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 第3章 这波!
 
第3章

系统:“这是在哪里?”

郁想:【我家】

系统:“你怎么能就这么回家了?”

郁想:【不然呢?还要和储礼寒再返个场吗?】

系统:“……”

就在郁想和系统悄无声息地用着脑电波交流的时候,从楼梯的方向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很明显是郁家的其他人,被这个堂弟的大嗓门给招过来了。

而郁想呢……

先溜为敬。

郁中也没想到郁想说跑就跑,在后面连喊了几声:“你别走啊!你站住!你心虚了是不是?你跑什么?”

原身就住在一楼,倒也方便了郁想跑路。

这边一进门,再一上锁,就无人能打扰她补觉了。

那边郁家大伯大伯母姗姗来迟,人早没了。

大伯问:“郁想人呢?”

郁中还有点愣:“进、进房间了。”

大伯眉头一皱,又问:“你刚才嚷嚷什么?”

“郁想一晚上没回来,爸,我看你们真得好好审审她,工作也不好好工作,这也不知道会哪个男人去了,脖子上都是痕迹……”

大伯打断了他,问:“她昨天不是说,去参加海丽酒店的酒会了吗?”

郁中:“哦,我知道了!她肯定是又去找凌琛远了1

郁家大伯冷笑一声:“她要是真能和凌琛远鬼混到一块儿去那就好了!可惜她没这个本事……行了,闭嘴吧,别大清早闹得家里不安宁。”

郁中只好讪讪闭了嘴,朝郁想卧室的方向瞪了一眼。

郁想这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

她爬起来先洗了个澡,然后才打开了手机,准备处理未读消息。

但是怎么说呢?

原身在外面待了一晚上,回来又倒头睡到下午两点。竟然就只有三条未读消息,还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大小姐十点五十六了!你人呢?】

【沈总发火了,球球了,我不想替你挨骂】

【……行吧】

发件人:廖佳菲

从最后那个“行吧”,郁想几乎都能看见对方“我佛了”的表情了。

郁想并没有完全获得原身的记忆,她所能掌握的,也就仅仅只是来自系统的提示,和她对原著小说剧情的了解。

原身毕竟只是小说里一个炮灰角色,她的作用就是担当剧情工具人。原作者当然不会花费大量笔墨去将她描写得丰满、有血有肉。

总而言之就是……

郁想都不知道这个廖佳菲,和那个沈总是谁。

但从短信内容来看,确实是她迟到了,给人家工作造成了麻烦。

大家都是社畜,何苦互相为难呢?

很是感同身受的郁想,给对方回了短信。

【不好意思,昨天出了点意外,我自己会去和沈总解释】

刚发出去不久,郁想的手机就震动了下。

【。。。你怎么天天出意外?】

郁想知道,那估计是原身逃班的借口。

但她不能就这么认了。

郁想屈指打字:【倒霉,天天出车祸】

系统:【……】这人竟然毫不在意地这么咒自己???

系统冷冷提醒:【你不能崩人设】

郁想没搭理它,直接发了出去。

系统隐隐意识到,这个宿主可能有点难搞。

它只能再度出声提醒她:【如果崩人设,你会被抹杀】

“嗯。”郁想轻飘飘地应了一声,反问:“那你说说,她人设是什么样的?”

【她贪婪,懒惰,智商不高,胸大无脑……你摸自己胸干什么??系统简直崩溃了。

郁想:“啊,我就是摸摸看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

系统:【……】

郁想:“没事你继续说。”

系统:【……】

郁想:“说啊,我等着学习呢。”

系统:【她不懂得隐藏自己的心思,坏都坏在明面上,所以她绝对不可能和别人说什么不好意思,她做错了事都是理直气壮……】

郁想:“嗯,不错。”

系统警觉地问:【什么不错?】

郁想:“我说这个人设不错。”

系统:?

她认真的?这样的人设,十个引渡过来的宿主,九个都哭着喊着说不想做。忍着做下去的,也把任务给干崩了。

像郁想这样一开头就严重不配合的宿主,居然还就这么坦然接受了?

郁想:“我崩一次人设就被抹杀吗?那应该不至于吧。那你们得多累啊,不天天都在杀宿主的路上。”

系统:【嗯,你说得没错。这是有判定等级和判定过程的。】

系统:【如果只是在不重要的小角色面前,有台词、行为上的中度崩人设,那只会遭遇轻度电击惩罚。在重要的角色面前,轻度崩人设,也只会遭遇浑身疼痛的惩罚。

系统:【而它们是有次数限制的!中度10次,轻度5次。一旦次数用完,你就会被抹杀。】

郁想:“哦。”

她突然轻声问:“那你会有惩罚吗小圆?”

