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北朝帝业 > 0777 事与愿违
 
没能留在皇城中参加新皇的登基典礼,李泰倒也没有感觉有多遗憾,他率部撤离齐王府邸之后,便直往城南圜丘方向而去。
此时城南早有诸路人马进据,各类旌旗营帐在郊野间铺陈开来,可谓是声势浩大。李泰所部驻守的圜丘,便位于诸路人马所守卫的中心。
皇帝虽然此日在皇宫大殿中即位,但要在明天才出城祭天。因此眼下的圜丘附近都在召集赶工架设大帐,尤其是皇帝临时歇息留驻的御幄大次,更是有上百人同时动工建设。
祭天大典尚未开始,此间气氛还不算太过紧张,当李泰率部归营的时候,同样留直此间的李穆还溜达过来串门,见到李泰便笑语说道:“听说今日宫中赐飨餐食很是丰盛呢,伯山怎么没有留下用餐完毕再回营?”
虽然这一场废立典礼搞得场面不小,但许多人对此也并没有太过重视,李穆干脆只是关心吃的好不好。
“餐食再丰盛也要看与谁共食,有的人哪怕龙肝凤髓也只是味同嚼蜡!”
李泰闻言后便忿言道,在李穆面前倒也并没有太过拘束。
听到这话后李穆顿时一乐,旋即便一脸好奇道:“究竟是什么人取厌伯山,逼得你只能背后忿言却不能当面报复?”
李泰闻言后便翻个白眼,旋即便将之前齐王宅上事情略作讲述,并又忿声道:“此徒度量狭隘、嫉贤妒能,与我冲突非此一桩。往年或谓共事一场,不愿滋扰主上且作忍让,然而却仍不知收敛,反倒变本加厉。我敬事主上理所当然,但有何道理礼敬家奴?”
李穆听到这话后也不由得叹息一声,先是左右望望,旋即便又凑近过来小声道:“伯山你久处外镇,这样的经历已经算少了,却不知府中其他在事群众……唉,不说也罢!”
见这家伙欲言又止的模样,李泰顿时不高兴了,闷哼道:“武安公见我常谓知己,结果却不肯吐露肺腑心事。我今腹内郁气积结,正需要探听旁人隐私来疏解忧怀,公竟不言,来日如何相处!”
李穆听到这话后也翻眼瞪了李泰一眼,旋即便又叹声道:“譬如年前伐蜀事,你道只有魏安公有此胆量雄略奋争此事?就连我、我有一位好友,进策府中却如石沉大海,所以啊,去年伯山你据理力争、求夺其事,府中群众虽不敢论,但窃喜者不乏。”
巴蜀虽然闭塞,但去年伐蜀那是筹备多时的直闯空门,军事上的难度委实不大,一路上带路党闻风而降,唯一有点难度的围攻成都,结果又搞成那样。这自然让许多将领心生不忿,大有一种我上我也行的感觉。
李泰虽然不知道李穆那位朋友为了此事多用心的准备,但观其至今耿耿于怀的样子,估计也是用了不小的心思,结果到最后发现这根本不是给自己准备的机会,自己求而不得,人家亲戚上手就摆烂。
李泰对此倒是真的不怎么了解,他在自己地盘上每天都忙得不得了,即便有所谋划,所站立的起点也自非李穆这些在府中仰首等待机会的武将可比。
想想李穆这家伙自从之前在东夏州跟自己合作过一段时间,之后调回府中便一直乏甚表现,怪不得之前自己随口开个玩笑,他都要瞪眼当真,可见真是有点憋坏了。
他眸子一转,招手示意李穆凑近过来低笑道:“我所厌者不只庸拙的征将,就连跋扈的领军也不打算放过。武安公可否转告你那位好友,我们内外使力,夺此领军……”
“伯山你不要害我、害我那位好友!他恬淡不争,已经很是满意当下,更不要说,如今禁军岂是外人能轻易掌控的?”
李穆闻言后顿时被吓了一跳,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连拒绝,转又有些不确定的望着李泰说道:“你是在说笑罢?但这真的不适合说笑啊!你是雄镇方伯,言及内事更需慎重啊!若因言辞不检点而遭有心人构陷,那可真的是追悔莫及,更何况眼下的你正当要紧时节,更加需要小心啊!”
