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靠咸鱼在虐文出奇迹 > 第37章 冉彰是谁?
 
第37章

“一张似是而非的照片, 就算我的父亲看见了,也没有任何的把柄能追究郁小姐。”储礼寒说。

没错,说到底都只是网友们自己扒出来的细节。

储山又能说什么呢?顶多无能狂怒一下。

比直接了当地刺激他, 还要来得折磨人。又能为她扫去后顾之忧。

“学到了,储大少高招。”郁想眼尾微弯,唇角抿着笑了起来。

储礼寒的目光细致地扫过了她的眉眼。

她笑起来的时候, 眼尾还点缀着两三点妩媚之色, 但却并不叫人觉得轻佻,只叫人觉得烂漫夺目。

而郁想的口吻还是客客气气的。

好像下了床, 就又只是“郁小姐”和“储大少”了。这本来不应该有什么不妥,只是郁想又聪明又洒脱得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我让人把你的衣服熨好了。”储礼寒推开椅子站起身,低声说:“我去拿。”

郁想:“辛苦。”

储礼寒顿了下。

他想幸好,昨晚他抱着郁想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 她没有趴在他的肩头说一句:“辛苦。”

否则大概像是郁想嫖了他。

储礼寒亲自把衣服给她送上来之后,郁想很快就换好了。一套小香风的烟粉色套裙。上面印着大牌logo,很明显是储礼寒让人新买的。

“对了, 昨天我穿的那件礼服呢?”郁想顺嘴一问。

那是穷了吧唧抠了吧唧的郁家特地掏钱定的。

储礼寒眸光一闪,转身在房间里找了找。

郁想一看他的架势, 顿时就生出了点不太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半分钟后,储礼寒在沙发角找到了那条裙子。如果那还能称之为裙子的话。

唔, 郁想觉得那看上去大概更像是破布了吧。

果然是美色误人。

郁想现在都还能隐约回想起, 储礼寒俯首时, 冷淡而矜贵的眉眼间,缓缓滑落的一滴汗水, 还有他脖颈间突起的一点性-感的青筋。

但她完全不记得自己裙子被撕烂了这件事。

“算了算了,不要了。”郁想赶紧说。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她的耳朵都烫起来了。

王秘书大概是实在等不住了, 这时候上楼来小心翼翼地敲门:“大少,下午还去公司吗?史丹尼已经等了您一个半小时了。”

储礼寒转身往外走:“去开车。”

王秘书:“哎。”

郁想还打算在别墅区里自个儿逛逛,就没蹭他的车了,只是跟着下了楼,然后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保镖。

在原著里,想弄死储礼寒的人有很多,所以他很少有不带保镖的时候。

郁想感叹:“您昨晚是不怕我下黑手啊……保镖一个都没带。”

储礼寒没开口,那边的保镖就咧嘴一笑说:“没事儿,我们挨着近得很呢。”

郁想:?

郁想:“你们在别墅外守了一晚?”她寻思那听着过分了点,还让她怪不好意思的。

保镖连忙说:“哪能呢?我们就旁边的别墅歇了一晚。”

“旁边的别墅?”

“对啊,那是储大少的母亲买下来的。”

郁想倚着沙发,一下歪头看向了储礼寒。

有房子不住,偏偏要在这里留宿,她不知道他对她有没有意思,但他的确是不动声色地推动了昨晚一切的发生。

分寸恰到好处,不仅不令人讨厌,反倒加深了彼此在一拍即合上的心照不宣。

面对郁想的视线,储礼寒没有一点羞愧,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说:“我母亲那栋房产,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赠送到我的名下了。那套别墅有一个更大的露台,朝向不同,望出去的风景也不同。你如果感兴趣,下次我可以带你过去转一转。”

……下次?

这就有点意味深长啦。

郁想抿唇应声:“好哇。”她轻轻笑了下:“不过储大少那边的露台更大有什么用呢?浴缸也更大吗?”