系统一下顿住了。

这不仅是第一次有宿主叫它的名字,而不是叫“系统”。这同样也是第一次有人问它,你会有惩罚吗?

系统:【抱歉,这不属于我必须回答的范围】

郁想点点头。

心说,小圆啊,你这不如炮灰聪明呢。

你不回答,那就说明你肯定也有惩罚啦。

郁想没有再问,判定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等到下次崩人设的时候,她自然就知道了。

郁想快乐地站起身,换了身衣服,推门出去。

系统倒是憋不住了:【你怎么不问我,你什么时候挨罚?】

郁想眨眨眼,很是无辜:“嗯?我做错什么了吗?”

系统:【你和储礼寒睡了。】

说起来这件事,系统就觉得满肚子的气。

系统:【你怎么能、怎么能睡他呢?剧情都变了?

郁想漫不经心地反问它:“我昨天崩人设了没有?”

系统:【……】

好像……没有?因为原身本来也确实躺在储礼寒的床上,在药物作用下用尽了浑身解数去勾引储礼寒。

郁想和它分析:“所以你看,其实是储礼寒崩人设了对吧?”

系统:【……】

“他会不会也有个系统?他会被抹杀吗?”郁想顺口问道。

系统笃定地道:“那不可能。大反派不是谁都能扮演的,他就是天然纯种的坏胚,他根本不需要系统1

郁想:“哦,那好可惜。”

系统:?

怎么听您的意思是好像还挺期盼他被抹杀哪?你这

想法是在悬崖边上跳舞你知道吗?一旦让储礼寒知道了,你九条命都不够他霍霍的!

这时候郁想没走两步,就又遇上郁中了。

郁中左手拿着可乐,右手抓着手机,正在和同学侃天侃地:“玩儿!周末肯定一起玩儿!艹,不就是个游艇吗?我给你弄来……”

郁中话说到一半,看见了郁想。

他啪一下挂断了电话,正要再质问郁想。

郁想却更先地开了口:“家里女佣呢?”

郁中皱眉。

没听见他反驳说家里哪儿有女佣,郁想就放心了。

看来郁家虽然家道中落了,但还是能请得起人的。

郁想扭头就去厨房点了两菜一汤。

在郁中震惊又愤怒的目光中,慢条斯理地吃饱了,然后才拎着包出门。

原身24岁,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

廖佳菲和沈总,当然就是她的同事和上司了。

那么问题来了……

我公司在哪儿?

系统:【你要去干什么?】

郁想:“去公司埃”

系统:【你要去上班?】它的机械音都忍不住有一点惊奇。

郁想:“当然是带薪摸鱼啦。”

系统:【……】

它突然有点担心了。

倒也不必把人设的懒惰演绎得如此淋漓殆荆

系统清了清嗓子,连忙通知她:【你现在应该立刻去找储礼寒。】

郁想:“为什么?”

系统:【得按剧情走,你们得结婚。】

郁想答应得很干脆:“行。”

然后她打开了百科搜索,输入储礼寒的公司,后面立马出来了老大一串名字。

“嗯搞生物医药和芯片的,哦草,还搞it,怎在外国还有自己的矿和炼油厂?”真不愧是古早霸总小说!这都敢写!

郁想再翻翻。

储礼寒在他父亲去世后,还将会继承家族的房地产、影视、保险公司。

这题我会。

郁想心说,在原著中,这些家族产业全被原男主给继承了。

反派是一个也没捞着。

系统:【看完了吗?看完是不是很心动,想要立刻和储礼寒结婚了?】

郁想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拉倒吧,还没等离婚分一半财产呢,我就先死了。”

系统:【……】

系统:【做人不要太消极。】

郁想没搭理,只抬手拦了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址:“光明大厦。”

这里是储家的企业大楼。

整栋楼都属于他们家。

光明大厦前,人来人往。

郁想一迈进去,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这栋大楼的确相当气派,底层的大厅占地面积就很广,直接被分为了好几个区域。那些前来光明大厦谈合作的小公司,就会在这里等候。

郁想径直走到前台:“你好,我找储礼寒。”

前台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她,但还是礼貌地问:“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郁想:“没有。”

“那您找储大少是有什么事呢?”

