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 第26章 你的八千万来找你了
 
第26章

郁想盯着凌琛远的短信, 无比镇静地回了一句:【你谁?】

虽然她差不多已经猜到,凌琛远应该是从沈总那里拿到了她的手机号。

但她还是装了不认识。

谁会那么轻易地在“苦主”面前,承认自己干了什么事呢?

那头隔了几秒, 发来了一串“……”。

【我是凌琛远。】那头又发来了消息。

郁想:【我其实是流落到华国的古埃及王子, 只要你赞助我10万块, 我就能回到我的家乡……】

凌琛远:【……】

他觉得郁想像是在嘲讽他,但又找不到证据。

他想起来上次郁想和他说的什么“nsl”,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和郁想……有代沟?

凌琛远突然抬起头, 叫住了助理。

“凌经理有什么事吗?”

“这是什么意思?”

助理看了看, 面露尴尬之色说:“对方可能是把您当成搞诈骗的了。”

“……”

凌琛远冷笑了一声。

就这样名正言顺地把他的责问糊弄过去了是吧?

“好我知道了。”凌琛远打发走了助理。

他转了转身下的椅子, 侧脸冷峻。

像是郁想这样的人, 不当面抓住她, 是拿她没有一点办法的。

他决定抽空去一趟郁想的公司……

那边郁想愉快地终结掉和凌琛远的对话后,在公司感受完了储礼寒的隔空投喂。

等到了晚上, 大家招呼她同事聚餐,郁想也摇头拒绝了。

“好累,我得回家了……”

“回家打游戏?”老员工问。

郁想点头:“可不是吗?”

老员工笑笑, 也不说她什么,目送着她按点下班、打车回家。

新来的实在忍不住了:“我在之前的m机构从来没见过这么早就下班的……她都不帮着去规划商务的吗?”说完又怕语气太生硬,连忙补充了一声开玩笑似的“哈哈”。

老员工叹气:“谁不想早下班呢?”

然后就没再顺着话往下说了。

新来的:?

你们真的都没有上进心奋斗心的吗?

他们心底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焦灼, 也心知自己分量不够,就算投诉可能也引不起沈总的重视,于是想去找冉彰。

他们分量不够,冉彰总够吧?

而且冉彰这样的来头, 他难道不会感觉到憋屈吗?

“阿z呢?”他们连忙去问前台小姐。

前台:“啊,早就走了。”

“?比郁想走得还早?”

“嗯。”

“……”

没救了。

他们痛苦地想。

这边郁想到家都已经是傍晚七点了,郁中迎面和她撞上, 阴阳怪气地说了句:“终于知道回家了啊?”

郁想看也不看他:“哦,这么担心我哪?”

郁中想说她不要太嚣张,但这时候郁家大伯下楼了,低低喊了声:“郁想!”

郁中立马就住嘴了。

郁家大伯三两步到了面前,那张向来刻板严肃的脸,这会儿也不自觉地放缓了神色:“你父母留在海市工作的事已经确定了,现在更重要的是你的事……”

郁想:“嗯?”

“昨天的新闻,大家都看见了……要命,你怎么和他们撞到一起的?储董都到了!后来呢?后来我听你爸说,你去储氏公馆了?你怎么、怎么敢?”短短一番话,在储家大伯的嘴里,想发怒想斥责又生生忍住了,于是好一顿跌宕起伏。

他重重叹气:“你是不了解储山这个人,他一旦注意到了你,事情就麻烦了……你说说你,怎么就、怎么就恰好搅合到他们兄弟中间去了呢?一个多好啊!”

储家大伯回想一个多月以前。

那时候郁想还在暗恋凌琛远,而凌琛远连她是谁都不知道。郁家人嘴上没说什么,但暗地里都在觉得郁想是痴心妄想……

凌琛远再是私生子,那也是储山的亲儿子,从他回国后的待遇就能看出来了。

现在倒好……一下点了个双响炮啊!

“那您有什么高招?”郁想问。

郁家大伯一噎。

他……他自认是郁家最聪明的大哥,纵横商场,但是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他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高招。

“低调、隐忍,等你真正跨进储家门那一天,苦尽甘来……”

郁想不得不纠正他:“我已经跨进门啦。”

郁家大伯:“……”

郁家大伯:“不是那个跨进,是指你嫁给他们其中一个人。”他皱起眉:“只是现在储山恐怕不会愿意你嫁给他任何一个儿子了……”

郁想点头:“确实,他说要给我五百万离开他儿子。”

郁家大伯心里一紧:“然后呢?”