储礼寒垂眸盯着她,喉头紧了紧。

王秘书和保镖们就更震惊了,满脸都写着感叹号。

卧槽卧槽,是那个意思吗?是那个意思吧!这是我们配听的吗?

储礼寒盯着郁想看了几秒,然后说:“露台也可以。”

郁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系统刚解除屏蔽。

它的cpu在疯狂发烧,眼前也阵阵发黑。它上辈子一定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听见这样的对话吧?

它觉得不行,它觉得是时候督促郁想走回正轨了,不能再这样浪下去了。

系统在反思。

而郁想缓缓扭过了头。

储礼寒没等到她再开口,也就带着王秘书和保镖先行离开了。

偌大的别墅很快就变得安静空荡了。

一时间只有系统在耳边念叨的声音:【口乃心之门户,口闭心沉。此处一静,万物皆景……】

郁想:?

郁想:宝你在说什么?

系统:【修闭口禅的意义】

它沉默片刻,接着又往下念:【此口一闭,万籁皆胜……又古人云:三十年不开口说话,向后佛也奈何你不得……】

郁想沉默。

啊,系统好像真的打击过大了。

……不如打个游戏。

系统见状,更是气得眼前一黑。她竟然无动于衷?她怎么能无动于衷?她还打游戏?

“啊。”郁想突然轻轻出声。

系统冷酷地问:【怎么了?】

郁想:“我的账户怎么突然又多了一百万?”

系统听了都要妒忌了。

它努力用尖酸刻薄的语调问:【你又上哪里去骗了一笔钱?】

郁想:“怎么能叫骗呢?”她按着手机屏幕的手指顿了下。其实她也怪惊讶的,对话框里是储礼寒发来的消息。

储礼寒:【拿去氪金】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充满了金钱的香气。

她本来只想氪三百块,这直接翻了个不知道多少倍。

郁想真诚地感叹且歌颂:“储礼寒真是个好人啊。”

系统听完喉头直发哽。

它冷笑出声:【你们昨晚戴套了吗?】

郁想:没。贴心的王秘书,不仅忘记了准备充电器,还忘记了准备这个东西。

系统:【主要不是谁都像你们一样,脑子里都是那种东西】

郁想:你要是光棍三十年,可能也会脑子空空吧。

系统:?

虽然系统没有性别,但它还是有感觉被侮辱到。

系统再度冷笑三声:【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怀孕了怎么办?】

郁想沉思片刻。

系统心想这下怕了吧?像你这种连剧情都懒得走的懒鬼,要是真怀孕了,还不得吓死?

郁想一边低头打字,给储礼寒回了个:【好哦=3=】

还附赠了一张表情包:【钱啊!快来我这!jpg】

系统:【……】

系统:【你是真不怕大反派以为,你就是看上了他的钱啊?】

郁想:什么!这难道不是从我卖他的袖扣开始他就明明白白的事吗?

系统:【……】

比脸皮,是它输了。

她已经能坦坦荡荡地爱钱了。

郁想一边发消息,一边才又出声问系统:【如果我怀孕生出来,会是那种古早霸总文里,三岁会奥数五岁会黑客八岁会金融的萌宝小天才吗?】

系统:???

系统咬牙切齿:【不会!没有!别想了!这是女主标配!】

郁想表示很失望:那太可惜了。

系统:【可惜什么?】

郁想:我还以为我可以从此过上,我崽替我赚钱养妈,随随便便杀入华尔街,成为天才操盘手,每赚一个亿就给我九千万的废物生活。

系统:【……】

它就多余问!

但凡你真怀了,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还只是你肚子里的一个胚胎啊!

好家伙,你连胚胎都不放过!还要人家来养你!

系统:【你撑死了也就给大反派生个小反派】

郁想:是那种牛逼哄哄能折磨男女主,吊打配角炮灰,无恶不作,只图自己爽的反派吗?

系统听了觉得哪里不太对,但仔细一想又没问题,反派确实就是这样的。不然还叫什么反派?

