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 第29章 火辣豹纹
 
第29章

外国本来就多的是热情奔放, 那些金发碧眼的保镖们见怪不怪,甚至在知道郁想的“特殊身份”后,都不敢多看她一眼, 生怕为此惹怒了储礼寒。

这下外国保镖不尴尬, 郁想不尴尬, 连储礼寒脸上都没什么表情。

反倒是王秘书结巴了一下:“大、大少怎么上来了?”

“事情有变动。”储礼寒一语带过。

王秘书连忙点了点头。

储礼寒冲门外的外国保镖轻抬了下下巴, 对方赶紧就转身为他打开了门。

“进去吧。”储礼寒对郁想说。

郁想也没和他客气, 先一步进了门。

保镖看在眼里, 心说果然是个受宠的小情人, 立马就高看了郁想两眼。

紧跟着储礼寒也进了门。

王秘书习惯性地也要跟进去, 然后门就在他面前关上了。

王秘书愣了一下,里头的郁想也愣了一下。

“他不进来吗?”郁想轻声问。

“你说呢?”储礼寒抬手按在了领结上,“不是要去放浴缸水吗?”

郁想在他的目光中后连退了几步,然后屁股挨上沙发, 顺势倒了下去。

“哎呀,柔弱,不能动。”郁想说。

储礼寒好笑地盯着她, 只是面上情绪不显。

他淡淡开口:“嗯,原来火辣甜心还要我来放水?”

“1945年8月13日,我们的伟大领袖在延安干部会议上,强调了‘自力更生’的原则……”郁想侃侃而谈。

储礼寒:“……”

系统:【……】

它风中凌乱, 有一瞬间真的有点怀疑,这真的是在一本古早霸总虐文里吗?

储礼寒没有生气。

他说:“毛概学得不错?”

“谢谢您夸奖。”郁想顿了顿, 十分热情地给他出主意, “要不您现在叫个客房服务来给您放热水?”

储礼寒:“不用了。”他这才打开门:“王秘书。”

王秘书终于得以进了门。

半小时后,王秘书站在偌大的,足以容纳四五个人的浴缸前, 认认真真地守着放水。

他苦着脸心想。

浴火小宝贝竟是我?!

不过想到他那丰厚的,远超其他公司的总裁助理的年薪和奖金,王秘书觉得其实要他去当火辣甜心也不是不行。

储礼寒的套房里准备了丰盛的欢迎水果和点心。

郁想从沙发滑落到地毯上,盘腿坐起来,一手抓着叉子,一边听着水声,一边看着面前的巨大投影屏。

她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吃到地老天荒。

储礼寒挂起外套,垂眸扫了一眼郁想。

郁想实在从容得过了分……

他眸光微动,打了个电话下去。

没一会儿就有铁塔似的壮汉保镖前来敲门,然后往郁想的面前放了一件东西。

郁想本能地拎起来看了一眼。

……豹纹小吊带短裙???

“郁小姐不是要火辣吗?我成全郁小姐。”储礼寒礼貌地说。

郁想抓起小裙子旁边的吊牌,看了一眼。

好家伙,是什么样的想不开,让您花了999美金,买了这样一条裙子?我何德何能呢?

她咬着菠萝,先把汁咽下去了,然后才抓着裙子,摇摇手指说:“储大少的品味不太好,这样的……不行。”

里头的王秘书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就看见郁想抓着薄薄的布料在手里晃。

他眼皮直跳,心说我该是留在这里呢?还是先走为敬呢?

“郁小姐的意思是,想自己选?”储礼寒问。

这头的郁想眼看着储礼寒的手,都已经又按上了电话听筒。

她飞快地一点头:“嗯,我自己选,下楼选。我刚才来的时候,在酒店楼下看见商场了。……储大少给卡刷吗?”

储礼寒:“……”

储礼寒:“我没记错的话,郁小姐的卡里,应该已经有几千万了吧?”

郁想震惊,正想着反派这么勤俭持家的吗?一分钱都舍不得给我多花?

然后她就听见储礼寒低声说:“你直接去报名字就行了,他们会知道把账单挂在谁的名下。”

他要看看,她自己又能选出来个什么东西,她敢不敢穿上身。

郁想:“那可真是太好啦!”

她丢了叉子站起身,很快就推门出去了。

下楼的时候,郁想还用蹩脚的英语,顺手叫了两个保镖随行。

一带上保镖,打从她身边路过的人都自觉地离了三丈远,望向她的时候,甚至还充满了敬畏与艳羡。

酒店的一二层就有商场,专供给酒店内的客人,多是些奢侈品牌专柜。

郁想干脆从里逛到了外,完全不存在语言不便沟通的问题。

因为但凡有问题,她身边的保镖也会替她解决了。

最后还是保镖看了看时间,不得不出声提醒她:“miss yu,我们该回去了。”

郁想这才恋恋不舍地住了手。

她和系统说:我突然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也不错。

系统一下警觉了,只挤出两个字:【是吗?】

郁想:是啊,我上辈子哪里有机会坐私人飞机,到国外刷别人的卡购物呢?