“怎么?难道国中已经有对我不利的风评?”
李泰听到这话后心中便是一动,旋即便沉声问道。
李穆闻言后便摇头说道:“这倒是没有,你久处外镇,功勋人尽皆知,小处纵有失防也无人有见。但是,蜀中即定,江陵也已再图,国中渴望功勋者非只二三,你当然也在人情议论之中啊!”
讲到这里他便略作停顿,沉默片刻后才又对李泰说道:“有的事本不应由我道你,但我既然知晓而你竟不知,若不告你便是我有负义气。只是你听完之后自有思量,不要告人是由我处得知。”
李泰见他如此神情语气,顿时也收起了玩笑心,点点头说道:“言出于公,入于我耳,便与公再无瓜葛!”
“我并不是怯懦怕事,只不过,唉……主上虽然也不乏关照子侄晚辈的私计,但这是无可厚非的人之常情,起码大事的任夺取舍还是公正得体的!”
李穆先是稍作铺垫,然后才又说道:“中山公、魏安公等日前在府中曾与论南梁诸事,皆言蜀中即定、江陵必取。只是有一些邪声涉及伯山,你前不是使派部将入蜀助战?

今你所部多聚巴地,隔着大江峡口与江陵相望,而你所据沔北汉东又是江陵北面。因此几人有言,国中若欲取江陵,皆决于你,而非中外府。你若有养寇自重之心,则江陵难取矣,即便取得,亦恐难治……”
李泰听到这里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然后便望着李穆正色说道:“多谢显庆兄告我,若不闻此,我竟不知国中有人狭计若斯,难道我不是仰承上命的王臣?如今竟以异己揣测我的怀抱,原来能者多劳反而成了罪过!”
“是的,几人虽有进言,但未被主上采纳。推其所想,无非贪慕伯山你殊功重位,又在伐蜀之事排抑打压魏安公,所以才……”
李穆见李泰反应比较激动,便又安慰说道:“你也不必过于忧虑,自你任事东南以来,所作所为人所共知,无论有无先作布局,朝廷若欲继续深谋南梁,便决不可绕过你。谁若进言舍你不用,那也是天欲佑梁、不欲兴我的愚计,这一点主上当然明白!”
明白是明白,正是因为明白,反而越有可能看不开。宇文泰方行废立,在国中的威望可谓是再攀新高,结果在进取江陵这么大的战略问题上居然占有不了决定性的话语权,别说宇文泰了,换了李泰自己也受不了。
李穆虽然只是说了跟自己相关的内容,但也透露出中外府就此展开的会议甚至已经深入到了拿下江陵后的治理问题,可见相关的讨论绝对不止一次了。可这一次却并没有像之前伐蜀那样特意招自己这个最有发言权的人归府讨论,这当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可就有点不寻常。
想到之前在齐王府上,宇文护还要自己大局为重,可这一次老子真要听你们摆布的话,那也真是辜负我的卢梦想,去你姥姥的大局!
随着这一次的废立完成,宇文家的前景也越发明朗,而在迈出这最后一步之前,宇文泰还是要尽可能的加强自家的势力和影响,所以重用亲族子弟也是必然的一个选择。
但是由于李泰的存在,无形中就挤压了这些人上位立功的许多机会和空间,除了直接被搞掉的尉迟迥,还有接下来的江陵战事。所以这些家伙为了自身的进步,都要想办法对李泰加以排抑。
宇文泰倒是还有理智,并没有采纳这些人的意见、对自己疏远压制,反而更进一步的确立一个翁婿关系,可见在宇文泰看来,如今的李泰也已经是这些侄子外甥所不能取代的了。
原本李泰还觉得宇文泰这硬搞关系的法子有点不讲究,却没想到是在受到宇文护等子弟们颇为严重的离间之后才又做出的决定,不得不说除了纯粹的利弊考量之外,也是有点感情在其中的。
只不过,人无论地位再高、再怎么聪明,有的事情终究是预料不到、也掌控不了的。屠龙小分队们对李泰的恶意固然不会就此消失,而至今仍然愿意包容重用李泰的宇文泰估计也想不到,有一天局面会发展到他也控制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