郁想瘫倒在沙发上:那可……太……爽……啦……

系统听完彻底自闭了。

它本来想把这边的状况上报上去,但是一看现在这血崩到乱七八糟原著作者来了都认不出的剧情。真上报了的话?它也得因为业务稀烂,被立刻回收吧。

算了。

系统开始给自己念,忍为世间最,忍是安乐道……反正忍忍就对了。

郁想躺在别墅里,先氪了五千块进游戏,感受了一下土豪横扫的快乐。

然后才又刷了刷微博。

网友们还在热议储礼寒微博分享游戏内容的事。

郁想刚才还觉得不好意思呢,不过储礼寒都没有要追究的意思,她立马就把这个乌龙抛脑后了。

她飞快滑走往下翻了翻,发现有个一千万粉丝的大v转发了她的微博。

等夏天:这家餐厅我和张支305去吃过哎,很多人说没见过,是因为这家餐厅在御泰·十三长滩别墅区。这家黑珍珠一钻,专供别墅区业主,除非是业主邀请,不然外人吃不到的。/鱼鱼232:[图片]……

【卧槽,这么牛逼!那她怎么能去吃?】

【上次不是谁扒出来,她叫郁想,在一家m机构工作,其实还是那个什么郁家的千金吗】

【郁家都快垮了……别吹了哈】

【那多半是为她拍照的那个人带她进去的】

【啊啊啊我好急,这人是谁啊?是储大少吗?还是凌琛远?】

【也有可能是宏骏地产的太子爷何云卓哈。】

【?】

【听说,何家很中意让郁想去做儿媳妇】

【何云卓又是谁?】

【前面有姐妹说啦,宏骏太子爷,刚回国不久,听说在国外拿了常青藤mba硕士,也挺帅的,当然跟储大少那种级别是没法比。储大少那种,你连高攀的心都不敢生出来】

【说起来,那次荒岛新闻好像也有他,但是大家都关注兄弟争爱去了,没谁注意到他】

【评论区令我大开眼界……鱼鱼居然这么有魅力的吗,我记得之前看她晒照,也谈不上大家千金的气质啊,就长得还挺,emmm狐狸精的,一看就不安于室】

郁想一向吃自己的瓜也吃得很起劲,要是看见有比较秀的网友发言,她也会觉得蛮有意思的。

但是您这个“不安于室”……

郁想:???

什么年代了,还能从人家的长相看出来这个人不安于室呢?

咋的,爬墙了还要把我浸猪笼呗?

没等郁想撸袖子亲自下场,那条很快就被举报了。

凯星文化的写字楼里。

老员工吐出一口悠长的气:“现在的网友哦,怎么就那么喜欢对别人指指点点呢?有这功夫多赚两毛钱不好吗?”

隔壁桌的探出头说:“老程举报得好!”

新来的听到这里觉得不能行了。

这家公司怎么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年过五十,端保温杯养生的佛系气息?

之前新来的还指望冉彰带头表示不满,谁知道冉彰每天来打个卡就走人,他自己连直播都不播了,整得比郁想还潇洒,每天好像还挺高兴?

分到郁想手底下的这对小情侣,男的网名叫四六,女孩子网名叫樱樱。

本来吧,知道利威南的推广很可能落在他们头上,他们也就不怎么埋怨了。但是还没等到推广呢,他们就先看见郁想上热搜了。

好家伙!

谁才是网红?谁才是职业运营呢?

他们看着郁想身上的热度都快羡慕坏了。

郁想一个人,就能把一家游戏公司都盘活了。怎么就不知道让他们也来乘一乘这次东风呢?

四六憋不住,先在郁想的微博底下留了个言,然后樱樱也转发了郁想那条微博。就是指望互动一下,趁这回热度,让大家知道他们签到凯星了,还是郁想带他们。

既然这家公司从上到下都说郁想牛。

他们也能从中多沾点光吧?

谁知道一晚上过去了,郁想没有和他们互动。

他们本来就有点过气了,很久再没有新粉丝了,连老粉也在抱怨视频同质化严重。这么好的翻身机会啊,怎么能错过?