郁想:“我说好的,给我七千万。”

她疯了吗?!

郁家大伯差点当场高血压发作。

等郁家大伯被郁中扶住,勉强平稳下来之后,走廊里已经不见郁想的身影了。

郁想回到房间后,就见到了原身的父母。

关金美会做的菜不多,就煮了小汤圆给她。郁想也不嫌弃,接过来,慢吞吞地吃了两口,然后才说:“我在公司吃了晚餐了。”

关金美有点手足无措:“那、那找点健胃消食片?”

“没事,我最近挺能吃的。”郁想一句话就按住了她的忐忑。

原身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不多,现在这对夫妻好不容易要常驻海市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正确对待,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

“刚才你大伯和你说什么了?”郁成宾问。

“就我上新闻了的事……”

郁成宾:“哦哦,那、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他心想念叨多了也挺烦的。他心里还是很相信他大哥的,心说这事应该能处理好吧?不会影响郁想吧?

“那、那你早点睡?”郁成宾说。

郁想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帮她把房门关上。

她窝进沙发,这才打开了很久没见过天日的社交软件,一时间叮叮当当的信息提示音疯狂冲入她的耳朵里。

郁想迷惑地一点开。

小红薯账号粉丝+33万。

微博平台粉丝+27万。

郁想茫然地眨了下眼。

嗯?怎么上个新闻就真成名人啦?

她随便点开一条动态的评论区:

【富婆姐姐看看我!】

【你在哪个区?一起玩?】

【和美女老婆贴贴~】

【楼上想贴贴?跑凌琛远和储礼寒中间去贴贴吗?】

【草,这么一说我已经有感觉到战栗了……】

她乱糟糟不堪的评论区俨然变了个样子,就算有人站出来骂她“水-性-杨-花”、脚踏两条船、拜金等等……也很快就会被举报掉。

郁想再度陷入了迷惑。

咋的?我都有粉丝见义勇为啦?

她关掉了软件,没有看见评论区最新的评论:你们也别看得太看了,真以为她能把储家两兄弟玩弄于股掌之中啊?也不看看上一个想上位豪门的正经女明星,都耗了几年了。

郁想收起手机,打了个喷嚏。

她用毛绒绒的睡衣将自己裹紧,很快就躺着玩手机去了。

没一会儿,她的社交平台就又自动更新了游戏信息。

本来还在吵架的网友们再度无语。

【现在的局面都不值得她忧虑吗?】

【我真想知道,究竟得是什么样的大事,才能让她慌乱起来……】

【我但凡有这一半心态,我干啥不成啊?叹气】

这边有人掀起了话题又开始讨论郁想的心态。

而这边郁想玩累了就睡着了。

到了早上,她准时去上班。

刚一进门,就见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与此同时,沉默已久的系统提示音响起:【检测到重要剧情人物】

“学姐!”那位重要的剧情人物转过身,冲郁想笑了笑。

是宁宁。

郁想:“我走错门了?”

“不是,没有的。我是来这里面试的……”宁宁面露黯然,说:“我被之前的公司辞退了,我想了想,大公司的压力确实太大了,然后同学就推荐了我来这里。没想到这么巧,学姐你也在这里上班吗?”

郁想:“……”

郁想:老实讲,我和女主在剧情中的绑定这么密切,其实女主的cp是我吧?

系统一言不发。

郁想心说难怪你最近都不哭爹喊娘了呢,是不是预计到这一幕出现了啊?

郁想没出声接宁宁的话,宁宁倒也不是很在意。

她接着说:“我在新闻里看见学姐了,好像是在海上出什么事了?我给学姐打电话了,还发微信了,想关心一下学姐。但是学姐没理我……”

郁想面不改色心不跳:“哦,每天给我发消息的人太多了,漏掉了。”

“这样啊……”宁宁也没有生气。

“郁想,你们认识啊?”人事部的老员工忍不住出声。

宁宁扭头笑着说:“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学姐在我们学校是校花呢!”

郁想闻声,心说我劝你们最好别招她,搞不好之后这里就变成新的剧情战场了,折腾的全是你们大家……

但人事部的人显然不会读心术。

他们发现原来认识之后,非常愉快地就拍了板,让宁宁入职当文员了。

郁想:“……”

这就是原著剧情的不可抗力吗?