系统哽了哽,听了也并没有感觉开心。它觉得郁想过得太快乐了,快乐到它都开始怀疑,这他妈的男女主都不如你呢吧?你真是来做炮灰的吗?

在购物一个半小时后。

郁想回到了酒店。

她觉得只要没人想暗杀储礼寒,跟在他的身边还是很安全的。

“我回来了,现在穿给您看吗?”郁想推门而入。

后面跟着的两个壮汉保镖,左右手拎满了袋子。

“嗯?”郁想一顿,“你是?”

沙发上坐着的并不是储礼寒,而是一个光头外国人,他身上的纹身,从脖子一路纹到了大臂,深秋快要入冬的天气,他还穿着一件灰色背心,下面是工装裤。

看上去活像是个□□打手。

当然在古早霸总文里出现这样的角色也并不奇怪。过去的霸总文里,夸张点,男主本人还能就是意大利黑-手-党头头呢。

郁想低头看了看桌上的水果拼盘。

草莓和葡萄中间的那个窝窝,是她吃出来的没有错。

郁想这才抬起头:“我想我应该没有走错房间?”

那个人也有点懵,他盯着郁想反反复复多看了两遍:“你……”

然后浴室的门就开了。

储礼寒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水汽还萦绕在他的身上,他的眉眼浸湿后,更显得俊美。他身形挺拔高大,肩宽腰窄,禁-欲之中又有种若有似无的性-感。

郁想:讲道理,我觉得他比我火辣。

系统:?

系统:【这话你敢对着他说吗?】

郁想:我不敢。

她认怂一向很行的。

郁想抬眸一扫,倒是没看见王秘书的身影,估计是放完热水就功成身退了。

“回来了?”储礼寒的目光先落在了郁想的身上,以及她身后的无数购物袋上。

看上去她是一点没客气。

郁想点了下头,在人前还是很给储礼寒面子的。她乖觉地站在那里,说:“买好了。”

这时候光头的外国男人才找到了插声的机会。

他出声道:“储。”

储礼寒这才看了他一眼,说:“你可以回去了。”

光头男人瞪大了眼:“可是我……”

储礼寒哪怕是脱下了西装,立在那里也依旧有股彬彬有礼的优雅,他轻声问:“你想留在这里看什么?”

光头男人把这句话嚼在嘴里,反复品味了几遍,然后陡然明白了什么。

他飞快地站起身,连连往门口的方向退:“抱歉抱歉,我没想到,你的夜生活该要开始了对吗?我这就走了……”

他说完,一步也不敢停,更不敢看郁想,出去就重重地关上了门。

储礼寒没有看门的方向。

仿佛那个男人只是不值一提的路过的空气。

储礼寒轻抬了下下巴,说:“换吧,我看看。”

郁想也不脸红。

她抬手脱了外套,踢掉了脚上的鞋子,脱下了厚厚的裤子……

储礼寒看到这里,眼皮重重一跳,呼吸都滞了滞。

她这会儿不怕了?

然后储礼寒就看见了郁想腿上的秋裤。

储礼寒:“……”

郁想注意到他的目光,也垂下眼眸看了看,然后她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防老寒腿的。”

储礼寒:“……”

半分钟后。

郁想终于向储礼寒展示了她精心采买的衣服。

一件满是豹纹的大貂。

她把自己一裹,只露个脑袋,无比真诚地望着储礼寒:“知道大少喜欢豹纹,我思虑再三,还是要照顾到大少的喜好……”

她问:“您看这个够野吗?”

岂止够野。

活像野生豹子成精了。

储礼寒没好气地按了按眉心:“去洗澡吧。”

郁想:“好哦。”

她也不怕他别有心思,转身就进了浴室。

毕竟这样还能有点心思的,那多少是有点奇怪了。

何况像储礼寒这样的男人,如果不是宁雁下的药,他们前后八百辈子也不会有交集。

郁想也不用泡澡。

她拧开花洒,放下手机,一边播放《蜡笔小新》,一边冲澡。

这次她是早有准备的,逛商场的时候就顺便把衣裤全买好了,反正花的是储礼寒的钱。

等冲完澡,她换上一次性内衣,就又裹着那件豹纹大貂出去了。

储礼寒坐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一手扣着手机。

她估摸着可能是觉得多看她一眼都眼睛疼。

郁想在套房里转了一圈儿,然后发现套房虽然大,但是却只有这么一张床。其它区域也就是被划分成了影音室、客厅、会议室而已。

她思考片刻,心想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

她弯腰拍了拍沙发。

软得有点过分,不算很理想,但一晚而已,也不是不能将就。

这时候储礼寒慢条斯理地回了下头。

他扫见了郁想,和郁想豹纹大貂底下一双笔直的腿。

因为酒店里暖气开得很足,郁想买的睡衣是夏装款。她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一眼扫过去的时候,会恍惚有种她在大衣底下,没有穿衣服的错觉。