四六越想越觉得难受,抬头问:“郁想今天也不来上班吗?”

老员工摇头:“那不知道,不过你可以打电话问她。”

四六和樱樱当初就不太想跟郁想,所以连人号码也没记,这会儿一听多少有点尴尬。

廖佳菲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看出了他们的窘迫,出声说:“她办公桌上放了名片。”她顿了顿,还是说:“其实……郁想这个人性格不错的,你们不要有误解。”

廖佳菲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说这样的话。

但确实,一旦习惯之后,就会发现郁想这人不仅不会给你拖后腿,甚至还会有数不尽的人来帮她解决麻烦,为公司创收。

这边小情侣去拿了名片,打电话问郁想要了地址。

她不来公司,那他们可以去找她吧?

郁想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有点惊讶。

这都还没换经理人哪?

郁想这才坐直了,告诉了对方地址:“到了门口告诉我,我来接你们。”

小情侣正要出门打车,就听见有人喊:“沈总陪着利威南的负责人上楼了,宁宁倒杯茶。”

小情侣对视一眼,高兴坏了,这下也不打算去找郁想了,就等着先把这口肉吃踏实了再说。

谁知道那边沈总刚进门就问:“郁想呢?”

其他人应声:“还没来。”

沈总转头看身旁的负责人:“那你看,要不就咱们坐下来谈一谈?我们资料也都准备好了,你可以坐下来先慢慢看他们的过往视频,了解粉丝粘性。然后咱们再谈报价……”

“哦,这不巧吗?”沈总看向小情侣,“你们在呢?正好。”

小情侣刚激动上呢。

负责人却坚持地道:“不行,得郁小姐来谈。见不到她人,我也不能做决定。”

小情侣一呆,只好咬牙切齿地出门打车了。

“这个地址……”四六盯着手机屏幕,心跳有点快,“这不就是今天网上说的那个,御泰别墅区吗?说里面就十多栋别墅,业主都是非富即贵。她不是昨晚只在那儿吃了个饭?她……住那儿?!”

最后一句话,四六是震惊着说出口的。

这下俩人倒不觉得烦累了,反倒兴奋了起来。

他们这辈子还没真正接触过那样的富人区,上次那位储大少和凌少莅临公司的时候,他们刚好也不在。

这边郁想也和沈总通了个电话,听见说利威南要她亲自去才肯谈。

郁想有点莫名其妙:“嗯?那电话里谈?”

她腿还有点软,不怎么想动弹。

那边却为难住了:“不行啊郁小姐,有些事,还是要见面。”

郁想一下懂了。

多半是凌琛远交代了他什么。

“你等会儿啊。”郁想挂断了电话,从犄角旮旯里翻出凌琛远的号码,直接了当地发短信问:【凌先生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不用托人传话】

凌琛远回得很快。

【周五晚上九点,一起吃个饭】

郁想:【九点都能吃夜宵了】

凌琛远只好更改了时间:【那六点?】

但之后郁想就没有再回了。

凌琛远守着手机等了会儿,怎么想心里都觉得不对味儿。

而这头郁想接到了那对小情侣的电话,说:“在门口等我会儿啊。”

只在这儿睡了一晚,郁想还没来得及换掉锁的密码,就还是揣着钥匙出去了。

这边四六和樱樱站在气派的大门前,不自觉地缩了缩脑袋,有点不自觉的畏惧。

这里可是海市的中心地带,旁边就是地标建筑。

这里一平米得多少钱啊?

他们正心情澎湃的时候,那边郁想缓缓走过来了。

他们和郁想见面的时候不多,主要是郁想不是在请假的路上,就是在请假的路上。

“麻烦开开门,这俩我认识的。”郁想转头懒洋洋地招呼了一声。

然后大门打开。

他们乍见郁想,都愣了下。

她很漂亮,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没有气质,像个不安于室的狐狸精。相反,可能因为她实在太漂亮了,五官精致得挑不出错处来,眼尾轻轻一上扬,就有种说不出的艳光逼人的大小姐的感觉。

“进来吧。”郁想说。

因为昨晚储礼寒带着她好好转了一圈儿,郁想这会儿也就挺从容了。

她出声叫住了物业员工。

然后物业员工就开了辆高尔夫球车过来,把他们送到了别墅门前。

下车的时候,物业工作人员还探头礼貌地笑笑,问:“郁小姐,您看物业账单是一会儿给您送过来吗?还是您有空到物业那里去处理呢?”

