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少年神相 > 第二十五章 枪绝
 
听完仓颉说的话,我又想起了之前战气说漏嘴的那一次,他明确告诉我最后一个山洞是一位被称为枪绝的高手,我赶紧顺着话说到:

  “前辈,您说我最后一个山洞可以使用这面鼓,您的意思是最后一个山洞很难过关吗?七窍封印我不是已经学完了吗?那最后一个山洞是关于什么的?”

  “最后一个山洞是什么我不能说,这是我们的规矩,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最后一个山洞也不难,需要你的真诚才能通过。”

  “那是什么?”

  “不能说,你要自己去看,你现在已经会了七窍封印,又有你师父给你的琴,还有我借给你的鼓,你可以的。”仓颉说到。

  我还想说些什么,被他打断了:“好了,话不多说了,你快去吧,你的朋友也在前面一直等你呢。”

  我这才想起来梦竹还在前面呢,赶紧说到:“前辈,那我就走了,您放心,我一定帮您点醒北绝。”

  仓颉和常先点了点头,我就朝之前来的地方走去了,没多久,就看到梦竹正在那里练剑,见到我来了,梦竹跑过来说到:

  “明儿怎么样,你学会了吗?你怎么还抱着一个大鼓啊。”

  我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梦竹说:“真想不到北绝居然是这样的人,出去一定要好好替他师父教训他一下。”

  说完,我们就朝山洞外走去,来到山洞外,我看向最后一个山洞那里,可能是因为那里是出口的原因吧,里面隐隐约约有光线照出。

  “那我们走吧明儿,最后一关了。”梦竹说到。

  “好。”说完,我本想拉着梦竹的手,但是却又有一些不好意思,手在梦竹的衣袖那里不停的晃动,一时之间,我有一些尴尬。

  梦竹发现了我的举动,一开始有些讶异,但是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笑了一下,拉住了我的手,说:“走吧。”

  感受到梦竹手的温度,我的内心此刻十分开心,迈着大步就朝山洞里面走去了。

  可是刚一进去,一股寒意就布满了我的整个身体,其实枪绝这两个字就已经让我有点心惊胆寒了,再加上之前看到西绝那么凌厉的功夫,依旧需要南绝的帮助才能击败的人,仅凭我自己可以吗?

  “明儿想什么呢。”梦竹发现了我在想事情。

  “在想这里面究竟是谁,我们能不能全身而退。”

  “当年五绝可以的,咱们也可以,其实你看,你一个人、就相当于中绝,东绝,南绝还有北绝,我勉强算个西绝,肯定没问题的,再说了,仓颉不是都说你没问题吗。”

  “但愿吧。”虽然梦竹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能让战气都承认的高手,究竟会是谁呢?

  走了不远,面前出现了一扇红漆木门,门上有许多镀金的大铆钉,还有两副兽首的大门环,看上去古朴而又威严。

  梦竹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深吸一口气,去敲了门环。

  “咚咚咚,请问有人吗?”门环传出十分厚重的声音,我通过耳窍捕捉了这股声音的灵气,一种难以名状的沉重感扑面而来,让我感觉这道门足有近两千年的历史。

  我正要再敲一次的时候,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谁啊。”

  “晚辈是伶伦弟子吴明。”

  “耳窍的传人是吧。”看来门中之人也知道其他山洞的情况

  “晚辈学会了全部的七窍封印,今天是特地来拜访前辈的。”

  话音刚落,只见红漆木门瞬间打开,一道寒光从门中照射出来,我来不及看清是什么,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杆银枪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不是要来跟我比划比划吗?怎么?就这点本事?”

  我看着说话的老者,只见他一头银发,身高不高,但是却显得精神矍铄,脚下生根,这杆枪少说也有五六十斤,但是他握在手里一点也不颤抖,我咽了口唾沫说到:

  “前辈您误会了,我哪里敢找您挑战啊,我真的只是拜访一下。”

  “哼,多少人来我枪绝门口都是这样说的,最后不都是冲着我的枪法来的吗,少废话,想要枪法就自己来拿。”

  “前辈我真的不是来挑战的,您真的误会我了。”

  老者将枪收回去,说到:“那你来干嘛的?”

  “我想找您了解一下西绝。”我看着老者的眼睛说到。

  “西绝?他怎么了?他拿走了我的枪法,理应天下无敌了吧。”我看到老者眼中闪出一丝不甘。

  我将老爸和五爷爷与他交手的事情说了一番后,老者说到:“哼,意料之中 ,从南绝帮他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邵家五绝已经不是以前的五绝了。”

  “什么意思前辈?”

  “以前的邵家五绝可是各自为战,虽然会有配合,可是却从无交集,更别说什么兄弟相称了。”老者说到。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解的问道。

  “当然,你以为邵家五绝的绝是什么意思,很多人以为是形容他们道法高强,身手了得,其实不然,绝是绝情,只对邵家忠心,除此以外的人,都可以忽略。”

  “这也太冷血了吧。”

  “要想让卦师安全,只能靠这样的人。”老者说到。

  我不置可否,这位老者肯定见过历代的邵家五绝,关于五绝的历史,他自然有发言权。

  “前辈,能否知道您的名讳呢?”

