语之中的漏洞,兴奋道:“皇姐所言有理,我既然一点也不认真,那么……干脆就不用学做刺绣了吧?”

“嗯?”

陈可妍被噎了一下,但还是抬起头,一脸严肃与威压的瞪了过去,训道:

“刺绣,是我南陈女子必备的技能,今后就算你不为自己刺绣,也要为夫君缝制衣服……天下间,只有大梁那些贱女人,才……”

陈可妍还在训斥,滔滔不绝。

但陈可瑶的思绪却不知飘飞到了哪儿。

为将来的夫君缝制衣服?

她瞬间就联想到了苏哥哥。

苏哥哥若能穿上她缝制的衣服,一定很有意义,也很有趣!

这么一想,她顿时变得无比认真,暗中默默发誓,下一次苏哥哥来到南陈之前,她一定要做出一套衣服,然后当做礼物送给苏哥哥!

只不过,以她的刺绣水平,怕是……

接下来,陈可瑶果然十分认真,窗外的鸟鸣声再也不能吸引她的关注,她一心一意,手捏针线,嘴角挂着幸福、甜蜜、期待的笑容。

当苏哥哥收到这件礼物时,想必一定会十分感动!

时间飞逝。

转眼,日渐黄昏。

陈可妍忙碌了这么久,终于将堆积如山的奏本处理完毕。

放下毛笔的瞬间,她心头重重一松,不觉伸了个懒腰。

嗯?

忽然,她发现不对劲儿。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坐在旁边书桌上的陈可瑶,怎么那么安静呢?

这不符合她的性子,莫非……这妮子趁她忙碌之际偷偷跑了不成?

陈可妍秀眉微微一蹙,急忙扭头看向侧边的书桌……还好,陈可瑶端正的坐在那里,正一丝不苟的做着刺绣呢。

刺绣的动作虽然笨拙,穿针引线的速度更是慢得可以,但,妹妹能有这样的态度,她就十分满意了。

陈可妍嘴角欣慰的笑容还未消失,安静了许久的书房外,忽然来了一个丫鬟,是她的贴身侍女碧儿。

“奴婢拜见公主殿下。”碧儿进入书房。

“何事?”

“殿下,大臣们联名送上一本奏折,陛下阅过后,吩咐送交由殿下处理。”碧儿双手呈上一个奏本。

“大臣联名上奏?”

陈可妍觉得奇怪,急忙接过奏本一看,原来是关于皇后家族余孽之事。

之前,皇后家族余孽一事,尤其是他们勾结大乾余孽,还有大乾余孽即将资助他们五十万两白银之事,只有陈帝、陈可妍、恬王三人,以及暗卫的一些人员知晓。

大臣们都不知。

整个南陈朝野倒也安宁。

可就在前两日,不知何故,这条消息居然泄露了出去,满朝文武都知道了。

大臣们都很害怕与担心,生怕皇后家族余孽得到那五十万两,即便不能东山再起,也必定会为南陈带来天大的灾祸!

于是乎,他们联名上书陈帝,请求立即解决此事。

他们也在奏本中献计献策,十分积极,但在陈可妍看来,他们的计策都没什么作用……

陈可妍看完奏本,随手将之丢在桌上,面色阴晴不定,带着愁容。

也不知公子那边如何了,有没有拦下那批价值五十万两的财物……她心中默默念道。

“皇姐?你这是怎么了?”陈可瑶察觉到了书房中气氛的微妙变化,不觉放下手中的针线,侧头看去。

“没什么,你好好的做刺绣吧,其他的不用多想。”陈可妍摇头。

“不,皇姐一定有事瞒着我,若皇姐不说,我只怕难以静下心来。再者,我可是南陈公主,也应该为国分忧!”

陈可妍意外的看了妹妹一眼。

莫非,这不着调的小妮子终于长大了不成?懂得为她分忧了?若果真如此,倒也不负她这些日子以来的教导。

然而,她心中才刚刚开始感慨,陈可瑶便在那猜测道:

“莫非……皇姐派人将窗外枝头上的鸟儿都打杀掉,然后烤来吃了?皇姐,我饿了,我也想吃……”

“你胡说什么?”

陈可妍差点没绷住。

她原先还以为这胞妹长大了、懂事了、能替人分忧了呢,结果还是没有摆脱稚气,想到的不是吃就是玩儿。

“皇姐你就告诉我吧。”陈可瑶起身,走到皇姐身后,小手卖力的捏着皇姐的肩膀。

“告诉你也无妨。”

陈可妍念头一转,改变了主意,准备告诉她实情。

或许,陈可瑶一直都长不大,就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的缘故。

如今,她越来越大,都快到出嫁的年纪了,还是如此贪玩幼稚,看来有必要让她了解一下世道的残酷。

想明白这一点后,陈可妍便没有任何隐瞒,将皇后家族余孽之事,还有南陈朝廷所面临的危机,都一一告诉给她知道。

“啊?这么严重啊,那我们该怎么办?”