“账单?”郁想心说这合同里可没写啊。

“是的,之前的已经由储董结清。今年的物业管理费用一共三十四万元。”其实这些一般都是那些有钱人的助理来处理的,但是郁想没助理,他也就只好来问郁想本人了。

系统都震惊了:【有钱的人类,居住地的物业费都这么贵吗?】

郁想:可不是吗,太贵了。

系统刚想哈哈大笑气气她。

郁想:幸好我有一个亿。

系统:【……】

旁边的小情侣也听得张了大嘴。

光一年的物业费就这个数?不,更重要的是,这栋房子……竟然真的是郁想的?还有那个人说什么储董结清了前面的钱……储董是指那位储大少的父亲吗?

这不对啊!

两个人满脑子恍惚。

这样的顶级豪门,那位储董应该极度讨厌郁想才对啊!

郁想点了下头,说了声:“我知道了,我有空的时候再给我送过来吧。”然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后面两个人恍惚着,一脚深一脚浅地进了门。

“你们是因为利威南的事来找我吗?我已经和那边通过电话了,解决了。”郁想说。

他们没心思听郁想说的话,只小心翼翼地打量起这个地方。

只要有钱……就可以住这样的地方……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让沈总给你们换个运营。”郁想在沙发落座,低声说。

“不,我们不换了。”樱樱说。

四六赶紧拍了她一下,纠正并补救道:“我们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换别的人,郁小姐人很好,……”

很有能力。这四个字堵在了他喉咙里。因为这样夸出来也太假了。

郁想:“……?”

郁想:他们疯了吗?说起来,那个冉彰也迟迟没有联系我,也没说换个经理人。啊,我怎么承受得来这么多?

系统面无表情地吐槽:【你就承受得来储礼寒是吧?】

郁想:?

郁想:你好黄哦。

系统:【???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对小情侣迅速地换了副面孔:“我们能加个微信吗?微博也互关一下?”

郁想:“行叭。”

反正都加了这俩了,她也就不嫌多了,顺手把冉彰的微博也关注了。

冉彰的粉丝足有一千万出头,都快赶上有的一线明星的粉丝数了。

郁想都禁不住给他点了根蜡。

这么有名气,为什么想不通要来凯星呢?

郁想登上微博这番操作,很快就被网友注意到了。

【郁想微博也没关注几个人啊,怎么关注了这仨?】

【笑死,发现一个盲点,郁想没关注储大少,也没关注凌琛远和何云卓】

【她干吗关注阿z?我寻思她一个玩休闲小游戏的,也没必要啊】

【这姐们儿这么牛逼,不会是又钓了一条鱼吧???】

那边四六和樱樱看了下手机,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郁想最近的热度是真的高!

他们想也不想,这才赶紧把微博简介改了,置顶也换成了:经纪人鱼鱼232,商务合作找她。

不过他们本身粉丝体量小。

除了老粉震惊以外,一时间还没网友顺着摸过来。

反倒是半个小时后,冉彰突然微博回关了郁想,一下引起了大家的震怒。

电竞圈的粉丝本来就活跃度高,这一下全炸了锅。

【你一天天也不直播了?游戏也不打了?】

【电竞圈选手的最后归宿都是网红?】

【兄弟劝你一句,别看她长得乖,后面跟三尊佛了哈】

这边郁想关注完就没再看微博了,冉彰回关完,也一样没再看微博。

郁想看了看还不打算走的两个人:“行你们回去吧,有事儿电话说。”

这对小情侣这才依依不舍地起了身往外走。

等走远了。

樱樱憋不住先起了个头:“如果能在这里开一场直播,那肯定效果爆炸吧?”