  “不必了,老夫早已是油尽灯枯之人,留个名字有何用,你就叫我枪绝吧。”

  “这……”

  “先进来吧。”枪绝用银枪朝门里一指说到。

  我跟梦竹赶紧跟了进去,一进去就是一大片练武场,各种假人标靶分列左右,道路两旁还有不同形状的银枪。

  我看到其中一把枪通体透着银光,枪尖处还有一条长龙盘踞,十分霸气,问道:

  “前辈,这把枪叫什么名字?”

  “这是龙胆亮银枪。”

  我的心咯噔一下,赶紧问到:“难道这是赵云的枪?”

  “不错,这就是赵云的枪,当年西绝来到我这里,也是一眼看上了这把枪,当即就被我打的头破血流,不敢再打这把枪的念头了,其实他拿的沥泉枪也是当仁不让的名枪。”

  我听出枪绝话里带出的警告意味,赶紧说到:“赵云的枪寻常人哪里配用呢,要我说,沥泉枪都被西绝糟蹋了。”

  枪绝没有说话,继续朝中央一个亭子走去,我还在到处看这些千奇百怪的枪,这时,枪绝开口了:

  “这里的枪都是历史上有名的枪,比如那一杆,梅花枪,是西汉大将霍去病霍爷爷的枪,还有这一杆,叫五虎断魂枪,是当年隋唐好汉罗成的枪,喜欢的话,拿一杆下来,把我打败了就可以带走了。”

  我赶紧说到:“不不不,我只是看看。”但是心里在想,他刚刚称呼霍去病叫霍爷爷,叫罗成和赵云则是直呼其名,那他应该是西汉至东汉的人,那个时期用枪厉害的人其实基本都数的上来,我的大脑飞速旋转,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中,不会是他吧。

  “明儿,别胡思乱想了,赶紧进去吧。”梦竹在旁边催促到。

  我看到枪绝正站在亭子台阶上看着我,我赶紧跟了上去,三个人在亭子里面坐下,我刚想问些什么,枪绝先说话了:

“你真的对我的枪法没有兴趣吗?”

“前辈,我也实话说了吧,我当然感兴趣,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想抢夺您的枪法,特别是我已经学会了七窍封印,这对您来说太不公平了,如果您希望这个世界多一个惩恶扬善的人,那您就教给我,如果您信不过我,那就算了,我也就是来帮您解解闷,顺便长长见识,希望您可以给我露一手,让我饱饱眼福,这就行了。”

  “你对西绝了解多少?”枪绝突然话锋一转,不接我的话。

  “不多,只知道他师出少林,听说邵家招揽新一代五绝,就将师父毒晕,偷得沥泉枪下了山,又在南绝的帮助下,得到了您的枪法。”我顺着枪绝的话说到。

  “嗯,其实已经差不多了,可是你可知道他少林的师父是谁?”

  “谁?”

  “邵家第三十一代西绝。”

  “怎么可能?那现在是第几代呢?”

“第三十三代。”

“您的意思是邵家上上代西绝在少林做本代西绝的师父?”

  “对,他是我的徒弟,叫高彦,是岳飞手下第一猛将高宠的后代,当时他在我这里挑选了岳飞的沥泉枪,凭借祖上传下来的岳家枪法,与我大战三百回合,我才勉强击败他,当即我就收他为徒,并将沥泉枪传给了他,谁知竟造小人暗算,这才有了今天的西绝。”

  “可是他为什么会去少林呢?”

  “历代五绝年迈时,都会皈依少林,一来早年间为了保护邵家多有作孽,图个心安理得,二来太过无情,也难以再入尘世生活了。”

  “听得出来您十分心疼高彦的遭遇。”

  “这是自然,因此,当我第一次看到西绝拿出沥泉枪的时候,我就问他师父是谁,谁知他竟然以此为荣,将他所为之事全盘托出,我当即大怒,三枪就将他手中的沥泉枪打飞,谁知南绝使出了鼻窍,看出我的弱点,西绝趁机偷袭我,将我打倒在地,按照修炼场的规则,我将我的一本枪法《百鸟朝凤枪》交给了他。”

  听到这本枪谱,我的心一下子兴奋起来,因为这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想可能是正确的,但是我还是按捺着我的激动之情说到:

  “那您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

  “我打算将另外一本枪法交给你,你去替我收回《百鸟朝凤枪》,交给高彦保管吧。”

  “好说,但是不知道您为什么突然愿意教我了呢。”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惊喜。

  “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最喜欢的徒弟的影子。”

  “您的徒弟是?”

  “赵云。”

  “那您就是童渊吧!”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忍不住兴奋地喊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