陈可瑶有些傻眼,也有些茫然,纯净的大眼中渐渐染上一抹愁绪。

陈可妍见状,心中有些不忍,急忙说道:

“困难虽有,但瑶瑶你不用担心,我早已请苏公子出手,阻止大乾余孽运送那五十万两白银!”

“苏哥哥在帮我们?”陈可瑶顿时兴奋起来,纯净大眼中的澹澹愁绪一扫而空,笑道:“那就没事了,害我白担心一场。”

陈可妍比较清醒,看着胞妹道:

“我对苏公子也很有信心,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不得不令人担心啊。”

“……”

恰在此时,一位太监求见。

据说是陈帝身边的贴身太监。

陈可妍请入,行过君臣之礼,她直接问道:“父皇派你来所为何事?莫不是父皇有何吩咐?”

那太监施礼道:“回禀殿下,陛下说,皇后家族余孽之事,还是不要寄托在他人身上为妙。”

“那大梁太尉苏贤,虽颇有能为,但终究不是我南陈之人,更与我南陈无甚重大关联……”

“况且,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传回,只怕……总之,此事还是需要我们自行解决,早点着手吧。”

陈可妍听了这话,眉头愈发紧皱。

陈帝所担心之事,也正是她所担忧的。

但她对苏贤很有信心,相信苏贤一定可以成功,只是久久不见消息传来,她心中也是愁得不行。

“本宫知道了,你回去禀明父皇,就说本宫即刻便开始着手做安排。”陈可妍最后说道。

“是。”

那太监离开后,陈可瑶抓着皇姐的手,劝慰道:

“皇姐不用担心,我相信苏哥哥一定可以处理好的。”

“……”

两姐妹正聊着。

忽一时,贴身侍女之一的剑儿快步冲进书房,兴奋喊道:“公主,好消息,好消息,南楚那边传来了好消息!”

陈可妍神色一动,抬头看着剑儿,心中默默做着猜想,南楚那边传来的好消息,莫不是苏贤成功了?

“什么好消息?是不是苏哥哥成功拦截了那五十万两?”陈可瑶立即问道,她圆乎乎的小脸上带着浓浓的期待。

“公主当真聪明!”

剑儿喘着气,先拍了一计陈可瑶的马屁。

接着,看着自家公主陈可妍,激动道:“公主我们成功了,刚刚收到消息,苏公子成功拦下了那五十万两!”

陈可妍悬着的心终于重重一松。

她嘴角浮现出笑意,欣慰道:“我就知道,此事难不住他,你快告诉我,苏公子是如何拦下那批财物的?”

“公主莫急,这里有苏公子的亲笔信一封,请公主详阅。”剑儿双手呈上一个信封。

“苏哥哥的亲笔信?拿来给本宫瞧瞧。”陈可瑶说着,早已动手将信封抢在手中,眼见就将撕开。

陈可妍心中一急,那是苏贤写给她的亲笔信,说不定里面有少儿不宜的话语,如何能让瑶瑶观看呢?

“别动!”

情急之下,陈可妍一巴掌拍在桌上,借力腾身,翻越书桌,直接跳到陈可瑶身旁。

此时,陈可瑶已将信封撕开一道小小的口子。

陈可妍二话不说,直接噼手夺了过来,她身手其实不错,而陈可瑶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拦不住。

“皇姐!”陈可瑶委屈得差点哭了,抓住皇姐的臂膀摇晃撒娇,像是一个索要糖果的小女孩。

“瑶瑶,你忙了这半日也该回去了。”陈可妍不理她,还想赶她走。

“不,我还要做刺绣。”

“既如此,那就去那边做刺绣吧,别打扰我处理朝廷大事。”

“……”

陈可妍摆脱了胞妹,回到书桌后坐下。

然后慢慢撕开信封,取出一页信纸。

她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才看了没两句,耳根子都发软发热了,苏贤果然在书信中说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语。

幸好刚才出手快,从瑶瑶手中抢过了信封,要不然……瑶瑶那幼小、纯洁的心灵还不被苏公子污染?

陈可妍一边往下看着,心中一边暗自庆幸。

不一时,她看完整个封信,终于了解了南楚之事的来龙去脉。

毫无疑问,阻拦那批财物之事苏贤办成了。

值得高兴。

可她面上除了笑容之外,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异样,暗暗自语道:“大乾公主杨若仙吗?有趣,有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