露在外的皮肤白得都有些晃眼。

“你……”储礼寒话到了嘴边。

郁想一下抬起头:“我睡沙发,不和您抢。我这个人呢,只是胆子比较小,所以才想和您睡一间屋子的,您就让我知道同一屋檐下有个人就行了……”

储礼寒盯住了她的面容。

她的面颊飞着淡淡的绯色,勾得眉眼都多了一丝妩媚。

而她身上毛绒绒的貂皮大衣,因为过于厚重,拢在身上的时候反倒衬得她脖颈纤细娇弱,脸仿佛也只有巴掌大。

“胆小?”储礼寒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他的目光内敛而又克制地流连过了郁想的面庞,和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郁想:“啊。”

储礼寒的手指摸到了一旁小几上的香烟盒。

他喉头动了动,抬眸道:“要带上两个强壮的保镖那种胆小?”

灯光洒落在他的面庞上,让他看上去仿佛眼底都带了一分笑意。

当然是不能指望郁想有什么羞愧的。

郁想眨眨眼说:“啊,有了您,也就不用保镖了。”

只是大概是因为酒店内的暖气实在开得太足太足了吧,郁想觉得自己被他盯住的时候,有种被猛兽盯上的,轻微的喘不过气的感觉。

她的大脑好像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纱,便得有一点晕乎。

气氛有点,怪。

储礼寒打开了烟盒的盖子,但他的眸光闪动两下,最后又“啪”的一声轻响,将烟盒的盖子扣了回去。

“你睡床吧。”他说。

“那谢谢您了!”郁想也没问他睡哪里,她走到那张超大size的床边,掀开被子,甩掉身上的大貂,然后就钻了进去。

郁想来回翻了两下身,那种热烘烘的感觉都还没有完全缓解。

可能是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不习惯……

郁想忙伸长了胳膊去摸手机。

坐在落地窗前的储礼寒已经完全转了过来,他漫不经心地问:“那天在酒店里的记忆,你还有吗?”

郁想一顿,心说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她歪头反问:“您是指……哪一段记忆?”

储礼寒好像低低笑了下。

他的声音在夜色下被赋予了更多的磁性。

他重新打开烟盒,从里头摸出了一支烟,但掐在指尖没有点。

她知道骚话胡乱说多了,是会出事的吗?

储礼寒缓缓出声问:“那天你知道自己被下药了,不害怕吗?”

郁想:?

郁想揪着被子边边,眨了眨眼:“啊,我又没有钱,也没有一个富可敌国的未婚夫,我身上无利可图。我有什么可害怕的?是大少更应该担心,从此被纠缠不休啊。”

储礼寒曾经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不是。

储礼寒的指尖不自觉地用了点力,那根烟顿时被拦腰折断。

他问:“那你不怕我吗?”

郁想:?

怕您什么?

床上比较牛逼吗?那爽的可是我,啊不是。

储礼寒丢掉了那根被折断的烟,他缓缓起身走到了床边。

郁想沉默了下,拍了拍床沿,小声问:“您也要上来吗?”

也不是不行,床毕竟有这么大……

储礼寒望进了郁想的眼底。

他没有从中寻到一点旖旎的色彩,她的双眸澄澈灿烂,在灯光下,散发着如珠宝般的光芒。

他是动了点微妙的心思。

但她没有。

而且他们彼此都清醒得要命。

储礼寒按住念头,微一俯身,给郁想掖了掖被角。

郁想有点受宠若惊,顿时只好更加大力度地热切邀请了储礼寒:“这张床躺着不错,大少来一起?”

储礼寒俯首沉声:“我会以为你在邀请我。”

对啊。

是邀请啊!

郁想的脑子转了转,蓦地反应过来,储礼寒指的是邀请他“上床”,另一种上床!!!

郁想一下屏住呼吸不动了。

后来她怎么睡着的,她都不记得了。

大概是太紧张了,紧张到大脑充血……

系统都很无语:【你居然能在大反派的眼皮子底下霸占着他的床睡过去?】

郁想咂咂嘴:可能是太害怕昏过去了吧。

系统:【……】

我信你个鬼。

因为前一天睡得早,第二天早上八点半郁想就醒了。

而储礼寒醒得比她更早。

他衣冠楚楚地坐在饭厅内用早餐,衬衣纽扣扣得一丝不苟,仿佛昨夜那个嗓音低沉说“我会以为你在邀请我”的男人,和他不是同一个。

郁想盯着他的侧影瞧了瞧。

心说,他确实是很帅的。

不仅五官过分俊美,气质也实在太难得了……但凡你昨晚多蛊我一下,啊不是……郁想按住了自己危险的念头。

来一炮那叫意外。

两炮就得纠缠不清了。

她可不能为美色和金钱所惑啊……

王秘书在一旁向储礼寒汇报,他更先看见了郁想,连忙抬头喊了声:“郁小姐。”

天知道他早上进门,一眼就先看见了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郁想,是个什么感觉。

不是说好的,怀疑她别有目的吗?