“私事。”

前台的脸皮抽了抽,心说总有奇奇怪怪的人跑来说有私事要找大少。

“不好意思,按照规定,要么您需要有预约,要么,您直接联系大少,您看呢?”

前台说完这段话,已经做好面前的女人会胡搅蛮缠的准备了。

唉没事,反正保安应该也习惯了。

郁想:“好。”

说完,她就走了。

前台:“嗯?”

就这么、就这么走了?对方的表情甚至平淡的,仿佛只是来打个卡而已。

郁想:“你看吧,不是我不想找他,而是我压根不够资格见他。”

还没等她往系统的心上尽情扎刀子呢,另一头突然有人喊住了她:“郁想1

郁想转头看过去。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三十岁左右,相貌端正的男人,一手拿着公文包立在那里。

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女性。

郁想的大脑里,这才冒出了他们的名字。

沈海。

廖佳菲。

也就是郁想的那位上司沈总,和发短信来的同事。

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郁想只好说:“好巧埃”

沈总看了看她,又转头看了看前台,笑容里顿时掺了一分深意,问:“你认识这里的人啊?”

郁想摇头摇得十分爽快:“不认识。”郁想反客为主,问:“您来这儿干嘛?”

沈总:“呃。”

廖佳菲:“……”“你是真忘干净了啊大小姐?咱们要来拉风投!今天是来见储氏旗下的智慧风投公司的经理的1

沈总倒是显得脾气很好的样子,笑笑说:“对,就是这么回事。”

郁想:“那您慢慢拉。”

沈总:“……”

“您好,请问是凯星文化的沈总对吧?我们凌经理刚刚到,我负责接你们上楼。”前台小姑娘走了过来。

系统:【检测到重要剧情人物!男主角凌琛远距离你只有100米!90米!80米……】

系统:【请立即上前向他告白。】

郁想:怎么告白有礼物送吗?

系统噎了下:【没有】

系统:【但是,你只有在不断地告白不断地被拒绝中,才会越来越憎恨女主啊?

郁想: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是个病娇?

系统:?

病娇?它有点羞愧,是我的系统太落后了吗?但它没有表现出来。

系统努力云淡风轻地问:【什么意思?】

郁想:比如求爱不成,一求不得,再求不能,就只好把他囚禁起来折磨死了。

系统的三观都崩碎了。

它恍惚地发出声音:【不、不行】

就这么会儿和系统聊天打屁的功夫,男主凌琛远已经走进大厅了。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面容英俊冷酷。

用原著中的话来形容就是:

古铜色肌肤,剑眉入鬓,如刀削斧凿般俊朗英挺的面庞上,有着睥睨天下的冷傲之气。

……想到这里,郁想有点饿了。

哦大同刀削面永远的神!

这时候沈总微笑着开口了:“郁想,你和我们一起上去。你豪门千金,肯定没少接触像凌经理这样的人物。”

郁想听他这么一说,也就知道为什么原身那么旷工,沈总都还留着她没开除了。估计是对她脑袋上的豪门光环充满了兴趣呢。

他哪儿知道郁家已经在濒临破产的边缘了。

人上流社会都不爱搭理他们。

前台很快将他们引进了客梯。

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郁想这才开口:“其实最好别和这位凌经理谈生意。”

沈总惊讶出声:“为什么?……哦,你是担心他的身份对吧?”

储家老总光明正大认了个私生子回来,现在商圈里知道的人已经不少了。

而这个私生子,就是凌琛远。

沈总信心满满:“那有什么关系呢?储大少每天忙得很,我们只是个和凌经理合作的小公司,准确说起来,我们也是在和储氏合作埃哪儿轮得到我们吃挂落呢?”

这边话音落下,电梯门一下打开了。

门外凌琛远站在了那里,动也不动。

而他的对面,储礼寒身形挺拔,一丝不苟地穿着白色西装,斯文俊美,气质清贵,仿佛让他弯一下腰都是亵渎他的事。

而储礼寒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秘书,三个保镖。一看就像是能把凌琛远打进医院的那种。

沈总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系统也没想到惊喜来得如此之快。

这波,这波叫什么?

双喜临门啊!

然后它就听见郁想一步踏出电梯,轻声问它:你说我要是先和储礼寒说,我们结婚吧,然后再转头和凌琛远说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一次完成两个任务,怎么样?

系统:!

不!

不怎么样!

剧情会血崩到妈都不认的!

它再也不催着她赶紧完成任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