郁想的办公桌摆在角落里,位置宽阔,和其他普通员工完全不一样。

她刚走到位置上坐下,宁宁就端着咖啡来了。

“学姐,上次咖啡的事和我真的没有关系,对不起,那天也牵连到你了……”宁宁把咖啡往她手边推了推。

郁想问她:“后来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是公司里另一个员工,他陷害我。”

“那他为什么陷害你?”

“我不知道……”宁宁皱眉摇头。

郁想:“好好关注一下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谁希望你过得糟糕的吧。并且对方一定很了解你。”

这是她能为女主做的最多的了。

至于背锅受罪,想都不要想。

宁宁愣了愣:“是、是吗?”

“沈总好!”外面有人打招呼。

是沈总来上班了。

沈总径直走到了郁想的办公桌前,一眼就看见了郁想面前的咖啡杯,然后伸手端了起来:“郁想啊,这个就不要喝了。”

再一转头:“这个,这个绿植换成仙人掌吧!仙人掌吸辐射!”

郁想:?

郁想:“这都多少年前的伪科学了……”

“那也还是小心嘛!”沈总说。

一旁的宁宁盯住他手中的那杯咖啡,面上有点尴尬。

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说了她之前的事,还提防她端咖啡来。

沈总今天好像看什么东西都不太顺眼,他说:“这个椅子可以换一把,换成人体工学椅,这个窗户不能直接对着你吹……”

郁想打断了他:“沈总今天不忙吗?”

干嘛跑来对她的工位指指点点?

沈总顿了下:“忙!很忙!”

他刚说完,手机就响了。

沈总接起电话,神色紧张:“是、是好的。”

然后他就飞快地一转身,到门边去接了个什么人。当沈总陪着那个人,缓缓走进凯星文化的时候,郁想知道他为什么一大早的这么奇怪了。

为首的男人年轻俊美,身形挺拔,自带天生的清贵气。

让人在他的面前,连大小声一句都不敢。

“您这边请。”沈总把人迎进了总裁室。

等门关上之后,大家才控制不住地“卧槽”了一声。

“是储大少吗?”

“是、是他!”

大家说到这里,不由自主地一下转头看向了郁想。

郁想:?

她也满脸写着无辜。

系统:【八千万……这是你的八千万来找你来了,你高不高兴?】

郁想:……

一旁的宁宁也有点愣。

她是认识储礼寒的。

那是凌先生的大哥……姿态高傲矜贵,垂眸看人的时候,会让人油然而生我是蝼蚁的错觉。宁宁一向不太敢看他……

“郁想,是不是来找你的?”同事小声问。

宁宁也愣愣转头去看郁想。

是来找学姐的吗?

哦是了……

昨天的新闻里写了,他们俩一起下的直升飞机……

就在大家猜测不停的时候,沈总从总裁室出来了,他说:“郁想,过来一下。”

然后大家的呼吸就屏得更深了。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郁想走向那扇门,门打开,然后沈总独自走远了,走远了?

这头的郁想,抬眸看向了门内的人。

储礼寒坐在沈总的位置上,他抬起眼眸,比沈总更像是掌握着这里杀伐大权的老总。

“你对我父亲说了什么话?”储礼寒沉声问。

但让他失望的是。

就算是这样,也没能吓到郁想。

郁想眨眨眼:“您是指八千万?”

储礼寒凉声道:“我应该高兴我比凌琛远多了一千万吗?”

“您要高兴一下顺手开个香槟,那倒也不是不行……”

他就知道,她不会有一点心虚,甚至比谁都要理直气壮。

储礼寒眸光一闪,缓缓站起身,走近了郁想。

他很高。

一下将光线都挡去了大半。

郁想一手悄悄绕在背后,压住了门把手。

门悄然开了一条缝。

“怎么不敢说一个亿?”储礼寒垂眸看她。

郁想:“狮子大开口,我怕您爸爸恼羞成怒……”

“那我帮你怎么样?”

郁想:“您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储礼寒掀了掀眼皮:“你觉得呢?”

郁想:“您要怎么帮我?”

她觉得这会儿的储礼寒看上去有点说不出的危险。

这时候郁想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道,沈总的几近扭曲变调的声音:“凌、凌经理怎么也来了?”

刚刚踏进来的凌琛远:“……也?”

沈总:!

卧槽说错话了!

这下宁宁也看见了凌琛远,她愣了愣,张张嘴又闭上了。

郁想伸手拉了下门:“啊,这么巧……”

她话还没说完。

储礼寒扣住她的手腕,“啪”一下重重扣上了她身后的门。

凌琛远这会儿也顾不上宁宁了。

他看向沈总:“开门。”

被夹在中间的沈总瑟瑟发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