不是说好的,随便打发一下她就好了吗?

王秘书想起早上,他盯着郁想发呆,脑子里疯狂刮过大风暴的时候,储大少还不紧不慢地一抬手,将床边挂着的欧式帷帐拉上了。

然后将郁想挡了个严严实实。

现在王秘书想起来,脑子里都是火车呜呜轰隆驶过。

他心里疯狂呐喊着不对劲!

有哪里悄然发生了变化……

但这些复杂的心理活动,最终也只化作了一句:“郁小姐要牛奶吗?”

郁想:“要,谢谢。”

她本来还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别扭,昨晚储礼寒的口吻有点过于深沉,深沉到有些正式的味道了。

而她借着一句玩笑话,花了人家那么多钱……害,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的。

但现在王秘书的口吻自然。

连储礼寒也只是抬眸轻轻看了她一眼,然后什么也没有说。

郁想就觉得好像是自己想多了,那点尴尬也就立马散去了。

嗨呀。

互相利用嘛。

大反派最不缺的就是钱,她从他这里拿钱,她冒着生命危险帮他气死储山……多么冰冷且美妙的交易啊!

郁想美滋滋地坐下了,甚至快乐地吃了一只煎蛋,一个热狗,还嗦了一碗鸭血粉丝汤。

嗦完她还要说:“这个不太正宗。”

储礼寒点了下头:“嗯。”

郁想心说您真客气,我就顺口一说,您都要应一声。

她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储礼寒。

他这人是针不戳啊!

“吃饱了吗?”储礼寒合上面前的文件,递还给了一旁的王秘书。

郁想点头:“我们现在要回国吗?”

储礼寒:“嗯。”

郁想心说,草,这美好的生活!

对她来说,真就只是出国吃了个饭,睡了个觉,感受了一下异域风光。发到小红薯上,那都属于顶级凡尔赛的范畴了。

郁想连忙起身跟储礼寒一块儿往外走,走的时候她还没忘记拿上自己在商场里买的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就在郁想弯腰去拎的时候,储礼寒扫了一眼王秘书。

王秘书:?

王秘书:!哦他懂了!

王秘书赶紧走过去:“我来我来,郁小姐就别管了,一会儿给您拎上飞机。”

人家都发话了,郁想还是很放心的。

于是她只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大貂,然后跟在储礼寒的身后走了出去。

路上,她一度还怀疑,储礼寒可能会因为她的貂实在太土了,让她自己走另一边。但直到上车,储礼寒也没有对她身上的貂评价一句。

就是车上又遇见了那个光头男人。

光头男人笑着问她:“暖和吗?”

郁想:“十分保暖!”

由于对方的友好,临上飞机的时候,郁想还微笑着顺嘴夸了人家一句:“纹身不错!”

光头男人受宠若惊,冲她咧嘴笑了笑。

储礼寒转头扫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郁想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那边储山身边的刘秘书都快急疯了。

而郁想不知道的是,一段《华人带保镖在华盛顿扫街,路人退避三舍》的视频,已经在网上传开了。

她牢牢抓着自己的大貂衣摆,扭头问储礼寒:“大少不冷吗?”

储礼寒还穿着西装。

储礼寒:“不冷。”

他说完就盯住了她,他以为她又要说两句骚话,或者关心一下他。

郁想又问:“王秘书怎么不见了?”

储礼寒顿了下,才淡淡说:“打电话去了。”

王秘书的确在打电话。

他最先下飞机,一下去就立刻拨给了远在华盛顿的那个光头男人。

“史丹尼先生。”王秘书礼貌开口。

那头的光头男人很高兴,他低声问:“是不是储让你给我打电话?他的意思是……”

王秘书微微一笑:“储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想要进入华国和储先生做生意。就要先遵循我们华国的规矩。”

“什么规矩?你说,我一定全部遵守!”

“我们不和满身纹身的人做生意。”

光头男人呆住了。

那、那要全部洗掉吗?老天这么大面积的纹身,洗起来会疼到休克吧?

作者有话要说:  假如郁想夸的是你的光头真好看【?

史丹尼:该怎么长出头发,这更困难【bushi

感情戏写得又卡又慢,这章1+2更6100+一会儿熬夜再补一章。今晚一定不会睡着了可恶!今天三次元忙得我太难过了,我要喘一口气,歇歇再继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