四六目光闪动:“录个情侣整蛊不是更好?”

樱樱:“怎么录?”

四六笑了笑,低下头,心里已经有了点算盘,嘴上只说:“我怕人郁小姐不同意。”

这边俩人走远了。

那边郁想的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发了进来。

【我是冉彰,游戏玩吗?】

郁想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我上次看见你发微博了,你玩球球大作战,最好的成绩是玩到了排名71】

那边又发来了消息。

郁想:?

行了,我知道我菜了,所以我都不玩了。

【双人组队玩吗?带你拿第一】

那边又发。

郁想一下想起来对方微博认证底下,挂的那一串什么wcg冠军、最强mvp……郁想这人也不爱玩儿moba类游戏,她觉得太累,对这个圈子是完全不了解。不过她大概也知道,那应该就是指这人打游戏特牛的意思。

那不得横扫四方?一报前仇?

郁想:【来!】

菜狗最爱躺赢了!

那头的冉彰看见消息才松了口气。

其实他刚进入凯星文化,就开始偷偷视-奸郁想的社交账号了。

刚开始仅仅只是想了解自己未来要打交道的是个什么人,但后面就成习惯了。他每天都会点进去看一眼。

郁想和他不一样。

她哪怕早在网上掀起了腥风血雨,不管下面无数评论骂的还是夸的,她都一如既往,每天就发发游戏内容,雷打不动,简单得要命。

她的生活充斥着简单的闲适。

这是冉彰最向往的东西。

她玩的游戏很多,很杂,有些还极度弱智。

但其中大部分都是他曾经极度痛苦时,最想要用来放松的东西。

他现在短暂地脱离了家人,终于拥有了自己随心所欲安排的时间。

但他打开游戏,发现连过去最想玩的东西,也失去了兴致。就好像一个人走入了死角,彻底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那就找一个新的目标吧。

从郁想这里分走一点点,一点点的,不管玩什么游戏时都能拥有的快乐。

多靠近对方一点,就好像自己也过上了她的人生,拥有了她的快乐一样。

换了新公司,很久没上过线的冉彰,终于又登上了他的直播账号。

这天下午,他开始了新的直播。

直播陪人玩《球球大作战》,一听名字就不太聪明的那种游戏。

另一头。

史丹尼,也是上次在华盛顿,郁想见到的那个光头纹身男。

他热切地开口:“储大少今晚有空吗?我请储大少吃饭。”

储礼寒的思绪顿了下,说:“没空。”

史丹尼只好遗憾地送他上了车。

“大少,我们回哪里?”司机问。

储礼寒沉默了下来,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他摩挲了下指尖。

“等会儿。”储礼寒说着,拿出手机,拨了郁想的号码。

他想,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会上-瘾的。

但是下一秒,储大少的思绪就被冰冷地阻断了。

……郁想挂了他的电话。

储礼寒:?

王秘书匆匆瞥了一眼,只瞥见一个“郁”字。

这是给郁小姐打电话?

王秘书一激灵,忙说:“郁小姐现在可能没空,她好像还在和人一块儿组队打游戏……”

“没空?”储礼寒淡淡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王秘书:“是啊。”他也是阿z粉,还抽空去看了一眼直播呢。他其实也觉得蛮牛逼的,郁小姐又是怎么认识阿z的?郁小姐的交际圈,哈,真是广哈。

“种菜游戏也要组队吗?”储礼寒问。

王秘书:“不是,是别的游戏,都又上热搜了。”

储礼寒知道她一直挂在热搜上,几乎和他的名字挨在一块儿。

但才短短几个小时过去……

储礼寒打开手机。

挨着郁想的名字,变了。

储礼寒的指尖不轻不重地按在了膝头,他抬起头,眉眼疏淡冷漠:“冉彰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1+2更7900+闭口禅的意义摘自百度百科“闭口禅”词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