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叫孙贼,不是贼 > 第1134章 一个先决条件就能否定一群人
 
“为什么?”
杨道长看到孙贼提出了疑问,他笑了,笑的很开心,笑了一会后,才对着孙贼开始解释,
“第一,你我有缘,你与我师弟交好,学的我天运观的功法武学,算是我们天运观的半个外门弟子,这话没错吧。”
孙贼点头,的确,从小时候到现在,王道长教会自己不少东西,这是事实。
看到孙贼点头,杨道长继续说道,
“第二现在的道门局势你也看到了,道门,传武都面临着同样的传承问题,很多老祖宗的东西都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了,有的是它的确不适合这个时代了,而有的纯粹是没办法学习了,就像这门观相,
它的功法前提就直接已经剔除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练气入门的情况下还要同时兼顾望气,这个条件一般人是达不成的,而达不成这个先决条件的话,强行修行,最多也就是能学到一些皮毛而已。”
听到杨道长这么说,孙贼点头认同,杨道长说的是实话,不是老祖宗的东西故弄玄虚,
而是真的要看人天赋的,一个呼吸法,一个练气入门,一个望气,都同时会了以后,
才能学观相,那这要求有些高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
“观相是不是就是给人看相算命?”
孙贼想到了那些被打击的牛鬼蛇神的对象,神婆,算命的都是这一类里面。
杨道长点头又摇头,
“是也不是,只能说看相算命是里面的一种,而观相更为复杂一些,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如果学到深处,
有机会逆天改命,不过,后果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所以在做出决定前,你要考虑清楚才行,所以,我现在传你这门功法,你可愿学?”
孙贼听到杨道长这么说,点点头,不过他还是迟疑的问了一句,
“君子师弟呢?他会不会观相?”
杨道长摇摇头,
“他不会,他不会望气,他的天赋在武道的技艺上,不在其他,而望气这种天赋也是少之又少的,这也是我说你福缘深厚的原因之一。”
孙贼想起来了,他对于望气的精通,是在被雷劈了以后才猛然有了的,而且是逐渐出现的,
和当时就展现出来的巨力还不一样,这么说来,要被雷劈才会?
想到这里,孙贼问出了那个他心里徘徊已久的问题,
“我听王师叔说过,观里有前辈也被雷劈过,但是后果不祥,我想问问,有没有被雷劈过以后,还像我一样活下来的。”
杨道长饱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孙贼,思索了一下,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有,我们的观内的第七代天运观观主,也是一位惊才绝绝的天才,曾在练功突破时被雷劈过,就是他为我们道观获得了当时的官方认证。”
说着,杨道长朝着孙贼身侧看了一眼,孙贼有些疑惑的回头一看,就是关在高堂之上的一块牌匾,上面写的道门正统四个大字,看似寻常,不过那个牌匾下面的名字赫然写着的是,朱某某所赐。
孙贼的眼神猛然睁大,如果杨道长说的是真的,那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皇帝给天运观的官方皇家认证了。
孙贼回头的动作有些木然了,以至于他的脖子都发出了声响,
“师叔,这个是真迹?”
杨道长面容淡然的点头,
“真迹,也是从七代祖师开始,我们天运观的香火旺盛,一直到了抗战时期,先是我师爷一个人下了山,后面这边失守了,我师父和师叔也在我们师兄弟两个年纪尚小的时候下山去了,
那时候让我们师兄弟两个封观避难才保存了天运观。”
说到这里,杨师叔虽然表情有些悲伤,但是眼神却是那么坚定,
“也是我们年纪太小了,而且天运观需要有人传承,不然的话,我们师兄弟也是可以一起下山的可以跟随师爷师父师叔的脚步的。”
听到杨道长这么说,孙贼肃然起敬,他想起了老道士说过的,太精观是全员出动的,祖师三代人一起山下的,可是回来的就只是最小的他们两人了,
而天运观历代只有两个人,可以说是也是断了一代。
“师祖们大义!”
孙贼不由的出声附和。
杨道长听到孙贼的话,也想起来了太精观的传承之事,摇摇头,继续把话题说了回来,
“行了,你的天资和福运放在我们观的历史上,也只有数位杰出的祖师可以相比较,
但是你知道吗,为什么只有第七代的祖师把天运观发扬光大了?”
孙贼摇头,表示不知
“不知道你听过没有,算命的有三弊五缺,这话有真有假,真的是帮人看相是需要代价的,
假的是,三弊五缺并不全是因为看相引起的。”
孙贼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师叔,什么是三弊五缺?”
杨道长继续解释了起来,
“括所谓的“五弊”(鳏、寡、孤、独、残),“三缺”(福、禄、寿),
其实这些和观相是有一定关系,但是关系不大,等你学会了观相,你自然会有所体会,我在这里就不给你多说了。”

孙贼心里默念着这几个字和词,这几个词所说的意思和自己目前来说几乎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的,
杨道长看到孙贼在思考,以为他动摇了,所以再次问道他,
“如果这三弊五缺是真的话,玄贼你还愿意学吗?”
孙贼被打断了思索,但是他没有犹豫,朗声开口道,
“师叔,说的好好的,你竟然还考验我,观相我自然是要学习的,不过这个三弊五缺我是不信的,以前很多人说传武不能打,我没接触以前我也这么认为,可是现在呢?
就如我道家盛传的那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未来,是由我来闯出来的,而不是简简单单一个三弊五缺就能左右的。”
听到孙贼的这话,杨道长满意的点头,
“是啊,药逢气类方成象,道在虚无合自然,一粒灵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这话没错,既然师侄如此有心了,那我便传你道法心经,你且认真记住,
完了以后你去藏经阁再取紫微斗数,和三命通会这两本书,里面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内容可以和这心法口诀相呼应,可以对你的观相有所提高。”
听到杨道长的话,孙贼立马聚精会神了起来,仔细听起杨道长嘴里说出的各种复杂拗口的心法,而这短短的不到三分钟就念完的拗口的心经,就是观相的主要心法了。
“师叔,就只有这么点么?”
孙贼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毕竟观相在杨道长的嘴里这么牛皮,练到最后说不定还能逆天改命呢,可是这心法有些略微简单了。
杨道长被送完了这一段心经,额头肉眼可见的在冒汗,看到孙贼这么说,没好气的说道,
“你小子,没听过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的道理么,就这么短,去藏书阁看书吧,看完记下了明天就走吧,你这次来真的是把我观里的东西都掏干净了,没有什么可以给你教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